当套票成为常态,随心飞产品将会有哪些创新?

套票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未来将会是一种形态简单,定义清晰,价格灵活的产品。

套票一直是航空公司希望发力并且做出成效的,但是长期以来受到技术难点和收益约束的限制,一直停留在比较初级的阶段。直到这次疫情,意外地激活了套票产品,航司不再考虑到底是以Open票还是EMD单作为载体,到底是能用几次比较合适这种技术细节,而是直接先发再说,只要能回笼现金流,让低迷的客运需求爆发,其他的事情都没有那么重要。

诚然,所有的重大改革都是危机已经刻不容缓的条件下被迫做出的。我们一直说民航客运靠GDP增长这种粗放式的高速发展时代已经结束了,未来我们一定要拥抱高质量发展,而这个观点提出来后,多半还是空洞的停留在口头和文字上,没有什么有实质进展的行动计划,直到疫情的出现。

所以说疫情彻底改变了民航业,可能很多行业主体和从业者会就此退出民航业。但是对于整个行业,已经没有必要讨论改革阵痛会有多大了。在疫情面前,不变则死的压力,让每个行业主体都卸下了政治责任的包袱,勇敢地去实践了。

随着“随心飞”产品的深入人心,未来行业彻底恢复正常后,也很难说不再继续。类似的套票将成为常态,但是疫情期间的“随心飞”产品特性不一定会全部继承下来,会有一些保留,也有一些会调整。

保留的部分:

1、基本形式会保留:所谓基本形式会保留的意思是现行的套票不基于Open票和EMD,未来这种模式会长期持续。这两个形式最大的问题是必须要现有PSS很好的支持,而PSS冗长的业务流程会导致套票的抢购过程异常困难。现行套票产品在秒杀交易的过程中已经遇到了比较大的业务流程瓶颈,比如会员和资格校验等等复杂的业务流程导致系统不响应宕机等问题。如果加入Open票和EMD这种需要PSS响应的,就要额外加上至少2-5秒钟的保持链接的延迟,这个延迟带来的系统损耗将是惊人,所以可以想见,未来这种模式会继续保持。

2、品牌会保留:作为一个在困难时期产生的品牌,不仅包含了航司自救的决心,也体现了航司的社会责任感,这个产品毫无疑问会成为一块金字招牌。未来不管怎么变化,会不会有新的品牌出现,这个品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保存下来,向市场表达航司的这个立场。可能我们认为中国航司的品牌宣传做的一般,那是和国际其他的航司相比,但是实际上跟国内其他行业相比,航司的品牌整体来说是第一梯队,和银行一样是老百姓心目中生活方式的象征。可以想象“随心飞”一定是那个给航司品牌注入新的价值、新的含义的一个品牌形象,一定会得到保留。

调整的部分:

1、定价结构会调整:很显然疫情期间的随心飞是无奈之举,因此定价不可能很高,要让整个市场都有一种占了便宜的感觉,才能最大程度的刺激旅客反复使用和进一步购买。而且由于套票的先期数据是有限的,所以定价的依据还是有限的。第二轮套票仍然面临着定价依据缺失和市场需求不确定的困境,所以在定价上依旧没有突破。而一旦形势发生了好转,在定价上一定会需要新的突破。

2、航线结构会调整:对于随心飞来说,产品意味着一切。如果产品限制过死,对于旅客的吸引力就有限了。所以东航率先推出的周末随心飞,一个简单的周末限制保护了盈利能力最强的京沪线,而让整个其他航线都可以做出相应的牺牲,在暑运期间可以说是做了巨大的牺牲但是刺激了整个行业的快速回复。如果行业全面回复了,那么未来在产品设计上,套票就有可能需要向洼地航班倾斜了,一方面刺激出行要牺牲一部分优质航班的客公里收益这样才能换来洼地航班的销售。就如同酒店行业的包房一样,只有旺季的部分低价Allotment锁定才能换来淡季Allotment的固定收益。但是这里需要一个平衡,这个平衡就需要大量的数据来支撑。

3、评判标准会调整:未来的产品对于收益的考量会更大,因此产品设计的难度会加大,所以航司可能需要尽快的在策略和计划上有调整,以提前适应这种变化的产生。

可以说套票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再也不是传统上那种学生套票、旅游套票这种内涵单一却结构复杂的产品时代了。未来的这种产品一定会是一种形态简单,定义清晰,价格灵活的产品。不仅可以让航司在产品设计上更上一层楼,还能让航司的收益管理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航旅新零售(微信公众号ID:AirDS-):聚焦航空分销与服务领域,推动航旅新零售认知升级,助力航空零售转型和旅客服务数字化转型。

已发表文章 58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请输入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