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评论资讯>>>
×

出境游即将回归,国际邮轮何时重返中国?

停航三年,重启不易。

“从2020年1月25日开始,中国母港邮轮开始停航,至今即将三年。”

12月27日,在2022环球旅讯峰会分论坛【目的地峰会&大出行峰会】中,嘉宾主持、音谱旅行创始人寿晓渊在“何日君再来,我们的豪华邮轮 ?”环节的开场,就将时间和回忆拉回到三年前。

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暴发,再加上钻石公主号的“恐怖邮轮”事件,全球邮轮业度过了艰难的前两年。不过从2021下半年开始,全球各地陆续放开疫情管控措施,邮轮业也随之开始局部复苏。

根据近期发布的《中国邮轮游船游艇行业发展报告(2021-2022)》,截至2022年11月,全球共有85个邮轮品牌的375艘邮轮恢复运营,复航邮轮占比达86%,为全球市场共计投入了61万个床位,整体运力恢复94%。

邮轮公司的业绩也开始反弹。皇家加勒比集团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集团实现总营收30亿美元,净利润达3300万美元,这也是集团受疫情影响以来首次实现盈利。

但是亚太地区的邮轮业,仍然处于低气压状态,云顶在2022年初的破产阴影未散,歌诗达邮轮便于10月传出撤离亚太的消息。而作为亚太乃至全球邮轮业最大客源地之一的中国市场迟迟未放开出境游,让亚太邮轮市场的复苏举步维艰。

好消息是,外交部官网发布“关于中外人员往来暂行措施的通知”显示,自2023年1月8日起,根据国际疫情形势和各方面服务保障能力,本着试点先行原则,有序恢复中国公民出境旅游;同时,逐步恢复水路口岸客运出入境,对国际邮轮,先开展试点,再逐步放开,为中外籍船员在中国境内换班提供更多便利。

政策一日千里,邮轮业同仁狂喜的同时,也必须认识到复苏路上挑战重重。对此,皇家加勒比集团亚洲区主席刘淄楠、庞洛邮轮北亚区商务及市场总监章瑾、浙江光大星辰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邮轮游中心总经理骆彤在线上进行了一场坦诚的分享。

01

疫情不是中国邮轮业

复苏唯一的挑战

“中国邮轮市场很大,潜在客源占了全球市场的30%。”

但是这个数据能不能在2023年实现,刘淄楠认为有相当大的阻力,“疫情不是邮轮业复苏的唯一挑战,复苏环境的复杂性远超大众的想象”。

和民航业一样,邮轮业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尤其敏感。汇率、油价、自然灾害、国际关系和地缘政治等,都是邮轮业复苏的拦路虎。刘淄楠提到,2011-2017年间,中国邮轮出境航线有4次因为地缘政治问题被叫停,有的至今尚未恢复。

邮轮业营商环境的建设,邮轮企业自身的盈利模式,也成为复苏路上挑战。过去十年间,伴随着中国出境游的火热,以国际邮轮品牌为主导的中国邮轮业运力呈爆发式增长,一度出现供给过剩。早在2017-2018年间,就有多艘邮轮因此离开中国市场。

2017年初,公主邮轮旗下的蓝宝石公主号邮轮被派往欧洲到新加坡航线,盛世公主号也告别中国转至澳洲邮轮市场;2018年9月,中国首家本土豪华邮轮公司天海邮轮宣布关闭公司;2018年10月,诺唯真专为中国市场打造的喜悦号宣布离开中国前往阿拉斯加地区……

这一轮“撤退”引发了业界对中国邮轮业营商环境和健康发展的极大讨论。

中国客源市场虽大,但当时邮轮客源集中在母港城市周边。受区位和收益等因素的影响,我国邮轮出境95%以上前往日韩,有限的选择降低了邮轮对旅客的吸引力和复购率。同时,中国邮轮销售以包船、切位为主导,而市场的供大于求使得价格竞争越来越激烈,邮轮产品的利润空间被大幅压缩。

如今邮轮市场停摆了三年,邮轮公司势必面临营商环境和商业模式重构的拷问。“中国邮轮市场曾有5家外资邮轮进入,3家退出;7家中资或中外合资邮轮进入,4家退出。当在一个市场里找不到盈利模式,退出就是最终选择。”刘淄楠如此总结。

而作为过去包船的旅行社,经历了三年疫情的折腾,浙江光大星辰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坚持保留骨干团队,也通过销售长江内河游轮、西沙邮轮、招商维京游轮沿海航线以及商务会议奖励旅游服务等产品来“动态经营”,骆彤称这是“顺势而为”。

“我们对旅游业有信心。邮轮在休闲度假领域占据了非常大优势,市场受众面广,邮轮航线丰富多样,随着全球大型邮轮的更新换代,船上活动内容更为丰富。”骆彤对中国邮轮业的前景依然乐观,并引用交通运输部等十部委于2018年发布的《关于促进我国邮轮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中的发展规划目标数据指出,到2035年,中国邮轮消费将达1400万人次,国际邮轮业对中国经济贡献值有望达到人民币近5300亿元。

02

高端极地邮轮

在中国会更受欢迎吗?

从产品层面来看,相比皇家加勒比这样的邮轮巨无霸,即便已经进入中国11年,庞洛邮轮对普罗大众来说更为陌生。

作为小型高端探险邮轮的代表,来自法国的庞洛邮轮旗下目前共有13艘、平均满载200人左右的邮轮。自2020年7月复航以来,到2021年9月,庞洛邮轮全球业务就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2022年夏季在亚太区复航时,庞洛邮轮还独家获得日本海域探险邮轮的运营权。

“2020年全球复航之后,全球消费者对旅行的渴望达到极致,愿意多付一些预算体验更好的旅行产品。未来中国出境游市场开放后,中国客人去极地旅行的需求同样也是只多不少。”

此外,从中国旅行者消费变化的趋势来看,尤其在高端旅游市场,小团游、定制游正在成为发展方向。正因为市场需求的改变,提供更多安全、小型或者私人旅行活动时,相比于大型邮轮,小型船只也更容易被接受。再加上庞洛邮轮的很多轻探险产品线路都是小众甚至独家的,产品的稀缺性也更为高端客户青睐。

章瑾判断,高端的极地探险邮轮必将成为受追捧的产品,但不会在未来五年内成为非常大的细分市场。“这个市场目前也有越来越多的运营商进入,但做的是标准化产品,对极地的了解不够深入,很难实现产品和运营的提质。”

疫情前,庞洛邮轮在中国有128家旅行社合作伙伴,主要客源是商务客人,以200人左右的MICE团队包船业务为主。章瑾认为,“受疫情影响,传统旅行社、包船商元气大伤,受签证、国际航班等客观因素的影响,用户的消费信心恢复也会有一定的延迟,“可能未来2-3年,都很难一下子回到2018-2019年的鼎盛时期,但在小型团队、散客自由行方面会有新的发展。”

03

中资和外资,不是对立关系

今年以来,亚太邮轮业除了有云顶邮轮破产、歌诗达邮轮撤离的负面情绪,也有一些可喜的消息。

11月25日,中船嘉年华邮轮有限公司推出旗下全新中国邮轮自主品牌——爱达邮轮(Adora Cruises),目前在建的首艘国产大型邮轮作为该品牌旗下的首艘邮轮,于2023年年底交付。

中船嘉年华是由中国船舶集团与嘉年华邮轮集团于2018年在中国成立的合资公司,旨在打造具备市场营销和商务运营、海事运营、酒店和产品管理、新造船管理等全运营能力的中国邮轮旗舰企业。

对此,刘淄楠表示,中国邮轮市场经过十余年的发展,逐渐呈现了多元化市场主体的可喜局面,“邮轮业是市场化运作的行业,政策制定者的任务是创造透明、公平和规则统一的营商环境,吸引优质企业入局、生存和发展,才能实现对资本、人才、技术等要素的高度集聚。”

根据刘淄楠的估计,中国邮轮市场将在2023年重启,2024年进入全面复苏,根据2024年各大邮轮公司在中国市场部署的船舶,外资邮轮的资产将占80%,运力占60%。“资产比例之所以大于运力,是因为外资邮轮的船龄比较新,吨位更大。”

 

“中国邮轮市场空间很大,消费需求多样,中外资邮轮吨位不一,不存在直接的竞争。”刘淄楠认为,中外资邮轮是共生共存的关系,“中资可以从外资学习管理理念、产品理念,人才输出,双方并不是对立的关系。在渗透率低的市场下,双方一起把市场做大做强。”

更进一步,刘淄楠提到,“在中国母港运营的邮轮公司,无论何种资本结构,都选择开放式的船舶登记,都是外国籍邮轮,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没有纯粹的‘本土企业’。消费者关心的是邮轮产品和体验,政府部门关心的是经济贡献,而经济贡献的大小和资本结构并无关系。”

想了解“2022 环球旅讯峰会”更多的精彩即时报道,请关注环球旅讯公众号和环球旅讯网站!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