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背受敌,香港航空霸主危机

香港民航新格局。

香港民航业的霸主、亚洲民航业的大佬国泰航空在其76年的生涯中可谓从未遭遇过如此困难。

疫情给航空业前所未有的危机,加上挑战者的出现,国泰航空可谓是腹背受敌。

一、香港疫情重创

2020年的一场疫情重创全球经济,特别是国际旅客往来几乎陷入停滞。

香港作为亚洲的亚洲航空枢纽中心,必然首当其冲。

在此次疫情中,遭受冲击最大的要算是国泰航空。

不出所料,国泰航空业绩可谓惨不忍睹。

2020年,国泰航空营收469.34亿港元,同比下滑56.1%;

当年亏损216.48亿港元,亏损折合人民币181.58亿元,这个亏损金额已经远远超过规模比国泰航空大不少的国航、东航以及南航。

不过,随着疫情形势的变化,国泰航空客流量也呈逐渐恢复态势。

没想到,香港爆发第五轮疫情,且成为最为严重的一次。

从此轮疫情的发展态势来看,从2月4日起,香港确诊人数开始急剧上升,且不断刷新单日确诊最高人数上限。

值得注意的是,官方定性的第五波疫情起点来得更早。

香港本地最早的Omicron病例,可追溯至2021年12月从国外返港的国泰航空机组人员。因机组人员未遵守相关规定,引发新一轮疫情。

2月23日的数据显示,截至当日零时,香港新增867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再创疫情以来单日新高。

在这种情况下,香港本地最大的航空公司国泰航空再遭重创。

疫情初期,国泰航空的月度旅客运输量由300多万人次降至1万多人。

2021年5月以来,随着疫情形势相对稳定,国泰航空的月度旅客运输量升至12.5万人次,8月份升至13.5万人次。

进入2022年,因疫情再度爆发,国泰航空月度客运量再度猛降至2.5万人次。

2020年6月份,香港政府以及国泰航空各股东方联合注资390亿港币。

不过时至今日,国泰航空仍没有缓过气来,估计这390亿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二、挑战者大湾区航空正式启航

疫情带来的冲击只是短期的,从长期来看,新的挑战者入局才是令国泰航空担忧的。

由深圳东海航空董事长黄楚标创办的大湾区航空(GBA)计划进入香港。

大湾区航空雄心勃勃,计划开通连接104个目的地的航线,服务区域包括中国内地和亚洲北部、南部以及东南亚。

大湾区航空进入香港的时机基本上是国泰航空的低谷期。

早在疫情之前,国泰航空就出现高层变动,疫情之下的业绩更是急转直下,客运量仅为疫前的5%左右。

大湾区航空于2020年向香港民航处申请“航空营运许可证”。

不过,大湾区航空仍需等待空运牌照局批出航空运输执照,才能开始运营定期航班。

此后,香港监管部门曾举行闭门听证会,并结合国泰航空和香港航空的反馈意见进行审批。

国泰航空采取了“拖延策略”,要求了28天的时间以准备相关反馈文件。

大湾区航空原本希望2021年底开始营业的梦想宣告破灭。

近期,香港空运牌照局就大湾区航空有限公司提出经营编定航空服务的申请,决定发出牌照,有关牌照自2月21日起生效,至2027年2月20日。

根据发出的牌照,大湾区航空有限公司可营办编定航程的104条航线,在香港运载乘客、货物或邮件,无限次往返香港国际机场。

国泰航空将来面临着新的竞争对手的挑战。

当然,对此国泰航空早有应对之策。

这些手法在港龙航空、香港捷星、香港快运身上早就运用娴熟。

在航空公司筹建之时,提各种反对意见,千方百计加以阻挠。

当初港龙航空就被质疑是非港资本经历了许久才获取准生证。

香港捷星则因其阻挠而未能出生。

即便是成立后,也以种种理由阻挠新公司获得新航权。

当年港龙航空的苦处可谓是无处诉说。

当然如果你做大了,他还有最后一种手段。

最后就是收购。

过去的竞争对手大部分被国泰航空收购。

不过这一次,腹背受敌的国泰航空能否抗过新的危机呢?

来自平流层的交流,有高度,有专业!

已发表文章 325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