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各地再推旅行气泡,这次能否成功?

最新一轮旅行气泡谈判最终成果有待观察,但很明显这是能够推动航空旅行重新开放的众多方式之一。

【环球旅讯】在对外国游客关闭边境一年多之后,台湾将于4月1日开始与太平洋岛国帕劳推行免隔离旅行安排。

此举将让中华航空(China Airlines)能够每周飞行两次台北-帕劳的航班,每趟航班的载客量严格限制在110人以内。

台湾希望以台湾-帕劳旅行气泡起步,与该地区其他在控制疫情方面相对成功的目的地建立类似安排,包括越南和新加坡。

这可能是继2020年其他城市和国家的失败尝试之后,第一个真正实现的旅行气泡。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是两个控制了疫情传播的国家,继去年多次失败的尝试之后,两国再次就双向旅行气泡进行谈判。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最近表示,她将于4月6日透露相关安排何时开始。

在进行跨塔斯曼谈判的同时,澳大利亚也在寻求与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其他国家达成类似的协议。

自疫情颠覆航空业一年以来,建立旅行气泡的鼓声再次敲响。

在建立旅行气泡的几次失败尝试之后,最新的尝试正在与疫苗推广同步进行,这一次会成功吗?更重要的是,有了疫苗,旅行气泡还有意义吗?

旅行气泡之初

2020年,该地区疫情反复时,人们提出了旅行气泡的想法。

早在去年5月,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领导人就开始讨论跨塔斯曼气泡,因为两国抗击冠状病毒的“轨迹相似”。

两国领导人表示,这种双向气泡安排将使两国受益。两国旅游业已强烈感受到边境关闭带来的打击。

其他声称的好处还包括改善建立在30多年自由贸易协议基础上的商业关系。

但后续两国政府都没有给出旅行气泡实施的明确时间表。而后,这两个一直以来严控病毒的国家,都出现了新的病例,由此旅行气泡计划搁置一旁。

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现在将尝试一种不同的方式,即新西兰与澳大利亚各州建立旅行气泡安排,而不是整个澳大利亚。

去年10月,新加坡和香港宣布了一项旅行气泡的初步安排,该气泡本应于11月底启动。

这一备受期待的旅行气泡是两个城市首次推出的此类安排,消息宣布后,旅行预订量激增。此前,两个城市的外国游客数量大幅下降,国内市场需求也有限。

这一举措的前提很简单:以入境前后的检测取代强制性隔离措施。

然而,在最后一刻,香港本地传播病例激增,随后出现第四波疫情,两个城市都终止了旅行气泡。

旅行气泡被推迟了一次又一次,最终无限期推迟。

然而,两地政府都强调,他们仍致力于实施旅行气泡。3月初,新加坡交通部长王叶功(Ong Ye Kung)表示,新加坡和香港仍有意推进这一措施,但将等待“条件合适的时机”。

据报道,新加坡也在与其他目的地磋商旅行气泡安排,其中包括澳大利亚和台湾。

对于澳大利亚,新加坡外交部只是表示,正在与其讨论“相互承认疫苗接种证书,并优先考虑学生和商务旅行者恢复旅行”。

此外,双方还讨论了旅行气泡的“可能性”,但两国都没有给出讨论的时间表。

旅行气泡 就像一针疫苗?

推出免隔离旅行措施,也是为了安全重启旅行并提振旅游业。

然而,与2020年的情况不同,今年有关旅行气泡的讨论虽正值新冠疫苗大张旗鼓推出之时,但疫苗进展之路也并非坦途。

全球各国都在争相让本国公民接种疫苗,有关疫苗护照允许逐步重新开放边境的讨论也是自然的进程。

的确,分析师称,接种计划的存在,是目前建立旅行气泡的关键因素,尽管尚不清楚它是会使这些气泡失去意义,还是会为建立旅行气泡提供更强大的动力。

不过,他们一致认为,旅行气泡只是重建国际航空旅行的众多手段之一。

而从实际情况看,部分旅行气泡似乎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据《日经亚洲评论》的报道 ,已经实施了5个月的日本-越南短途商旅气泡,如今仍没有显著成效。由于越南对入境游客的限制要求严苛,大批有意赴越南旅游的日本人没能成行。

按照越南当局规定,入境游客必须提前提交多份文件,包括列明具体地点的详细行程单和打算造访的对象人员。抵达越南之后,游客每次外出都需要有政府雇员随同,每两天就需要做核酸检测。

航空咨询公司Endau Analytics的创始人Shukor Yusof表示:“疫苗的推出和病毒传播的放缓,让人们有机会就旅行气泡的可能性展开更多讨论。”

独立航空分析师Brendan Sobie说:“我认为疫苗确实有助于气泡推行,但不是必要条件。事实上,一些气泡计划已经接近实现,并不需要疫苗。但对于其他气泡,可能需要疫苗来补充或部分取代检测要求。”

航空咨询公司Ascend by Cirium亚洲主管Joanna Lu说:“有些国家在考虑旅行气泡的同时,也谨慎准备了措施,能够在不中断气泡的前提下应对可能出现的小规模疫情。这种时候,气泡计划就更详细,比如澳大利亚-新西兰气泡”。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由于旅行气泡实际上是一项双边协议,要想成功,就需要外交意愿。

Sobie说:“政治或国内问题可能会使气泡很难实现,因为两个国家必须在许多方面完全一致。病例激增是永远的威胁,会导致所有气泡计划流产。”

Lu补充说,建立标准化、明确的程序“可能是一个挑战”。 

虽然最新一轮的旅行气泡谈判最终是否会取得成果还有待观察,但很明显,这是能够推动航空旅行重新开放的众多方式之一。 

Sobie说:“理论上讲几个航空旅行气泡现在应该到位了,鉴于气泡航班典型的客座和旅客数量限制,这些气泡并没有特别重大的意义。但是,我们至少能够看到国际交通有所回升,为航司和机场带来好消息,直至进一步重新开放。” 

不过,如果旅行气泡失败,另一个选择就是“等待进一步重新开放”。

Sobie补充道:“我认为我们最终会实现开放目标,今年年底,就会有一些国家开放边境,当然可能只对接种了疫苗的旅行者开放。但与此同时,旅行气泡仍然可以提供一个平台,以推动部分航空旅行尽早恢复。它们是否会在进一步重新开放之前出现,还有待观察,但无疑值得努力。”

*本文编译自FlightGlobal

陈聪
陈聪

环球旅讯 编译

Make things happen

已发表文章 33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