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胤、许知远、令狐磊:文化、空间和当代生活

亚朵 2020-09-18 16:52

"我希望酒店的样子是,酒店加各种你喜欢的内容和你喜欢的人群都能聚集在一个社区里。”

2020年9月12日,2020亚朵集团产品趋势暨单向空间联名合作发布会以「打开世界的门」为主题在上海爱琴海亚朵S酒店举办。现场亚朵集团创始人兼CEO耶律胤,作家、单向空间创始人许知远,传媒人令狐磊,在东方卫视主持人骆新的主持下,围绕「文化、空间和当代生活 」,带来一场精彩的对话。

骆新:今天咱们来到单向空间,在上海爱琴海亚朵S酒店的3楼公共区域,整面书墙陈列了8000册的图书,如果从书墙上挑一本书分享给大家的话,你会挑哪一本?

耶律胤:我想我会挑一本跟曾国藩相关的书,类似于《曾国藩传》。因为疫情期间我看了有三四十册相关书籍,7月份我还特意去了湖南,把整个与曾国藩相关的地方仔细转了一圈。

骆新:是什么样的精神打动了你?

耶律胤:我去到湖南才能真正感受到吃得苦、霸得蛮、耐得烦的精神,书中所写跟去到现场感受完全不一样,如果只是看书会觉得很乡土很违和,但是去了现场会发现,跟地理、地貌非常融合,人、自然、性格融为一体。

令狐磊:把书店放进一个酒店里,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结合。刚刚知远分享他在美国的故事,让我想起,美国是当代或者20世纪酒店业的巨头,全球的酒店巨头都在美国,比如洲际,如果要我挑一本书的话,我会选择这类描述所谓新大陆和以前欧洲和美国关系的一些书。

一本书是能够给人带来冲击的,我会想到这样一个场景:如果有偶然入住这个酒店的一个商务旅客,在等待入住的时候突然看到书架上面的一本书,然后打开了他另外一个世界,这样的场景我觉得可能会在这个空间不断发生。这些商务人士,这些孤独的旅客,我觉得他在入住之前是一种不安或者非安全的状态,他寻求一个旅馆,然后要住进来的那个档口,他要选择一本跟他有灵魂交流的书,这本书变成他那天晚上唯一的那个朋友,我觉得这种场景蛮有趣的。

许知远:我不知道怎么选择书,我有的时候在酒店“偷书”。我去年去海口出差,在一个非常豪华的酒店里面,我突然翻了一本关于007的传记,金色的封面,我觉得特别开心,走的时候忍不住塞到包里面,我就自我安慰,反正这个也没人看。

我还在一个酒店里“偷”过一本关于英国文化兴起的、厚厚的英文书,我忘了是在哪个酒店,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那种快感是多么的强烈,给人带来一种非常隐秘的快感,那个“偷”的过程让你回味。

骆新:你是变相在通知大家,活动结束后可以到单向空间去偷一本书?

许知远:我其实希望不管住客或者读者最后都可以拿走一本书。给他们一种方式,给他们一种回报,比如说你确实“偷”走了一本书,但给书店/酒店转了500块钱,我挺希望是这样一种感觉。

现在,整个现实生活非常透明,透明带来乏味,你渴望偏离轨道,你渴望一些意外,我觉得空间应该给人提供某种隐秘的快感,这个话说得可能有歧义,也许我们将来一起做一个空间,可以公然的“偷”走书,stealing books,也很有意思。

耶律胤:我觉得刚才许老师说的,我们在7年前就实现了。什么叫实现了呢?亚朵在每一个酒店都有一个书店,我们叫竹居,我们推的是一个什么理念?叫流动图书馆,就是这个书你不用付押金,你喜欢你就可以拿走,我们不认为他“偷”,叫以书交友。你哪天记住了就还回来,即使不还也会永远想念我们亚朵给你带来的这份美好。

骆新:咱们看到这8000册书真是挺棒的,但是我有一点小的疑惑——当把书作为一个酒店的背景,也许大家只是看,觉得心怀崇敬,不一定真正花钱买,也不一定真看的时候,你觉得究竟是书的喜还是忧呢?

令狐磊:对于爱书的人来说,我希望他还是能更沉浸在阅读的空间里会更好。但是现在大家也知道,很多人越来越不去书店了,尤其是图书馆,已经几乎不去了,包括吴声说的,书院更像是一个旅游的场景,所以图书进入更多的空间。比如电影院。

阿根廷有一家书店,是世界上排名第二的书店,这个书店很有意思,白天是书店,晚上就是探戈+夜店的组合,夜晚书依然在旁边,无所谓,因为晚上没有人去看书了。所以一个书店是可以灵活变身的,包括单向空间和亚朵这样的一个结合,我觉得也是在这样的一个场景里面去做一些变化。

我其实是很喜欢住酒店的一个人,我想分享几家酒店。

其中一家业界的朋友都觉得这个酒店太神奇了,叫CitizenM,这个酒店房间巨小,十几平方米,一张巨大的床,床前是一个100多寸的巨大屏幕,很像黑镜里面描述的一个场景。房间内所有都是可控可触摸的,有IPAD可以调颜色、灯光。这个酒店的特点是什么?不希望你只住在一个房间里,所以进入酒店大堂就像进入了一个酒吧,我每一次住这个酒店都很晚到,差不多十一二点,依然有很多人在大堂,所有人都在那里聊天甚至工作。在离开这家酒店之前,突然有一个外国女孩搭讪我,她叫住我说她和这个酒店要合作做一本书,她是来拍摄的,她准备的主题是:住店客人左边和右边两个不同的身份。这个住客进来穿着西装,但可能到城市里面去进行某一个行为,或者变成一个艺术家,把一个人的两个身份一起拍下来。过了三年后我收到了这本书,她拍了100多个人,而我在这个里面。

另一家酒店我想分享的是Ace Hotel,依然是进去不像在酒店,像酒吧或者一个会所,非常的黑,基本看不到对面的人,但是酒店音乐选择非常好,这个酒店我的印象很深,在纽约。我住酒店还有一个特点,我最喜欢的是什么?我不查周边,我只查区块,这个酒店区块是SOHO,第二天白天我下楼震惊了,左边一堆人在排队买涂鸦板鞋,右边就是我想去访问的一个艺术空间。我只选了一个对我很有吸引力的酒店,但是这个酒店提供的不仅是酒店本身,而是整个街区向我打开。

每当我打开房间的门、打开窗、走出酒店,我的酒店选择就变成了新的世界的一个入口。

骆新:酒店都不是把自己放在一个封闭空间,其实更准确地说是把你硬性逼到某种公共领域来进行交流。如果把书当成酒店背景的话,你觉得是书的喜还是忧?

耶律胤:我们做书店也没有那么功利,在恰当的时候、恰当的时间也许能够影响一两个人。我记得让我很感动的一刻是我们第一家酒店在西安南门开的时候,开业大概第20天,我就在电梯里我看见一对夫妻带着一个4、5岁的小孩,他手里拿了两本书,陪他父母下来。我觉得如果这个小孩通过这个经历在他心中有阅读的种子,这就是我们做这个事最大的喜悦。

许知远:我觉得挺好的,书墙总比马赛克瓷砖强吧?好看也行啊。

骆新:我听说知远想在日本开一个书店,你是想赚钱还是不想赚钱呢?

许知远:因为没赚过钱,所以不知道这个(赚钱的)滋味是什么样子的,我真的很期待去体验一次开书店能赚到钱是什么感觉。我会做一个尝试,会做一个小书店,终极目标还是一个夜店+书店。

骆新:每一本书都是一个SKU,管理图书要花大量的精力,我特别理解8000册图书,从进货、储运、销售、管理、收账都特别难。这一点要问问耶律,如果你要做一个酒店,标准化和非标准化,如果你追求非标准化像书一样肯定是管理成本非常高,但是如果要走向标准化,你的特征就没有了,你究竟怎么去选择,特别是像亚朵这样的酒店。

耶律胤:我们的答案就是标准个性化,亚朵有一套标准化的流程,标准化的体系,能够让每一个用户得到个性化的感觉。对我来讲都是标准化的,但是对用户来讲都是个性化的,其实这里面就是一个艺术了,我们说淘宝买东西叫C2B,消费者反向定制,我希望你给我刻字运回来。

其实在我们这个服务行业我们叫C2S,就是用户有什么样的需要,你作为这个服务主体能不能给我提供出来。我们的智能服务APLUS都是因此而来的。今天在服务行业形成了这种“柔性服务供应能力”的品牌也只有我们一家。我们把标准个性化统一了,对别人来讲是对立的,但是对我们来讲是统一的。

骆新:你刚才说的供应链的整合,你需要自己来做?

耶律胤:是,这是亚朵的服务能力,我们叫柔性的服务供应能力,不管在产品设计、体系设计和伙伴能力方面已经完整形成了。举个例子,像亚朵的铂金会员有铂金专属拖鞋,你去会看到一双带你名字首字母的拖鞋,比如骆新你是带L的,许老师是带X的,但是在我后面的储存呢?其实就是26个字母的拖鞋,这其实就是很完整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今天我们不应该用太对立的想法来做,而是应该用柔和的想法来做,顾客觉得这双拖鞋是为我定制的,其实我们的功能都一样,但是风格都不一样,这也是一种设计和装修的格局,设计的呈现上是个性的,是不同的,相同的东西就没意思了。

骆新:什么空间的打造对你是有所启发的?要对得起今天的这主题词叫“当代生活,你们会选择什么?

许知远:我不喜欢当代生活,所以我也不喜欢住酒店。我喜欢住那些衰败的,仍然崭新的。我这次去马来西亚旅行,有一个E&O Hotel,是一个19世纪建的酒店,是我想生活的一个世界。里面有当时的现代化,但又有非常多不同的风情。不好的地方是带有很多英式殖民的视角。酒店里,马来西亚的各种植物在墙上,孙中山曾经住过,当年马来西亚的建国之父,包括各种当时前来东方的那些英美首相也住过,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文明之间的会聚之所。它有很多层次,每次只能探索到其中一部分,里面还尽量保持某种老派的风格,我比较喜欢那样的感觉。

骆新:这是一个有点超现实的,不是在纯现实当中,有一种历史纵深感。

许知远:我去仰光旅行,那已经是一个多年被军政府统治,甚至是衰败的城市,但是依然可以看到昔日的荣光,那种层次还是很吸引我的。我之前去匹兹堡住了一家30年代建立的酒店,我进去以后就把我震晕了,我想起了非常孤独的那种感觉。它突然浓缩了某种时代之情绪和时代之精神,这个也是对我特别有吸引力的——你住一家酒店就可以穿越到另外一个时空去的那种感受。

骆新:我们上戏剧学院,老师跟我们说你们找到两个概念就可以找到一个主题,在空间有限的情况下做时间的文章和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做空间的文章。我们也不希望找一个特别新的酒店,像农家乐似的,没有故事。

许知远:这也是一种体验,也是一种时代。

耶律胤:我分享三个,今天提的酒店生活化,既是未来其实也是历史,在我们这个行业其实是有一个创始人,1898年的恺撒·丽兹,巴黎的丽兹酒店(Hotel Ritz)。这个酒店在1898年开业的时候是整个欧洲达官贵人的剧场,是生活方式的风向标,有一个叫香奈儿,从创业到去世都住在这儿。还有第二个叫海明威,当时盟军解放巴黎的时候海明威是冲在第一排,解放的第一个地方就是丽兹酒店的酒吧,那里面有他最喜欢喝的酒。我们亚朵其实也是一种历史的延续。

第二个我分享的是安缦酒店,创始人叫Zecha,我们俩还是同月同日生,前几年我跟我们合伙人去了他新开的一个越南酒店,最后我们走的那一刻,他们整个团队举着双手向我们告别,你可以想象一个酒店行业的传奇老人,84岁依然在第一线,去用他自己的实际行动去给他每一个朋友或者每一个客人送去这种温暖,我觉得那个瞬间是永远在我的记忆里。

第三个我想分享的就是未来,我希望酒店的样子是酒店加各种你喜欢的内容和你喜欢的人群都能聚集在一个社区里,我觉得这个也是我们心中一直想去实现的亚朵。

骆新:这也是单向空间和亚朵联名合作的原因,我们希望未来这个地方不仅是书店,不仅是酒店大堂,有大量的活动,人们在这里进行交流,这个地方才有它的意义。卖书其实都有点难,正是因为难,在今天为止对书的尊重才能够去打动我们每个人。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