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美生活:让“英雄梦”走出贫瘠的土地

尚美生活 2020-06-12 21:44

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应该是能让更多普通阶层的人参与进来的,能真正一定程度上实现人们的向往。

还记得你生命中第一次出现英雄这个概念吗?

在60、70后的记忆中,英雄总是伴随着革命与牺牲。在80、90后的印象中,英雄是从武侠小说中走出来的。长大后我们懂了,英雄都是带着时代的记号,英雄不是只有一个样子。

或者说今天是一个给予英雄更多开放性的时代,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成为英雄的基因。然而这世上还有另一种东西叫贫穷,它是卡在生命上的一道枷锁,让无数可能的英雄梦想沉寂于生存需求。


图源:Pixabay

“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李克强总理说的这6亿人,在中国广袤的农村里。2019年人口普查的结果显示,我国城镇常住居民人口在8.5亿左右,农村常住居民在5.5亿左右,其中还包含2.8亿的农民工。

同时,今年是中国的脱贫年,2020年底要消灭绝对贫困,中国经济的底层消费群体要上一个档次。这群人,他们需要的不仅是收入的提高,能消费得起更好的生活物质也相当重要。

对他们来说,什么是更好的物质呢?

是一部四五千的新款手机吗?是一双上万元的球鞋吗?……并不是。

也许,是千里迢迢来大城市看望在外打工的家人时,人均花费不到100体面地住一个舒适的环境,感受久别重逢的温暖。

在不同的地方,一群“过来人”正在做这样一份事业。

01


图源:尚美生活

曾经为送快递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

在青岛流亭机场附近,一家尚客优酒店门前不时迎来下榻的客人。这是王金虎来青岛十年后开的第一家酒店。

“2007年,我20岁,刚从河北邢台老家来青岛的时候,几乎是身无分文。为了糊口,我先找了一份来钱快但是辛苦的工作,送快递。一个月能有万八千的收入吧。但我来青岛不止是为了挣这万八千的工资。”

在经历了国内物流业的蛮荒洗礼后,王金虎从一个普通快递员干到了片区快递业务总包,为自己赚到了第一桶金。但物流行业的日趋饱和,也让他决意寻找新的机会。最后,开酒店从众多选择中胜出。

在酒店预订平台上,酒店内可住3人的温馨家庭房售价183元起,人均才61块钱;可住2人的特惠大床房103元起,人均才50多块。其实,比起周边酒店,这家尚客优酒店的RevPAR高出10-30元,但入住率要高出10%-20%。

从几乎身无分文到现在拥有三块生意业务,王金虎实现了人生的转变,回应了十多年前从老家来到青岛时的那个最初的梦想。

02


图源:尚美生活

曾经起早贪黑苦撑8年早餐生意

江西南昌,青山湖区,坐落着一家骏怡连锁酒店,这家店背后的主人是金四根夫妇。夫妇二人在2017年前曾在上海做了8年餐饮生意,最初就是靠卖早餐起来的。

抵不住互联网新零售的冲击,在2017年底他们结束了餐饮生涯,回到南昌重新开了一家夫妻店,但这次不是卖早餐而是经营酒店。靠着在做餐饮时领悟的“服务不是对产品的互补,而是一个独立创造价值的部分”,金四根做酒店也特别注重服务质量带给客人的印象和体验,出现问题时,他总是第一时间赶去处理。

有一次凌晨12点多,酒店内水管突然爆裂。睡得昏昏沉沉的他接到电话后,二话没说就驱车赶到店中。为了不影响客人的住宿体验,他与店长一群人,将水管修理好并一起将整层楼的地板擦干才回去休息,当时已经是凌晨三点。

和过去做餐饮一样,不能因为价格低就怠慢任何一位客人,服务不好,即便东西再好,客人都不会再来。这就是金四根多年熬出来的经营智慧,朴实但有用。

03


图源:尚美生活

曾经因工程烂尾差点“爬不起来”

山西阳泉,中国五线城市,陈普宏19岁来到这里,如今20年过去,阳泉的城镇化建设就是他的整个青春。当初和他一起来这里务工的亲戚中也只有他留了下来。不同于当年,他现在已经是个事业有成的建筑承包商,更拥有一家入住率99%、评分5.0的酒店。

1999年,从工地开始,陈普宏进入建筑行业,不甘于做一个建筑工人的他抓住了房地产周期的浪潮。但建筑行业的辛苦,很难为外人道。2013年的时候,他接手的一个项目由于土地手续不全,成了烂尾楼,资金一度陷入困难。

然而对于阳泉这座城市的情感,让陈普宏坚持了下来,并且产生了更多的期待。去年陈普宏将朋友空置的大楼租下做酒店,尽管今年刚开业就遇到了疫情,但在全国复工复产后,他的酒店在四月份入住率达到了99.8%,几乎每天都是满房。

“之后就打算把重心转向酒店,慢慢退出建筑行业了。到时候就把家里人接过来一起住。”风里来雨里去了多年,最牵挂的还是家人,这种典型的中国式情感不仅在陈普宏身上,也在许许多多在外打工的普通人身上。他们身上都有一种相似的韧劲,因为家人。

王金虎、金四根、陈普宏,都是中国最广大的普通群体中的一员,在进入社会之初,他们各怀抱负,或关于自己或关于家人,竭尽全力实现社会价值。但假如当初他们没有从家乡走出来,没有看到外面的精彩世界,也许今天的他们会以另一种身份出现,他们的理想抱负可能会止于一些根深蒂固的偏见。


图源:Pixabay

20多年前,有个从河南出发的小伙

就是要突破这种偏见和障碍

1997年,17岁的马英尧在中介租来的大巴车里趴了三天三夜到达东莞,进到台资制鞋厂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打工仔。不同于别人的是,马英尧并不想攒够积蓄再回到老家生根发芽,这不是他出来的目的,也不是他心中的归宿。

从杂工晋升为技术工,再花两年不到的时间成为制版师,这是马英尧的第一次事业飞跃。后来,马英尧遇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伯乐,在那个创业的草莽年代,他靠着承接木头鞋底的制作净赚了几百万年收入。

然而,国内的外贸企业在2007年-2008年波及世界的次贷危机中倒下了一大批,其中也有马英尧的工厂。

从头再来可以吗?这个问题容不得多想。结束了制鞋生意,马英尧开启了创业的下半场。这次是完全不同的行业,酒店。

为什么?因为在他住过了当时全国所有的大牌酒店和近100个三五家店的地方连锁酒店,在他手工画出了各个酒店的图纸后,得出的结论是,三四线城市还没有经济型酒店,但三四线城市需要经济型酒店。

这就是尚美生活集团的起源,如今成为中国的第五大酒店集团,拥有13个酒店子品牌,涵盖经济、中档、高端,全国门店超5000家,客房近250000间,拥有超1亿会员,整体出租率超70%。


图源:尚美生活

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应该是能让更多普通阶层的人参与进来的,能真正一定程度上实现人们的向往。

马英尧的创业生涯迄今有三次“看见”,第一次是他还是流水工人时每周一小时的放风,让他看到繁华的城市生机,第二次是他头回到北京,认识到商业模式和品牌、商人和企业家的区别,第三次是他重新出发后看到的藏于中国下沉市场的酒店机会。

如果没有这三次看见,不知道今天中国三四五线城市的酒店行业会是怎样的格局?不知道如王金虎、金四根、陈普宏这样的普通人能否找到别的实现理想的方式?不知道那些在高线城市和低线城市之间往返的流动大军能否找到让他们获得尊重和温暖的异乡空间?

让英雄梦走出贫瘠的土地。

如果不曾见过美好,又如何成为英雄?

今天,当网络媒体消费平民梦想、街头经济的时候,可曾想过每个选择背后都是身份地位的巨大差距。因为没有资源,没有背景,一份体力活、一个小买卖、一个小摊儿变成了最便利的追逐梦想的起点。这个过程中,他们学到了在写字楼里学不到的生活智慧,他们心中的渴望同步成长,为更高的目标蓄力。

这群人,数亿在中国大地上仰望天空的底层,理应看到更好的世界。

“让温暖的空间遍布每一个角落”,这是尚美生活回望前11年发展历程后确立的新征程。中国下沉市场要结束陈旧的、脆弱的酒店过去式,让一般消费群体都能住得起好品质的酒店、享受像样的服务。

虽然,酒店只是一个点,但通过这个点,让无数梦想的火花不再湮灭于鄙陋与狭隘,便是值得。


图源:Pixabay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请输入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