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梁建章:警惕官僚主义的危害性

虎嗅 虎嗅 梁建章 2020-06-08 17:43

所谓的官僚主义,是指为了追求单一目标,不顾及具体情况,一刀切地粗暴执行,造成巨大的其他负面效应。

当下,中国正处于特别需要保持和世界联络的时期。就中国经济而言,所需要的进出口额都非常巨大,更为重要的是,如果中国希望保持创新活力,就有赖于和世界保持广泛而频繁的交流,尤其是跟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的交流。最近在开放交流方面虽然有所松动,但是其调整力度和动作还远远不够。

对于任何国家来说,如果陷入与世隔绝的境地,只能以被迫的方式搞自主创新,其落后是必然的。比如中国科技产业目前正遭遇来自美国政府的封锁,越是面临这种处境,其实中国越应该加大对外交流的开放力度,保持跟发达国家尤其是西方国家的联系,也包括应当加强与美国企业界和学术界的联系。关于这一点,其实在中国最高领导层以及广大精英那里很容易形成共识,国家领导人也多次强调加大开放的力度。但是在具体执行层面,开放和包容却遇到了很多阻力,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官僚主义。

所谓的官僚主义,是指为了追求单一目标,不顾及具体情况,一刀切地粗暴执行,造成巨大的其他负面效应。不久前,《习近平关于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重要论述选编》刚刚出版,可见这个问题已引起了党中央的警觉。我们认为,必须提防由于官僚主义而导致中国再次步入闭关锁国的歧途。

就以最近热议的“五个一”问题举例(即中国民航局在疫情特殊时期所要求的“一家航空公司一个国家一条航线一周一班”的削减国际航班政策),首先,民航局这种做法的初衷应当得到认可,毕竟控制疫情风险是当今最重要的任务,适当缩减航班到防疫可控范围很有必要的。

同时还应当认可的是,民航局并没有为了追求零风险而完全关闭国际航班,如果为了追求零风险,当然可以关闭所有国际航班甚至国内航班,但追求零感染和零风险绝对不该成为片面追求的唯一目标,其付出的经济代价以及连带的生命代价,是中国社会所不可承受的。所以在大方向上,适当缩减航班完全没有问题。

但是,如果无视原来的运力配置,简单粗暴按照国家来一刀切地分配一周一个航班,则完全没有科学性可言。比如对比美国和匈牙利,原来的运力和需求可能相差一百倍,现在却同样仅仅被只允许一个航班。这样的操作,对于某些政府办事人员可能是最方便的,但对于消费者以及航空公司的伤害却极大。

正确的做法,应当是采取更加科学的方式,根据实际需求来配置资源,确保将总量控制在防疫防控的承受范围之内就已足够。比如,要是能维持相当于原先10%到20%的运力,那么以中国现在的防疫水平,每天隔离或者核算测试几千人应该没有问题。在具备接待和隔离能力的前提下,不应当以任何理由拒绝中国公民的回国要求。更何况,接纳本国公民和留学生回国既是国际惯例,也是一次向对外展示国力和队内提升爱国感的历史性契机。

相比之下,如今实施的“五个一”政策,直接导致机票被炒成了天价,不光引起了广大留学生家庭的抱怨,而且还可能引起其他国家的报复,在不知不觉中,增加了中国与世界阻隔的风险。

历史上,由于官僚主义导致闭关锁国的例子很多。比如,清政府当年也有过对外开放的机会的。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英国派出使者马嘎尔尼访华,打算与清政府建立起外交关系。如果此行成功的话,或许可以帮助中国更早也更清晰地认识到在世界范围内出现的新变化。然而,就在具有实质性内容的谈判开始前,清政府官员却首先纠缠于马嘎尔尼是否必须对乾隆皇帝进行跪拜的礼节问题。可想而知,在政府官员始终着眼于细节却忽略大势的背景下,谈判注定不可能产生积极后果,导致中国的对外开放被推迟了很多年。回头来看,如果当时经办人员能多些为整个国家和民族负责任的态度,以务实态度解决现实问题,是否就能绕过那些不合理的障碍呢?

同样的道理,如今我们在对外开放的过程中,需要尽量保持和外界的沟通顺畅,同时合法合规地将外来负面影响控制在低水平,这就需要经办人员在实务操作上具有灵活性和创造性,尤其是必须避免官僚主义。否则,片面追求零风险和零差异只会导致中国与世界隔绝,形成巨大的负面成本。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一刀切地屏蔽大部分国际主流搜索和社交媒体。在国际互联网上,的确有一些政治谣言和敏感信息必须加以过滤,但是,简单粗暴的无差别屏蔽,就是现在能找到的最佳方案吗?其后果就是,会给国内的科研人员、企业管理人员以及学生在获取信息和国际交流上造成麻烦,客观上还减少了中国人在国际互联网上发声支持祖国的机会。

如果能将官僚主义抛在一边,所有管理者都付出多一点的努力和智慧,形成一切从有利于国家和人民角度出发的责任心,我们相信以中国目前所拥有的技术优势,完全有能力构建起更智能也更具有管理效率的互联网环境。既在最大限度上屏蔽各类不良、虚假和违法的信息,同时又能满足大多数普通人正常国际交流的需要。在这样的环境中,就会把交流不畅的代价降到最小。

中国是一个大国,所以即使和世界隔绝,短期也是可以承受的。相比之下,如果是一个不能充分自给自足的小国与世界断航,或许很快就会趋于崩溃。应当说,这是中国作为大国所具有的优势,但也可能成为一种具有短期迷惑性的陷阱。

当年的闭关锁国之后,清政府表面上也曾维持过所谓盛世,但闭关锁国所导致的科技滞后终究让中国痛苦挣扎了两百年。现在,我们必须警惕类似的陷阱,提防官僚主义再次让中国滑向闭关锁国的陷阱,哪怕其代价未必立即体现,却可能影响深远。

从思考,到创造

已发表文章 78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游客

真敢说

2020-06-09
1

游客

中国万岁万岁万万岁

2020-06-14
0

游客

梁董从人口论到官僚、网络审查问题,这经济学范畴真广

2020-06-09
0

游客

理智合理,的确值得反思

2020-06-08
0

游客

飘了

2020-06-08
0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请输入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