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到:我们向来不擅长做屌丝业务

曾宪皓 环球旅讯 曾宪皓 2015-07-20 12:36

易到CEO周航说,易到从不善于做屌丝业务,也不在乎专车市场喧嚣一时的得失,他们更多在看未来有想象力的生态链布局。但或许,他们需要的是对核心业务的更专注。

【环球旅讯 曾宪皓】当提及易到,这个互联网专车模式在中国的开创者,稍有关注眼下互联网用车行业的人,可能都想问:易到怎么了?其他互联网用车公司厮杀喊声震天之时,为什么易到的声音弱了?对手们融资的金额越来越大,易到在资本层面上的出路又在哪?

这些问题是否也在让易到的CEO周航头疼呢?来看环球旅讯对他的专访。


易到用车CEO周航

专车市场用补贴吹起的泡沫,就像A股,快速膨胀、迟早要破

在采访当日,A股正在遭遇令人恐慌的“股灾”。周航也拿A股来类比现在喧嚣的专车市场:“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现在打车市场用补贴带来的泡沫就像A股股市,一样是快速涨起来的,还嫌美股市值低——那反而才是正常的价值。打车市场的热闹,不夸张的说,我认为有九成是泡沫!没有了优惠券,会有几个用户用?没有了动辄几倍的补贴,会有几个司机愿意跑?”

但是人们现在已经习惯于说,互联网公司就是这样通过前期的烧钱来培养起用户和市场。对此周航表示:“互联网公司也是公司,公司就要回归到商业的本质。现在的热闹只是一时的喧闹,就像中国的股市一样,‘政策牛’、‘改革牛……找一堆的理由,来说明中国的高PE、高估值是能够成立的。专车市场已经不仅是红海,简直就是血海了,大家互相攀比的是,看谁对自己插刀子插得狠,炫耀的都是谁家更有钱。这个跟暴发户马路边撒钱有什么区别呢?我觉的这肯定是不可持续的,因为按他们这个干法,行业里一个月就要扔掉一两个亿美金。资本都是有限的,就像大家觉得股市都是一路向上再向上,但很快会见顶的。这已经引发了大量的社会问题。真的要把出租车司机逼上街,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政府也不见得答应吧?”

“我们不太关注专车市场一时的得失”

专车真的可以改变出租车行业吗?被问到这个问题是,周航沉吟一下说:“我不认为可以。”

周航说:“出租车的存在有它特定的价值和定位,出租车应该回归到它应有的业态,不应该去做约租,它的核心价值不是为了预约,而是为了扬招的。但是专车的发展倒逼出租车体制改革是可以的——放松甚至取消出租车牌照数量管制——而且这个改革现在已经在发生,从国务院到交通部以及各地交委,都在研究出租车体制改革的问题。”

那么易到本身呢?周航说,易到经过反复研究,始终认为,专车业务就是高于出租车,有差异化的市场,它不是用来取代出租车的,“这是我们没有参与红包大战、补贴大战最重要的原因。”

但时代大势滚滚,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很多时候,因为事情发展得太快,原本领先的开创者,反而会被潮流抛在后面。滴滴快的专车做得风生水起,毋庸多言,Uber深得很多都市年轻人的心,而神州专车无论产品还是营销,虽是后发制人,也来势汹汹。相比之下,本来是专车在中国开创者的易到,近期却有些“低调”。

对此,周航的反应是:“咳,一时的强弱有什么关系呢?这两个月的市场确实很喧闹,这两个月这个强,过两个月那个强……但把时间跨度稍微放长一点来看这个问题呢?可能就会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

“所以谢谢大家和媒体的关心,我们不太关注专车市场一时的得失。作为经营者,我们不会关注当下是不是逞一时之强,是不是在媒体上有更多的风头和话题,甚至受它左右。”

 

用车共享经济中,除了随叫随到,还有很多要做

谈到专车业务时,周航更多的盯着Uber来谈:

“既然无论我们怎么分析,都认为专车业务就是高于出租车的、有差异化的,那我们要做的就是提高专车服务的可靠性。比如我们希望我们的车是‘百呼百应’,再便宜没车怎么行呢?现在城市布局我们是最广的,也是唯一一个在国外有布局的,可以说只有易到构成了一个全球华语用车的网络。我们希望未来无论在哪里、什么时候,易到都是‘有求必应’的。这里面除了车以外,系统的算法也是很重要的。”

“别的公司的服务模式都不是这样的,Uber只能做到‘随叫随到’,他们不做预约,他们不能挑车,他们的模式完全不能覆盖汽车共享经济,虽然看着很热闹。有些媒体用截图,前一张是Uber的,后面用的是易到的,说明Uber的东西还是太单一。Uber强调的是效率,一键搞定,但在很多生活服务领域,并不是所有服务对时效性都要求得那么高。相反,当大量服务是非标准化时,是需要相互选择的,要让用户选车子。这时Uber的模式就没法满足用户的需求。其他用车公司都是用类Uber的程序,只有易到是不一样的。易到的用户可以挑选车辆,有喜欢的车还能收藏起来。”

周航介绍,易到将来会越来越满足高端人士和细分人群的个性化需求,“我们很快会推出面对母婴、上下班通勤等等服务。”

“大易到”是做什么的?

周航在采访中透露,专车业务已经主要交给COO在管,他自己现在的精力主要投放在企业未来战略和新业务上。

据了解,易到正在跨出专车的藩篱,围绕汽车共享,拓展出一个贯通生态链的“大易到”格局。

周航介绍:“易到在专车以外,早早地布局了很多东西:比如和海尔合资的海易,做汽车金融;我们跟奇瑞合作一起制造具备共享属性的互联网汽车;还有我们下面的一家公司,做新车的试乘试驾以及为未来可能的汽车电商,它叫‘驾到’。接下来还有一些跨界的资本合作,比如易到联合其他品牌推出了新能源车‘E-Car’的用车计划,接下来还准备推出新能源车的分时租赁。”而在所有新业务中,最趋于成熟的,周航认为是做汽车金融的海易。

另外,易到还希望把专车作为商业入口,以获得更多的收益。“我们在开发更多的可变现商业资源,已经成立了一个新的‘商业变现部门’。这个部门会把我们线上的App、线下的车,一切可以用于对外合作、广告位售卖的资源,都会开放出来。举些例子:所有用户看到的车型,都可以售卖;企业可以来给车子冠名,包括车身、车内;我们App的头图,Push的消息等,都是可以售卖的。”

“始终找不到服务屌丝的感觉”

尽管在中国开创了互联网用车这样一个全新的模式和行业,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社会某些领域的变革,但在周航看来,做了五年的易到,还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创业公司。

谈到互联网创业,大家喜欢“狼性论”挂在嘴边,对此周航非常清醒:“易到的气质不是那种很生猛的,但我们对未来有长远的布局。我们不是狼性十足的团队,要是硬把我们逼成狼,我们也不会是一匹好狼。”

“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DNA,坦率地说,易到不太善于做屌丝的业务,我们的出身、背景都决定了我们对品质考虑得比较多。做低价补贴、暴力营销等大流量的业务,这不是易到的特长。像我们的打车业务,做了半年就不再坚持了,就是我们始终找不到那种‘服务屌丝的感觉’。”

据周航自己回忆,创办易到最开始的起心动念,是源于自己作为商务人士出差的交通体验和需求,这的确是从DNA上就有别于所谓的“屌丝用户需求”。如上文周航所说,在商务人士看来,的士就应该是用来扬手招停的。

但假如以后年轻人在街边打车都不爱招手,只低头戳手机了呢?这似乎是商务气质的易到,还没有考虑到的。

记者手记:做“大易到”,根基还是专车业务

2011年,易到率先进入专车服务领域,两年后获得了携程领投的B轮6000万美元融资,在国内互联网用车领域一时风头无两。

但获得了携程投资后的易到似乎并没有专注于专车服务,而是四处出击:推出打车小秘叫板滴滴快的,上线易到用机进入公务机服务领域,与海尔合资做汽车金融,和奇瑞合作布局互联网智能汽车,以及在今年推出易到巴士……一时间很难让人看清楚易到到底是家专注于哪个领域的公司。

而在一年多前,当滴滴快的和Uber携巨额资金席卷而来时,最早进入专车市场的易到,才发现其在专车市场并没有建立起多高的门槛,司机和用户端所谓的忠诚度却抵不过竞争对手的烧钱之举。而他们最早广为用户所称道的服务细节(随车WiFi、矿泉水、当日报纸、司机开车门和行李箱、优质的车况等)也越来越难得一见。而在今年初,当神州专车凭借其专业的服务和优质的车况进入这一市场时,易到用车这位市场的“老大哥”,发现已经没有什么争夺客户的杀手锏。

即使是作为易到投资方的携程,其专车服务也已接入多家服务商,包括一嗨、至尊、一号专车、AA租车等公司,易到的优势正在被削弱。而易到虽然最早进入海外用车服务,但并没有搭建起足够大的供应链壁垒,随着我趣、会玩、筷子旅行、皇包车、走着旅行等一干创业公司的进入,被认为是出境定制游入口的海外包车服务,或将很快成为一片“血海”。

资本方面,屡屡与百度、Uber等巨头传出资本绯闻却又擦肩而过的易到,如今又面对着滴滴快的和Uber动辄十亿美元的大手笔融资,他们面临的挑战非常现实:烧钱不是万能的,但现在不烧钱是万万不能的。这个游戏里的每个对手都很清楚:只做大规模,才有能力继续融资将游戏玩下去。

对于目前的易到来说,做产业链或是“商业变现”业务,虽然可以为未来带来不错的想象空间,但如果其核心业务本身——专车——缺乏强有力的支撑,所谓的产业链上的各种发展愿景,或许更像是无本之木。

【爆料或交流,欢迎联系环球旅讯曾宪皓:goofy@traveldaily.cn,微信号dppqqb】

曾宪皓
曾宪皓

环球旅讯

欢迎爆料或交流。文章下方还可以留言讨论~

dppqqb
已发表文章 186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请输入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