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评论资讯>>>
×

康泰破产清盘,凯撒无可奈何

张齐 环球旅讯 张齐 2022-10-31 17:40

子公司倒下,曾经的跨境游巨头还能熬多久?

今年以来,在国内整个旅行社行业中,凯撒旅业可谓是争议频频。

从延期公布2021年报,到股票被ST“戴帽”,再到公司因财报审计问题收到深交所问询函,并多次延期答复问询函。与此同时,公司部分大股东减持、监事辞职等,也让本不富裕的凯撒旅业雪上加霜。

10月28日,与凯撒旅业三季报同时发布的,还有《关于子公司拟申请自动清盘程序的公告》,其中提到凯撒旅业下属的康泰旅行社因资不抵债启动自动清盘程序。

这对此前一度风光的跨境游巨头来说,简直是祸不单行。

01

凯撒与康泰

始于疫情前夕的一次收购

据悉,康泰旅行社于1966年始创于香港,是香港历史最为悠久、规模最大的旅行社之一,除了位于香港的本部,旗下分社还分布在内地、澳门等地。其中,在疫情前香港分社以及澳门分社都在当地旅行社市场有着较高的市场占有率。

康泰旅行社的创始人为香港人黄士心,祖籍为广东潮州,同时还有另一个身份——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第五届委员会的常务委员,这无疑凸显出它的爱国背景。

而在香港回归祖国后不久,康泰旅行社也在1999年于广州开设了全国首间中港合资旅行社,致力于为粤港两地用户提供旅行社产品,并且在内地开放港澳个人游后,积极投入到香港旅游资源的宣传工作中。

“我在康泰待了将近30年,甚至留在公司的时间比留在家里的要长。”在香港被称作“旅游界一姐”、康泰旅行社前总经理刘美诗在接受香港媒体《香港01》的采访时表示,“公司富有人情味,老板黄士心会亲自带团,同时会与团友再举行聚会,并且也重视社内员工的培养,甚至会向任职超过30年的员工颁发名表。”

也恰恰是在这种氛围下,有着超过50余年历史的康泰旅行社挺过了众多危机,包括20世纪末的亚洲金融风暴,以及2003年的非典。

在非典的肆虐下,深处重灾区的香港一度失去外地客源,于是康泰旅行社大力推广香港本地游,甚至老板黄士心亲自带团,不仅激发香港本地居民的旅游需求,更是让当时康泰旅行社的员工“有工开”,不至于受到非典的影响而失业。

然而,随着旅游行业迎来互联网时代,传统线下旅行社的地位岌岌可危。根据疫情前康泰旅行社发布的财报,在2018年当年康泰旅行社的营业收入为14.5亿港元,但净亏损达到了669.6万港元,这一数字更是在2019年上半年扩大至691.2万港元。

直到2019年12月27日,凯撒旅业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同意下属全资子公司凯撒旅游目的地管理(香港)集团有限公司以1.16亿港元收购胜投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康泰旅行社有限公司100%股权。

而实际上,早在2011年,业内就流传海航集团以约7亿港元的价格收购康泰旅行社51%的控股权,而到了2019年初海航集团进一步通过旗下的胜投国际投资有限公司,购入康泰旅行社全部股权。但后续海航集团遭遇财困重组,也为海航集团抛售康泰、属于海航系的凯撒旅业接盘康泰埋下伏笔。

不过,谁都没有想到,在公告发布的一个月后,新冠疫情开始肆虐全球,粤港两地停止通关至今,成为了康泰旅行社破产清盘的导火索。

02

2020年就被爆遭“追数”

清盘前资产不到100万

对于康泰旅行社的破产,凯撒旅业在公告里提到,康泰旅行社受疫情持续影响较大,盈利能力骤减,目前已不能偿还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债务清偿能力,鉴于此,综合自身情况拟启动自动清盘程序,以公平处理债权债务,保护公司、股东和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其实,早在新冠疫情开始时的2020年,有港媒就曾报道康泰旅行社遭到债权人Webport Limited入禀香港高等法院并呈请清盘,后续康泰旅行社出面澄清事件属于转账延误,​​并已准备好支付资金,公司仍可保持财务稳健,股东会全力支持。

实际上,康泰旅行社在疫情后曾一度尝试转型自救,包括在疫情初期开拓线上网购平台HTMALL,一度成为香港旅行社行业中的成功转型案例。

不过,在疫情肆虐、两地通关遥遥无期、香港旅游业断掉了最大客源以及收入来源的背景下,康泰旅行社债务压顶。

根据凯撒旅业发布的公告,根据截至2022年6月30日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康泰旅行社的总资产仅剩下97.27万元人民币(以下货币单位均为人民币),比2021年末减少了93.2%,而净资产就达到了-6813.45万元。在今年上半年,康泰旅行社虽然实现营业收入1003.55万元,但净亏损也达到了469.27万元。官宣破产前,康泰旅行社已长期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

而根据康泰旅行社的官网显示,截至目前,康泰旅行社旗下在香港、澳门以及内地三地只保留了4间分社以及1间办公室,全部处于暂停营业的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在凯撒旅业未官宣康泰旅行社破产清盘前,坊间也就康泰旅行社全门店停业一事,传出康泰旅行社即将破产清盘的传闻。对此,康泰旅行社还向香港媒体《明报》做出回应称,公司内部员工因为转行或从事兼职,短期内难以复工,公司与门市暂时未能够如常运作,并强调“暂时只有用最小化成本营运,保留实力,直至全面通关为止”。

对此,有自称是康泰旅行社员工的读者向香港媒体爆料称,即便在香港“0+3”入境新政实施后,公司业务没有明显改善,员工每月也只是回公司上班4-8天,并且只按照比例发放月工资。该读者也表示,康泰旅行社内部已经处于“无粮可出”,即没有资金发放工资的状态。

实际上,即便是短期内内地与香港能够完全放开通关,香港旅游业也很难短期内迎来巨大复苏,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行业已经衰退两年余,目前能否有足够的人力、资源来承接内地游客还有待商榷。何况,当下两地疫情都不容乐观,通关也只能从长计议。

03

康泰的破产

凯撒的缩影

本次康泰旅行社破产清盘事件的另一主角凯撒旅业,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凯撒旅业在康泰旅行社的破产公告里提及,对康泰旅行社的破产清算有利于减轻公司的经营负担,不会对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造成影响。

实际上,公告里提到凯撒旅业在编制2021年财务报表时,就已经充分考虑了康泰旅行社未来不再持续经营及破产清算的可能性,对康泰旅行社主要资产实施相关减值测试程序,并计提相应的减值准备。

而凯撒旅业也强调,康泰旅行社的破产清算预计不会对公司2022年损益产生重大影响,公司将根据最终清算结果,依据会计准则的规定进行相应的会计处理。

换言之,康泰旅行社的清算一定程度上对于凯撒旅业来说是一件好事,相当于成功“瘦身”,以免为未来凯撒旅业在财务报表的编制上带来不良影响。

不过,在国内跨境游市场暂未开放的前提下,即便再怎么“瘦身”,也难以掩盖凯撒旅业的硬伤。

以凯撒旅业同时发布的今年第三季度报表为例,该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494.34万元人民币,同比下滑了53.62%,今年年初截至9月30日,公司仅实现营收2.8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63.41%。

虽然营收大幅度下滑,但好在净亏损的变化不大。根据财报,今年第三季度凯撒旅业录得净亏损8960.12万元人民币,同比少亏了0.28%;从今年年初至9月30日,公司录得净亏损2.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了0.36%。

而根据此前2022半年报的数据,凯撒旅业俨然已经从一家旅游公司转型为一家配餐、餐饮公司——今年上半年,公司通过配餐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25亿元,占总收入的65.64%;通过食品饮料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648.96万元,占总收入的13.91%;而与旅游相关的业务仅创造了3893.95万元,占总收入的20.45%。

不过,凯撒旅业也有保存一定实力,在静静等待跨境游或旅游行业的复苏:包括转型国内私人订制游、与各国旅游局、航司、使领馆等保持联系,以及押注海南,在海南成立子公司,开展“原产地好物”+“文旅整合营销”等业务。就连凯撒旅业配餐业务的对象,也是国内的航司以及铁路公司,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理解为是与各大出行企业保持密切联系。

但关键的问题在于,跨境游目前还没有全面复苏的信号,即便各大航司在开启新航季后,已经逐步增加了国际航线的数量。在疫情尚未稳定的前提下,跨境游的复苏也不可能一蹴而就,而对于凯撒旅业来说,短时间内的主题还是在于如何“熬”过这个寒冬。

张齐
张齐

环球旅讯

交流请加微信

cheungchaiCN
ben@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99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使用微信扫一扫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