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评论资讯>>>
×

航旅信息服务“不再有创新”,还要打一场长期的变现攻坚战丨TDC15年

黄书阳 环球旅讯 黄书阳 2022-10-09 08:00

行业创新等待根本性技术改革。

航班管家、航旅纵横、飞常准,只要是经常坐飞机的人,手机里大概率都会有这三个APP的其中一个。

时间回到2010年,《中国新闻网》指出:有多家商业网站提供航班实时信息,但这些网站发布的数据却彼此不同甚至“相互掐架”,彼时数据最为权威的民航管理部门表示,目前还没有航班信息的发布计划。

而就在前一年,2009年,美团的天使投资人王江推出了航班管家;2011年飞友科技推出飞常准,次年被携程投资;2012年背靠中航信的航旅纵横以官方身份“出道”。

无论是单打独斗的航班管家,还是有大靠山的航旅纵横和飞常准,发展至今都依然面临着变现的难题。

从变现路径来看,航班管家最初从C端业务切入,围绕旅客的出行场景制定相关服务,直到2018年才推出了企业级数据服务。

飞常准则通过提供旅客乘机前的信息服务及企业级数据解决方案等服务。而被携程投资后才在APP上逐步出现了机票、高铁票、酒店、旅游、专车等服务接口。

航旅纵横在变现方面相对谨慎,直至近几年才加速商业化进程。机票、电商带货等已被印证的变现方式也进入到航旅纵横的业务体系内,甚至还开始探索数字藏品等。

值得一提的是,航旅信息服务APP的发展取决于航空市场的成熟度。在航班管家们出现之时,国内民航发展处于高速上升时代。往后的十年,则是中国民航发展的黄金阶段,民航客运量呈现跨越式增长。

但直到疫情前的2019年,中国经济学家李迅雷在《中国有多少人没有坐过飞机——探讨扩内需的路径》一文中指出,国内还有10亿人没有坐过飞机。对于航旅信息服务APP而言,这个数字既是巨大的市场前景,也是过去10年To C变现艰难的佐证——航旅服务,在中国仍然是一小部分人的需求。

疫情之后,民航业则集体陷入了亏损的困境。2022年上半年,航空市场常态化低迷,民航局数据指出,2022年上半年日航班量最低时只有2967班,仅为2019年同期17.8%,整体民航业亏损高达1089亿元。

但转向To B市场就会变得更好吗?

正值环球旅讯峰会(TDC)15年之际,曾参与首届环球旅讯峰会的航旅信息服务市场“老炮”,伴随环球旅讯峰会从小型会展、论坛发展成为融合旅游业全业态的大型盛会,现任航班管家数据商业服务部总经理的王磊与环球旅讯聊了聊航旅信息服务市场的二三事。

TD:航旅信息服务APP一直面临着巨大的变现挑战。

王磊:在航旅信息服务市场,只要做工具类APP,就不得不面对商业变现的挑战。

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元宇宙、Web3.0的出现,日新月异的科技变化给商业市场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一批企业诞生的同时也代表另一批跟不上时代的企业将被淘汰。

每一个市场都有共通性,航旅信息服务APP领域也大致相同,航旅纵横、飞常准、航班管家的业务范畴也随着技术进步而改变——从聚焦查询航班到达/起飞的准点信息,演变至一站式的旅客出行全流程服务,底层逻辑在于根据用户的需求变化,完善产品功能,探寻可变现的商业渠道。

截至目前为止,航旅信息服务APP的变现仍以流量变现为主,APP功能多元化的最终目的是广告位置的露出、流量转化成“留量”以及搭建场景电商等。

当下,航旅信息服务APP市场的变现的主旋律是加码企业级数据服务。

TD:过去在票务销售上,航班管家与OTA、TMC存在着激烈的竞争。

王磊: 票务市场属于零和博弈,如今已经进入饱和阶段,这也倒逼航班管家探寻更多的变现渠道。航班管家从C端票务走向了企业端的数据服务,亦是为了与OTA、TMC等直接服务C端消费者的平台实现差异化服务。

TD:零和竞争会导致利润被压缩吗?

王磊:的确如此,但企业的核心不同,业务之间存在区隔。从实操的角度来看,受益的是客户;另一方面,市场激烈的竞争会倒逼航旅纵横、航班管家、飞常准去思索更多的行业解决方案。

TD:企业级数据服务平台的机遇与挑战在哪?

王磊:航旅纵横、航班管家、飞常准都在做企业级数据服务。目前看来,三者的服务趋于同质化,差异更多体现在细分领域及价格体系上。

虽然三者因初始入局市场的提供的服务略微不同,致使业务的“长板”不一,但航旅信息服务的圈子不大,可预见的是相互交叉的服务,同质化问题地加剧,促使三者正深度挖掘自身优势并拓展边界。

TD:在探索企业级数据服务的过程中,痛点有哪些?

王磊:2018年的9 月,航班管家才正式启动企业级数据服务业务,相比飞常准而言慢了近十年。航班管家除了要解决起步晚的问题,还需重点解决三个问题:产品、渠道、人才。

从 0 到 1,航班管家首先要面对的是如何快速搭建专业团队;第二步,要将企业级数据业务的“人与技术”全部融入航班管家的生态体系内;第三步,改变公司对于数据服务的理念。不可否认,To B和To C的业务模式、对客理念不尽相同。

对航班管家而言,彼时无论是产品搭建、价格体系甚至后续的业务拓展、渠道销售、客户开发、市场运营、品牌建立都面临着极大挑战。2018年,我代表航班管家参加环球旅讯峰会,也正是为了航班管家拓展B端业务做前期准备工作。

TD:起步较晚,如何弯道超车?

王磊:这个问题需要换个角度来聊一聊,航班管家数据业务的优势与竞品的差异在哪?

从市场竞争来看,航班管家是民航电信唯一公开授予数据销售资格的企业。在航班管家与客户协商合作的过程中,拥有此资格能减少数据合作方在使用数据中可能存在的法律风险,成为航班管家在市场竞争中的加分项。

TD:疫情正面打击了航空市场,未来市场会发生什么样的特殊变化?

王磊:航空领域的恢复程度取决于疫情防控情况以及整体防疫政策的变化。

今年4 月,当作为国内主要客源地和目的地的北上广深齐上“星”,市场旅客运输量就急剧下滑,对比2021年同期的日均 1.3万航班,2022年国内日均客运航班量仅2896 班;2022年4月飞机利用率只有 1.8 小时/天,去年同期则是 6 小时/天。

TD:2022年航空市场的创新项目似乎比往年少了?

王磊:首先民航要有旅客才有航班,有航班才有收益,有收益才有利润。

针对创新营销项目,用户没有需求,何谈营销?——今年上半年,航空出行日均旅客量在 30 万人次左右,对比去年同期的150 万人次下滑近八成。旅客大规模流失,即便航司实施大规模的营销策划也难再次拉动消费者的消费欲望。

而航空市场已不再“年轻”,移动互联网带来的革变也进入尾声。没有根本性的技术改革的诞生,行业创新也只是聚焦在细枝末节的微创新。

黄书阳
黄书阳

环球旅讯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爆料和交流请联系patrick@traveldaily.cn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使用微信扫一扫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