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评论资讯>>>
×

2022年过去大半了,旅行社自救成功了吗?

张齐 环球旅讯 张齐 2022-09-08 08:11

折腾还是躺平,这是个问题。

毫无意外,今年上半年文旅上市企业财报大部分以亏损收场,但关注旅行社的声音更少了。特别是曾经在跨境游市场上呼风唤雨的巨头们在经过疫情的洗礼后,逐渐陷入了沉寂。

其中在8月底,众信旅游以及凯撒旅业先后发布了其2022年半年度报告。

今年上半年众信旅游实现营业收入1.27亿元,比去年同期的2.93亿元下滑56.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8085.33万元,比去年同期的净亏损1.23亿元收窄约34.22%。

而凯撒旅业今年上半年则实现营业收入1.91亿元,比去年同期的5.76亿元下滑6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7亿元,整体与去年同期的净亏损持平。

似乎在一众净利润大幅下滑的文旅企业中,众信旅游的亏损收窄和凯撒旅业的亏损持平,都显得非常“另类”。

2022年了

众信搞营销,凯撒做餐饮

在跨境旅游依然还是等待黎明之时,旅行社们靠什么活着?众信旅游和凯撒旅业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根据半年报,若按产品分类来划分营业收入,目前众信旅游最主要的业务为整合营销服务,这项业务在今年上半年为其创造了7671.3万元收入,约占今年上半年整体营业收入的六成。若在去年同期旅游市场环境更为稳定的背景下,该项业务能创造约1.61亿元收入,约占去年同期全部营收的54.85%。

众信旅游称,整合营销服务以活动公关策划为核心,以商务会奖旅游业务为基础,为企业、政府、机构等客户提供企业营销咨询、境内外大型项目策划运营、境内外会议执行服务、参展观展、路演发布、奖励旅游、差旅服务、目的地二次开发等多元化、一站式服务。比如,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年会以及2022中国青少年高尔夫球精英赛,都由众信旅游提供营销活动的策划与执行。

据悉,负责整合营销业务的子公司众信博睿整合营销咨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在疫情前的2019年,整合营销业务的收入仅占众信旅游全部收入的不到8%,但也为其创造了9.96亿元的收入。

而凯撒旅业的主要营收则与餐饮相关。

财报显示,在凯撒旅业今年上半年的1.91亿元收入中,79.55%来源于非旅游业务,主要以配餐业务以及食品饮料业务为主,分别为其创造了1.25亿元以及2649万元的收入。

据悉,凯撒旅业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凯撒易食控股有限公司主要负责其配餐业务,其中航空配餐占绝大部分,其余为铁路配餐。半年报里披露,凯撒易食下辖7家航空配餐公司,分别位于北京、新疆乌鲁木齐、内蒙古呼和浩特、甘肃兰州、湖北宜昌、海南海口和三亚。而航空配餐也为凯撒旅业创造了1.09亿元收入,超过全部收入的一半。

但显然,在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用户出行需求疲软的背景下,今年上半年凯撒旅业配餐业务收入同比减少了53.37%。

因此,凯撒旅业也在寻找除配餐业务外收入增长点,例如在食品饮料业务上发力,包括在今年上半年推出“觅小椰”系列椰子水等多类饮料产品,主攻新零售领域。据悉,这项食品饮料业务在今年上半年为凯撒旅业实现的收入占全部收入的13.91%,为2648.97万元,毛利率为15.74%。

不过,在竞争更为激烈的新消费饮品市场,凯撒旅业作为后来者,只有快速进行销售渠道布局和占领C端用户心智才能制造短期的爆发增长,但目前仍未见其有更大的营销布局。

主业急剧萎缩

副业上的突出,也侧面说明了两家大型旅行社主业的萎缩。

众信旅游在疫情前主要负责旅游批发业务的两大品牌“优耐德旅游”及“全景旅游”已经转向国内旅游批发业务领域,也借着与阿里巴巴合作的契机,推出阿信旅游产品分销系统平台。

同时,在今年上半年整体旅游行业受挫的背景下,众信旅游也在积极拓展线上营销渠道。其在半年报里披露,今年上半年众信旅游电商平台累计直播场次数超406场,累计观看超3387万人次,直播旅游产品售卖数量近四千套。但只要简单计算,就能发现单场观看人次约8万,单场仅卖出约10套产品。

此外,针对用户旅游需求的变化,例如因“双减”而兴起的研学旅游,众信旅游也推出了“众信游学”品牌,加快推进“旅游+教育”融合发展。

种种尝试并没有让旅游业务有大起色。从财务数据来看,众信旅游想靠国内游业务来养活自己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半年报指出,今年上半年其旅游批发以及旅游零售业务仅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27.83万元、2743.86万元,同比分别下滑85.70%、56.66%;该两项业务收入之和占总营业收入不到30%,较2021年同期下降了14个百分点。

同样,凯撒旅业的旅游收入也是屈指可数。根据半年报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凯撒旅业的旅游服务仅实现3893.96万元营业收入,同比减少83.69%,仅占全部收入的两成。

在业务形态上,凯撒旅业在将公司总部搬至海南后便深耕海南旅游业务,在海南当地成立海南亿步科技有限公司,通过与海南本地政企间的合作,在海南探索“目的地文旅+”的形态,包括“文旅+免税”、“文旅+体育”、“文旅+商品”等跨界新尝试。

显然,从财报数据来看,曾经的两大出境游巨头的国内游转型之路走得颇为坎坷。这是因为跨境游与国内游有着截然不同的营销渠道和供应链,而疫情让跨境游按下暂停键,也就意味着跨境游巨头若要转头发展国内游,就要推倒重来,重新了解国内市场、设计产品并运营用户群体,也要面对市场中蛰伏已久的存量玩家。

这对众信旅游、凯撒旅业等企业来说,市场在对其提出更高业务要求的同时,他们也要为此付出更高的试错成本。

能否撑到跨境游复苏?

根据两家企业自2020年以来的财报,截至2022年6月30日,在疫情这两年半的时间内,众信旅游已经亏损了20.25亿元,凯撒旅业也亏损了15.58亿元。翻查其疫情前每年取得的净利润,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两家公司两年半以来已经亏掉了疫情前近10年积累的利润。

因此,除了积极转型寻求新业务增长点外,众信旅游和凯撒旅业也在极力控制成本以求度过寒冬。以众信旅游为例,虽然其在今年上半年的收入同比下降近57%,但其主营业务的成本也削减了58%。

成本的控制还体现在人力成本以及管理费用上,据悉众信旅游今年上半年所支付给销售人员以及管理人员的薪酬同比下降了46%以及18.7%,不排除在今年上半年众信旅游有减少员工数量的可能性。

然而,对于众信旅游与凯撒旅业来说,能否撑到跨境游恢复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虽然从资产情况来看,两家企业的总资产仍然在可控范围,今年上半年的总资产同比下降不到10%,但部分财务指标的偏离也不禁让人对两家公司的经营状况产生疑问。

例如,今年上半年众信旅游以及凯撒旅业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一项分别净支出7490.44万元以及3.55亿元。且就现金余额而言,截至今年6月30日凯撒旅业及其子公司合计仅剩下不到4000万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其中母公司只剩下36.2万元,现金情况令人堪忧。

对此,我们在凯撒旅业的半年报中发现,今年上半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23亿元,同比减少了840.14%,半年报解释该项数据变动主要系支付业务款导致,这不禁使人好奇是什么业务款使得其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产生悬崖式的下跌。

财务数据变动过大,再加上近期公司监事李峰辞职、无法保证2022年半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也让凯撒旅业再度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说明其内部控制是否存在缺陷,无疑让曾经的跨境游巨头再度备受争议。

或许目前只有他们在疫情前倚赖的跨境游能够拯救这对“难兄难弟”。因此,即便目前跨境游仍未有复苏的迹象,但众信旅游与凯撒旅业也不想放弃自己在疫情前多年积累下来的跨境游资源。

日前,众信旅游旗下的奇迹旅行近期宣布成为MSC地中海邮轮2024年环球航线的特别合作伙伴,有意在为跨境游市场的恢复做准备;而凯撒旅业也在半年报里提及在今年上半年积极与境外各国旅游局、航空公司、使领馆、酒店集团等合作伙伴保持联系,并与已经恢复签证业务的使领馆重启了签证业务。

但回到行业中,谁都无法对跨境游何时恢复打包票。况且,即便在边境开放后,由于全球经济形势的不明朗、消费增长乏力以及疫情未完全结束等因素,预计用户的跨境游需求修复需要一定时间,这也意味着这两大旅行社的业绩将继续承压。

张齐
张齐

环球旅讯

交流请加微信

cheungchaiCN
ben@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83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朝夕相处

回不去了,疫情后以批发为主的出境游格局也会改变,最大红利期没了,只会更累了。

2022-09-10
51

豆汁儿咖啡老王

你说疫情前做出境游,看似风光无限,其实不怎么赚钱还太操心,活着太累。

你说疫情后的做国内游,满脸的委曲求全,忍辱负重。

生活太苦,你去坐一趟绿皮火车,看着芸芸众生皆苦,然后你,心里一点委屈都没有了。

​自救,到底救的是啥?
自救,抵挡得住这无边无际的防疫吗?

2022-09-08
6

李超

想问候一下一个有段时间没联系的做出境游的大哥,本来想说:祝一切都好!想了想,还是说:祝身体好好的!啥时候连祝福的话都不能好好说了!

2022-09-08
2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使用微信扫一扫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