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航空资讯>>>
×

追讨1379万元:前高管起诉湖南航空

民航之翼 民航之翼 翼哥 2022-07-18 10:32

2020年3月,红土航空决定与景某解除劳动合同。

一直以来,航空公司的劳动官司比较多,大部分是飞行员的辞职官司。

不过,这两年高管的离职官司也逐渐多了起来。

当然高管的离职官司核心字眼就是:钱。

一般都是航空公司薪水没有足额发放,当初承诺的激励没有兑现,所以就对簿公堂。

比如奥凯航空的创始人就把奥凯告上了法庭,点击:创始人起诉奥凯航空。

如今,湖南航空的前高管景某也将湖南航空告上法庭。

根据中国裁判网公布的判决书内容显示。

原告景某曾在国航某省分公司、民航某省安监局工作。

2016年12月,景某与红土航空签订意向协议书,协议约定景某解除劳动关系并在3个月内可流动至红土航空工作。

红土航空支付原单位经济补偿金及乙方安家费等打包费510万元,并一次性支付乙方80万的入职奖励资金。

红土航空聘任景某为运行副总裁,月保底18万/月。

起落奖、节油奖、安全绩效等与飞行有关的其他费用享受同等飞行教员待遇。

此外享受一次性住房补贴、每月交通和通讯费补贴。

“五险一金”享受公司总裁成员待遇。

协议所涉金额均为人民币税后金额。

2016年12月,红土航空与景某签订劳动合同书,内容包括:

合同约定为无固定期限,合同期限自2016年12月30日起。

乙方工作岗位为运行副总裁,甲方安排乙方执行不定时工作制。

并约定了休假疗养天数,若甲方确因实际困难需要乙方参加工作,甲方按照每天9800元的标准额外补偿乙方。

甲方支付乙方的打包费修订为680万,此费用包括原单位经济补偿金及乙方安家费等,

运行副总裁月保底修订为20万/月。

该薪酬不包含乙方进行飞行模拟机和本场训练带飞、教学、检查及乙方担任地面教员等中国民航局规定的学习、训练、带飞、检查所获得的薪酬,该部分薪酬另行发放,保底收入不含本部分薪酬。

甲方每月向乙方配偶发放3000元生活补助。

离职时甲方为乙方出具解除劳动合同证明、办理人事档案、飞行技术档案、飞行体检档案、安保证明、社保关系的转移及出具民航管理部门要求的飞行员再就业所需的其他文件。

同日,红土航空任命景某为运行副总裁。

2018年1月,红土航空任命聘任景某为公司副总裁、安全总监,不再担任公司运行副总裁职务。

入职后,红土航空为景某发放工资情况:

  • 2017年月平均工资为219,798.91元,
  • 2018年月平均工资为249,568.95元,
  • 2019年月平均工资为238,246.41元。

2020年3月,红土航空决定与景某解除劳动合同。

2020年4月,景某向昆明市官渡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申请仲裁,请求红土航空支付:

入职奖励80万元

住房补助金40万元

按劳动合同约定支付拖欠和克扣的劳动报酬133万元(保底薪酬、工资、扣税)

未休假期补偿费413万元

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4万元

拖欠劳动报酬的加付赔偿金699万元

追讨金额合计1379万元。

官渡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裁决:

1.由红土航空支付原告2016年12月30日至31日工资18,391元、2019年2月至2020年1月克扣的工资265,200元,2020年2月克扣的工资129,238元;

2.由红土航空支付原告15天的带薪疗养假薪酬1,104,509元,未休的带薪年休假工资1,104,509元;

3.由红土航空支付原告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140,443元;

4.驳回原告的其他仲裁请求。

双方均不服该仲裁裁决诉至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

法院审理后裁定:

1.被湖南航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景某2016年12月30日至31日工资18,391元、2019年2月至2020年1月克扣的工资265,200元,2020年2月克扣的工资156,200元;

2.湖南航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景某未休带薪疗养假薪酬976,019.68元,未休年休假工资976,019.68元;

3.湖南航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景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40,443元;

4.湖南航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为景某出具解除劳动合同的证明,并依照民航管理部门的相关规定办理人事档案、飞行技术档案、飞行体检档案、安保证明、社保关系的转移及出具飞行员再就业所需的其他文件;

5.双方如不服本判决,可上诉于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从法院判决来看,湖南航空要赔付景某200多万元。

这是一起典型的劳动纠纷官司,给人以许多启示。

翼哥认为:

一是无论是谁都要善于要法律武器维持自身权益。

除了普通员工以外,我们以往所认为位高权重的高管们也会遇到各种劳动纠纷。

以往高管们劳动官司出现纠纷的情况较少,可能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民航高管离职率相对较低,另一方面高管们即使有纠纷可能也碍于面子不愿意付诸于法律手段。

二是无论是劳动者个人还是航空公司来说,都要注意保存各类证据。

对于劳动者,平时与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收入、休假等方面的材料也要注意整理好。

对于航空公司来说,更是要加强管理,平时在合同签订、薪酬发放、休假安排、考核考评等方面工作要做细做实,一旦发生纠纷,要拿得出证据。

三是注意诉讼时效。

有问题要及时提出,要确保法律时效。本案中景某部分主张就是因为时效问题而得不到法院支持。

此外,我们也发现前高管刘某起诉湖南航空的案件也在进行当中。

当前,民航业面临着极为严峻的形势,行业的离职率也呈现上升趋势,与此相伴的离职纠纷肯定也会随之上升。

注:本文资料来自于中国裁判文书网

来自平流层的交流,有高度,有专业!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