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业之困:一直维持恐慌心态,不确定性停工随时到来

黑夜里需要“火”。

“再这样下去,我看不到旅游业的任何希望。”

一位旅游人近期对环球旅讯无奈地表示,2022开年,旅游业过得并不顺利。

除了疫情蔓延到全国多个城市,单日新增的本土确诊病例重回四位数外,新的一年叠加了俄乌战争、东航空难等事件,令人痛心的同时,也让旅游业的复苏蒙上乌云。

对此,旅游业内求援声音不断:疫情已持续两年的时间,破产倒闭的数不胜数,能够活下去的也只是苦苦支撑,盼望政府以及社会各界予以帮助,支撑旅游行业渡过难关。

01

“旅行社能做的,只能静静等待”

疫情对旅行社的影响,可以说是“致命一击”。

文旅部市场管理司的数据显示,截止至2021年底,当年全国旅行社共组织国内旅游7857.59万人次,远不及2019年超过1.7亿人次的规模。

近期随着多地疫情暴发,特别是三月以来国内累计新增本土确诊病例已达万例,旅游业仿佛回到了2020年初疫情暴发初期,地方防疫“层层加码”,用户出行意愿低下。

上海春秋旅游总经理吴红提到,公司2022年第一季度预计营收1.5-2亿元,仅恢复到2019年同期的25%。“而要恢复至2019全年营收30多亿元的水平,今年机会不大。”

“跨境游做不了,国内旅游业务受疫情及熔断机制的影响而不断处于停摆和重启的反复。”吴红表示,虽然公司目前仍然在正常运营,但有通过减少线下门店开支、优化人员结构来降低成本。

根据吴红提供的数据,上海春秋旅游的员工数已从2019年底的1000人减少至目前的700人,但并未进行集中性裁员,还会为无法上岗工作、无法正常出勤的员工按照法律法规发放工资以及缴纳五险一金。“目前人力成本占比最高,约占公司整体成本约75%。”

旅行社的困难并非没有被感知到。在今年的2月中旬国家发改委等14部门印发的《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就明确提到将予以相关支持。

吴红说:“如《若干政策》中规定的旅行社暂退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扶持政策、缓交失业保险、工商保险费政策等都有落实到旅行社层面,也感谢有关部门的扶持。但未来希望能从稳定旅游从业人员就业、减免相关税收以及放宽贷款限制等方面给予旅游业政策支持。”

吴红随后解释,例如,虽然疫情暴发后国家税务总局曾出台国内游增值税的免税政策,但在2021年4月份又恢复了征收。目前疫情反复,旅游企业在盈利不佳的情况下,盼仍能给予一段时间的增值税免税政策。

相比之下,中航之旅总经理张斌对上述鼓励旅游业复苏发展的政策和措施表示并不乐观,“我(对这些政策)没有太多感觉,甚至觉得短期内行业也不会有好转。”

中航之旅主要为客户提供机票的代理和销售的业务,也有旅游线路的订制和推广业务。但目前所有的业务全部暂停了。

与其坐等支援,张斌也一直在反思行业弊病:相对于其他企业,旅行社的抗风险能力不够高,一遇到类似疫情这种危机,现金流断裂将是大概率事件。

“旅游业之所以在疫情前能取得如此庞大的发展规模,跟国家发展的红利密不可分。”张斌表示,目前举国都投入到抗疫的工作中,能理解旅游业界同仁希望早日开放的心情,但若以民众的健康安全为代价,则完全无益于旅游业的复苏。

“国情、人口以及医疗设施都和其他国家不同,若是真的不顾一切因素强行躺平,那后果将不堪设想。”说到这里,张斌长叹了一口气:“目前旅行社能做的,唯有静静等待。”

02

“或许酒店停业比开业更好”

当人们减少了流动,酒店业的生意也必然不容乐观。

“2020年,酒店认为咬咬牙关,熬一熬,就能迎来黎明;2021年,疫情局部反复,酒店业对未来仍存有希冀。2022年到今,国内疫情从多点暴发到连接成面,服务行业持续深陷重灾区。”

总部在长沙的珀林酒店总经理王长春指出,2019年珀林旗下酒店进入正常运营期的门店平均RevPAR在180元以上;2020年7 月份,平均RevPAR恢复到170元左右;2021年即便后半年内疫情频发,平均RevPAR仍维持达到178元。但2022年开年至今的本土疫情,让珀林曾为市场复苏提前做的准备付诸东流。

作为一家处于上升期的酒管公司,珀林在过去两年陆续投资了数千万元用于加快扩张的步伐。“从现在的结果来看扩张没有达到期望值,但所幸投资还是相对理性。”

“过去两年部分酒管公司误判疫情短期内会被控制,为加速扩张与业主签订了业绩对赌协议,即在业主加盟或翻牌后,酒管公司承诺达不成指定业绩指标则向业主做出相应差额补偿或赔偿。”王长春观察到,“两年过去了,如此承诺的公司近乎全部倒闭。”

酒管公司面临的压力和酒店加盟商一样巨大。王长春透露,若旗下所有的酒店都关店,以现有的资金情况珀林仅能运转3-4个月。“目前暂停了社招,并对未转正的部分员工实施优化,以保证资金储备。但老员工是企业的核心,保存核心团队的完整性,才能在疫情被控制后实现业务的快速恢复。”

目前受疫情影响,珀林旗下部分酒店被要求停业。王长春无奈地说,“或许酒店停业比不停业更好,停业后业主能依托事实与房东、政府协商相关租金优惠或政策补贴。”

目前来看,租金和员工薪资(包括社保)是压倒酒店业主的两大成本。

有的地方政府推出税务减免和呼吁租金减免政策,但王长春指出,酒旅行业整体收入大幅度缩水,税收免减对于企业而言杯水车薪,而酒店房东也是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一方,要求业主向房东申请减免租金只是转移伤害罢了。

而针对目前的贷款普惠政策,王长春指出,大部分银行并不愿意将贷款提供给无固定资产且未来收款压力大的酒旅市场,“这源自银行内部的风险审核机制。”

“银行倾向于将贷款发放给互联网等高薪企业,但旅游业等服务行业亦是民生基石中的一环,资金确切落地到服务行业,才算纾困。”王长春直言,“若能同香港政府一样,通过现金津贴的直接注入来救市,才看会是真正的雪中送炭。”

据悉,2月18日,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公布了“防疫抗疫基金”的支援旅游业第七轮资助计划,包含旅行代理商及其职员、主业为导游及领队的自由作业持证导游及领队、以接载旅客为主的旅游服务巴士司机、酒店、邮轮等,向每个符合资格的持牌旅行代理商提供现金津贴。

03

裁员成为创业公司

降低成本最有效的方法

3月24日晚间,麦淘亲子创始人谢震发表了《诚恳请求相关政府部门尽快给文旅企业提供合理援助》一文,并在短时间内获得极大的关注。谢震惊讶:“个人公众号平时不太更新,阅读量也很少,没想到这篇文章能引起这么大传播,可能也是正好反映了行业痛点,激发从业者的共鸣。”

旅游创投因为这场持续超过两年的疫情已经跌至冰点,一些旅游创业者甚至与曾经携手向前的投资人对薄公堂。明星创业者谢震和他的麦淘亲子由于有很大比例的本地研学业务,算是这场疫情考验的优等生,但在如何规划今年暑假业务上也陷入迷茫。

麦淘亲子仅2021年的全年退款就达到1.4亿元,其中大部分发生在7-8月疫情高位波动期,除去预付款、人工损失,仅支付平台无法退回的支付手续费就达到近百万元。尽管2021年9月之后业务恢复较快,使其不至于裁员节支,但进入今年3月多地疫情的大面积暴发让麦淘亲子1~2月份本来良好的增长趋势戛然而止。

“因为无法预计暑期的疫情变化和政策导向,麦淘亲子很难进行接下来的业务发展规划。”谢震倍感无奈。

张伟的公司也进行了全面裁员,如今整个公司仅剩10名员工。张伟在上海重新创业的室内乐园项目,受上海疫情的影响预计3月份连几万元的营收都做不到,“最差的一天,整个园地只有一单客人。”

张伟坦言,人员成本是其现阶段面临的最大的运营成本,“现阶段是劳资关系最为紧张的时刻,停工状态到底发不发工资?至今没有一个准确答复能适应现在的情况。”

而裁员似乎成为公司降低运营成本最直接有效的解决方式,如今张伟已有了结束转型的想法,预计完全放弃全部原有业务,“企业一直维持着恐慌心态,不确定的被迫停工会随时到来,公司无法再承担这类风险,再这么熬下去,还不如直接砍掉。”

对于大部分旅游创业公司而言,目前已经尽最大努力开源节流。谢震指出,2020年疫情暴发之初,地方政府推出系列纾困政策,比如2020年上海的社保费用减免政策帮助麦淘亲子全年减少了约300万元开支,极大的保证了企业的发展后劲。

但随着疫情时间线持续拉长,企业与疫情相关的政府纾困力度逐渐减小。在金融支持方面,张伟和孟雷均表示,咨询过、申请过贷款事项,但实际上公司并没有足够的资产和现金流作担保。

“旅游行业因疫情发生的退款,微信支付目前是相应退出支付手续费的,希望其它的支付平台也能相应减免。”谢震表示,如今创业者呼吁政府和有关机构提供援助,并非不努力自救一味卖惨。

谢震坦言,防疫政策的出台是希望最小化对经济的影响,但在实际操作中,会产生很多选择性和扩大化的执行。

如3月份开始,上海行程卡便频繁带星,即使理论上非中风险地区出行不受影响,但很多地方会将政策扩大化,拒绝接待带“星”游客,这无疑进一步扩大了旅游企业的损失。

“观望”是张伟在采访中提及最为频繁的词语,“五月份后大环境可能会好起来,现在关键的就是谁能熬得到”。在这场脆弱且缓慢的复苏中,旅游业的敦刻尔克时刻还在继续。

(因受访者需要,文中张伟为化名)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

TravelDaily

欢迎关注环球旅讯官方微信订阅号(ID:traveldaily),第一时间收获旅游业热点事件、意见领袖辣评,以及最值得关注的行业趋势洞察。

traveldaily
已发表文章 524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阿里猪猪

全世界就你特殊

2022-03-28
0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