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家民宿:2021年乡村民宿订单量同比增长3成,为乡村增收逾20亿元

途家民宿 2022-03-09 16:03

民宿业成为乡村振兴新抓手。

钢琴、吉他、尤克里里、架子鼓......乐野民宿位于距离乌鲁木齐市中心50公里左右的板房沟镇七工村,属于南山风景区。在这个文艺和音乐并存的空间里,一到周末,学打击乐出身的民宿主周成就会请上当地的乐手,在民宿里办民谣音乐会,深受客人们欢迎。

“疫情以来,周边游替代了长途旅游,这两年民宿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周成介绍,如今,在七工村,已经有近80家民宿扎堆。而在南山景区,有220多家民宿在运营。

来自国内最大的民宿平台——途家民宿的数据,也印证了乡村民宿的火爆。2021年,途家平台上乡村民宿订单量,同比2020年增长了3成,为乡村房东创收逾20亿元。

途家民宿副总裁胡阳介绍,目前,途家平台上已经有200多万家民宿房源在运营,全国民宿已经超过350万家。其中,乡村民宿是疫情后增速最快的一个市场。

“乡村民宿预订量占比从疫情前的3成左右,增长至4成左右。”胡阳分析,疫情影响下,跨省游受到限制,近郊游和更宽松的扶持政策都有利于乡村民宿的发展。

33岁的周成经营民宿已经超过10年。从丽江转战乌鲁木齐,他也见证了国内民宿的发展。

“2010年在丽江,我们的民宿一年营业额也才20来万元,连现在乌鲁木齐民宿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周成说,原来小众的民宿已经被越来越多人所接受,市场的消费能力也越来越强。一旦喜欢上这种生活方式,“回头客”就特别多。有住客每个月都要来光顾一次,还有老顾客一到周末就要到店里来坐坐。

民宿对乡村经济的带动不止于住宿,还带动了餐饮和当地就业。

除了住宿,周成的民宿还提供餐饮服务。“餐饮的收入占到了总收入的6-7成。大多数客人会停留两天一晚,餐饮住宿的总消费在2000元左右。”

周成介绍,自己的民宿一共有13名员工,都是本地村民,月薪在4000元左右。一到节假日,民宿忙不过来,周成还会雇佣四、五名当地的牧民作为临时工,每日工资200元。

从2020年开始,一到周末,七工村村民马萍就不时在周成的民宿帮忙。“冬天本来就比较闲,在店里洗洗盘子,每天能有200元收入,可以补贴家里。”马萍说。 

途家民宿数据显示,平台上国内乡村民宿房源总量近80万套。从出游趋势来看,城市居民为乡村游主力军,北京、上海、广州、成都、重庆、西安等城市出行人次最多;80后、90后预订乡村民宿的占比达到60%以上,亲子游、情侣、团队多人出行是主要出游群体;自然生态、果蔬采摘、农耕研学、手工制作、美食野味是最受乡村民宿游客青睐的体验活动,平均入住时长达到2天。

胡阳认为,长远来看,民宿还是一个前景非常看好的赛道。横向来看,中国民宿在住宿市场里的份额,远比欧美国家少,成长空间比酒店大;从纵向来看,国内消费者对这种个性化、定制化的旅游出行方式越来越偏好,疫情也进一步培育了民宿消费习惯。不同于第一代“农家乐”,现在的乡村民宿主提供了硬件条件更好、软件服务更具特色的一批品质民宿。他们是这个市场的“长期主义者”,会愿意花数年、甚至十年去经营打造自己的品牌。途家作为民宿OTA平台,就是要为更多有想法、有坚持的民宿房东“赋能”,为这个市场带来更多的品质化民宿。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