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文广演艺赵晨琳:中国沉浸式产业发展现状及未来趋势

环球旅讯 2021-11-16 16:03

沉浸式的体验是全新的生活方式。

【环球旅讯】到底什么是沉浸式的体验?沉浸式体验如何与城市更新,如何与商业化的项目做更紧密的结合?

11月11日下午,在“2021环球旅讯峰会”分论坛【中国目的地数字化峰会】(DDC)上,上海文广演艺(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特别助理兼战略发展部主任赵晨琳以“中国沉浸式产业发展现状及未来趋势”为主题发布了演讲,对上述的问题交出了回答。


上海文广演艺(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特别助理兼战略发展部主任赵晨琳

以下为赵晨琳的演讲实录:

各位嘉宾下午好,很高兴今天能够代表上海文广演艺(集团)给大家做一个关于沉浸式体验的分享。

我们其实在沉浸式的产业布局耕耘将近有五六年左右的时间,在过去的两到三年之中我们开展了很多异业合作,一起探讨除了演艺本身以外,沉浸式的体验还能跟哪些行业做跨界的融合和合作。近几年,我们已经开始和商业地产尝试做整体内容和空间上的合作,我们也非常希望未来与整个旅游的行业有更多的接触,包括我们现在在全国也有一些新的偏旅游性质的项目在聊,希望今天的分享希望可以给大家打开思维,带来灵感。

沉浸式体验在国内的崛起,其实是跟体验式消费的崛起息息相关,作为一直耕耘于演艺行业的从业者,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随着生活水平的上升,现在很多消费者不仅仅满足于对实体性物品的持有,更加追求体验性的消费能够带来的精神满足,他们也非常希望能够从文化和艺术的体验当中获得独特的回忆和体验。

近几年,我相信沉浸式的体验对大家来讲已经不陌生了,从大的范围来讲迪士尼乐园是大的沉浸式的乐园式体验,从小的来讲年轻人非常喜欢的密室也好,剧本杀也好,这些都是小的沉浸式体验,其实给观众造成了非常有在场感和互动性感觉。通过沉浸式的体验,我们希望让观众感觉他可以去到另外一个空间、时空,甚至变成另外一个人,这是沉浸式体验能够带给观众的稀缺性的感受。

我们觉得在沉浸式的体验当中有一些标杆性的案例。第一种是我们认为行业当中规模最大、制作最为复杂的项目,大部分都带有一种特性是对于城市原有的存量建筑进行改造,通过在这个空间当中装入新的艺术化内容,能够让这样的体验成为全新的城市文旅名片。首先第一个案例,就是2016年年末上海文广演艺(集团)在上海做的一个项目叫《不眠之夜》(我相信在座嘉宾有一些是去看过这个项目的,也欢迎大家随时来观看这个演出,我们每周周三到周日这个项目一直持续的运行)。可以说,从2016年年末落地上海,《不眠之夜》就开启了全国对沉浸式体验的追捧。在《不眠之夜》之后,我们可以看到有非常多的内容或者项目试图去达到大体量的沉浸式的体验和深度的沉浸式体验,但是它在全球领域是沉浸式戏剧非常标杆性的作品。

给不太了解的嘉宾做一些介绍,《不眠之夜》其实是在江宁路的路口,拿了一栋废弃的楼,一共有七层,我们把其中六层改造成了独特的空间,当观众来到这个空间的时候,是类似于酒店住客入驻的体验,当他进入酒店的这个瞬间,就可以视之为自己是穿越到了1936年上海一栋由苏格兰贵族所开放的一家国际酒店,在这个国际酒店里面可以自由地穿梭在空间当中,其中会遇到非常奇怪的场景和一些值得他探索的故事。整个6500平米的空间,我们布置成为了90多个不同的房间,有几百扇不同的门,有三千多个不同的抽屉让观众自己去探索。

除了这个以外,每天晚上在这个酒店当中就有近30位演艺人员,他们表演不同的故事,观众可以选择自由地跟随他们,整个的《不眠之夜》故事的逻辑是基于莎士比亚的名剧《麦克白》为基础,其中上海版我们加入了《白蛇传》的内容,给到上海版一个独特的特色。

 可以说整个《不眠之夜》诞生的核心艺术逻辑在于希望把观众从座位上解放出来,这也是目前在沉浸式体验当中大家可能最常看到的一个概念,这个想法其实源于《不眠之夜》的艺术总监felix barrett。经常去看戏的嘉宾会非常熟悉,我们所谓的剧场空间经常就是在一个固定的建筑当中,舞台有舞台的位置,观众有观众的位置,所有的观众是坐在座位观看导演选择的片段,而《不眠之夜》的艺术总监felix barrett有一个想法,如果我今天把观众从座位上解放出来,让他们自由选择他们想看什么,让所有的戏剧以观众为核心的时候,每个人看到的故事是不一样的,打破了剧场和空间的隔阂,观众席和舞台的隔阂——这是《不眠之夜》最最核心的艺术理念,也是最大的魅力所在。

每天晚上我们在酒店都可以看到有将近三五百个观众走到这里,他们走进这里的时候都会得到一个告诫,这个告诫叫做“天佑勇者”,你要成为一个勇敢的人,你要自己选择你要选择的道路。这些观众在这些空间当中自由走动的时候,会和他的朋友、爱人被分开,他会自由完成三个小时左右的观看体验,最后当他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大家会发现在同一个空间当中呆了三个小时,但是两个人从来没有碰到过,他们会花更长时间坐在一起拼凑各自看到了什么故事,你看到的故事可能是我的故事的前半部或者我的故事是你的故事的结尾,这个恰恰就是《不眠之夜》的随机性所带给观众非常独特的体验。

基于的独特体验,《不眠之夜》成为了在演艺行业国内非常标杆性的项目,也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成绩。到目前为止我们连续运营了五年,除了疫情打断了三个多月以外,我们一直都是连续演出的,总的演出场次已经达到了1300多场,观演人次超过了40万,创造了3个亿以上的票房,相较于很多的旅游景区所能够创造的人流和总的票房收入来讲这个数字并不是很大,但是相较于演艺这个行业来讲这是非常难以达到的数字,因为所有的观众,这43万来看《不眠之夜》的观众,他们都是一批愿意为了三个小时无形的文化消费体验支付可能均价800、900块钱的观众,所以他们代表了非常精英的城市消费人群。

基于这样的特性,上海版的《不眠之夜》也获得了在全球领域主题娱乐行业的“杰出成就奖”。

我们基于《不眠之夜》所能够聚集的消费者的特性,以《不眠之夜》这样一个艺术品为核心,打造了商业消费的矩阵,除了《不眠之夜》以外,观众来到酒店可以用餐,看戏或者喝酒,可以在旁边一家戏剧主题的酒店入住,同时还有跟剧情相关性更强,可以视之为整个戏剧番外篇的802客房,他可以在这个客房做入住,他也可以参加各种在特殊节庆期间的一些特别活动。可以说基于《不眠之夜》这样一种艺术特性非常明确的作品本身构成了一个商业矩阵。

为什么我们要构建这样的矩阵呢?在演出行业尤其是在百老汇这样一个文旅消费非常强的市场当中,有一个数据,每当观众在剧场里面花1美金的时候,他会在周边的住宿、交通、餐饮消费上面花费7.5美金左右。一个好的目的地性的文化产品对街区的带动效应是非常非常强的。本身《不眠之夜》有点受限于当时我们拿的建筑物的大小,我们其实没有给二次的商业消费留出太多的空间,但是我们会在剩余的空间里面塞入尽量多的不同的消费体验,同时我们也可以观察到每天晚上十点钟之后,在《不眠之夜》的演出结束以后,当你走在江宁路北京西路街区周边的餐厅和酒吧的时候,你会发现非常多的人拿着《不眠之夜》标志性的白色面具在那个区域逗留,他们可能是吃夜宵,在《不眠之夜》当中可能每个观众平均要步行一万五千步,爬11-15层楼左右,所以看完戏剧的观众非常需要补充能量,但是他们都在非常幸福地聊他们在这个戏当中的体验,这个就是我们认为好的文化艺术产品能够给周边的街区和消费带来的流量注入和消费带动。

除此之外,《不眠之夜》运营到第五年,我们也不断的尝试跟其他的品牌去进行的调性相符的跨界合作,其中一个案例就是在今年9月份的时候跟valentino进行了他们品牌的秋装服装发布的活动,在疫情的情况下,我们为它创造了一个独特的沉浸式的空间以及独特的舞段呈现。

刚刚这个片段中大家看到的,除了服装是valentino提供的以外,中间的场景和演员都是《不眠之夜》的演员,观众们在体验这个片段的时候就跟他们体验《不眠之夜》的时候是一样的,他可以随意地步入到布景当中,体验到身临其境的感觉。

除了《不眠之夜》,2019年,我们又在探索另外一种沉浸式的表现方式,这个品牌是《秘密影院》。在《秘密影院》当中尝试的又是跟《不眠之夜》另外一种沉浸式的表现方式,在《不眠之夜》当中观众依旧是观看者,他们可以自由地走动,但是他是整个故事的局外人,他可以自由观看故事的任何一个切面,体验故事的发展,但是他无法参与其中和改变的,《秘密影院》选择了另外一个维度切入,他让观众成为了故事的一部分,整个《秘密影院》从2011年开始到目前为止,在10年的时间当中,他们用沉浸式的方式去呈现了将近70多部不同的电影。我们和他们合作的第一部电影就是《007大战皇家赌场》,我们是在上海黄浦江畔的蒙自路拿了一栋将近一万六千平米的闲置建筑,这个建筑曾经是2010年世博会期间的城市足迹馆,其实也是空置了十年,没有在里面发生任何的活动,我们把整个建筑重新翻新改造,把这个变成了《007大战皇家赌场》这样一个非常经典的碟战故事的场景,所有的观众当他来多这个场景的时候,他都会被给予一个身份,每天晚上会有900-1000人左右的观众来到《秘密影院》的场馆当中,成为和007一起共同执行任务的平民特工。

在整个《秘密影院》当中,观众这次真正成为了故事的参与者,他实现了另外一个艺术构想就是对于很多喜欢电影的观众来讲,大家都想如果有一天我能够活在电影的世界当中将是什么样的体验,可以说《秘密影院》它的核心艺术构想就在于实现这样的一种想象。

在《秘密影院》当中,我们也再一次尝试怎么样用一种好的文化体验调动各种商业消费的场景,这次我们其实把餐饮、酒吧、商店购买的消费直接以故事化的方式植入到表演场景当中,因为所有观众扮演的是平民特工,他要全场跑执行任务的不同阶段,就可能他跑到威尼斯的时候,在威尼斯的广场边就有一个餐厅,他在这个餐厅可以点一杯酒,同时这里会有下一个街头人跟他交换任务的信息,这次在三个小时左右的体验当中,其实是把消费场景置入到其中。

除此以外,我们关注到有更多的合作方,现在希望能够用沉浸式的体验来构建不同的消费场景,这当中跟我们沟通最多的就是各种商业的综合体,大家都希望能够创造一些目的性的消费或者目的性的文化体验,能够把人流吸引到商圈当中来,为商圈消费的人群创造新的到访的原因。

这个案例我们在2020年疫情稍微有所缓和,各个商业和演出重新恢复的时候,我们为徐汇绿地缤纷创造了一个中庭的体验,在这当中会有沉浸式的《消失的十分钟》。另外,广州太古汇十周年的时候,我们创造了《十号礼铺》的构想,《十号礼铺》,我们也是第一次尝试展览和表演结合的模式,能够既提供像展览这样运营成本和维护成本较低的常见体验,也能够提供表演带来的深维度的体验模式。

 除此以外,我们也会跟一些品牌结合,比如说我们为科勒打造的打击秀,除此以外我们为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做了沉浸式表演和语音导览共同结合的城市街头合作,以及SMG在外滩打造的《永远跟党走》的城市灯光的光影秀。

我们觉得,城市的更新包括目的地城市的打造,不仅需要好的硬件,还需要好的文化内容的体验。我们希望构筑的以沉浸式的体验核心构建餐秀、音乐节、酒店、旅行包括线下综艺不同的形式,用沉浸式这样全新的的体验模型重新想象不同的生活场景。

最后,我们对于沉浸式体验的总结,我们认为它是全新的生活方式,所以它并不一定就是某一种空间的构建方面,它所给到消费者的是前所未有的新的体验模型。

谢谢。

想了解“2021环球旅讯峰会”更多的精彩即时报道,请关注环球旅讯公众号和环球旅讯网站!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