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琦三进三退,华住的下一站在哪?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 2021-09-17 21:13

只要掌舵者制定好方向,大船便可扬帆起航。

【环球旅讯】有“创业教父”之称的季琦卸任华住集团CEO了,这是他自2006年创立华住之后第三次卸任CEO一职了。 

9月16日晚间,华住集团发布公告称,季琦将于2021年10月1日起卸任华住集团CEO一职。卸任后,季琦仍将留任公司董事长职务,未来将专注于公司长期战略的制定,以及业务创新的探索。 

这位被誉为“中国酒店业乔布斯”的创业教父几乎参与着中国旅游酒店业近二十年来的浮沉:从携程、如家、汉庭到华住,季琦4次参与敲响上市的钟声,创立的三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均超十亿美元市值。历经15年,如今的华住已经是中国酒店业当之无愧的巨无霸。 

美国《HOTELS》杂志最新公布,2020年度“全球酒店集团225强”(HOTELS 225)排名,经华住与《HOTELS》确认,华住酒店集团以6789家酒店、652162间客房,位列全球第7。 

01

三进三退,季琦始终把握华住战略风向 

1999年的春天,这是中国互联网史上浓墨重彩的一年,梁建章、季琦、沈南鹏谈起新创业风口,当即决定要做一个旅游业的创业公司。而同年,今日人们所熟知的互联网三大巨头BAT也才刚刚成立。

2002年初,季琦退出携程,转而创办了如家,后者随后作为中国酒店业海外上市第一股登陆纳斯达克。2003年,携程旅行网在纳斯达克上市。2005年,沈南鹏创办红杉资本中国基金。2006年,梁建章卸任携程CEO,赴美攻读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 

自此,“携程四君子”各奔星辰大海。 

回看季琦这段历程:33岁联合创办携程,36岁创办如家,39岁创办汉庭,十年间连续创立三家市值超过10 亿美元公司,可以说创造了中国一项纪录,而他在华住的三进三退,一路陪着华住翻越险峰,迎来柳暗花明——如今华住的市值已经近千亿元,排名全球第三,远超锦江

在《未尽之美:华住十五年》里,华住集团总裁金辉曾经总结:“公司发展比较平顺的时候,季琦会往后退一些。每当公司面临重要转折点的时候,季琦就会站上前台。”换句话说,季琦回到一线,就意味着新一轮变革要开始了;而当他退出一线,华住的航向就已锚定,前方即便再有障碍,也暂无大碍。 

2009年,季琦第一次卸任CEO,张拓接棒。 

经济型酒店品牌的红利确实带动了汉庭的高速发展:2010年,汉庭迎来季琦第一次卸任后的高光时刻,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同年,汉庭·全季正式升级为中档酒店品牌全季酒店。 

不过,汉庭的高光只维持一年左右。2011年,汉庭营收22.5亿元,同比增长29.4%,但净利润仅为1.15亿,下降47%,市值也大幅度下跌,长期低于10亿美元。而在规模扩张上,竞争对手左右夹击:2011年,汉庭新开酒店201家,如家和7天分别是301、376家。 

当时,即便卸任CEO,季琦没有停止对汉庭发展的观察,季琦在《创始人手记》中就反思过这一时期华住的管理问题:“管理者有技巧,但缺乏对这个企业长远的规划和理解,缺乏背后的人文精神。” 

2012年,几位核心高管离职,季琦重掌华住。在上海佘山举行的汉庭集团战略研讨会上,季琦痛斥企业组织保守、企业发展日趋平庸、住客负面评价越来越多等问题,迅速梳理品牌战线,建立禧玥、全季、星程、汉庭、海友等品牌矩阵,覆盖自100元至1000元的价格区间。 

同时,季琦看准时代风口已从经济型酒店转向中档酒店,押注“全季”和并购而来的“星程”这两大中档酒店品牌,成立全季独立品牌事业部。纵观2012年期间,全季和星程酒店加速进驻旅游热点城市, 这一战略的成效从华住2012年第三季度财报就初现端倪:华住整体营收增长42.6%至8.936亿元,净利润增长63.8%至1.036亿元。 

同年底,汉庭酒店集团正式更名为华住酒店集团,目标是打造中国住宿业的世界级酒店集团。经过2012年的蜕变,2013年华住全年酒店客房数量增长率达59%,开始加快向二、三线城市的渗透。 

到了2015年,季琦再次卸任CEO一职,接棒者张敏对国内外市场加速扩张、投资、并购。张敏也对华住的未来做出了展望:“下一个十年,我们面对一个巨大的机遇,令人兴奋。我们立志要成为一个世界级的伟大企业。” 

从2013年到2019年,华住一路高歌猛进,7年时间里华住的门店规模从1035家骤增至5618家,营收规模从32.245亿元上升至112.12亿元。 

期间华住先后投资了雅华酒店管理(上海)有限公司(雅高在华实体公司)、摩拜、花间堂、桔子酒店等多个板块,2017年还对OYO进行了1000万美元的股权投资,18年又与私募基金TPG Capital Asia(TPG)成立合资公司。 

业绩增长主要源自国内市场的如火如荼,相比之下华住的“国际化”进程相对缓慢。2019年10月1日,全季酒店首家海外直营店在新加坡乌节路商圈启幕,成为华住集团第一家海外酒店。一个月后,华住宣布全资收购国际知名奢华型酒店品牌德意志酒店,迈出向全球扩张的新一步。 

02

重挫之下,华住逆风翻盘 

2019年12月开始,季琦第三次执掌华住,这次他对华住酒店集团进行新一轮组织调整,分立成华住集团和华住中国两个管理机构。张敏专注于华住“国际化”市场的发展。华住首席数字官刘欣欣晋升为华住集团总裁,将和华住集团总裁金辉一起共同担任联席总裁。 

不过季琦也强调,“华住的业务重心仍在中国,中国是华住的根本和主体”。

万万没想到,这一次遭遇新冠疫情这只黑天鹅。 

华住集团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期内营收为20.13亿元,同比降低15.7%;净亏损21.35亿,同比扩大逾20倍,净资产由2019年底的75亿减至期末的52.76亿,资产负债率91.16%,这一季度的亏损就已经超过了2019年全年度18亿元的净利润。疫情最严重的2020年2月,临时关闭的酒店更是超2000家。 

同年,中美贸易战硝烟四起,“还要不要国际化?”成为季琦的首要难题。这促使他作出一个重要决定:在2020年的华住世界大会上,他提出要重仓中国这个超大型市场,把中国当作世界来做。

 

那段时间,季琦在个人公众号反复提起了位于昆山的第一家汉庭酒店,那句“让全中国布满汉庭”的豪言壮语正是从昆山开始落实。 

“所谓经济发展,并非在于为女王提供更多丝袜,而是在于使丝袜的价格低到工厂女工都能购得。”季琦极其认同经济学家熊彼特这一句话,他认为企业的目的是为了让最大多数的人过上好生活,用市场化、普惠和有品质的商业力量,助益文明的进程,而不是首先想到赚钱和地位。 

“华住不仅要充分占领一线,还要下沉三四线,布局五环外。把汉庭开到中国的每个县城去。”季琦表示,“千城万店”将成为华住下一个目标。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市场上约879家酒店向连锁酒店集团翻牌,翻牌至三大酒店集团(锦江、华住、首旅)的占比超过70%。到了2020年9月,千亿市值的华住在香港二度敲钟上市,资金也逐步渗透到低线市场之中。 

除了攻打下沉市场,同年的华住世界大会季琦提出,基于华住对行业未来品牌化、精选化等趋势的判断,“千城万店”之外,2021年华住的关键词还将定位在“中高端”。 

2021年 3 月,华住与融创文旅达成战略合作,宣布双方成立合资公司——永乐华住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并将旗下施柏阁、花间堂等品牌的未来开发、运营授权至永乐华住,同时着力开发宋品、永乐半山等高端奢华酒店品牌。这标志着华住集团开始进军中高端以及高端酒店。 

进入高端市场不仅可以扩大规模,也有助于华住提高盈利能力。据华住集团2021年半年度财报,截至2021年6月30日华住全范围的在营酒店共有7,126家酒店。2021年上半年归属于华住集团有限公司的净利润为1.3亿元,相比之下2020年上半年亏损27亿元,实现大幅扭亏为盈。 

早前,环球旅讯曾就融创终止与万达酒店的21家酒店管理权进行过报道,认为永乐华住将有机会接手这21家酒店的管理权。如果假设成真,永乐华住将能够在短期快速扩大管理规模。金辉对永乐华住未来3~5年内成为中国管理规模增长最快的高端管理公司的基本要求也将会实现。 

季琦的商业版图早在2019年就埋下伏笔。他曾在《做大与做强的辩证关系》中表示:“企业经营者一定要考虑得很远,才有可能让企业不断地变大变强。在你出现往下趋势的时候,你要找到一个新的函数、新的动力和方向,再往上走,直到下一个波峰。” 

图源:季琦个人公众号 

03

金辉接任,下一站是“全球第一”? 

根据华住公告,自2021年10月1日起,华住集团总裁金辉将会接棒出任CEO,首席数字官刘欣欣将接任总裁一职。 

从履历上看,金辉可谓华住的元老级人物,在2005年华住成立第一年就已加入,负责酒店开发运营相关的管理,全程开拓并见证了华住从第1家店到6000多家店的版图扩张。 

此后金辉担任过华住发展部高级副总裁、华住集团执行副总裁等职务,从2016年就开始担任华住总裁。 

但真正让外界把眼光聚焦到金辉身上,还是从2020年5月的华住集团组织架构变动开始。当时季琦通过内部邮件宣布:设立华住集团和华住中国两个架构,金辉任华住集团总裁并出任华住中国CEO,全权负责华住中国业务,直接向季琦汇报。 

自接棒以来,金辉带领团队上下朝着“千城万店”的目标迈进,坚定执行深耕三四线城市的战略,同时开始他在中国酒店市场的合纵连横之术。2020年以来,华住先后与旅投锦江、融创文旅、黄山旅游、远洋集团达成战略合作,核心都是围绕酒店投资与运营。 

整体而言,金辉还是交出了不错的成绩。2021年上半年,华住扭亏为盈,实现盈利1.3亿元。从日常运营的数据表现来看,2021年第二季度,华住酒店(不包括DH酒店)的RevPAR为210元,超过了2019年同期;入住率为82.3%,同比2019年同期仅有4.6个百分点的差距。 

酒店拓展方面,尽管2020年疫情艰难,华住全年依然净增酒店1171家,比上年增长20.84%,全球范围内在营酒店共有6789家。截至2021年上半年,华住拥有7004家在营酒店,2696家待开业酒店,距离实现“万家灯火”目标仅剩300家门店的距离。 

不过,接棒华住集团CEO的金辉,此刻面临的环境仍然不轻松,挑战不少:国内疫情的反复,下沉市场的激烈竞争,重新重视中国的国际酒店巨头,如何破局高端酒店市场,等等。 

在2018年的环球旅讯峰会上,季琦曾放下豪言壮语:“华住不是风口上的猪,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花上几十年的时间,将华住带到全球第一。” 

季琦的前瞻性布局始终是华住延续发展的灵魂所在,在追赶这样宏大目标的过程中,季琦第三次卸任,将权力交接给金辉,也充分表明了季琦对他的信任。这位始终走在时代变革前的“创业教父”,此次能退居幕后多久?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

TravelDaily

欢迎关注环球旅讯官方微信订阅号(ID:traveldaily),第一时间收获旅游业热点事件、意见领袖辣评,以及最值得关注的行业趋势洞察。

traveldaily
已发表文章 456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