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旅纵横悄悄卖起了酒店,商业化格局就此打开?

郭佳哿 环球旅讯 郭佳哿 2021-08-19 08:03

覆盖用户出行全流程的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环球旅讯】航旅纵横不仅可以订机票,还可以订酒店了。

近日,环球旅讯发现,航旅纵横APP首页直观地显示了现有主要业务:机票、专车、酒店、保险以及值机。从业务分布来看,前四项均为商业化业务,而最初的核心业务值机服务已经不在C位。

点开酒店板块,是和其他OTA大同小异的页面布局,用户可以通过酒店名、地理范围、关键字查询供入住的酒店,同时航旅纵横提供如价格星级、类型、设施等条件供用户筛选。值得一提的是,在搜索栏边上航旅纵横特意注明了“试试搜-机场周边”,似乎想体现其专注于航旅业务的特色。


图源:航旅纵横APP

自去年上线机票预订业务之后,航旅纵横的商业化进程就备受关注,如今看来其大有向OTA靠拢的趋势。针对航旅纵横上线酒店预订及商业化进展事宜,航旅纵横相关负责人向环球旅讯表示暂时不方便透露更多。

01

部分酒店库存来自携程同程艺龙

根据公开资料,航旅纵横早在今年3月就上线了酒店预订业务,但在航旅业并未引起关注和讨论。连AppStore(iOS应用商店)里航旅纵横的版本历史记录中,其也未明确提到上线酒店预订功能,能和公开资料相呼应的是5个月前航旅纵横进行了一次“首页大改版”。

环球旅讯随机选取了航旅纵横上经济型、舒适型、豪华型三家酒店,对比不同OTA及酒店官网同一房型、同一预订时间的预订价格。目前来看航旅纵横并没有明显的价格优势。

“感谢告知。”某中端酒店负责人向环球旅讯表示,此前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航旅纵横上线了酒店预订业务,经查证,航旅纵横的部分酒店预订库存来自同程艺龙

航旅纵横上显示目前可预订的酒店数为10W+。“它应该像高德一样作为流量入口,极大可能还会接入其他OTA的库存,比如携程,而非与酒店直连。”上述中端酒店负责人补充道。

环球旅讯经过多方求证,目前与航旅纵横进行酒店预订库存合作的OTA包括携程及同程艺龙。这种合作的好处在于,航旅纵横不需要在酒店签约方面部署大量的人力,可以在短时间内接入大量的酒店,OTA们也可以收取相应的佣金。

一高端酒店品牌负责人得知航旅纵横可以预订酒店后,表示与其没有直接合作,同时向环球旅讯询问是否能联系相关对接人进行合作洽谈。

对于酒店来说,航旅纵横作为老牌的、央企背书的出行工具类APP以及不少商旅客装机必备选择仍然具备吸引力。据七麦数据,截至8月16日,航旅纵横APP安卓端累计下载量约5.8亿,近30日日均下载量约为15万;iPhone端自2020年8月17日-2021年8月16日下载量预估为531万。


图源:七麦数据

理论上说,从航班信息服务切入大交通预订再布局酒店预订,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据公开信息,航旅纵横于2019年就开始招聘酒店业务相关业务拓展BD经理,显然早已有意布局酒店业务。


图源:企查查

但对于早已被OTA教育成熟的用户来说,除非预订机票这一动作在航旅纵横上完成,否则很难将酒店预订习惯迁移至此。当然还有不得不关注的出行场景,比如当用户预订了早班机或深夜点开航旅纵横上航班取消的推送信息惆怅不已时,航旅纵横酒店预订页面“试试搜机场周边”或许能激发用户预订的灵感。

航旅纵横最初的着力点本是航班信息服务平台,但根据目前的业务发展来看,航旅纵横正全面向集商旅航空、数据信息服务、订票、专车、酒店、保险于一身的出行解决方案服务商转变。覆盖用户出行全流程的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02

商业化动作频频,但效果仍需检验

过去在航旅信息服务市场,航旅纵横一直与航班管家飞常准“三分天下”;但随着各家商业化进程的推进,如今业务重点已经“各奔东西”:近几年航班管家和飞常准开始在旅游生态圈链搭建和B端服务能力上不断强化存在感,航旅纵横把目光投向覆盖范围更广,但竞争对手更多的综合性旅游服务。

早前航旅纵横上线机票业务时,便有用户表示若航旅纵横开始满屏卖票促销,或者把客户信息分享给三方,就会选择放弃它;不少行业人士也表明航旅纵横通过机票预订变现只是权宜之计,长远来看天花板不高。

环球旅讯CEO李超更是曾建议,卖机票于航旅纵横而言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更适合它对标的是美国的旅游行程管理工具TripIt,用一个平台把多个供应商涉及旅游各产品要素的预订记录进行整合,包括航司、酒店、景区、专车、签证、购物,甚至外卖、外汇、免税品等等,为用户提供一份完整的行程记录单,通过企业客户收费的方式变现。

“抢着去卖货,为了变现而变现,为了融资而随大流,这些都不是真正为了满足用户需求。”

回顾这些年航旅纵横在商业化上的进程,几乎可以用跌跌撞撞来形容,甚至多次陷入舆论风波。但自去年以来,航旅纵横商业化动作频繁,这与其混改进程的推进有密切关系。

据航旅纵横的评估报告,2018-2019年航旅纵横连续两年亏损超过亿元,净亏损分别为4848万元、5536万元,截至2019年,航旅纵横的总资产及净资产账面值分别为4590万元以及-1.54亿元。

自2017年5月发布的混改试点工作公告后,拐点或发生在2020年。

2020年5月、6月,中航信分别获得南航资本及东航产投的增资,新增资协议下,南航资本和东航产投将分别持有中航信移动科技12%的股权。连同原增资协议,航旅纵横共出售68.39%的股权,增资完成后,中航信与中航信关联公司启航资本合计减持航旅纵横股份至55.61%。

图源:企查查

接连两则公告足以说明中航信混改的决心,同时混改下中航信持股比例的进一步减少,两家央企航空公司股东的加入无疑打开了航旅纵横商业化的想象力。

此次新增酒店业务,从用户习惯来说更多是承接了2020年上线的机票业务,用户在航旅纵横订完机票,继而再选订酒店,从订机票引流到订酒店,顺应用户使用逻辑不失为一个良方。

环球旅讯对比航旅纵横和其他OTA机票价格时发现,南航和东航都已加入了航旅纵横的官方直销航司行列,国航依然缺席,至今在航旅纵横中也未有官方直销标志。这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航旅纵横国航机票的价格竞争力。比如,同一航班、同一时间下,航旅纵横从广州飞往北京的国航机票价格远高于其他OTA平台。

同时,在各大OTA平台都开了航司旗舰店的情况下,即使航旅纵横机票价格与其他OTA一致,从用户使用习惯上航旅纵横依旧不占优势,此时上线酒店业务更是直面OTA平台的强劲竞争。

以Booking.com、Expedia及携程等为行业龙头的OTA本身便掌握着供应链和用户两大财富密码,GDS想进军C端并不是个例,北美地区的Sabre、欧洲地区的Amadeus都曾在OTA领域进行过探索,但GDS们自身的技术优势并不能转化为在用户体验和客户服务方面的优势,后来Sabre尝试多年的Travelocity也只能卖身给美国最大的OTA公司Expedia。

OTA对C端用户的把控和影响力是难以撼动的,在体制内圈养多年的航旅纵横想在OTA行业市场分一杯羹,这个过程中其能否承受住变现的压力,在商业化过程中真正找准定位,提供差异化的极致体验,仍需持续探索与发力。

郭佳哿
郭佳哿

环球旅讯

因真理得自由。爆料和交流请联系link@traveldaily.cn

GIAKO1028
link@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6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