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旅游“撞”上疫情,重击之下如何艰难复苏?

旅游行业“哀鸿一片”,最惨痛的当属旅行社业,大量的预付资金和成本费用付之东流。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旅游业一直处于“被动”的角色,“被动”遭受这场前所未有的灭顶之灾,重击之下又艰难的复苏。

2021年7月发端于南京禄口机场的疫情,已外溢十多个省份,延续至今。而这一次是疫情与旅游业的正面撞击,其对旅游业的作用超过了“打击”、“歇业”等直接结果,更深刻影响将陆续显现。

一趟入境航班

据官方披露,本次疫情源于南京禄口机场7月10日俄罗斯入境的CA910航班报告的输入病例。而在7月13日的金砖国家旅游部长视频会议上文化和旅游部副部长张旭在发言中指出,中方将根据全球疫情发展形势,适时研究入出境旅游开放方案,与各方探讨建立基于核酸检测结果、以国际通行二维码为形式的健康码国际互认机制,为疫情之下旅游恢复探索可行之路。

以现有防疫情形来看,这个“适时”恐怕要延后了。基于出入境旅游的认知,这项停滞三年以上的业务待到启动的时候,基本上是从头再来,而没有任何一项经济活动在长时期“休克”后是按照原有的模式恢复的,从头再来的出入境旅游业务意味着变革和新生。

其中一个可以参照的时间点是:北京冬奥会召开的2022年2月,可以以此来预估判断出入境旅游的开放时间。

一场旅游演艺

本次疫情其中重要传播点是一场旅游演艺,许多病例轨迹指向7月22日晚张家界市武陵源区的魅力湘西剧场,其第一场次(18时至19时30分)魅力湘西所有观众(约2000人)属于高风险人群。

8月4日,据新华社报道:

“针对武陵源区演艺场所疫情防控不力问题,市纪委监委对武陵源区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大队长胡华健等有关责任人员进行追责问责。魅力湘西观演期间游客未全程佩戴口罩,演出场次之间的消杀也不够彻底,胡华健负责对魅力湘西演艺场所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进行监督管理,负有直接责任,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武陵源区文旅局发现企业疫情防控问题后,在督促企业整改落实、复查企业是否整改到位等方面工作不扎实不细致,后续跟进监管不力,该局党组书记、局长、分管副局长以及联系文化体育旅游工作的区领导等分别被追责问责。”

新冠病毒很可能会与人类长期共存,未来防疫会进入常态化。这意味着,戴着口罩观看旅游演艺也会“常态化”,同时,景区、旅游演艺、旅游体验活动等预约制会得到不折不扣彻底的执行!这是执行限流政策的技术前提,更重要的是可以快速了解是“谁”(旅游者名单)进入了景区、观看了演出。

从长远来看,防疫常态化会长期影响以人员“聚集”形成“流量”为特点的旅游业收益,比如景区容纳、旅游团队、演艺场所等等。而有效控制、管理、疏解旅游人群的“聚集”,信息化和数字化是重要且必要的途径,这必然会大大加快旅游产业的数字化进程。

张家界市对文化和旅游部门管理人员的问责样板,未来会自上而下形成对游客“流量”的管控压力,进而形成目的地数字化进程的推动力量。

一艘游船

7月24日晚曾在常德市乘船夜游穿紫河的旅游者已有多人被确认感染,成为本次疫情的传播点。线上旅游运营商介绍共有43个座位的紫河游船“豪华大气的外型、敞亮舒适的内舱、玻璃钢结构、全通透舱室、全封闭型高速船舶……让人眼前一亮。”

在防疫常态化时期,目的地“间距”旅游业态或者“间距”旅游产品会逐渐增多,也就是在旅游过程中能够保持“开放”和“社交距离”的目的地产品。

一般而言,只是用“眼睛”来观赏的观光型产品不太容易保持社交距离;而用“手”来体验的产品,则易拉开社交距离。

依据网络上现有的旅游信息,穿紫河游船是夜游产品,产品价格是50元。

减少旅游者批次流量和保持社交距离的要求,未来会对目的地产品造成很大的运营压力,尤其是夜游和演艺产品,目的地产品价格会有所提升。

一个旅游团

7月22日,淮安市某企业组织67名员工到湖南张家界旅游,这个旅游团成为流动的感染源,在沿途关联感染者已至少有10人。

疫情发生以后,旅游行业可谓“哀鸿一片”,最惨痛的当属旅行社业,大量的预付资金和成本费用付之东流。

8月3日,官方微信号“上海发布”发布一则消息《沪查处31件未经许可经营旅行社业务的企业和个人》,其中两件案例是:

“案例四:李某,通过在公园旅游角、地铁站等人流密集区发布旅游广告小卡片,自主招徕旅游者2名前往海宁参加2日游行程,收取费用168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第九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虹口区文化和旅游局执法大队依法责令其改正违法行为,并给予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拾元、罚款人民币壹万元的行政处罚。”

“案例五:上海某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在未取得《旅行社业务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招徕组织旅游者参加“盐城三日游”旅游行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第九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静安区文化和旅游局执法大队依法责令该企业改正违法行为,并给予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壹佰贰拾元、罚款人民币壹万元的行政处罚。对有关责任人员给予罚款人民币贰仟元的行政处罚。”

请注意案例中违法所得一个是120元,另一个只有10元。那么,假如是合法经营,这也许是旅行社经营“两日游”、“三日游”旅游产品的所得收入水平。

未来相当长的时期,旅行社经营团队旅游取得的收益与付出的成本、承担的风险以及扛起的防疫压力会越来越不相称,这意味着旅行社以散成团通过批量换取差价取得收益的传统经营模式走到尽头。

在本轮疫情打击下,尽管旅行社业依旧发出“挺住”倔强的声音,我们更应该清醒认识到:中国旅行社行业的几十年未有的“大变局”来了!疫情推动着旅行社踉踉跄跄进入这个时代。

旅游者可以不需要团队,但永远需要服务,服务创造价值。回归服务的本质,旅行社还可以成为旅游产品组织者,成为旅游信息传播者,成为目的地营销者。

一个景区

7月28日,南京市玄武湖景区公告:“2021年7月29日6:00起,玄武湖景区限时开放室外区域,开放时间为:6:00-19:00,其余时间段实行闭园管理。园内游船、观光车、菱洲生态乐园、蒲仙岛游乐场等恢复运营。景区室内展馆(武庙闸展馆、盆景园室内馆等)暂时闭馆,开放时间另行通知。”

仅仅不到三天,玄武湖景区宣布:“玄武湖景区自7月31日起暂停开放”。

直到这个时候,很少有人注意到玄武湖景区是免费景区和城市公园,类似济南的大明湖、杭州的西湖;很少有人注意玄武湖景区只是开放室外区域。从直接效果来说,这个时候封闭城市公园还不如封闭城市繁华商业街区。

不到三天时间的玄武湖景区开放和闭园,直接反映了民众或者舆情对疫情中旅游活动的认知和看法,也直接透射了在旅游业与本轮疫情多次正面撞击后,公众心理对旅游活动的深远影响。

这种心理影响短时期内恐怕难以消除,长期会波及到旅游业舆情应对、产品形态、经营模式以及旅游产业振兴和宏观发展政策等等。

一座城市

7月21日,重庆一对情侣到西安旅游,游览大唐不夜城、钟楼鼓楼、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等景区,7月29日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这个消息让西安如临大敌,全城震动。

其后,西安自媒体文章题目是《重庆这对小情侣,你俩要是不结婚,都对不起我们古城西安人民》!

这对旅游行业来说是最暖心的文案!

人总要在安全的“井底”与“诗的远方”之间找到平衡点。

8月5日,根据《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积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加强跨省旅游管理工作的通知》:

一、即日起,结合疫情防控中高风险地区管理措施,调整跨省旅游经营活动管理政策,实施联动管理。对出现中高风险地区的省(区、市),立即暂停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经营该省(区、市)跨省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业务。

二、省(区、市)内无中高风险地区后,可恢复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经营该省(区、市)跨省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业务。

2020年5月16日,华为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张照片,上边写到:“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英雄自古多磨难”。

中国旅游亦如此。

闫向军
闫向军

山东旅游职业学院 院长

闫向军先生自1989年起就职于山东省旅游局,致力于旅游目的地信息化研究工作。闫先生现任山东旅游职业学院院长。闫先生获得了山东经济学院的学士学位。旅游信息化微信:cn12301,山东省旅游局微信:sdta12301。

cn12301
已发表文章 40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