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7年实现盈利,西部航空却也破产重整了

西部航空未来将何去何从?

海航所属的航空公司中,西部航空一直显得有些低调。

甚至有许多人都不知道有一家叫西部的航空公司。

西部航空在民营航空公司中的资格还是比较老的。

西部航空是国内第二家、西部第一家低成本航空公司。

此外,西部航空还是我国西部第二家民营航空,随着鹰联航空的改头换面成成都航空,西部航空实际上已是西部地区第一家民营航空。

今天就跟着翼哥来回首这家神秘的西部航空有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

一、重庆的民航情节

作为西部城市,重庆在交通上有着天然的劣势。

唯有航空能帮助其冲出重围。

虽然重庆贵为直辖市,但重庆在民航方面的优势并不突出。

中国西部航空枢纽的争夺战,已经呈现出白热化的趋势。

全国十大机场,西部就占了四座:

成都双流机场、昆明长水机场、西安咸阳机场和重庆江北机场。

从这个角度来看,西部的民航并不弱,比东部也更需要民航。

不过,重庆虽然贵为西部唯一的直辖市,但民航确实西部四大城市中最弱的。

一直以来,重庆江北机场的旅客吞吐量只能排到西部第四。

要使得自己的排名往前走,重庆得先问问西安同不同意。

由此,重庆、西安机场的排名争夺旷日持久。

重庆江北机场在2014年仅以3000多人次的微弱优势首次超越西安咸阳机场,让西安机场很郁闷。

西北老大不是白叫的,此后,西安机场秣兵历马,到2017年,西安机场已领先重庆300多万人次。

2019年,重庆机场旅客吞吐量4479万人次,排名第9。

西安机场旅客吞吐量4722万人次,排名第7。

重庆机场已被西安机场落下250万人次的距离。

当然2020年的疫情又让重庆机场扳回一城。

2020年,重庆机场以3494万人次的旅客吞吐量首次进入全国四强。

二、重庆为民航发展绞尽脑汁

说实话,这些年来,重庆为发展民航事业也绞尽了脑汁。

发展民航当然首先从机场下手,必须把机场先做大做强。

多年来,重庆江北机场并不属于重庆地方的,而是属于首都机场集团旗下的机场。

当年民航机制改革的时候,各地机场由局方纷纷交给地方。

重庆机场当然也不例外。

不过,重庆地方政府也许认为背靠大树好乘凉,于是就找到了首都机场集团。

因为首都机场集团还属于民航局直属,又是国内最大的机场集团,交给他们管理应该不错。

2004年4月,重庆政府与首都机场集团签署转让协议,重庆机场集团正式成为首都机场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应该说,在首都机场集团旗下,重庆江北机场发展得中规中矩。

2004年,重庆机场客货吞吐量均名列全国第11位。

2015年,重庆江北机场的旅客吞吐量3240.2万人次、货邮吞吐量31.9万吨、航班起降架次25.5万架次,分别排名全国第9位、第11位、第9位。

虽然进入前10,但与重庆地方政府的要求还有差距。

2015年11月,中国与新加坡签署了《关于建设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实施协议》,确定重庆市为中新政府间合作项目运营中心,以现代互联互通和服务经济为主题重点就金融服务、航空、交通物流和信息通信技术等四个领域开展合作。

重庆江北机场将与新加坡樟宜机场进行战略合作。

但中间隔了个首都机场,总感觉有些别扭。

于是,重庆地方政府开始了回购重庆机场的股权。

2016年9月29日,重庆机场集团移交签约仪式隆重举行,自该日起,重庆机场集团正式全面移交重庆市。

当然搞机场只是重庆发展民航的一部分,搞航空公司是另外一个重点。

三、西部航空往事

2004年,民航局打开了面向民营资本的一扇门,民营航空的春天由此到来,此后民营航空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相继成立,时至今日,许多民营航空公司都是那时期成立的。

春秋、吉祥、奥凯、当然也包括西部航空。

不过嗅觉向来灵敏的海航此次未能抢到头筹。

在东部,曾经叫做“东部快线”后来改称吉祥航空的公司已经上天!

在西部,鹰联航空抢到了头道香。

不过,海航的操作向来不同寻常,喜欢找合伙人,所谓有财大家发,有生意大家做。

2007年3月,海航找到了三个合伙人,深圳国瑞、深圳国瑞和新疆四维达司,自己也穿了两件马甲祥鹏与建盈组建了西部航空。

注册资本8000万元,股权分别为云南祥鹏航空(35%)、建盈投资(35%)、深圳国瑞 (10%)、深圳国瑞航 (10%) 、新疆四维达司(10%)。

虽然给别人发财的机会,但老大还是必须自己做的,西部航空70%的股权已控制在海航手中。

令人奇怪的是喜欢到处和政府合作的海航,在西部却没有政府的身影。

经营初期,租赁海航集团3架波音737-300飞机,于2007年6月14日投入运营。

不过海航向来长袖善舞,此后的十多年间,西部航空开始了频繁的资本动作,八次股权转让,三次增资扩股,资本动作基本一年一次。

不过,西部航空的第一次增资扩股加股权变更就遭遇到了滑铁卢。

按照海航的设想,海航旅业控股通过增资扩股和股权转让的形式获得78.34%西部航空股权,并成为控股股东。

期间发生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2010年3月,重庆市工商局渝北区分局查实西部航空多份决议文件系伪造,并勒令整改,并处于罚款30万。

西部航空的首次增资扩股宣告失败,海航旅业控股也因此丧失了股东地位。

一般来说地方政府对企业增资扩股总是持欢迎态度,企业规模扩大,毕竟有利于地方经济的发展。

也许是因为西部航空作为重庆唯一的本土航空公司,竟然没有当地国资参与,显然不合时宜。

可以说,2011年前后的山城重庆是一个微妙的年份。

也就是在2011年这个年份里,西部航空控股成立了,并在2012 年4月成为西部航空的股东。

在重庆国资渝富集团成为西部航空的间接股东之后,同时西部航空迎来了新的领导。

2012年,年仅35岁的祝涛成为西部航空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而且一任就是五年。

相对于海航系其他公司领导如走马灯一样,西部航空应该是幸运的,最起码领导层是稳定的。

海航集团曾给过海航控股一个承诺,将旗下海航公司注入海航控股以消除同业竞争问题。

只不过这个期限不是一万年,而是五年。

但是海航集团的承诺在北京的首都航空那里遇到了阻力,在重庆的西部航空也未能成功实施。

这两家公司相同的是都在直辖市。

西部航空像海航旗下的大多数航空公司一样,发展速度不紧不慢。

你说他慢吧,他每年也在进飞机;你说他快吧,他明显不能满足重庆地方发展需求。

即便这样,人人都有一个当将军的梦想,何况西部航空不只是相当将军。

西部航空也梦想着诗和远方。

尤其是在2013年转型成为西部第一家低成本航空公司之后,西部航空的梦想更远大了。

转型后的西部航空订下了如下的战略目标:

到2020 年,跻身中型航空公司梯队,成为低成本航空公司标杆企业,成为大众化认可、盈利能力强、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低成本航空公司,将西部航空打造成为精品低成本航空;成为重庆建设中西部重要枢纽的中坚力量。

此后西部航空在郑州设立分公司,在三亚设立了基地,开始三基地运行。

领导层相对稳定使得西部航空既能时常仰望星空,也有心情琢磨脚下的路,年轻的领导精力也比较充沛,因此规模不大的西部航空经营管理有着可圈可点之处。

西部航空的二级部门并不多,只有11个,与其他航空公司相比还是比较精干的。

重庆、郑州、无锡三个基地对于30多架飞机的西部航空也算比较经济,要知道有些航空公司十几架飞机就4、5个甚至7、8个基地,就要建什么航空小镇、航空中心、临空大城了。

祝涛所在的五年内,西部航空在稳步前进。

2017年,西部航空的领导发生了变化。

祥鹏航空的董事长兼任西部航空董事长。

2018年,换了领导之后西部航空开始谋划并进海航控股。

2018年6月8日,海航控股最后一次谋求控股西部航空,推出一个百亿重组方案,其中以24.69亿元的价格收购西部航空29.72%的股权,以18亿元收购西部控股60%的股权,但最终未能成功。

如果此次重组成功,海航集团就将从幕后走到台前,正式成为海航控股的控股股东,慈航基金会也将成为海航控股的实际控制人。

同样,西部航空也将被装进海航控股的大盘子里了。

但这一计划最终以失败告终。

四、连续7年实现盈利

让人颇感意外的是,西部航空根植西部,低调发展,竟然连续7年实现盈利,在海航旗下公司属于不多见的。

相关数据显示,西部航空2016年和2017 年通过官网直销占总客票销售比例分别为62.95%和22.70%,OTA 旗舰店渠道销售占总客票销售比例分别为9.14%和45.39%,线下分销渠道销售占总客票销售比例为27.62%和30.58%。

也就是说西部航空的直销比例高达70%左右。

此外,西部航空把低成本航空这一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

2019年,全年平均飞机日利用率12.59小时,较行业平均高31%;

航班客座率93%,较行业平均高9.4%。

这一生产数据还是比较惊人的,甚至在国内低成本航空公司中也是处于领先水平。2019年底,西部航空拥有A320飞机31架、A319飞机4架,员工2600余人,人机比仅有74人,也是非常低的水平。

可以看出,西部航空通过几年的摸索和积淀,通过对内部精细化管控和低成本模式不断探索,已经逐渐将自己成功打造为低成本航空运营的标杆。

在这种情况下,西部航空创下了连续七年实现盈利的纪录。

特别是在2016、2017年两年,利润总额连续两年超过5亿元,税前利润率均超过10%,这一盈利能力还是非常惊人的。

疫情期间,西部航空的表现也可圈可点。

2020年8月份,西部航空旅客运输量达到了71.3万人次,首次超过疫情前1月份的旅客运输量。

10月份,西部航空旅客运输量已经恢复到了2019年同期的86.2%。

11月份,西部航空旅客运输量已经恢复到了2019年同期的90.9%

如果从客座率来看,西部航空的表现更为惊人:

8月份:89%

9月份:90%

10月份:90%

11月份:86%

甚至比低成本航空的领先企业春秋航空的客座率还要高。

因此,西部航空也在2020年7月和8月一举扭亏为盈。

五、重庆收购西部航空夭折

在海航债务危机越演越烈的情况下,海航开始转让旗下航空公司。

2019年12月2日,海航集团与渝富集团在重庆签署《关于西部航空战略重组协议书》,对西部航空进行股权重组。

根据协议,股权调整后,渝富集团或其指定企业合计持股比例不低于70%,成为西部航空第一大股东,重庆市国资委成为西部航空的实际控制人,生产经营由海航专业航空运营团队负责。

不过,最终未能转让成功。

按照海航整体计划,西部航空也需要在整体方案中一并重整,同时要在海航一张网的管控下。

六、西部航空财务危机

即便西部航空自身经营得还算不错,但受海航整体拖累,西部航空也遭遇兑付危机。

2020年3月11日,海航旗下西部航空发布公告。

因重大事项存在不确定性,公司债券自3月12日停牌。

4月7日,西部航空债券17西航01再度停牌。

此后,西部航空与债权人商量,实施了展期操作,也就是推迟偿还,直到2021年2月份,宣布破产重整。

2021年3月,西部航空被法院裁定破产重整。

截止2020年6月底,西部航空总资产140.1亿元,净资产45.4亿元,资产负债率67.6%。

总负债94.7亿元,其中流动负债54.8亿元,占比57.9%;

货币资金4.96亿元。

2020年上半年西部航空营收13.98亿元,净利润-4.33亿元。

时至今日,西部航空仍未公布2020年财务公告。

目前,海航重整已进入关键阶段。

其实,无论海航如何重整,翼哥认为西部航空最好保持其相对独立性。

毕竟在西部这块广袤的土地上,更需要低成本航空。

西部航空低成本航空发展还是有着值得称道之处的。

真诚祝福西部航空重整以后能继续展翅高飞,正如他们战略规划中的那样:

成为大众化认可、盈利能力强、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低成本航空公司,将西部航空打造成为精品低成本航空,成为重庆建设中西部重要枢纽的中坚力量。

来自平流层的交流,有高度,有专业!

已发表文章 166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