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溃边缘:巴厘岛旅游业空窗一年纪实

当地过半收入来自旅游业。

【环球旅讯】巴厘岛一直是世界各地游客梦寐以求的目的地,2019年,巴厘岛机场接待了620万外国游客。

过去几十年里,巴厘岛的旅游基础设施和旅游经济呈指数级增长,岛上开了约4300家酒店和10万间酒店房间,把巴厘岛从上世纪60年代一个与世隔绝的天堂变成了一个繁忙甚至拥堵的目的地。

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估计,2019年,巴厘岛(人口430万)收入的53%直接来自旅游业,另有数据显示还有25%的收入间接来自旅游业。

以前留在家庭农场的巴厘工人,后来都涌向乌布、水明漾和努沙杜瓦等热门景点,成为酒店工人、导游、按摩师、厨师和纪念品小贩。 

新冠导致的全球旅游停摆,无疑破坏了巴厘岛的旅游生态系统。到2020年第二季度,岛上旅游供应商减少了90%。仍在营业的酒店入住率也不到10%。

据报道,印尼计划在7月底开始向国际游客开放,但在目前亚洲疫情形势的不确定性下,是否能按计划实现还很难说。

巴厘岛的酒店总经理、业主、出租车司机、厨师、商人和岛上的外侨,纷纷讲述了过去一年发生的故事。它们不仅仅是巴厘岛的故事,其他一些类似旅游目的地,比如哥斯达黎加(约11.7%的就业者依赖旅游业)和泰国普吉岛的收入来源也已经枯竭。

随着疫苗的推广,我们看到了一线希望。但对某些人来说,它们似乎还很遥远。 

按下“暂停”的岛屿

巴厘岛过去也经历过突然的衰退,但没有什么能和这次相比。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许多巴厘人飞黄腾达。一两代人以前,这些人只是普通的酒店员工。但之后,他们的孩子也开始工作,除了在酒店和邮轮行业,也有会计师,工程师,护士,医生等等。但(最近)我看到路边有汽车和摩托车挂着“出售”的牌子。—— Ernst Ludick,巴厘岛东部Amankila度假村总经理

我已经开出租车20多年了。疫情之前,我的生意很好,赚的钱也够了。但现在我已经无所事事一年了。—— Made Wirata,乌布镇出租车司机

1997年到2019年,我在印度尼西亚做导游,后来在巴厘岛北部的一个村庄买了一处房产做旅游。以前一般有三个旅游团住在我这里,大部分来自欧洲和美国。最后一个团是在2020年3月。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游客了。去年四月我失去了一切,车也卖了。银行也催我还债。—— Gede Sukayarsa,北巴厘岛Villa Bantes和Bulian Homestay的业主

裁员和减薪

我在一家新加坡公司担任业务开发经理,疫情之前,我们有很多游客。2020年2月,我们所有的客人都开始取消行程。我们的老板决定把我们的薪水削减一半,然后最终关闭了所有三处房源。他告诉我们,三个月后就不能给我们开工资了。我们不能起诉他或者采取其他行动。印尼没有足够的工人保护措施。——Komang Agus Surya Kusuma,前酒店经理,现在是首都登巴萨Kayoen面包店的创始人

我们的薪水减半了,人员也从300人减到150人。靠这份薪水生活对我们家来说很困难。我们削减了除餐饮外的所有开支,但仍然比岛上成千上万失业后没有一分钱的人过得好。我的家人都在旅游业工作,不过有几个人在政府工作,所以还有一点收入。当地政府每个月都分发一些救济物资,比如大米、油、面粉和鸡蛋,可以维持三到四个月。—— Igusti Agung Mahaputra,巴厘岛一个冲浪度假村的主厨

渡过危机

我们的餐厅大约有70名员工。我们还在给每个人开工资,非常艰难。为了帮助农民,我们制作并出售蔬菜盒。效果不是特别好,但至少能勉强过活吧。一开始我们有6个月的现金流,但过了6个月后、又再过6个月。幸运的是,我们的员工很少,我们可以采取措施来产生一些收入。我们可以在海滩上举办活动,或者在巴厘和雅加达开临时餐厅。—— Eelke Plasmeijer,乌布“土食”(Locavore)餐厅集团的主厨兼共同所有人

我们设法靠国内生意生存了下来。所有员工减薪,严格控制开支,轮流休假。高级管理人员的减薪幅度最大,总经理无薪工作了一段时间。普通员工工资降幅最小。在巴厘岛,我们非常依赖服务费,按消费的10%收取,如果消费不高,这将是双重打击。- Guy Heywood,六善度假村首席运营官

新冠前,我们是一个粮食救援组织,专门收集与旅游相关的剩余粮食。我们收集岛上65家最大的酒店的自助餐以及婚礼等活动上的食物。疫情爆发时,我们发现没有食物了。但我们应对得不错。我们有12个司机,多辆运食物的车,冷藏车、定制摩托车、卫生师、厨师。我们推出了第一个救援厨房,将救援出来的食物与从当地农场和供应商处购买的过剩食物放到一起。现在我们和一些大公司合作,比如雀巢,收集那些快过期或有损坏的食物。2020年,我们为巴厘岛的穷人提供了150万顿饭。—— D.J. Denton,食品救援非营利组织Scholars of Sustenance的经理

勉强生存

很多被解雇的人都靠卖菜勉强赚钱。能卖什么就卖什么,车就停在街上卖,但没见到有人有钱买这些东西。我的很多朋友都回了自己村庄种田或捕鱼。——Gusti Agung Mahaputra,厨师

那些被酒店解雇失业的朋友都开始为了生存创业。我的朋友开了一间小面包店,我和他一起工作了几个月,然后开了我自己的面包店。生意一直很好,直到最近三个月,也许是因为人们没钱了。有些人为了生存已经卖掉了一切,比如他们的房子。——Komang Agus Surya Kusuma, Kayoen 面包店

最糟糕的是营养不良。因此,我们正在为高营养牛奶项目筹资,并在巴厘岛的11家超市设立了食品盒,供人们捐赠食物。但是仅仅提供食物是不可持续的。下一步是让人们参与到(创造食物的)这个过程中来。我们启动了一个自给自足的水产养殖项目。——Robert Epstone,非营利组织Yayasan Solemen Indonesia的创始人

空荡的街道

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疫情)可能给巴厘岛带来了喘息的机会。巴厘岛南部已经出现了水资源短缺,由于大量的开发,道路水泄不通,污染也很严重。过去15到20年里,巴厘岛的发展速度已经完全超出了政府的基建能力。——Guy Heywood,六善度假村

主干道上的商店大多是空的,到处都是“出租”的牌子。几个月来,路上都再没见过一辆出租车。人们说这是30年前这里的样子。——Ernst Ludick, 阿曼奇拉

外侨之道

巴厘岛有一个庞大的外国人社区。许多人经营服装、珠宝或家庭用品制造企业,或者经营餐馆或商店。这里物价很低,但生活质量却很好。——Guy Heywood,六善度假村

幸运的是,我工作的度假村有人长住,比如三四个月,所以我们能够继续营业。我们的房东是巴厘人,但业主是美国人,在印尼的外籍人士社区里很有人脉,可以招徕他们来这里上冲浪课或者住。这些人很多都可以远程工作。而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留住他们。——Gusti Agung Mahaputra,厨师

长谷是数字游民的天堂。印尼政府正在努力开放数字游民签证,让人们能够在这里长期逗留。对于游客,政府现在不想回到新冠之前的旅游数量,而更关心游客的质量。——D.J. Denton, Scholars of Sustenance

抓住印尼富人

巴厘岛既有出不去的外国富人,也有出不去的印尼富人。以往他们会去澳大利亚、欧洲或东南亚的其他地方。现在,相比困在雅加达,他们宁愿在巴厘岛待上几周。——Guy Heywood,六善度假村

展望未来

我们提名了3个绿色区域(作为7月份可以接受国际旅行的无新冠地区),但政府尚未解释实施情况。而且也不清楚谁会来。也许新加坡人?澳大利亚人可能要到明年,或者今年10月。日本和韩国没什么希望。我们也不指望会有多少美国和英国游客,他们曾是我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对于酒店来说,长途市场成为主要市场是一件好事,但疫情来了就没用了。——Ernst Ludick, 阿曼奇拉

我认为游客会回来的,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但是,所有东西都在打价格战,因为供过于求。但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回到酒店行业。——Komang Agus Surya Kusuma, Kayoen 面包店

*本文编译自Fast Company

陈聪
陈聪

环球旅讯 编译

Make things happen

已发表文章 125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