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日航增资春秋日本的背后,低成本航空又一次大整合?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 2021-04-26 19:31

仅2020上半年春秋日本就净亏了27亿日元。

【环球旅讯】日经中文网4月26日消息,日本航空(JAL,以下简称日航)已确定方针,将收购中国廉价航空公司春秋航空的日本公司(以下简称春秋日本),将其收为合并子公司。据悉,日航计划在6月内追加出资数十亿日元,取得春秋日本过半数股权。

根据公开资料,去年4月春秋航空拟向春秋日本增资7.5亿元人民币,增资后出资占比为57.03%,表决权比例为29.43%;而增资后日航的出资比例为3.33%,表决权比例为5.47%。2020年4月28日,春秋航空发布公告称增资事项已获批,春秋航空向春秋日本完成增资11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7.31亿元。

针对此次日航增资春秋日本的信息,环球旅讯向春秋航空方面求证,相关人士称目前无更多消息可以披露。

据环球旅讯了解,此次日航增资春秋日本,或是春秋航空认为国际旅游无望短时恢复的举动。此举对于春秋航空而言,或许在短期内能卸掉一个亏损包袱,而对于日航而言则减少内耗,扩大未来在日本国内低成本航线的竞争优势。

靠中日线输血,春秋日本连亏多年

2012年,春秋航空日本合资公司——春秋日本获批成立,由于日本航空法对于外资有限制,当时春秋航空的持股比例为33%。在后来的几年里,春秋航空多次对春秋日本增资,2014年春秋航空增资18亿日元;2015年末增资20亿日元。

根据春秋日本2020年度安全报告书,截止至2020年12月31日,春秋日本共运营6架B737-800,飞行相关的直接人员(包括客舱服务员等)共计203人,运营着3条日本国内线和6条中日国际线。

根据公开资料,春秋日本2018年营业收入95.16亿日元,净亏损49.93亿日元;2019年营业收入148.20亿日元,净亏损27.50亿日元,实现了同比赤字减半。不料2020年新冠疫情突袭全球航空业,仅2020年上半年春秋日本就净亏了27亿日元。

受疫情影响,春秋日本在日本国内的航班已大幅减少至每周1-2班,国际航班则是每周1班或隔周1班。而如今新冠疫情在日本仍然未得到控制,2021年春秋日本要实现财务黑字(即盈利)的目标看来亦是岌岌可危。

春秋航空曾在公告里指出,航空运输业属于重资产行业,前期投入成本高,加之日本航空市场为寡头垄断市场,市场竞争激烈,春秋日本在航线拓展、收益管理和人才引进等方面面临较大压力,导致开航运营至今仍未盈利。

截止至2019年末,春秋日本资产总额为89.54亿元,净资产为-85.07亿日元。随着2020上半年亏损的扩大,春秋日本的总资产降至64亿日元,净资产为-117亿日元。

而春秋航空在2020年业务预亏报告中指出,受新冠疫情影响,春秋日本经营的国内及国际业务遭受巨大影响,2020全年亏损,何时能克服市场和经营困难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春秋航空于2020年度对春秋日本长期股权投资确认投资亏损,预计计提亏损约7亿元人民币。

民航数据分析机构李及李创始人李瀚明指出,春秋日本的连年亏损还源于其主要客户结构单一,且日本国内线运作有一定门槛,并不是春秋可以轻易涉足的市场。

春秋日本在成立之时背靠出境游红利,瞄准了“五小时航程”的中日线,以访日中国游客为主要目标客户。

同时春秋日本成立另一大原因在于,民航局对航线的审批有严格要求,成立日本公司有利于春秋航空在日本拿到飞往中国的航权,扩大春秋航空在中日航线上的竞争力。

2009年末,日本政府正式对中国游客开放个人单次赴日旅游签证;2011年末,日本政府正式对中国游客正式开放个人多次赴日旅游签证。这两次签证的放宽成为了中国人赴日游的转折点。

根据公开数据,2010年中国赴日游客同比增长40.4%,2011年同比增长36.6%。而在2015年受日元贬值影响,中国游客开启“买爆日本”模式,当年赴日游人数同比增长107.3%。到了疫情前的2019年,日本国土交通省观光局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赴日游为959.4万人,占日本外国人访日游客比例的33%,总消费额的占比更是高达4成。

而借着这股东风,春秋航空及春秋日本的中日航线保持着多年的高上座率,运力也不断提升。春秋航空2019年报指出,日本航线随着中日关系改善带来的航权时刻资源放开以及市场需求持续增长,有比较好的确定性,全年运力增速超过65.0%。

据李瀚明透露,春秋日本的日本国内航线一定程度上依赖中国客人,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面临客人不足的情况。由于日本本土市场已经相当成熟,内卷激烈,春秋日本要想发展日本本地客人并不容易。

奥运会难救日本航空业,LCC整合大势所趋

纵观日本航空业,在疫情得不到有效管控和奥运会延期的双重打击之下,全日空及日航两大寡头出现巨额亏损,预计2020财年全日空将亏损5100亿日元,日航将亏损2700亿日元。而LCC领域,亚航日本于2020年11月启动破产程序,成为疫情风暴下又一家关门大吉的航司。

尽管日本奥运会将在2021年7月重开,但奥运会确认给海外观众退票一事,注定将影响今年国际客人赴日热情。再加上地缘政治因素影响,中国人赴日观光需求也将进一步抑制。

在必要的国际商务出行上,今年3月,日本共同社消息指出,围绕加强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和疫情扩大相关的边境口岸对策,日本国土交通省已经要求执飞入境羽田、成田、关西三个机场国际航线的各航空公司,把每个航班的入境人数限制在100人以内。

国际出行整体并不乐观。IATA在今年4月中旬又一次上调了全球航空业亏损预期,2021年航空业运营商将亏损约480亿美元,而这一数字比之前预计的上调了近百亿美元。现任IATA的总干事Willie Walsh表示,尽管全球航空业的损失将会比2020年低,但危机带来的痛苦加重。

不过,日航增资春秋日本一事早有风声。

去年10月,路透社消息称,日航计划结合旗下三家区域型低成本航司(LCC),打造一个低成本航空服务网络,在疫情后吸引更多的休闲游客消费。日航总裁Yuji Akasaka称,航空业受到疫情的重大影响,差旅业务持续萎缩,所以需要更加注重休闲游业务的发展。

据悉,日航旗下的三家LCC包括日航和澳航的合资公司捷星日本航空、日航和春秋航空的合资公司春秋日本 、以及日航独资的ZIPAIR。但彼时日航并未透露是否会正式将这三家LCC合并。

而在2020年11月,日航通过公开募股和其他方式筹集到最多约1800亿日元,或为上述行动储备财力。

李瀚明进一步分析指出,在2020年奥运和2025年世博的背景下,日本已经坚定了“观光立国”的国策。因此,LCC作为吸引周围中韩、东南亚客流的有力武器,在日本航空业界发展战略中的分量愈来愈重。事实上,日本独立LCC的发展并不顺利,从全日空和日航分别布局乐桃航空、捷星航空开始,日本本土的 SkyMark、StarFlyer、AirDo、Solaseed 等LCC在明里暗里与日本业界两大巨头达成合作,因此在LCC领域继续形成两社竞争的情况。

近年来,日本LCC领域的发展进入了期待以整合重组收获更多市场增长红利的阶段。根据民航资源网报道,2013年前后LCC在日本快速发展,至2018年在国际航线上LCC份额已达到25%,国内航线LCC份额超过15%。而早在2018年,全日空将旗下的乐桃航空及香草航空进行重组,瞄准的就是消减内耗共同扩大市场的目标。

新冠疫情或将催化这种趋势,根据IATA的预测,考虑疫苗广泛使用的乐观情况,2021年航空业客运收入将恢复至疫情之前预期水平的50%左右。休闲和短途旅行的恢复速度将超过商务旅行和长途旅行,预计航司的净利润将因为商务旅行的锐减而减少400亿美元,息税前利润率将下降7%。这样的复苏趋势可能会加速市场向低成本航空公司的转移,原因在于LCC通常能够通过降低成本,更好地应对目标市场不断变化的需求模式。

日航有心,春秋航空或有意。根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春秋日本单打独斗难以抵抗疫情阴霾,和日航共同做大或是一条新的出路,“春秋航空方面认为出境游短期开放无望,同时又有日本资方的压力,通过日航的增资,春秋日本能够实现相当程度的补血,未来在出境游恢复后,春秋航空再通过增资的方式买回也未尝不可。”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

TravelDaily

欢迎关注环球旅讯官方微信订阅号(ID:traveldaily),第一时间收获旅游业热点事件、意见领袖辣评,以及最值得关注的行业趋势洞察。

traveldaily
已发表文章 409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