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航司连续第八周增加运力,但复苏之旅仍然漫长

至少在未来6个星期,形势仍不乐观。

【环球旅讯】航空运力连续第八周增长,周座位数达6320万个,是过去一年多以来的最高点,也预示着世界各地许多市场的运力逐步缓慢而稳定地恢复。正如去年全年的情况,各个市场在新冠疫情期间的表现不尽相同。本周数字依然乐观,但有几个市场继续呈现出运力下降的趋势。所有这些都凸显了市场正处于时停时进的状态,仿若红绿灯!

尽管周运力缓慢增长110万个座位(+1.8%),航空公司似乎仍对运力保持谨慎态度,对于今年第二季度的最后一周,航空公司已取消了约1850万个座位。但是,到今年八月,谨慎将变成信心,航司将增加1400万个座位,这表明假日需求旺盛,这样不少航班就能回归:好日子要来了!

图1 – 2019年1月-2021年8月 每月计划航空运力 

当然,必须全面地看待这八周的乐观增长。全球运力仍比疫情之前的水平低40%,两个主要市场西欧(-69%)和南美洲南部(-66%)都在努力追赶所有其他地区。东北亚仍然是最大的区域市场,鉴于中国、韩国和日本都属于该区域,这也不足为奇,该区域的运力数据已经非常接近疫情之前运力水平的80%,如果有国际运力增长使得三国之间的流动性显著增强,数据将进一步接近疫情之前的正常运力水平。  整个非洲的运力情况仍仅略超疫情之前运力水平的一半,周运力为160万个座位数,并且在四个地区的分布非常平均。

相比疫情之前的水平,北非损失仍然最为严重,目前一周减少约62万个座位,主要航司如摩洛哥皇家航空(-30%)和阿尔及利亚航空(-36%)都在艰难复苏,本周只有大约70家运营定期航班的航空公司,而在2020年1月为105家。

在非洲南部,目前有38家运营定期航班的航空公司,疫情前是55家,由于以往占比20%的南非航空没有复苏迹象,该地区全面复苏的前景仍然渺茫。

拉美的情况则出现了两极分化。南美洲北部地区在最近几周内继续强劲增长,而南美洲南部地区自3月8日以来已经减少了约27%的运力,因为巴西正经历另一波疫情。

表1 –全球各个地区的计划航空运力 

排名前十的国家/地区市场没有变化,且波动很小。中国仍然是最大的国家市场,仅比疫情前运力水平低3%,但几乎都是国内运力,而这些运力很多都是来源于以往经营丰厚利润的国际航线的航司组成的。一旦一切恢复正常,那么当前的国内运力还能保持多少,以及高收益的国际航班服务能“翻盘”多少,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关注。

在美国,尽管最近市场出现反弹,并且出现了许多绕过枢纽机场的新开通的直飞航班,但总运力仍比2020年1月水平低25%。国内的周运力仍比疫情前运力水平少约400万个座位,而国际运力仅为疫情前运力的一半。

本周,从美国到加拿大,大约有18000个座位,但前提是达美航空有足够的飞行员执飞,而2019年同期有 394000个座位;美国到英国的航线本周有42000个座位,2019年同期数据为272000个座位。这两个市场的重新开放将对复苏过程产生重大影响。

在排名前20的国家/地区市场中,周运力增长最快的是泰国,本周增加了96000个座位。目前其国内的运力为正常水平的91%,但国际运力不到疫情前水平的8%,而对于一个旅游业在经济中占比如此高的国家来说,这仍然是人们重点关注的问题。 

展望未来,排名前20的国家/地区市场的情况至少在5月中旬之前都不大可能会改变。排名第21的英国每周数据为36万个座位,遥遥领先后一位,但同时也远远落后于意大利的582000个座位。由于未来六周内国际旅行仍不太可能恢复正常,前二十的排名大概率不会发生改变!

表2 – 计划运力排名前二十的国家

全球排名前二十的航空公司中有四分之三位于美国或中国。美国的三大航空公司位居榜首,其次是中国两家最大的国内航司。美国航空继续与第二名达美航空保持距离,并且仅从目前的运营座位数来看的话,它已经轻松地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航空公司。

也许最有说服力的排名是拉美地区的航司排名,尽管其运力仅是疫情之前的三分之一,但仍成功挤入了前20名,这说明许多航司仍然深陷泥淖。

香港快运航空和香港航空本周定期航班计划运力均不到其正常运力的1%。泰国国际航空公司的运力不到正常值的7%,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运力仅为其在最近的重组之前正常运力的10%,而加拿大的西捷航空运力则仅为正常运力的11%。

对于许多航空公司而言,要实现复苏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不管还有多少需求待释放,没有航班运营的每一天都会导致航空公司损失数百万美元。

表3 – 排名前20的航空公司

去年12月下旬,每个人都希望今年第二季度成为需求回升的转折点,但今年1月初,对于大多数市场,这个希望已经落空。

2021年的第二季度,至少在接下来的六周内,由于许多国家/地区仍受到旅行限制和隔离要求的影响,情况将持续低迷,航空公司越来越寄望于8月至9月的强势复苏。

为了实现这一希望,需要尽快明确各地何时可以取消旅行限制;而短期内的解决方案,只能依赖于政府灵活调整旅行政策,并与不同地区各自协商“旅行走廊”互通协议。

*本文编译自OAG

陈聪
陈聪

环球旅讯 编译

Make things happen

已发表文章 220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