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民航业一片哀嚎,郑州新郑机场为何能逆势而上?

郑州新郑机场去年旅客吞吐量2140.67万人次,全国排名提升至第11位。

2020年,郑州新郑机场客货排名再创历史!

其中,旅客吞吐量2140.67万人次,同比增幅-26.49%,全国排名提升至第11位。

客运实现了对南京禄口机场的超越。

货邮吞吐量63.94万吨,同比增幅+22.49%,全国排名提升至第6位。

货运实现了对成都双流机场的超越。

客货运全国排名均晋升1位,运输规模连续4年保持中部“双第一”。

也就说,在中部航空枢纽的竞争中,郑州机场几乎已取得了对武汉、长沙两地的压倒性优势。

要知道,如果按照城市GDP来看,郑州只能排到第16位。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郑州机场实现了逆袭呢?

1

中原地区的失落

中原地区是个神奇的地方。

中国古代文明孕育于此,并得以发扬光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原地区既是我国地理的中心,又是文明的源头。

但中原地区一直令人感到费解,且不说经常有人、有段子、有文章拿河南人开刷,就谈中原地区的河南发展也一直不温不火。

自唐以来,我国的政治中心或自此往西到西安,或往南到南京,或往北到北京。

开封虽作为北宋京都,但一直处于无险可守的尴尬中,最终以徽钦二帝被俘成为民族历史上最为耻辱的一幕。

中原没有保持政治中心的地位,经济中心的地位很快不保。

由于中原处于地理的中心位置,这里也是中国历史上战争和灾难最集中的一个地区,很多民族、种族、国家为了争夺中原地区的控制权,逐鹿中原。

无论是五胡乱华的时代,还是五代十国的时期,再加上赵宋南迁,这个地区总是战火最大,战乱最多,杀戮最重。

由此引发了中国历史上的三次大迁徙,由北向南,并彻底改变了中国的人口版图和经济版图。

第一次:晋室南渡,西晋灭亡,史称“永嘉之乱”。给南方带去了人口、技术和文化。

第二次:在唐安史之乱以后,加上唐末五代十国的战乱,中原人口再次南迁,南方人口首次超过北方地区,中国人口地理分区的中心首次由黄河流域移到了长江流域。

第三次:北宋的靖康之变及宋室南渡导致了中国第三次人口南迁高潮。经济上南强于北的局面完全确立。

我们经常讲客家人,实际上就是民族几千年的大迁徙形成的。

南北人口、经济甚至是文化从北强南弱到南北均衡,直至最终南方彻底压倒北方。

在这转换的过程中间,作为中原地区的河南无疑是最为失落的。

河南地处中原地区,不靠海;黄河的河运功能彻底报废,交通上的劣势也影响了河南的发展。

不过正是由于如此,河南人对空运的发展尤为重视。

2

中部枢纽的竞争

从城市来看,郑州虽位于中原,地处交通要道,但曾经只是一个知名度不高的中等城市。

无论GDP总量,还是人口规模,抑或城市知名度和存在感,都无法与沿海城市匹比。

但从2008年到2019年,郑州GDP从3003亿提升到12003亿元,相当于翻了4倍。

全国排名第16。

城市GDP均不如武汉和长沙。

图片来自于搜狐

相比其他区域枢纽争夺,长沙黄花机场、武汉天河机场、郑州新郑机场对中部机场第一枢纽的争夺可谓中国民航史上最为激烈的争夺。

围绕机场中部霸主的位置,你争我夺、你追我赶、互不相让、互不服输。

不过一开始的郑州机场几乎是默默无闻。

放在世纪初的2001年,郑州机场旅客吞吐量152万人次,排名全国第25位。

货物吞吐量1.9万吨,排名全国第27位。

就是在十年前的2009年,郑州机场旅客吞吐量732万人次,排名全国20位。

货邮吞吐量7万吨,排名全国第21位。

虽然排名相对十年前有所上升,虽然也地处中部地区,但关于中部航空枢纽的竞争还轮不上

郑州,那是武汉与长沙机场之间的叫板。

2010-2018年的9年间,只有1年旅客吞吐量落后武汉天河机场。

从2004年长沙机场旅客吞吐量超越武汉机场以来,这两家机场之间的名次之争近乎疯狂。

2004年:长沙机场380万人次,排名16;武汉机场432万人次,排名17。

2005年:长沙机场530万人次,排名16;武汉机场474万人次,排名17。

2007年:武汉机场836万人次,排名12;长沙机场807万人次,排名13。

2009年:武汉机场1130万人次,排名12;长沙机场1128万人次,排名13。

2013年:长沙机场1601万人次,排名12;武汉机场1571万人次,排名13。

2014年:长沙机场1802万人次,排名12;武汉机场1728万人次,排名13。

2015年:武汉机场1894万人次,排名13;长沙机场1872万人次,排名14。

2016年:长沙机场2130万人次,排名13;武汉机场2077万人次,排名14。

两大机场常常因为几万人次的差距而影响相互名次,互不相让。

3

郑州上演逆袭之路

当武汉和长沙争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身后的郑州机场在悄悄赶超。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郑州机场并没有参与到武汉、长沙两大机场对中部枢纽的竞争中去,因为在客运领域还没有实力与长沙、武汉角逐。

不过中原人自有中原人的智慧,于是另辟蹊径,凭借货运发力。

因为这段时间内,大家还是重客不重货,在货运领域的投入带来了意想不到效果,郑州机场货运量呈现飞速发展。

2011年,郑州机场货邮吞吐量10万吨,排名20。

2012年,郑州机场货邮吞吐量15万吨,排名15。

2013年,郑州机场货邮吞吐量16万吨,排名12。

2014年,郑州机场货邮吞吐量38万吨,排名8。

2016年,郑州机场货邮吞吐量46万吨,排名7。

只5年的时间,货邮吞吐量增长了360%,排名提升了13位。

就在2016年这一年;

中部地区另两大巨头货邮吞吐量:

武汉机场18万吨,排名16。

长沙机场13万吨,排名21。

与郑州机场相距甚远。

我们经常讲客货不分家,往往是客流会带动货流,同样货流会反哺客流,这一点在民航领域尤为突出。

我国北京首都机场、上海浦东机场、广州白云机场既是旅客吞吐量排名前三位的机场,同时也是货邮吞吐量排名前三位的机场。

客货之间有着相互促进、相互影响的关系。

郑州机场的货运的飞速发展带动了客运的发展,终于2017年一举实现了对武汉、长沙的超越。

不过,在2017年之后,情况开始发生逆转。

这一年首先是郑州机场完成了长沙的超越。

实际上,这是非常令人震惊的。

因此在此前,郑州机场落后长沙、武汉两大机场甚多,在2010年之前一直在20名开外徘徊。

在航空物流实现突破后,物流的集聚效应带来了客流的集聚。

郑州机场旅客吞吐量:

2011年1015万人次,排名21

2012年1167万人次,排名18

2016年2076万人次,排名15

2017年2430万人次,排名13

2018年2733万人次,排名12

2019年,郑州机场、武汉机场、长沙机场旅客吞吐量分别排名12、14、15。

郑州机场、武汉机场、长沙机场货邮吞吐量分别排名7、15、18。

无论是客运还是货运,郑州机场后来居上都远远超过了原来的中部两大枢纽长沙、武汉,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中部航空枢纽之争基本已经告一段落。

在2020年,受疫情冲击,民航业一片哀嚎。

但郑州新郑机场依然逆势而上,继续高奏凯歌。

货运吞吐量实现对国内航空第四城成都的超越。

客运吞吐量实现对第二经济强省省会南京的超越。

4

郑州经验的奥秘

郑州机场地处中原大地,原本有理由有条件有愿望成为中部第一航空枢纽。

但十年前的郑州只能在一旁安静的看着长沙和武汉互怼。

不过这也让郑州得以全面思考自己的未来。

这一思考,就为郑州未来一举超越武汉长沙两大城市,并确立在航空枢纽方面的优势。

那就是发展航空货运,实施差异化的发展。

当别人都注意客运的时候,郑州人先想到了发展航空货运。

这种灵感可以说是来自于富士康。

这种灵感首先要感谢富士康。

2010年7月,富士康项目签约入驻郑州。

2011年3月,富士康科技集团正式投产。

作为高科技产业,富士康对航空物流的要求非常高,支持富士康在郑州发展壮大,必须打造郑州航空物流枢纽。

正是这次机遇让郑州机场找到了适合自身发展道路,就是走一条差异化发展之路。

2011年,河南作出重要决策:按照“货运为先;国际为先;以干为先”的“三为先”战略方针,把郑州机场构建成为“国际航空货运枢纽”和“国内大型航空枢纽”。

由此,一条被航空业界誉之为“郑州路径”的新发展模式开始逐步呈现。

新郑机场作为内陆机场,优先发展货运而非客运,不少人对此疑虑重重,但实践证明 “郑州路径”的选择是正确的。

2011年11月4日,中国中部地区首个综合保税区“郑州新郑综合保税区”正式封关运行。实际上,综保区的建设就是为了保障富士康。

富士康项目入驻郑州后,航空港区掀起了建设发展的高潮,高峰时期入驻员工达28万人,完成投资543亿元。布局手机生产线95条,生产手机6846万部。完成产值1210亿元,实现外贸进出口总额284.97亿美元,成为河南省首个单厂产值超千亿元企业。

在富士康的带动下,2012年,航空港产业集聚区工业总产值达1265亿元,同比增长168.2%,成为全省首个年产值超千亿元的产业集聚区。

2012年11月17日,国务院批准《中原经济区规划》;2013年3月7日,国务院批准《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发展规划》,要求努力把实验区建设成为全国航空港经济发展先行区。这是全国首个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航空港经济发展区。

2014年1月,河南航投收购了卢森堡货运航空35%的股权。

2016年1月,郑州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获批设立。

2016年3月,国家将郑州航空港建设列入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同时提出提出建设郑州等以货运功能为主的机场。

2016年8月,河南自贸试验区获批,郑州片区约80平方公里,侧重于探索以投资贸易便利化为主要内容的制度创新,打造国际物流中 心和内陆开放高地。

2018年11月,国务院发布通知,支持郑州机场利用第五航权,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允许外国航空公司承载经郑州至第三国的客货业务。

2019年5月,河南航投收购广东龙浩航空有限公司控股权,并更名为中原龙浩航空公司。

2020年5月,中州航空正式开航。

回首郑州航空物流走过的路程,一方面积极向国家争取政策,另一方面通过自身自身努力,打造通关流程、推动产融结合、制定产业政策等方面给予全力支持。

2012年,河南省制定发展货运航空20条优惠政策,在航线航班补助、市场开拓奖励、机场使用费减免补助、用地保障、融资担保、通关检验、高端人才引进等方面予以支持。

也许有人说,这20条优惠政策无非就是资金扶持、财政补贴,但是直至今日,又有哪一个地方政府制定出过如此详细而且切实的航空货运的补贴政策呢?

至今郑州机场已打造了全国许多机场都十分羡慕的大通关,河南电子口岸平台打通了通关、物流、商务服务信息,与14个联检单位实现互联互通,使进出口企业减少30%以上的关检重复申报,实现“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同时实现与全国海关的报关通关一体化。

同时郑州成立了兴港、建投2大投融资平台,把优质资产和可用财力持续注入平台公司,从事空港产业孵化、空港产业股权投资、资本运作、战略并购、及其他投融资业务,通过发挥产融结合优势,将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进行对接,推动空港产业经济发展,形成了以智能终端、精密机械、生物医药、电子商务、航空物流、航空制造维修、电子信息、现代服务“八大产业集群”发展为重点,航空港实验区加快实施“产业带动战略”,产业集群带动经济发展效应凸显。

2020年,航空港实验区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0亿元,同比增长约7.8%,电子信息业产值突破3000亿元,外贸进出口总额突破500亿美元,直接推动了郑州经济总量的跨越。

从中西部区域来看,郑州空港经济可谓首屈一指;而从发展速度来看,郑州同样可圈可点,堪称空港经济的样本。

2019年9月,郑州入选为首家空港型国家物流枢纽。

2020年,郑州机场在疫情的冲击下,再度实现客货运双提升,可谓名至实归。

祝福,郑州机场!

祝福,中原大地!

来自平流层的交流,有高度,有专业!

已发表文章 105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旅讯老王校长

“中”

2021-02-08
1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