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处置进展顺利,海航即将迎来春天?

2020年,海航能生存下来已为不易。

刚刚,海航集团发布重大公告:

根据工作需要,即日起,顾刚辞去海航集团董事及执行董事长职务,任清华辞去海航集团董事及联席首席执行官职务。

据了解,顾刚、任清华担任联合工作组职务不变。海航集团将在联合工作组的指导下,在各方的支持下,继续全力以赴推进海航集团风险处置的实施工作,妥善做好海航集团风险处置工作。

目前,联合工作组已经完成尽职调查工作,按照“法治化、市场化”原则,制定了风险处置工作思路和方案,各项工作取得积极进展。

也就是说,下一步海航集团化解风险的方案将出台,我们拭目以待。

回顾2020年的海航,翼哥认为对海航人,对海航工作组应报以足够的敬意,是你们付出巨大而又艰辛的劳动,确保了海航起死回生,确保了海航安全运行,确保了海航军心稳定。

下面就跟着翼哥来一起回顾2020年的海航。

2020年,海航跌宕起伏的一年!

2020年,对海航来说更是面临生死存亡的一年。

01

海航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年初,陈峰信心十足的将2020年定为化解海航流动性风险的决胜之年时,谁也没料到一只更大的黑天鹅不期而至。

2020年的这场疫情将海航置于更为凶险的境地,这两年来,海航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资金紧缺、流动性紧张,而疫情最为可怕的就是让人停止流动、经济停止运转。

以往由于旅客乘机是先付款后乘机,一般来说只要客流量上来,航空公司是不缺现金流的。

不过疫情改变了一切,一方面没有旅客,没有现金流入;另一方面取消航班,旅客取消出行,航空公司需要退全部票价,航空公司存在着被挤兑的风险。

对于国航、东航、南航来说并没有太大问题,因为可以发疫情防控债,紧急融资缓解资金压力,小航司旅客量小现金流有问题但不会那么大。

但海航问题就很大,因为一方面现金流入骤降,但现金流出猛升,更为重要的是海航目前很难通过低利率的债券融资。

用墨菲定律来看海航,那就是坏事情往往在最困难的时候发生,而且朝着最不利的方向发生,并引起最大可能的损失。

疫情就是在海航最为艰难的时刻到来。

也就是说,疫情肯定会放大海航的危机。

2月份,海航可谓内外交困。

一是:运力投放锐减,生产经营几乎停顿。

2月份客座率只有44%,同比降低了43个百分点。

当月只运送了48万人次,同比下降了93.5%,只有2019年2月份的1/17。

平均每架飞机每天只运46人。

2020年一季度,海航控股利润总额-85.56亿元,占了全民航所有航空公司总亏损336.2亿元的1/4,一季度的亏损金额超历史上任何一年的亏损金额。

二是:流动性极度困难,账面仅剩36亿元。

我们如果对3月底海航控股负债情况进一步分析,会发现在1349亿元的负债中,流动负债高达1227亿,占比90.1%。

1227亿元短期内都要偿还,而流动资产仅484亿元,相当于手中只有1块钱,却要还3块钱。

海南航空母公司短期借款高达221亿元,长期借款竟然一分钱都没有。

海南航空1116亿元的负债中,流动性负债1034亿元,高达92.7%。

账面现金仅剩36亿元。

三是:债务压力巨大,危机集中爆发。

银行不借钱,债券市场无法发债,经营上入不敷出,导致海航爆发了债券风波。

3月份,海航集团、海航控股、西部航空频发债务危机,显示流动性危机已从海航集团扩散至海南航空,甚至是旗下企业。

3月11日,西部航空债券17西航01停牌。

3月24日,海航集团债券15海航盘中停牌。

4月7日,海航控股债券19海南航空SCP002兑付压力大,发布召集持有人会议公告。

4月7日,西部航空债券17西航01停牌。

4月9日,海航集团债券13海航债停牌。

4月9日,海航集团债券16海集01停牌。

所有的公告中都有这样一句话“因存在待确认的重大事项”。对于债券来说,最重大的事项就是兑付危机,也就是说在原定的时间内还不了钱了。

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可以说当时的海航控股,有两缺:

一是缺钱,没有资金怎么维持正常运转?

一是缺客,没有旅客怎么实现良性循环?

不管如何,靠海航自身显然已经无法实现自救。

02

工作组空降海航

2020年2月29日,海航一则公告传遍整个市场:

为有效化解风险,维护各方利益,应本集团请求,近日,海南省人民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门派出专业人员共同成立了“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将全面协助、全力推进本集团风险处置工作。

海南省政府牵头组成联队进入海航集团,成员组成如下:

地方政府代表:

来自海南省发展控的顾刚、洋浦经开区的任清华。

债权方代表:

来自国开行的程功,是海航集团的大债主。

民航局方代表:

来自民航局中南管理局的李双臣。

与此同时,海航集团改组了董事会,工作组组长顾刚、常务副组长任清华进入董事会,其中顾刚担任执行董事长,任清华担任联席CEO。

自此,顾刚临危受命,执掌海航大局。

陈峰再度退居幕后。

03

海航奋起自救

工作组入驻不久,就被来了个下马威。

因海航债务无法及时兑付,海航集团临时开会,要求延期支付债务。

其实对于时下的海航,这本也无可厚非。

不过,海航来了个神操作,4月14日晚六点半给投资者们发邮件,要求当晚7点之前,即半小时之内参会登记,关键还要求参会登记提供加盖公章等系列要求。

实际上就是无视投资者的权益。

一时舆论哗然,当天电话会议也几乎失控。

次日,投资者就用脚投票,15海航债暴跌,以23%的跌幅跌停。

客观的讲,这与刚入驻的工作组应该没什么关系,应该是相关经办人员的事,当然为何犯如此低级错误,其中奥妙就不得而知了。

应该说,海航管理层反应还是非常迅速的,态度也是非常积极的。

在发生此事的次日,海航集团就发出了一份致歉信。

此后,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民航业开始复苏,海航也抓住了市场机遇。

海航加大力度进行运力投放,全力市场营销,推出多种“随心飞”类产品,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与此同时,海航显然也抓住货运市场井喷的机会,海航调动70余架替代机型运力投入货物运输,并积极协调境外货机运力投入到货运市场。

海航生产经营也呈现快速恢复态势。

一是运力投入大幅增加。

到12月份,海航控股运力投入(可供座公里)为87亿座公里,同比降幅为25%。

其中国内航线运力投入实现了3.6%的增长,这在2020年可是第一次。

二是客货运量快速提升。

到了12月份,海航控股的旅客运输量为422万人次,同比降幅已收窄至13%。

是2月份旅客运输量的8.8倍。

三是客座率持续改善。

在客座率方面,海航控股也得到很大的改善,到12月份,海航控股的客座率已提升至74.2%,在国内航空公司处于领先水平。

此外,海南三大机场生产运输指标出现连续正增长,在全国民航运输机场排名齐攀升。“客改货”超过2700班,货运业务实现逆势增长,同时受益海南自贸港利好政策,系列重要项目接连落地。

与此同时,财务状况也日趋稳定。

由于严格实施航空主业封闭管理和资金强力管控,保障航空安全和资金平衡。稳步有序推进完成“一岛四地”等非主业、非核心资产处置,实现部分现金回流。通过整体救助性贷款、债券融资、债券展期等方式多措并举,缓解了资金紧张状况。

一直以来,翼哥都在关注海航的动向。

虽然很多人指责海航的种种不是,但是我想只有海航活过来、站起来、腾飞起来,才符合绝大部分人的利益。

也有很多网友因理财产品目前无法兑付因而痛恨海航,非常理解这样的心情。

但我想只有海航逐步走上正轨了,这些理财产品也好、债券也罢,才能得到兑付。

如果海航真的破产了,还想得到支付恐怕那才是天方夜谭。

因此,海航目前在逐步恢复自身生产经营能力,造血能力也在慢慢恢复,至少对于民航行业、海航员工、海航的债主来说,肯定是好事。

但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指望几天、几个月海航就完全满血复活,那也是不现实的一件事。

我们需要客观、全面的看待海航的问题。

至少在2020年如此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对于绝大部分企业可能就休克死亡了,但还是依然顽强的实现安全飞行、航班正常运行,特别是生产经营还是实现快速复苏,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如果了解我国经济发展历史,看过往的许多企业就是因为资金断裂而不复存在,才会明白海航2020年所做的努力,确实不容易。

与此同时,翼哥也看到了海航也在马不停蹄的努力实现大瘦身。

将全球最大IT分销商英迈出售、将部分房产出售、终止37架飞机引进项目、削减107架飞机订单等等,所有的这些动作都是壮士断臂。

2020年的海航能生存下来已为不易。

来自平流层的交流,有高度,有专业!

已发表文章 100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