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丽航空和无锡民航,谁在挽救谁?

短期内指望瑞丽航空提升无锡民航整体规模,改变无锡民航竞争格局的可能性并不大。

1月15日,无锡市交通集团收购瑞丽航空股权完成工商变更登记。

原大股东景成集团持股比例由70%降至13%。

董勒成持股30%。

无锡交通产业集团以57%持股比例成为新的大股东。

此举为江苏省内国企收购民营航空公司的首例,无锡也由此成为江苏省首个拥有本土航空公司的城市。

从8月4日双方签意向协议,到12月28日,瑞丽方面将61%股权质押给无锡市交通集团。

再到股权实现变更,也只有5个多月的时间。

从这个角度来看,双方的效率还是非常之高。

如果速度快一些,也许瑞丽航空会成为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江苏本土航空。

按照无锡方面的计划,无锡交通集团计划上半年完成对瑞丽航空的增资扩股工作,并着手开展无锡总部和运营基地建设工作。

无锡交通集团认为,此番成功收购瑞丽航空,交通集团形成了集飞机制造、机场、航空公司为一体的航空产业链。

翼哥认为,此次股权变更,对无锡和瑞丽航空双方都有利。

无锡民航甚至江苏民航需要本土航空提振士气,同样瑞丽航空需要资金进入及时解困。

不过到底是谁在挽救谁,对谁的好处更多一些,翼哥认为还需要从深层次进行考虑。

01 缺乏底气的无锡民航

一直以来,无锡民航在江苏省一直排第二的位置,看上去似乎不错。

但苏南硕放机场作为无锡、苏州共建机场,发展规模一直不大,在全国的排名一直不温不火,与苏锡两地的GDP或者老百姓的消费水平相差甚远。

2019年苏南硕放机场旅客吞吐量也就797万人次,排名全国42位。

2020年1-11月份,苏南硕放机场旅客吞吐量528万人次,同比下降27.8%。

东部沿海地区中,从东北的辽宁到山东、上海、浙江、福建、广东以及江苏,省内第二大机场,只有江苏的硕放机场旅客吞吐量没有过千万人次。

广东第三机场珠海机场于2018年突破千万人次大关。

山东第三机场烟台机场于2019年突破千万人次大关。

浙江第三机场温州机场于2018年突破千万人次大关。

福建第二机场福州机场于2015年突破千万人次大关。

辽宁的大连、沈阳机场分别为2010、2011年突破千万人次大关。

更不要说北京、上海这样的超级航空枢纽城市了。

华东沿海4省一市中:

上海、福建均有两个机场突破千万人次大关。

浙江、山东均有三个机场突破千万人次大关。

唯一的省份只有一个机场突破千万人次大关的是江苏。

与兄弟省市的差距不是一步两步的距离。

所以苏州一直哭着喊着要建机场,原因就是硕放机场太弱,自己需求很大。

南通建上海第三机场并吸收上海溢出市场图谋将要实现。

无论是苏州还是南通只要建新机场,无锡苏南机场第二的位置必将不保。

不过,当前制约苏南硕放机场发展的最大问题是空地两不便。

首先是空域问题。

苏南硕放机场作为军民合用机场,客观上发展必然受限。

此外苏南硕放机场空域地处由虹桥向西最为繁忙的空域通道之中,也受到很大影响。

短期内无锡机场迁建几无可能。

扩建第二跑道也不太可能。

因此,每年的航班时刻增量极为有限,硕放机场的航班正常率长期处于华东地区各机场最后几位。

现在的无锡不是没有航空公司飞的问题,而是没有时刻资源的问题。

其次是地面问题。

苏南硕放机场地面交通并不通畅,刚修建成一条地铁。

苏州到硕放机场也没有便捷的高速路,出行时间大受影响。

通往无锡机场的312国道上货车拥堵,缓慢行驶的现象一直没有得到很大改观。

因此,无锡民航发展过程中受到多方面制约,而不是有没有航空公司的问题。

指望一个瑞丽航空解决这样的问题几乎不太可能,此外目前深航、东航两家公司在无锡的市场份额占2/3左右,瑞丽航空进来后,改变这样的格局也很难。

实际上,因为客运航空发展难度之大,无锡地方部分精力已放在发展货运航空上。

02 瑞丽航空的危机

进入2020年以来,民航业遭遇疫情冲击,亏损情况较为严重。

瑞丽航空作为一家小型航空公司,遭遇的压力应该也不小。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自2020年以来,瑞丽航空遭遇多起法律纠纷:

有与飞机租赁公司的租赁纠纷,有与普洱云中茶服务公司的合同纠纷,有与装潢公司款项纠纷,也有与个人之间的民间借贷纠纷。

2020年5月19日,瑞丽航空被纳入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高达1.35亿元。

因为未能执行相关给付义务,法律对瑞丽航空法定代表人实施限制消费。

据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最近瑞丽航空涉及的两件官司,就是飞机租金以及维修保证金无法及时支付的问题,涉及金额近亿元。

作为一家民营航空公司,在初创阶段为了加快发展,加上航空公司又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因此出现资金压力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像瑞丽航空这样的民营航空公司,也具备了一定规模,好不容易要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又遭遇到疫情的冲击。

民航业是资本密集型行业,说句不好听的,就是用钱堆起来的。

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在疫情的冲击下,加上地处云南这样旅游省份,瑞丽航空遭遇的难度可想而知。

所以,不能怪瑞丽航空自身有什么问题,而是民航业就是一个烧钱的行业,又加上疫情的冲击,遭遇冲击,也在所难免。

03 到底谁解救谁?

由此看来,短期内指望瑞丽航空提升无锡民航整体规模,改变无锡民航竞争格局的可能性并不大。

瑞丽航空到了无锡之后,可以说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多了个城市名片,增添了一份光彩。

对老百姓来说,本地也有一家自己的航空公司,也许高兴激动一下。

但真正掏腰包的时候,我想大概也是会桥归桥,路归路,市场竞争发挥更大的作用。

也许到了十年、二十年后,无锡建了新机场,瑞丽航空规模超过了50架、100架,那时候对无锡民航的发展也许会起到真正的带动作用。

不过,对于瑞丽航空来说,无锡地方国企入股,短期内还将增资扩股,还需提供相关信贷资金,为缓解瑞丽航空流动性压力,甚至是解救瑞丽航空将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长期来看,国资入股,将稳定人心,稳定军心,稳定战略,对瑞丽航空也是一件好事。

不过,有地方政府来办航空,能不能办好、办优、办强,在此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当然,翼哥也祝福瑞丽航空能够飞得更高、更远,无锡民航发展得更强、更优!

04 民营航空下一个会是谁?

翼哥判定2020年中国民航遭遇自2000年以来的第三次危机,并预言中国民航将迎来第三次大洗牌。

并提出四种洗牌可能:

一是大航企兼并小航企。

二是地方国资收购小航企。

三是民营航企进行整合。

四是大资本进入民航业。

并认定地方国资收购小航司可能性最大。

翼哥认为以下四类公司最有可能成为第一家或破产或被兼并或被收购的航空公司:

一是原本就很困难的航空公司

二是规模小的航空公司

三是资产负债率高的航空公司

四是股东实力弱的航空公司

根据各航空公司规模大小、股东实力、是否上市、目前经营状态等因素对这些公司能抗能力进行了打星评级。

上述数据均为2020年3月份数据

其中,评定1星的有10家公司,目前已有红土、龙江、瑞丽等公司改换门庭。

现在纯粹的民营航空只有这么几家:

春秋航空、吉祥航空、华夏航空、长龙航空、东海航空、九元航空。

春秋航空、吉祥航空、华夏航空三家上市公司一般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么只有长龙航空、东海航空。

东海航空目前机队23架,全部为B737-800型飞机,已有近两年的时间没引进飞机。东海航空有港资的背景,实际控制人陈仕洲一直比较神秘。

目前东海航空的董事长黄楚标正在组建大湾区航空,引人注目。

长龙航空目前机队57架,有三架B737-300型货机,54架A320飞机,今年逆势而上,不惧疫情冲击,竟然一举引进了11架飞机,一举超过三大航,成为国内所有航空公司净增飞机数量最多的航空公司,令人瞠目。

长龙航空董事长刘启宏部队出身也颇令人关注,去年长龙航空的股权也发生了变化。

民营航空公司越来越少,真希望他们能坚守住民营航空的一片天空。

来自平流层的交流,有高度,有专业!

已发表文章 105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