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创新股权再拍卖,为何无人问津?

海航创新年收入仅千万元,亏损却过2亿元。

最近一个新闻引起了翼哥的注意,就是海航旗下上市公司海航创新股权拍卖的新闻。

与龙江航空被司法拍卖引人注目不同的是,海航创新的第三大股东Ocean Garden持有的1.09亿股已被第三次司法拍卖。

但是这三次拍卖都是无人问津。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海航创新6年股权争夺战

海航创新的前身为上海九龙山。

上海九龙山前身为上海茉织华,是一家纺织涉及印刷、地产、造纸、国际贸易为主营业务。

1998年,创始人李勤夫与日本松冈株式会社共同发起组建了上海茉织华,并于1999年1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最初以地产、印刷、造纸、国际贸易为主营业务。

2002年开发九龙山旅游度假区,逐步转型为旅游地产企业。

2006年公司更名为上海九龙山股份有限公司。

2006年2月,九龙山实施股权分置改革。

根据股改承诺,原控股股东日本松冈同意将其持有的九龙山6625.42万股境外法人股(占股本总额的15.25%)和 8838万股B股(占股本总额的20.34%)全部转让给平湖休闲或李勤夫指定的境内外公司。

2007年9月21日,日本松冈、日本野村证券与RESORT公司、OCEAN公司分别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日本松冈将九龙山 4838万股B股转让给RESORT公司,将4000万股B股转让给0CEAN公司,转让价格为每股O.29美元。转让总价:2563万美元。

2007年11月16日,日本松冈将6625.42万股转让给九龙山国旅,转让价格为每股3.29元。转让总价:2.2亿元。

2009年1月13 日,完成过户手续。

此时,九龙山实际控制人已变为李勤夫。

2011年,海航尚处于扩张的初期。

2011年3月,李勤夫将其持有的九龙山29642万股A股,分别转让给海航置业、上海海航大新华置业,占总股本22.74%;与此同时,在B股市场,李勤夫方面以4200.98万美元将9335.52万股转让给香港海航置业。

交易完成后,海航置业以16.9亿元总价获得了九龙山29.9%股份,成为其大股东,李勤夫方面位列第二股东。

后来通过部分增持,李勤夫方面拥有九龙山20%股份。

不过,双方也开始激烈的交锋。

海航集团一直想将九龙山打造为旅游加地产平台,将旅游及金融相关业务注入。然而,李勤夫方面以转让款未全部到位为由,欲实际操控公司的日常运作,不愿交出董事长一职。

2011年,九龙山年度股东大会上,海航方面否决了8项议案,董事会则解除了海航派驻的财务总监的职务以反击。

2012年7月,海航置业方面申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改选董事会和监事会,遭到拒绝。

2013年12月,海航置业方面召开了2012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并免去了李勤夫方面董事会成员职务,改选出以陈文理为首董事会及高管。

由于双方的针锋相对,九龙山戏剧性出现双头董事会局面。

以陈文理为首的董事会在上海公司总部办公,名义上代表大股东;

以李勤夫为首的董事会继续把持公章等关键性资产,办公地点位于公司项目所在地平湖九龙山内。

所以,这一段,九龙山公告不断,这厢陈文理为首的董事会公告刚出,那边李勤夫为首的董事会也出公告,投资者搞不清楚到底听谁的。

看下图2013年发布的公告,注意其中的绿色框和红色框。

直至2014年初,因担忧九龙山面临的退市风险,双方选择各退一步,握手言和。

2014年7月,九龙山新一届董事会换届选举完成,郭亚军为董事长,李勤夫为副董事长。

此后,海航集团派出至少4位对接人来对接九龙山的开发工作,李勤夫及其儿子李梦强保留董事会两个席位,上市公司财务印鉴由双方各指定专人分别保管一枚。

双方当时还约定在短期之内,将全面启动九龙山度假区的开发、销售和招商引资工作,并研究探讨资产重组等方式,以期做大做强上市公司。

2015年6月,九龙山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拟收购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关联方以及海航旅游集团、麦顿资本、上海商驿信息以及梁健和杨海红旗下的资产,逐步降低对土地的依赖,重新确立九龙山的商业模式:打造景区运营专家,引入基金模式,逐步形成产业金融共融共生的商业形态。

2015年11月,九龙山发布公告称,由于董事李勤夫、李梦强对重组的相关议案弃权,一名独立董事未参会,相关议案并未获得通过,九龙山筹划了5个月的资产重组被迫终止。在大股东回避表决的情况下,二股东的弃权票实际上就等同于反对票,这也是导致九龙山重大资产重组计划告吹的直接原因。

而这一重大资产重组的流产也被市场认作是双方再起内斗的“导火索”。

2015年12月14日,九龙山股东上海大新华实业提交《关于提议免去李勤夫先生第六届董事会董事职务的议案》,内容如下:鉴于李勤夫先生不能适应公司战略发展大方向,不能积极配合执行中国证监会关于追缴短线交易收益的处罚,不能尽职履行《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董事选任与行为指引》及《公司章程》规定的董事勤勉及忠实义务,现提请免去李勤夫先生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职务。

2015年12月24日,在九龙山临时股东大会上李勤夫、李梦强被踢出董事会。

在海航彻底掌握了九龙山后的2016年,海航对九龙山开始大动刀,从变更注册地址到更换公司法人、上市公司及旗下子公司更名。

2016年1月27日,九龙山发布公告称,包括部分高层更换、公司更名以及经营范围和公司章程变更等10项议程获得通过。

2016年2月九龙山更名为海航创新,后公司整体迁址海南三亚,在海南开拓新业务。

不过,长达五年的对峙,使得海航创新错失了大好的发展机遇,寒冬很快就来到。

二、10年前有人炒股赚了2.5亿元

实际上当初李勤夫与海航闹翻是有原因的。

2006年2月,九龙山实施股权分置改革。

根据股改承诺,原控股股东日本松冈将其持有的九龙山35.59%股票转让给了李勤夫控制下的公司。

2009年3月2日,九龙山国旅持有的1.325亿股九龙山A股上市流通,同日九龙山国旅就迫不及待的开始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减持该股。

2009年1月13日至6月5 日,6个月内九龙山国旅合计减持九龙山A股3189万股,成交金额 1.65亿元,扣除成本和25%所得税后,净盈利8444万元。

2009年1月13日至7月10日, 6个月内 RESORT公司合计减持九龙山B股3452万股,成交金额2425万美元,盈利 1916万美元。

2009年1月13日至6月22日,6个月内 OCEAN公司合计减持九龙山B股 719万股,成交金额378万美元,盈 利272万美元。

李勤夫控制下的公司九龙山国旅、OCEAN公司及RESORT公司在完成受让日本松冈所持九龙山股票后,6个月内共减持九龙山,盈利8444万元、2188万美元。

2011年12月29日,中国证监会对九龙山国旅、RESORT、OCEAN发出《行政处罚决定书》,主要内容如下:

1.九龙山国旅、RESORT公司和OCEAN公司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五条所述的行为。

2.责成九龙山董事会向九龙山国旅追讨短线交易所获收益8444万元,向RESORT公司追讨短线交易所获收益1916万美元,向OCEAN公司追讨 短线交易所获收益272万美元。

3.对九龙山国旅、RESORT公司和OCEAN公司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

不过,2011年的九龙山董事会被李勤夫所控制,自然不会通过董事会向自己讨要2.5亿元的收益。

不过,随着海航成为九龙山的大股东之后,这种情况发生了转变。

2012年,海航置业控股持有九龙山股东后,于2012年6月20日向董事会发出公函,要求董事会向上述三被告追讨短线交易收益,但董事会在收到函件30日内仍未起诉,因此海航置业控股遂向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最终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如下:

1.被告九龙山国旅归还九龙山短线交易收益8444万元。

2.被告Resort归还九龙山短线交易收益1916万美元。

3. 被告OCEAN归还九龙山短线交易收益272万美元。

4.被告李勤夫、杨志凌、顾北亭、沈焜、李梦强、王世渝、郭辉对被告九龙山国旅、Resort.、Ocean上述归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案件在2014年8月8日就得到了判决,但一直未得到实际执行。

上述判决生效后,九龙山国旅、Resort、Ocean未在期限内支付应归还的短线交易收益,海航资管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交《强制 执行申请书》,申请强制执行。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出具了《财产控制情况告知书》,冻结Ocean持有海航创新B股股 份账户,冻结期限3年;查封李勤夫名下位 于上海市长宁区虹桥路2388号217、218、219、220幢的房产,查封期限为3年,

2020年8月28日,海航创新通过上海金融法院在上海证券交易所 大宗股票司法协助执行平台公开进行股票司法处置,公开拍卖 Ocean持有的海航创新流通 B 股1.09亿股。

三、可叹!海航创新竟然无人问津!

一旦司法处置股票成功,所得将全部归海航创新所有,将大为改善海航创新的资金情况。

不过,自8月份以来,海航创新的股票拍卖了三次,三次均流拍。

即便是将1.09亿股进行了分拆处置,每笔最小竞买申报数量为1090万股,最小竞买申报数量对应的保证金为12万美元,也没有人前去竞拍。

不过,海航创新在今年的A股市场可谓是暴涨暴跌了一把。

四、海航创新大起大落

今年,股市爆发,海航旗下规模最小的上市公司海航创新引得股市一众敢死队虎视眈眈。

海航创新年收入仅千万元,亏损却过2亿元。

虽名曰创新,引人想入非非,实际是搞了一座山,收租金,搞旅游。

注册地在海南,就粘上了自贸港概念。

注册赛马公司,就染上了赛马博彩概念。

更重要的是公司除了这么点旅游资产,几乎什么也没有。

2019年度,收入1310万,净亏损1.919亿。

2020年度,收入1514万,净亏损3.084亿。

这样的公司,在其他市场早就退市了,但在A股因为有概念,反而被爆炒一通。

2020年2月20日-3月19日的一个月内,共21个交易日。

且看海航创新如何上演大血洗:

8次涨停,两个一字板。

3次跌停,一个大跳水。

在3月19日,涨停最高的3.73元之后,一路下跌。

其中5月6日之后曾经连续6个一字跌停板。

最终跌倒1元。

在此之后,有拉了6个一字涨停板。

最高又涨至2.17,翻了一番还不止。

正所谓:

有人刀口上舔血

有人伤口上撒盐

有人张口等冤魂

谁在高高的山岗上站岗放哨?

谁又圆满实现了幸福大派送?

其中冷暖恐怕只有自己知道!

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来自平流层的交流,有高度,有专业!

已发表文章 86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