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莎航空遭重创,未来将如何自救?

汉莎航空认为2020年以及下一年度业绩很难进行预测。

我们知道全球民航业有许多老牌航空公司,屹立于民航多年不到,反而老当益壮。

如果说这些航空公司都是大佬,那么汉莎航空可谓是大佬中的大佬。

一直以来,在全球所有的航空公司,翼哥最为推崇的航空公司当属汉莎航空。

为何?

一、钦佩汉莎航空的两大原因

一是汉莎航空一直作为全球顶尖的航空公司而屹立不倒。

现在虽然我们都盯着美国的航空公司看,实际上美国的航空公司趴下过好多次,破产许多次,经过兼并整合、破产重组多次后才赢得新生。

但汉莎航空可以说一直是全球航空公司几乎是前五的位置,可以说是全球民航界大佬中的大佬。

我们知道全球有三大联盟,星空联盟,寰宇一家,天合联盟。

星空联盟是世界上第一家全球性航空公司联盟,成立于1997年。

创始成员五个:汉莎航空、美国联合航空、北欧航空、泰国航空、加拿大航空。

大佬就两个:汉莎航空和美联航。

但掌门人显而易见当属汉莎航空,所以总部也设在了汉莎航空的总部德国法兰克福。

关于我国航空公司联盟方面的分分合合,可以(点击:航空联盟的江湖!)。

二是汉莎航空是全球航空公司中多元化发展最好的航空公司。

我们知道航空业有三高一低的特征。

高投入、高风险、高波动,低收益。

特别是高波动,外界一有风吹草动,民航业就风声鹤唳。

可以说,风一吹,民航业就感冒。

那么缓解业绩高波动的方法是什么呢,就是多元化之路。

所谓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中。

规避民航系统风险的唯一方法就是多元化。

从我国的许多企业发展历史来看,企业一做大,都喜欢多元化,都认为自己无所不能,最后许多企业都是死在多元化上。

汉莎航空不太一样,他也在做多元化,但他是围绕着民航业做多元化,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适度多元化。

汉莎航空旗下拥有五个战略板块:航空客运、MRO、物流、航空餐食以及其他包括地勤。

除了航空客运这个主业以外,其他都是围绕着航空展开的。

我们国内搞多元化,搞的最厉害,可以说是搞得最好,也可以说是搞得最过度的,就是海航。

海航搞多元化,也是2003年非典冲击之后,管理层认识民航业的风险太大,必须要搞多元化,寻求业绩稳定器和增长点。

2008年海航就尝到了甜头,并未遭到太多的损失,但此后,管理层头脑发热,在多元化之路上突飞猛进,大干快上,最后资金链一断裂,整个集团遭遇到了巨大的困难。

所以我们看汉莎航空,给我们最大的印象,就是其在多元化上方面的稳健布局,一旦布局了5大板块,几十年几乎不变。

也许基于德国人的文化,所以翼哥一直最为敬佩的就是汉莎航空的战略稳定性以及管理的精益精神,造成了民航界独特的汉莎现象。

今天我们遭受了疫情冲击,汉莎航空也一样遭遇冲击,那我们看看疫情下的汉莎航空。

二、汉莎航空遭遇重创

3月底,欧洲爆发疫情,欧洲民航业也因此遭遇重创。

汉莎航空作为欧洲最大的航空集团,自然也不能幸免。

1-9月份,汉莎航空:

生产方面:

航班数量32.1万班,同比下降64%。

旅客运输量3215.7万人次,同比下降71%。

旅客周转量613.4客公里,同比下降73%。

客座率67.5%,同比减少15.4个百分点。

货载率67.8%,同比增加7.1个百分点。

看来,欧洲货运市场也很火爆。

员工数量12.5万,减少了1.3万人,欧洲航空公司还是裁员不少人。

经营方面:

营业收入109.95亿欧元,同比下降60%。

净利润-55.84亿欧元,同比减少了66亿欧元。

折算成人民币,前三季度汉莎航空净亏损517亿元人民币,超过国航、东航、南航、海航四大航亏损之和。

风雨来袭,谁也不能置身于外,即便是汉莎航空这样的全球民航大佬。

并且越是大佬,冲击越大。

三、汉莎航空的多元化遭受怎样的冲击?

汉莎航空集团市场结构和产业结构较为均衡,旗下拥有5个战略板块,包括航空客运、MRO(飞机维修)、物流、航空餐食以及其他包括地勤板块。

其中客运航空又包括全服务航空(枢纽网络航空)、低成本航空。

全服务航空包括德国汉莎航空、瑞士航空、奥地利航空、布鲁塞尔航空。

低成本航空则是欧洲之翼航空。

2019年,汉莎航空集团营收364亿欧元,仅次于美国航空和达美航空,在全球排名第三位。

2019年,汉莎航空集团净利润12.13亿欧元。

各产业营收构成方面,全服务62%、低成本11%、MRO12%、物流7%、航食7%,其他占1%。

那么各产业又遭受了什么样的影响呢?

一是各产业营收构成发生重大变化。

全服务48%,下降了14个百分点;

低成本5%,下降了6个百分点;

MRO20%,提升了8个百分点;

物流17%,提升了10个百分点;

航食8%,提升了1个百分点。

二是业绩发生重大变化。

业绩方面(息税前利润EBIT):

全服务航空:-50.19亿欧元,其中德国汉莎-39.19亿欧元。

低成本航空:-5.63亿欧元。

物流板块和我们国内一样也是盈利,为4.46亿欧元。

MRO:-3.09亿欧元。

航食:-3.79亿欧元

虽然说,汉莎航空的多元化还是比较成功的,但是如MRO、航食与民航业高度关联,基本也是亏损。

因此,到底如何做相关多元化,对航空集团来说,是一个比较难于抉择的话题。

四、汉莎航空如何应对

在疫情冲击,如何活下来,是各家航空公司当务之急。

作为全球老牌航空公司,自然有诸多手段。

一方面展开自救,有四大举措。

1.退役飞机

将进一步削减机队,预计Q4运力仅为去年同期的20%-30%。

将退役全部760架飞机中的150架,到2023年将退役100架客机,在退役6架A380和7架A340后,将长期封存剩余的8架A380和10架A340。

2. 裁退员工

宣布削减2.2万个岗位。

但随着运力和航班的减少,汉莎航空将进一步削减岗位,预计到2021年初将裁减20%的管理职位,同时汉莎将在全球范围内减少30%的行政办公空间。

3.立即止损(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对闲置飞机提取11亿欧元的减值准备。

4.削减开支

另一方面寻求政府资助。

1.德国政府资助90亿欧元

德国政府斥资90亿欧元帮助汉莎航空度过危机,其中德国复兴信贷银行发放的30亿欧元贷款,德国经济稳定基金将支付3亿欧元,以每股2.56欧元的名义价格购买汉莎集团的新股,德国经济稳定基金还将以股权资本的形式向汉莎再注资57亿欧元。

2.奥地利政府提供6亿欧元援助

奥地利政府以贷款和投资的形式向汉莎航空集团旗下的奥地利航空提供6亿欧元的资金援助。

对于前景,汉莎航空不太乐观:

由于夏季旅游季结束,此后感染人数的增加,各地出台旅行限制;

众多地区疫情扩散,加上各地控制病毒的措施,疫情短期大流行对顾客信心的影响短期无法预测。

因此汉莎航空认为2020年以及下一年度业绩很难进行预测。

不过,翼哥认为,疫情终将过去,汉莎航空这家老牌航空还将重放光彩,只不过,谁也不知道要等待多长时间。

来自平流层的交流,有高度,有专业!

已发表文章 101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