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个投资并购交易告吹:新冠危机改变旅游业整合趋势

环球旅讯 2020-05-24 00:28

原本有利可图的并购交易,在疫情下却纷纷变成烫手的山芋。

【环球旅讯】新冠疫情对全球旅游业的影响,可谓“排山倒海”。

疫情不仅令旅游公司资金紧张,运营艰难,频频融资借贷;就连许多大型的并购交易计划,也被迫告吹。

从短期看,疫情影响了正常的旅游活动和市场需求,导致企业的流动资金变少,投资或运营发展因此受限;而长远地看,巨头企业的并购交易戛然而止,行业整合的宏观趋势可能也将从此改变走向。

支付科技巨头WEX放弃收购eNett和Optal

美国支付科技公司WEX本月初宣布,将取消原定对支付方案提供商eNett和Optal的收购。

今年初,WEX宣布将以共计1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eNett和Optal这两家公司,WEX同意支付12.75亿美元的现金,剩余资金计划以普通股方式分别支付给Travelport及其所有者,持有eNett的Siris Capital和Elliot Management,以及Optal的股东们。

WEX的CEO Melissa Smith说,由于新冠疫情,eNett和Optal的业务受到了重大的负面影响,这种影响未来还将持续,而WEX并无义务继续完成原定的收购交易。

作为回应,上周eNett的控股公司Travelport、Optal的股东们分别通过英国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WEX执行协议完成上述收购。原告方表示,按照原定的协议,无论是新冠疫情还是疫情引发的全球旅游限制,都不足以成为此次交易中止的实质影响因素。

根据eNett、Travelport、Optal三家公司本月初的一份声明文件,三家公司计划积极通过其合同权益强制要求WEX履行契约承诺的义务,筹集所需资金、获得监管批准、最终完成收购。

针对上述诉讼,WEX并未立即做出回应。

其实,Travelport早在几年前就有意向出售eNett,eNett是其发展最快的业务板块。2019年,美国私募投资公司Siris Capital和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以44亿美元的价格将Travelport私有化,很大程度上正是为了出售Travelport旗下的eNett资产。

然而,年初在各方谈拢了WEX收购eNett的协议之后,却因为新冠疫情这只突如其来的黑天鹅,交易面临破裂的风险,颇有造化弄人的意味。

纷扰2年,Sabre最终与Farelogix分手

相比WEX与eNett的协议纠缠,GDS巨头Sabre曾经想要收购Farelogix的故事,更是峰回路转。

事情最早要追溯到2018年的11月,当时Sabre宣布将以3.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分销技术提供商Farelogix,按原定计划,这个收购将于2018年尾或2019年初完成。但这笔交易因为需经美国监管机构批准而被推迟。

在等待了美国监管部门长达9个月的审查仍然没有下文之后,Sabre决意将在2019年8月完成对Farelogix的收购。而就在这时,美国司法部正式提起了对Sabre的反垄断诉讼。

历经8个月的法律程序,GDS巨头Sabre终于在今年4月份迎来了Farelogix并购反垄断案的首个胜诉。美国司法部认为这笔并购交易会有损市场竞争,但美国特拉华州的法官最终判定Sabre在这场反垄断诉讼中胜诉。

本以为事情已告一段落,但是这笔交易又出现新的阻力。由于英国监管部门的反对,再加上非常时期的资金风险,Sabre最终不得不放弃收购Farelogix。

两年来,Sabre为了收购Farelogix已耗费了4600万美元,其中包括支付给Farelogix的2500万美元的分手费(break-up fee)。

不可否认,Sabre放弃收购Farelogix的直接原因是无法得到英国的监管批准。但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的Sabre今年第一季度收入下跌了37%,净亏损2亿多美元。虽然截至3月底Sabre的现金储备还有17亿美元,但未来还要熬过漫长的业务恢复周期。

错失了行业整合机遇的Sabre,可能会有点失望,但另一方面Sabre也因此省下了3亿美元的资金开销,有助于疫情过冬。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本想入股运通商旅,凯雷临阵退缩

对于WEX和Sabre而言,并购交易的取消,这意味着自身业务和策略可能将需要相应做出调整;但对于私募投资公司凯雷来说,临时放弃对TMC巨头运通商旅的入股计划,对自身业务则不会有实际的影响。

据环球旅讯早前的报道,去年12月,凯雷集团牵头新加坡主权基金GIC等组成投资者财团,计划收购运通商旅的部分股份。运通商旅最初为美国运通全资持有,到2014年,美国运通将其一半的运通商旅股份出售给以投资公司Certares和卡塔尔主权基金为首的财团。

凯雷和GIC原本计划以9亿美元收购运通商旅 20%的股份。如今考虑到疫情的影响,凯雷和GIC想要退出这次交易,但卡塔尔和运通商旅显然并不接受。

包括Certares在内的运通商旅股东们对凯雷发起了诉讼,要求凯雷完成投资入股运通商旅的交易。股东们认为,凯雷今年第一季度净亏损6.12亿美元,但这不能成为凯雷取消入股运通商旅的理由。

但凯雷则有不同的说法:新冠疫情令运通商旅业务受损,其全球收入锐减,因此符合MAC(重大不利变化)条款的情况。国际投资并购交易中一般存在的MAC条款,即在目标公司出现重大不利变化的情况下,买方可以通过这一条款抽身而退。

除了引用MAC条款,凯雷还认为运通商旅本身也存在违约行为:运通商旅涉嫌将凯雷提供的贷款资金用于应对自身运营亏损、成本削减和员工休假等方面,而这笔贷款本身只应该被用于支付股东的股息。

金融数据及软件公司PitchBook评论认为,投资者通过MAC条款从并购交易中抽身离开的案例实际上很少发生,而在双方未达成和解方案的情况下单方面提出停止交易的案例也很罕见。但在新冠疫情这一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下,原本的业界常态也开始受到现实的挑战。

原本有利可图的并购交易,在全球疫情影响下却纷纷摇身变成了烫手的山芋。

PitchBook分析师Wylie Fernyhough认为,很多私募股权公司都在借助MAC条款,希望从不利的并购交易中全身而退。“尤其是在旅游和零售行业,因受到疫情影响而前景黯淡,最容易发生并购交易破裂的情况。”

* 本文由Jerry综合编译自Skift、PitchBook和环球旅讯早前的报道。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