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OTA 整合后的酒店分销变局

环球旅讯 2016-05-20 14:35

阿里旅行希望不论是在技术上,还是未来在资金、运营等问题上帮助酒店在运营效率上实现提升,而亚朵希望打造一个生活体验平台。

【环球旅讯】5月19日,在“2016中国酒店营销高峰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 阿里旅行总裁 李少华对外发布了未来酒店2.0战略,而在下午的CEO Talk环节,与Talkback 嘉宾——亚朵生活 创始人 & CEO 王海军,就“OTA 整合后的酒店分销变局”话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该环节由锦江电商副总裁夏轶主持。


从左到右依次为:夏轶、王海军和李少华(图片由Josephine拍摄​)

以下为CEO Talk的速记全文:

夏轶:接下来的这个环节,有多少同事听过阿里的分享,留下的酒店就赚到了,下面有个环节,一个是和阿里旅行,还有酒店的CEO一起探讨酒店接下来的发展。首先,邀请这个环节的嘉宾,就是阿里旅行的总裁李少华,这个环节之所以精彩,是因为接下来有两个蒙古人对话。因为上午很多人听了关于阿里旅行这次发布的未来酒店,我想深入了解一下,想代替这些酒店问一问,阿里的未来酒店计划更多的是,从技术角度来支撑酒店在未来有很好的发展,还是在其他什么角度?

李少华:去年3月31日,也是在上海发布了未来酒店战略,当时我们讲的非常清楚,技术只是一种应用手段,我们需要解决怎么样给消费者更好的体验,以及帮助酒店更好地运营酒店,所以我们的出发点是从客户的角度,从技术的角度,当然实施战略过程中,技术的应用是其中非常关键的一个环节。

夏轶:我想在问一下,这个未来酒店,再下一步支撑了很多酒店,成为你的未来酒店,有没有一种可能,你会在某一天推出一个品牌,可能叫阿里酒店,这样这些酒店都要挂你的品牌?

李少华:这个问题我没想过,我也没想过有这么一天。走到今天的人类住宿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以资产为纽带,迅速形成规模化。第二,以品牌为纽带,以管理输出为纽带,也在形成规模化。从刚才Aribnb,还有小猪,包括今天在做的事情。我自己所理解住宿业正在经历第三个阶段,品牌是不是那么重要?不一定。我们知道互联网是基于协议,这些信息转递的协议,绝大部分消费者是不知道的,消费者的创新体验是更关键的,如果一定要有个品牌,今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已经接受了“未来酒店”,这是他们面向未来的选择。如果一定要这么认为,这就是个品牌,这个品牌今天已经承诺给了超过5万家酒店,在互联网上使用这个品牌,在移动互联网中使用这个品牌,在与消费者交互过程中使用这个品牌,我不在乎是不是在门上挂上未来酒店,未来酒店只要挂在消费者心中就可以了。

夏轶:当有一群阿里用户走到这个酒店,发现全程的体验跟阿里给他的承诺是一样的,这就是你讲的未来酒店。未来酒店在选择上面会有什么倾向性或者标准吗?

李少华:我相信绝大多数运营酒店的商家和运营机构,都是想更好地为消费者服务,所以到今天为止,我们还没有设置明显的门槛,但是我们会用数据说话。比如,我们会建立一些标准,当不满足这些标准的时候,比如,需要你的响应速度,需要有一定的配合措施,当这些措施满足的情况之下,我们会给你开放,当你达不到这些需求,我们会去整改,包括新加入的酒店,我们收到消费者订单以后,还有专门的人打电话辅导酒店一线的小二们,怎么样把这个标准实施,经过一次、两次的辅导,还会出问题,我们会考虑你可能没办法承接这些人的需求。在实施过程有一些单体酒店比较麻烦,包括还有一些改造上的诉求,所以今天我们提出来和首旅集团成立的未来酒店网络技术公司,他们发起众筹未来计划,当达不到升级要求的单体酒店,或者区域连锁酒店,帮助他们升级。

夏轶:这个升级只是技术层面的升级吗?

李少华:我了解的层面,从技术升级远远不够。

夏轶:我的体会,包括酒店的诉求在产品以外,还有卫生、安全等,你觉得阿里的未来酒店会介入吗,因为毕竟客人从阿里预订酒店,如果客人去了以后,觉得卫生有点差,安全有问题,会造成一定的损伤。

李少华:这是两个概念:第一,首先对于商家的信任,我们从信任度角度来,不仅仅只是商家对消费者的信任,还有平台对商家的信任,平台对消费者的信任,所以建立在信任基础上,这是一个基本逻辑。第二,通过消费者的反馈帮助酒店,找到自己的改进空间。刚才你提到了,我们面对绝大多数的,或者说在三线、四线再往下走的单体酒店,可能是真的需要做投资才能解决,所以有了今天提到的众筹未来计划。我们没有办法一夜之间改变整个酒店产业链,改变整个住宿业的现状,但是我觉得只要每个人努力,我们相信互联网的消费者,互联网上的这些年轻人可以改变这些。你问的很多问题,今天我的团队根本没办法给你答案。

夏轶:我们知道阿里,是中国电子商务平台的鼻祖,从最开始货物交易,商品的交易到现在整个旅行交易,所以我想问在这样一个过程里面,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在提平台,不管是酒店做平台,还是携程也在做类似的事情,从您的角度来看,您怎么看待这些平台?比如说酒店,铂涛、华住基于酒店产业做的平台,从阿里从头到尾的平台嫁接起来再做产业链平台,它们有什么不同吗?

李少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可以分享一下。我也是传统行业加入阿里,五年的时间,我慢慢理解,其实平台战略的背后可能有你的价值取向,比如说在阿里,17年前我们的创始人在创立这家公司的时候,他们就有一个愿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句话翻译到我们的阿里旅行平台也是一样的,今天看到如果只是从这个产业链获取更多的利润,可能我们和几个大的酒店集团合作就足够了,也没有必要花那么多精力帮助那么多酒店。换一个角度说,之所以这个品牌能走到今天,能够不断扩大,就是帮助这个产业链越来越多需要帮助的人,尤其是商家,帮助他们取得成功,这是我们集团战略的精髓,是不是帮助别人成功,作为你成功的价值判断,我不知道其他品牌是怎么考虑的,我们是这么考虑的。

夏轶:从商家角度建立平台,帮助商家成功。现在邀请一个商家上来,亚朵生活的创始人兼CEO王海军,另外一位蒙古人。

王总你有没有听说过阿里旅行发布的未来酒店的概念?

王海军:我上午看了环球旅讯的文章。

夏轶:什么感觉?

王海军:我觉得这个方向非常对,作为商家来讲非常喜欢,可能更关注的是如何跟每一个商家具体想要达成的诉求点怎么结合。我有三个问题问,第一个问题,阿里推的未来酒店,我一直想知道,如果说李总站在五年后,来眺望一下今天,这个未来酒店是什么样的?然后跟亚朵这样的新型酒店会有什么样的关系?谢谢!

李少华:我没有想过5年后未来酒店是什么,当时我们想的,今天做的事情,还有什么事情是五年后留下来的,这是我们会去琢磨的,每个人现在都离不开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在十年前时是个很稀奇,其实五年前很多人争议PC和移动谁赢谁输,现在没人讨论这个问题,所以我看五年后会是什么样的。我自己想象它有几个基本逻辑可以遵循,五年后一定会更舒适,今天感觉不舒适的地方,它以后可以慢慢满足了。像今天去酒店,最讨厌的是把身份证拿出来,凭什么查我的身份证,还有押的信用卡,我还能跑出去吗?我20年前住酒店,酒店说酒店像家一样,每个人都是上帝,谁没事干去查一下上帝的身份证,谁没有事干,担心上帝没钱?这个问题一定要解决,这是一个基本问题,未来酒店就是从信用开始的,对于早上提到自助的设备,我之前是做航空业的,同样没有办法想象今天在机场很少有人去柜台。可是当时我们年纪大一点的人想想,当时去机场排队真是排死人,都是新的技术应用,过海关现在很多可以直接刷条码,高科技的应用是使人生活更舒适更自在的基本逻辑,我们把未来可能改变人们生活的一些应用技术放到这个场景上来这是我们第二个思考。

第三个思考就是分工,整个社会在大规模的分工,在专业化。这个在传统的很多产业链都是很简单的事情,我们也没有可能,为了帮助酒店更好地提升他的运营效率;从解构的角度看,很多高星级酒店碰到市场变化的时候开始背上一些包袱,因为它一直在聚合,我们下一步希望把很多东西解构。标品是最容易做的,最难的是反复沟通,最后买了一个8块钱的东西很要命,大概就是这么三个想法。

夏轶:海军有没有想过5年后亚朵是什么样子的?

王海军:未来亚朵我们希望变成一个生活体验平台,我们的网可能没有阿里大,但是它已经不是一个酒店了,本身是一个风雅颂,是一个潮流的东西,五年之后来到酒店住宿,只是其中之一,还有更有趣有意思的体验,都会在这个场景当中实现,我们可以让用户生活过得更美好。

夏轶:今天上午李总的讲的,哪些是阿里做的哪些是你们自己做的?

王海军:阿里拥有一个非常海量和广义的数据库,阿里已经变成基础数据构建商,也是我想问的第二个问题,今年阿里在做平台,对商家赋能,怎么有效地赋能,我们想实现的想法,在大的阿里平台上大家有什么样的对接和协同?

李少华:第一个是极致的用户体验,第二是赋能平台,赋能酒店、商家平台,这个赋能从过去一年跟酒店沟通过程当中,我们从三个方面看,第一帮酒店找到符合他们诉求,匹配他们供给的消费者,这个实际上,我们和不少的集团酒店包括单体店做了大量的尝试,像我们跟如家、首旅的合作做了很多案例,未来可以分享。我们还有一个很小的团队帮助3000家的单体酒店,直接丢到平台上自生自灭的,同样有很多的赋能点。怎么圈人我们还是有经验的。

第二个我们怎么样帮助酒店提高效率,这个是从根本上改变的,即使今天我能把佣金大规模降下来,但是你还是要付出成本,怎么把成本降下来是我们考虑得问题。我们在支付、结算、收益的体系方面,通过系统标准化,云端云计算,都可以把这些问题解决。这些技术应用和酒店很远,事实证明很近,我们跟石基合作已经有200多家酒店集团的应用是在阿里云上跑,未来可能放大到1万家、2万家酒店,这会极大地降低成本。

第三块,还有一些酒店,或者一些住宿单元,连自己满足这些需求的能力都没有,我们就帮他凑钱、凑人干,这个从根本上解决,不是酒店多了,而是满足社会需求的酒店少了,这个赋能的平台有这么几块。我知道亚朵也在做类似的尝试,我们可以合作,把我们的能力输出给你,让你帮助更多的单体酒店也是可以考虑的。可以输出业务模式,输出用户,甚至输出资本。

王海军:李总马上要建一个酒店,你们可以做数据、技术我们可以做服务。

李少华:我们的那个酒店准备不要服务,都是自服务,使用机器人也没有前台check-in,周边有蛮多酒店,未来打扫卫生的就外包隔壁酒店的就可以,我们真是那么想的。在我们公司,我要运营那家酒店还要请两百个人我就破产了。

夏轶:说到人我想到酒店一直讲人房比,这家酒店机器人算不算到人房比?

李少华:应该不算,叫做固定资产投资。

夏轶:方案上哪些东西你可以用?

王海军:我觉得合作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李少华:我问一下亚朵,我们知道别的酒店是做酒店,你是不声不响把酒店改成了生活,跟我的想法非常一致,我们今年春节之后把阿里旅行的使命定下来了,叫做为年轻人创造更美好的生活。我想问一下,你准备在这个场景下只提供一张床,还是未来这张床的其他延伸的服务你都提供?

王海军:原来亚朵酒店是一个单品,生活是一个平台。差别是一个人群多个场景,今天亚朵酒店有电商、金融、出行、活动,阿里铺的网很大,几亿人,我只想服务五分之一的人,这就是生活,就像MUJI一样。

李少华:您现在的酒店在这样的情况上,怎么让我把五分之一的时间放到你那里消费,我也买机票,订酒店,这叫生活,你那个最多晚上待的,能不能白天也待?

王海军:一天24小时,五分之一是5个小时,睡觉这是一个时间,但是你不可能天天住在我那里。我们酒店是所见即所售,怎么赚更多的钱,我们有互联网金融平台,P2P跑路了,酒店不能扛着床和房子走,希望提供一个更好的房子。第三块我们做的是上午,我们未来人群一定有度假的需要,能不能做出新的度假业态?当然可以,所有碎片化的时间,大批的时间加在一起,做一个简单的数据平均大概每天5个小时,我们是5千万人,中产阶级今天是1亿,未来是3亿,我做六分之一的公司,中而美的公司就可以。

李少华:你不需要营销部门和市场部门,我已经有1.5亿的消费人群,你要做的事情我们这里都有了,我还可以帮你众筹,未来有更多的亚朵。

王海军:你们是线上驱动,我们是线下驱动。机器人可以起到一部分人的作用,但是不可能全部起到。今天大家谈连接,最后可以连接人的一定是人的情感和服务,这是永恒不变的。

夏轶:李总的意思是酒店做好服务和产品,剩下的事交给他来做,可不可行?以前某个CEO说,某个航空公司的票价已经由他们来定。

王海军:我们今天找到了40%的共同点,还有60%的部分需要达成。

夏轶:阿里集团对于阿里旅行的定位什么样?阿里旅行的今年KPI是什么?

李少华:在阿里每一个业务团队都要自己去找到自己的定位,你提供什么样的客户价值,KPI这个问题很敏感,当然马总也说了没有KPI的梦想都是扯淡。简单来讲,我觉得最大的一个KPI是客户第一,我们客户的满意度,这是我们内部一直最看重的,也是我们第一位的。一定有一个KPI的话,今天一个创新的商业模式还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我们希望让更多的商家和消费者能够体验到这样一个创新的价值,所以我们今年会继续保持三位数以上的增长。我们已经持续保持三位数以上的增长,这算是我自己给自己定的KPI。

夏轶:海军呢?今年你们最重要的目标是什么?

王海军:最重要的目标今年大概要开到130家酒店,现在大概是不到60家。要覆盖中国所有主流的商务城市,今天很多人给我们提建议,很好但是住不了。第二在我们平台上做很多新产品尝试,中国第一个戏剧酒店,由我们亚朵酒店来做,也会推出把酒店跟社群做得重度结合的东西,当然定价也很贵,肯定超过每天1200元。

夏轶:没有问题谢谢两位嘉宾,期待这个环节之后,他们有一个更深度的合作,谢谢。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