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成本远程航班的梦想或将实现

环球旅讯 2014-12-01 17:34 English

低成本航空公司正在尝试利用新型低油耗飞机实现低成本远程航班的运营,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先驱弗雷迪•莱克爵士的梦想将会实现。

【环球旅讯】70年代低成本洲际航班的先驱弗雷迪•莱克爵士未能实现其梦想,但在过去的15年中,他的事迹激励着低成本航空公司让更多人买得起机票。从客流量来看,爱尔兰的瑞安航空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国际航空公司,去年客流量达到8100万人次。从美国的西南航空到马来西亚的亚航,全球的低成本航空公司都通过坚持短途航行获得了成功,而莱克正是因此而失败。

像莱克一样将低成本模式运用于远程航线中的尝试都失败了。2008年香港甘泉航空清盘,此前一年该航空公司开设了伦敦飞往温哥华的廉价远程航班。最近,亚航的兄弟公司AirAsia X(亚洲长途航空公司)也取消了飞往欧洲的廉价航班。全服务型航空公司的短途业务(三小时以内的航班)已经被低成本航空公司大量瓜分,但他们仍然占领着远程航班的市场。

然而,包括AirAsia X在内的众多亚洲航空公司依然在尝试延长低成本航班的跨度。新加坡航空公司的子公司Scoot推出了新加坡飞往天津的低价直航,飞行时长约6小时,大约处于中远程(对航行距离无官方定义)的范围内。

现在,削弱现有航空公司在远程航班方面的优势的最新尝试又开始了。挪威航空是一家在欧洲扩张得非常快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该公司已经推出了横跨大西洋和飞往泰国的航班。明年三月,冰岛的Wow Air将推出从波士顿经雷克雅未克飞往伦敦的航班,单程票价低至99美元。

在莱克所处的时代,远程航班的飞机燃料占运营成本的绝大部分,使得低成本航空公司难以缩减成本,无法将航空旅客从能够提供更舒适的服务的航空公司中吸引过来。

而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一些新的低油耗的飞机出现了,比如已经推出的波音787梦幻客机,即将推出的空客A350,以及将于2019年推出的新型空客A330。瑞安航空的CEO Michael O’Leary近日重申了其承诺,将推出单程低至10欧元以及往返平均为200-300欧元的洲际航班。全服务型航空公司也将订购这些新型飞机,但他们与低成本航空相比的成本劣势(传统的退休金计划和劳动合同)将更加明显。

近年来全服务型航空公司之间的合并与联盟创造了一些最受欢迎的远程航线,如横跨大西洋的航线。大型传统航空公司已经开始提升长期低迷的业绩表现。现在,他们不仅面临来自三家海湾地区的航空公司——阿联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和卡塔尔航空——的日益增长的威胁,还将很快在短途航班方面遭遇瑞安航空和挪威航空等航空公司的竞争。

这也正是挪威航空通过一家在爱尔兰注册的子公司申请扩张洲际航班许可时遇到麻烦的原因。几个月来,美国的监管机构在美国大航空公司和飞行员工会的压力之下,以安全为理由阻碍挪威航空的申请许可。11月25日欧盟官员与美国关于就此问题召开了会议。

挪威航空的CEO Bjorn Kjos将许多缩减成本的措施用于远程航班中,正是这些措施使其短途业务迅速增长。挪威航空在波音787中增设了更多座位,约为291座,而更常见的配置为250座。这项工作非常艰辛,他们需要紧密安排横跨大西洋和飞往曼谷的航班,一天飞17-18小时,而全服务型航空公司一天最多飞15小时。只要有可能,挪威航空就会选择费用更低的次级机场,就像在短途航班中的做法一样。

不像一些全服务型航空公司仍在使用旧飞机,挪威航空共有一组七架波音787,这帮助其在洲际市场站稳了脚跟。Kjos表示他能使每个座位、每公里的飞行里程的运营成本降低20%。他表示挪威航空的票价将比竞争对手低40%左右。

然而,低成本航空公司也在远程航班中发现了一些比短途航班困难的问题。远程航班的组合、时间差和机场的夜间运营限制使得转机速度不可能很快,隔夜中转则使得机组人员的食宿成本增加了。

类似的波音787之类的中型宽体机一周运营几次,要售出足够的的机票比售出足够的窄体机的机票要难得多,后者是低成本航空公司通常用于短途航班中的机型。传统的航空公司有足够的短途业务,能够连接到远程航班中的乘客。挪威航空也可以这样做,但问题可能会变成更多乘客在网上单独预订旅行的每一部分,“自行连接”其他的航班。米兰的Malpensa机场和伦敦的盖特维克机场等机场已经开始将乘客的行李从一个航班连接到另一个航班,即使他们转机的航班属于不同的航空公司。

还有许多理由让乘客可以期待以更低的费用飞行远程航班。然而瑞安航空的CEO O’Leary一反常态,对低成本远程航班是否能够实现一事表现得非常谨慎。首先,他认为挪威航空的CEO Kjos错在没有在远程航班中设置商务舱。全服务型航空公司的大部分利润来自于商务舱,O’Leary认为像瑞安航空一样的低成本航空公司为了让远程航班盈利,需要设置商务舱。

此外,O’Leary说道,商务旅行者对灵活性期待更高,希望每天能有一到两趟去往主要目的地的航班。因此,他认为需要一组30-50架新的低油耗的飞机。波音和空客正在全力工作,他们接到了许多订单。O’Leary认为需要四到五年才能收到足够数量的新飞机,用以开拓远程航班市场。

传统的、高成本的航空公司现在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但是三年左右之后,波音和空客将推出一系列低油耗的飞机,如新型波音737和新型空客A320,即低成本航空公司用于短途航班的窄体机型。新机型的不同之处在于可以横跨大西洋,比如新型波音737可以从伦敦飞往德里。这些小飞机的机票更容易出售,运营成本也更低。当这些飞机占领了市场,机票价将会变得更低,而莱克的梦想最终将可能实现。(Zoe 编译)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