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文旅&目的地资讯>>>
×

大理忙退房,三亚却火爆?中国人现在到底敢不敢旅游

蓝渊笔记 蓝渊笔记 2022-12-23 08:30

大理春节旅游已经凉凉?

近期有两个旅游相关的新闻,引发了社会关注。

一是有媒体报道大理遭遇大面积客房退单,春节预订量从80%下降到不足30%;二是三亚正迎来新的旅游小高峰。

这种看似自相矛盾的新闻,折射出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到底中国人现在敢不敢出门旅行?

“新十条”落地之后,国内针对出行的限制政策火速放开,而疫情大范围的感染也同步出现。

从数据面来看,无论是以航班客运量为代表的长途出行,还是以城市地铁客运量为代表的城市本地出行,在近期都出现了相当幅度的下滑。

这被视为疫情逐渐走高,对居民出行意愿产生了明显的抑制效应。

有专家预计,接下来的春运及节后复工,还会带来第二、第三波感染高峰,进入2023年3月情况才可能好转。

事实已经很清楚,但问题来了:

1.(新十条)短期内限制的放松,一定难以激发旅行热情吗?

2.尽管用户目前观望情绪明显,但哪一类旅行需求会是率先抬头的?

3.接下来旅游市场的复苏,会遵循一条怎样的线索?

答案,可能就在对大理和三亚旅游更细致的洞察之中。

大理春节旅游已经凉凉?

下结论还太早

截止12月22日,关于“大理退单”的新闻,媒体已经有了更深度的报道。先来看看最新的信息:

在第一轮新闻中,披露“大理客房春节预订量从80%下降到不足30%”的大理市客栈协会会长李海忠,在《每日经济新闻》的后续采访中做了进一步解释:“从80%下降到不足30%”的数据主要取自大理部分高端酒店,中低端酒店目前尚未进入预订的高峰期。

可以交叉印证的是,携程数据显示,2022年平台上酒店预订提前一周下单的只占4%,而在今年旅游业最旺的三季度,当天预订酒店房间的订单占比依旧达到60%-70%。

这意味着,大理客房春节订单遭遇大规模退订,可能是一个误会——这只是一个局部的、暂时的现象。

现在退掉的高端酒店订单,会不会在春节前夕重新被订回来;以及中低端酒店会不会在接下来迎来预订高峰,都还悬而未决。

另一个最新的信息,来自大理官方的一个结论:

据大理文旅发布显示,“新十条”疫情防控措施发布后,大理州酒店民宿、机票订单量及订单交易额环比均略有提升。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住宿商家都感知到了利好。

大理客栈协会副会长刘文龙对媒体表示,“新十条”后,大理民宿行业呈现出两极分化,“高端民宿一房难求,客栈入住率基本上能达到80%以上。中低端民宿则相对势弱了。”

综合上述业者的观点,一个有趣的发现是,大理的高端度假用户在住宿消费上,可能发生了一波“换手”:一部分用户因为观望而取消春节的预订,一部分用户则迫切地想要订上客房。

无论接下来大理旅游会度过怎样的春节,一个清晰的线索都浮现出来:高端度假消费,现在是被感知最强烈的市场需求。

而这一点,在三亚旅游市场有更清晰的呈现。

都说中国人还不敢出去旅游

三亚为何已经火爆?

不同于在大理产生的争议,三亚旅游是确确实实复苏了。

无论是北京“杨康”之后南下疗养的亲子家庭,还是按节令有固定度假计划的旅游达人,大家已经在三亚的海滩上开始撒欢。

据虎嗅报道,“南海之滨的沙滩上,久违的旅游小阳春正在出现”。有旅行用户表示,三亚机票价格最近上涨很快,而“航班恢复的速度和人们想要出去玩的心,比想象的更快。”

有数据更全面地印证了,三亚现在“人很多”,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

·华泰证券分析显示,12月12-18日这一周,三亚机场航班离港频次环比+32%,较2019年同期恢复度达104%。

·上周,三亚拥堵延时指数较2019年同期恢复度达95%。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三亚酒店的业绩,比媒体注意到的要更早恢复。在新十条落地的那一周,三亚酒店RevPAR已经大幅跑赢全国酒店。

财通证券研究认为,这意味着国内度假休闲需求已经领先商旅而修复。

·全国酒店整体数据来看,截止12月10日的周度数据,RevPAR 环比小幅回升3.4%;其中,三亚中高端/中低端RevPAR环比+32.7%/+41.1%。

事实上,作为国内资源禀赋有独特优势的海南,在疫情期间一直是复苏弹性最强的目的地之一,跑赢大盘轻轻松松。

数据显示,海南省接待游客数量为6544.1万人,同比下降22.3%;2021年海南省接待游客数量为8100.4万人,同比增长25.5%,海南游客数量已恢复至2019年的96.5%,恢复势头强劲。

所以,现在我们可以给出一些比较确定的答案了:

1.新十条落地后,对旅游市场有没有立竿见影的正面影响?

答:有。虽然只产生在局部的目的地和产品品类上,但正面影响已经出现。

2.哪一类旅游需求,在大众观望情绪浓郁的时候率先抬头?

答:高端度假需求已经率先复苏,商旅与中低端旅游需求还未明显抬头。

不可否认的是,海外各国在出行限制政策放开之后,陆续迎来了疫情感染高峰,也同时跌入线下服务消费的低谷。

中国不过是在重复这个过程,目前消费者信心指数也处于历史低位,关于这个基本面的判断没有问题。

但值得注意的是,高端度假用户这个群体,可能会比想象中更快恢复恢复消费。这里主要有两点原因:

1.该类用户较早接受国际防疫的相关信息,对疫情的恐惧心理较弱,消费的信心也更快恢复。

2.该类用户在这一轮疫情中,较大众阶层而言财富损失较少。高收入家庭依然家有余粮,足以支撑接下来的消费。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住户存款新增13.21万亿元,较上一年同期多增4.72万亿元。据智本社推测,按照招行公布的私人银行、金葵花储户和普通储户的存款结构简单推算,这笔超额储蓄中有82%来自高收入家庭。

当然,绝大多数普通收入家庭才是中国旅游的基本盘。一个用户再富裕,他们出门旅行也不会多订一张机票、多住一个酒店房间。

但不可否认的是,市场信心也有一个“先富带后富”的逻辑,至少在打消旅行恐惧心理方面,高端度假用户将起到破冰的作用。

接下来的市场复苏,我们可以留意观察以下变化:

一是网传1月3日入境限制会取消,这将构成中国出境游冰封三年来的最大利好。

如果未来出境游人次与消费一路高涨,且类似海南这种国内的高端度假目的地“平替”客流量没有暴跌,那或许意味着,旅游市场活跃的不再只是高收入人群。

二是元旦与春节出行市场的复苏情况,有没有在高端度假需求的带动下有普遍的增长。

可能的猜测是,中低收入人群也会循声而动、在消费可承受范围内进行一部分旅行消费。

让我们继续保持观察。

一个旅游业的深度观察者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