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住宿资讯>>>
×

《经济日报》批高价民宿,10000元住一晚究竟值不值?

空间秘探 武爽 2022-11-10 11:59

产品高度同质化、过度商业化等问题正在破坏民宿的“诗意和远方”。

近日,经济日报发文《经营民宿不能做“一锤子买卖”》,直指部分民宿的高价与服务并不匹配,民宿不能做“一锤子买卖”,引发旅宿行业热议。空间秘探观察发现,受节假日出行影响,今年部分民宿价格翻倍暴涨确实让不少消费者直呼住不起,而民宿服务质量匹配不上高价格也是业界经常讨论的爆点话题。

01、预订春节民宿要花一两万

《经济日报》文章指出,赶上节假日,一二线城市周边民宿的火热程度常常让人咋舌。这一点不仅是消费者的主观感受,也在各大在线旅游平台销售数据的客观呈现。和民宿抢手程度同样让人震惊的是它高涨的价格,“十一”黄金周的北京郊区,单间过千、整院过万的“网红”民宿并不少见,一些消费者不禁感慨,“这价格够去三亚住五星级酒店了”“明明是京郊游,却花了堪比出境游的钱”。

《经济日报》说的是事实,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虽然部分地区仍受到疫情的影响,但是民宿确实是火爆,北京郊区附近的民宿10000元一晚确实也存在,有些热门民宿再便宜也要5000-6000一晚,关键如果出手慢了,还抢不到。

现在离十一黄金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很多民宿价格依然保持高位,空间秘探在携程上查询发现,杭州桐庐县附近热门民宿的@卫小宅民宿整套11月10日价格为7611元/晚,现在预订春节和元旦则需要15321元;淳安县初喜生活民宿11月10日整套需8000元/晚,但在元旦和春节则需要18880元,而且页面也有“取消订单后将收取全部房费”的提示。

同样在11月10日,位于杭州的三家洲际酒店价格基本在1000元上下,康莱德酒店1400元起,即使是一些奢华酒店,价格也维持在两三千以内,价格浮动也只在500元左右。不难看出,部分民宿价格远超过五星级酒店,且在节假日涨幅更大。

不过,或许是因为高价原因,近段时间关于高端民宿的投诉也呈增长趋势。根据亚洲旅宿大数据研究院监控的点评数据里,在高端民宿的差评词条里,最常见的评价就是“不值”、“性价比不高”、“价格与设施不匹配” 等。对于《经济日报》提出的一些问题,确实也存在,高端民宿的差评中,出现了经济型酒店经常出现的一些典型老问题,比如“被单上有蚊虫尸体”、“墙角发霉”、“服务态度冷漠”……

02、最贵的民宿是怎么卖出来的?

根据民宿蓝皮书指出,中国大陆民宿群主要集中五大区域:北京地区、江浙东部地区、福建/广东等东南部地区、安徽/江西等以徽赣文化为特色的地区、云贵川等富有民族特色的地区。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民宿是一种伴随丰富而具特色旅游资源的稀缺住宿产品,很大程度上分布在我国热门旅游目的地。近几年,旅游民宿群多围绕大城市周边而建,通常为自驾三小时车程。一些地区如果拥有较为深厚的人文底蕴、具有比较独特的风土人情和乡风民俗,这些地区往往成为市民高频出游的首选,承载配套的乡村旅游民宿自然也会受欢迎。

北京地区最具代表性的民宿应属坐落在北京市密云北庄的“山里寒舍”乡村民宿,深藏山中,交通不便,却成了城里人眼中的“世外桃源”,携程上的日常价格基本在5000多元,节假日还会上涨到7000元,但依旧预定火爆。该民宿利用荒废多年的老宅院改造建设了30套创意乡村民居,外表保留着乡村的原始生态特征,内部则是星级精装修,管家式服务。自然清幽的山谷,奢华与朴素混搭,将城市化的星级酒店享受与生态自然宁静的生活自然融合,推出后广受欢迎。

浙江湖州莫干山民宿,作为乡村旅游的高级形态和中国民宿产业发展的领头羊,依托大城市的巨大人流和消费力,在国内掀起民宿热潮,吸引资本和创业者不断涌入。莫干山民宿群位于长三角城市中心区域,独特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高压城市向往惬意、放松、悠然而具有诗意的乡村生活使其解决了最根本的生存问题。裸心(裸心谷和裸心堡)和法国山居作为莫干山两大“王牌”,即使一栋别墅一天就要高达10000元,也经常供不应求。

丽江、大理等古城、古镇区域民宿数量相对较多。古城、古镇本身所拥有的文化底蕴以及文艺气息,与民宿所要展现的情怀不谋而合。因此,古城古镇被大多数的民宿主人所青睐,成为民宿选址的热门地区,由此也带来了民宿在古城、古镇区域的迅速生根与蓬勃发展。被称为“天上的草原、丽江的最后一片净土”的丽江康藤·格拉丹帐篷营地,位于海拔 3,600 米的格拉丹草原上,在这里可以遥望远处的玉龙雪山和香格里拉,而且除了帐篷之外这里,还开设了书吧,餐厅、酒吧和高尔夫和瑜伽项目,而这里的房价一晚上在8000元左右。

最贵的民宿是怎么卖出来的?主要原因大概有三:其一、稀缺的风景。比如莫干山,历史上就是江浙一带的后花园;其二、极致的体验。如北京周边的一些民宿,满足的不仅仅是住宿,而是各种生活方式体验的“套餐”;其三、主人翁标签。早年的丽江、大理民宿背后往往是最有魅力的是民宿主理人,所谓的“老板娘文化”、设计师民宿、艺术家民宿等。每个民宿背后都是一个IP,后面更多的是主人翁标签,住宿因为主人的存在,变得更生动和有趣。

03、高价民宿是怎么变味的?

不过,在民宿大受欢迎的同时,也伴随着各种争议。正如《经济日报》批评的那样:近几年,民宿的高速发展、飞快进步是事实,可良莠不齐也是事实。一些民宿注重拍照氛围感的打造,却忽视吃住等基本功能的舒适度;一些民宿硬件可打高分,管理却明显“拉胯”,服务意识和卫生条件都达不到消费者的期待;还有一些民宿在设计中丢掉了传统的建筑结构和沉淀的文化底蕴,盲目追赶时髦、空洞缺少品味……这些问题并不是刚出现的,只是消费者支付的高价让这些问题显得更加“扎心”。 空间秘探调查发现,高价民宿变味最集中的问题有三个方面。

其一、坐地起价,没有标准。民宿尤其是景区、市郊民宿,淡旺季明显,价格浮动大。因此一些民宿会出现货不对价、临时加价的现象。今年暑期,新疆禾木景区一民宿定价17000元一晚,引发争议,上了热搜。该民宿在淡季或非周末期间,定价也就四五千元左右, 因为旅游旺季,一下子涨价1万多,实在是有些夸张;国庆期间北京雁栖湖的七姑娘民宿一套4居室需要7650元一晚,而进入11月淡季,价格一般都在1985元。

即使城市周边的一些低端民宿,只要时机“恰当”,就立马涨价。202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开考前两天,全国各地的“国考房”一房难求,不少平日标价100余元每晚的民宿平台定价暴涨至800元每晚,让不少考生直呼想要去网吧凑合一晚。

节假日和平常价格可以相差两三倍,甚至七八倍,让不少消费者直呼“还不如住五星级酒店”。对于酒店来说,尽管节假日价格有所浮动,但都是小范围内的变化。这是因为民宿产品与酒店产品的价格体系不同。作为标准化产品,酒店的软硬件设施、服务,与其市场价格已经形成基本的对应关系,而民宿强调“非标准化”产品,但是因为某些“特色”,或者因为市场供求关系等原因,就“坐地起价”,一般消费者还是不太能理解。

其二、服务标准,佛系混乱。民宿当初的兴起,就是主打“非标”特色,区别于酒店标准化的服务。不过,在众多的高端民宿投诉的背后,很多民宿的“非标”反而成为舆论反噬的硬伤,很多民宿变味在于不是“非标”,而是根本“无标”。

国内一些民宿经营者多是在乡务农的村民,普遍缺乏经营管理的知识和能力,即便是返乡创业的年轻人和有“情怀”的外来客,经营管理非标准的民宿也常常手足无措。早年的松阳民宿群也是因为运营不专业,后来不得不把以前赶出去的运营团队再次请回来。

今年5月份,一位消费者某平台上预订民宿时,在平台展示的照片中发现某温泉别墅看起来豪华整洁,综合评分也达到了4.6分。因消费者急于带着一众亲友感受“豪华民宿”,于是在未进一步查看网友详细评论的情况下,就以1600元的金额预订了该民宿。入住后,发现所谓的温泉别墅与其在平台上的展示完全不符,卫生和硬件设施条件极差,房间到处都是灰尘污渍,厨房里外都是油污以致于根本无法做饭烧烤,KTV影像模糊且歌单老旧。与商家和平台沟通,均未解决问题。

今年中秋假期,姚女士订了三间定价1000元、大众点评4.8分的民宿。返程后,因觉得性价比较低,姚女士给该民宿打了一个中评。写下评价后,姚女士一天内收到了民宿老板多次电话轰炸。在拉黑了三个号码后,民宿方又换其他陌生号码打来,多次电话骚扰甚至诅咒。

不难看出,一些民宿的价格与服务并不成正比。对于消费者来说,无论是价格低于300元的普通民宿,还是价格高于3000元的精品民宿,消费者对服务质量的要求是一致的。而现实中不少民宿经营管理水平较低,硬件设计很随便,软件服务很随性,这样自我设计的佛系服务标准,自然会引发一些混乱。

其三、情怀买卖,名不副实。很多民宿价格之所以能够高于五星级酒店,更多的是卖的“情怀”,但是当“情怀”论斤按两,情怀买卖往往名不副实、迅速贬值。

激烈的市场竞争下,民宿必须不断升级,但是特别容易陷入雷同的服务和产品中,COPY来的“情怀”自然容易失去竞争力。一些地方在发展乡村民宿产业时陷入“颜值”大比拼的误区之中。有的只注重外观之美,不惜花重金豪华装修和装饰;有的违背自身的独特风格优势,大搞“辣眼”行为艺术。更有甚至,有的竟不切合当地风土人情的实际,生搬硬套地照搬他人作品。

被誉为“民宿村”的怀柔区怀北镇大水峪村,几乎家家都有游泳池,户户都有榻榻米,院墙也刷成整面大白墙、大蓝墙或者包上木板……一些民宿投资人把老房子彻底推翻重建,为了节约成本,只做局部改造,里外两层皮;为了在屋顶烧烤,就只把瓦房的顶掀了,变成平顶,四周装上栏杆。墙还是原来的墙。有的只改前坡,后坡还是老样子。很多住客都认为“这些民宿把原本的村庄风貌都破坏了,这些民宿已经失去了灵魂。”

04、如何不让“诗和远方”死掉?

最近和一个长居大理的朋友聊天,他说,很多的诗意,都是被功利的商业给破坏的。产品高度同质化、过度商业化、文化内涵不足等问题正在破坏民宿的“诗意和远方”。高端民宿一定是有巨大市场的,消费者在乎的其实不是高价,而是诗意的破坏,这种破坏带来的失望正在伤害这个市场。

其一、杜绝“捞一波是一波”心态。民宿依靠旺季疯狂涨价,来弥补淡季的经济损失,很多民宿主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疫情影响,一些民宿运营者甚至抱着“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架势,狮子大开口,吃定游客。一锤子买卖的做派,给消费者留下了极其负面的印象。“败兴而归”之下,要想再来,想必是不可能了。客户复购率,是决定民宿利润率的关键因子。宰一刀、赚快钱的短视思路,只会让民宿的生意越做越窄。

其二、避免“纸上讲情怀”。乡愁、文艺、诗意,艺术、情怀,这些词或许都是民宿的真正灵魂。但商业最怕的就是“纸上谈情怀”,经历了太多的“千城一面”、“千村一面”、“千宿一面”,更需要寻觅真正的情怀。

莫干山的早期民宿主,大理的早期民宿主,很多都是艺术家、出版人、诗人、孤独的人、有故事的人,他们往往不是商人。他们最终寻求的是灵魂原乡的一爿净土。在商业的过度开发后,他们更多的选择的是逃离,而不是拼命地复制情怀。即使在商言商,他们也是努力保持好诗意和商业的平衡,气质依然在。

摒弃了以上两个不好的心态后,民宿主要还是要把精力放在做产品上。民宿不能仅指望每年固定几个节假日的“战绩”收割,必须要想办法拉升平均入住率,寻找新的增收点才能毫无非议的挣到钱。

首先,民宿必须要有品质内容。近年来,不少地方政府和文旅集团也参与到高端民宿的建设之中,民宿不仅仅是个体户,而是融入到乡村振兴、文旅融合发展的大背景下。黄山鼓励民宿经营业主在保留原版徽派建筑特色的同时,通过创意创新植入各自不同的故事与情怀,打造“不一样的民宿”,如以哲学为味道的诗意栖息地——交叉小径的花园、以禅茶文化为特色的山水间·喜新恋旧、以民国风和旗袍为主题的宏村泊隐民国里、以穿汉服赏徽剧为特色的拾庭画驿等精品民宿。产品推出后,市场反响相当不错。

其次,民宿必须要有独特多元体验空间。不少地方政府通过延长产业链条来形成“民宿+文化、旅游、康养、体育”的不同经济模式,打造旅游综合体。如近两年的爆款旅游目的地宁夏中卫“黄河宿集”,除了常规业态之外,为了丰富游客的体验项目,黄河宿集还和当地的非遗传承人合作设立了宁夏手工毯店铺、西夏陶吧,建设了自己的农场、牧场,开发了像沙漠星光晚餐、西夏古村落寻访等全新的旅游线路,游客在这里可以品美食、逛农场、观星宿、登长城,体验全新的西部野奢旅行生活。一经问世,就受到了市场热捧,甚至创下四个月满房的奇迹。

综上,中国的民宿产业前景广阔,但再好的市场永远经受不起“一锤子买卖”。1989年,法国摄影师阎雷无意中走到贵州的黔东南肇兴侗族,被眼前的美景震撼得长跪不起。几天后,他拍摄到的水稻梯田,成为全球各大杂志的封面图片,自那以后,西南少数民族村落与水稻梯田成为摄影师、观光客的深度“秘境”。30多年过去了,那里的风景依然如初,因为无论是当地政府,还是当地村民,或是旅游者,都小心翼翼地保留在那一片土地的纯净,不让诗意死掉。这或许是这个趋利时代,每个人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查无此人

你瞎比比什么,一个愿意买,一个愿意卖,你管的太多了。

2022-11-10
0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