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评论资讯>>>
×

当游客不能去主题公园了,元宇宙能帮忙赚到钱吗?

张齐 环球旅讯 张齐 2022-09-21 08:00

小朋友们也要在元宇宙里跟熊大、熊二会面了。

今年,国内的主题公园普遍都很难,就连两大顶流——迪士尼以及环球影城都因疫情因素导致不同程度的闭园以及客流量下降,更别提像华强方特、华侨城以及海昌海洋公园等本土主题公园。

在8月底,华强方特公布了其2022年半年度报告:今年上半年,华强方特实现营业收入20.09亿元,同比减少9.17%;毛利率为38.6%,同比减少9.86个百分点;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29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录得的净利润8964万元,今年上半年同比转盈为亏。

身为本土主题公园一大巨头,在客流大幅下滑时,华强方特另辟蹊径,在半年报里大幅提及其正在发展的数字内容及元宇宙相关业务。与此同时,近期华强方特也宣布布局数字藏品行业,旗下数字藏品平台“方元数藏”正式上线第一款数字藏品。

不仅是华强方特,全球多个主题公园品牌都在布局元宇宙相关的业务。当主题公园纷纷遭遇客流“凛冬”时,元宇宙能为其“雪中送炭”吗?

01

华强方特的元宇宙之路

根据公开信息,华强方特在今年初宣布元宇宙成为未来集团重点发展方向,并预计在全年会投入6000万元用于元宇宙的相关开发,且相关技术研发人员将达到100人。

从华强方特当下在元宇宙领域的铺排来看,其主要将元宇宙业务分为数字内容开发领域以及元宇宙系统研究领域。

在数字内容开发方面,华强方特主要从短视频账号、虚拟偶像、益智教育平台以及NFT平台等方向进行业务创新。其中针对与元宇宙关系较为密切的NFT平台方向,华强方特在半年报提及今年上半年推出了“华强方特海峡链”NFT运营平台,并进一步优化为“方元数藏”NFR平台。

与传统NFT备受争议的“炒图”模式不同,华强方特强调方元数藏的藏品将不仅局限于虚拟价值与权益,更看重将其与华强方特乐园、酒店以及动漫等实体的权益进行链接。

华强方特的执行总裁尚琳琳曾对媒体直言,“(方元数藏)要让用户购买到的不仅仅是一张互联网上的图片,更是一系列实体权益的代表,是未来社群和活动的入场券、品牌共创的起始点。”

从方元数藏近期发布的数字藏品“东方奇喵”来看,根据方元数藏官方平台的消息,该藏品共发行2000份,每份原价1299元,最终定价988元,并于本月16日发售。据悉一经发售2小时内便已售罄,为华强方特带来近200万元的收入,热度可见一斑。

由此来看,在贴上数字藏品的标签后,借着元宇宙的热度,方元数藏或许有机会为华强方特提供新的流量入口,进而为旗下主题公园带来新客流。

但若按照数字藏品的逻辑,方元数藏后续的发展空间有待商榷。根据官方说法,方元数藏主打的是“实体权益+虚拟权益”模式,以“东方奇喵”为例,该数字藏品对于用户而言最大的优势在于可全年畅游方特全国28个公园,这看起来就只像是一张升级版的年票。

而从数字藏品的投资功能来说,由于国内对数字藏品的交易监管较为严格,目前方元数藏也未开放藏品的二次交易,后续的升值空间也被打上了问号。

相比之下,外界更关注的是华强方特如何将元宇宙与主题公园运营结合起来。毕竟华强方特作为早期国内乃至全球最大的VR主题公园全产业链企业,据了解其兄弟公司华强方特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在1998年成立,并在成立之初就已涉及VR技术的研发,为后续华强方特的VR应用打下基础,而VR设备也正是元宇宙重要硬件载体之一。

对此,华强方特曾透露正在开发“美丽中国”和“虚拟会议系统”两个元宇宙项目,前者以沉浸式的内容为重点,后者以交互软件技术为重点,两个项目独自成立又相互补充。

在最新公布的半年报中,华强方特提及“美丽中国”已完成部分重点景点的制作,甚至在显示效果上已达到国内同平台效果的天花板;而“虚拟会议系统”也基本覆盖沉浸式虚拟会议的所有功能,并已实现VR、手机、PC等不同终端能进行跨平台会议。

02

主题公园们怎么讲好元宇宙的故事?

放眼全球,并不只有华强方特一家主题公园布局元宇宙,包括国内的海昌海洋公园、长隆,以及国外的迪士尼、乐天等,这些主题公园有涉及元宇宙领域。

元宇宙概念刚诞生时,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类似主题公园的虚拟空间;而打着“沉浸式体验”的标签,也让元宇宙与主题公园的特征不谋而合。甚至有业者一度认为,主题公园就是元宇宙的雏形。

但国内大部分主题公园对元宇宙的态度相对谨慎,若论大举开设元宇宙研究院、投入真金白银到元宇宙的相关研发的主题公园,目前只有华强方特一家。

海昌海洋公园也在去年底开始“试水”元宇宙,包括与社交App Soul合作推出元宇宙跨界活动,以及发行NFT数字盲盒等。

但与华强方特相比,海昌海洋公园在元宇宙方面的行动较少——相较于华强方特专注于文化科技领域,并有自己的科技团队,海昌海洋公园更加专注在主题公园的设计以及运营上。

此外,不难发现海昌海洋公园走的也是数字藏品的道路。这是由于目前NFT是作为元宇宙领域中比较成熟的商业模式,变现效率较高,自然就成为主题公园们进军元宇宙的不二之选。

这也衍生出另一个问题:目前国内大部分主题公园面临客流量下滑,收入不稳定且经营压力高企种种情况,更需要变现效率高的项目来优化现金流;同时因“囊中羞涩”,无法拿出更多的资金在元宇宙等非主营业务的发展上。

不过,在国外也有一些主题公园将元宇宙及相关技术与主题公园业务相结合,欲实现虚实融合,线上及线下业务互相辅助发展。

例如在元宇宙概念兴起时,韩国乐天集团便在元宇宙平台Zepeto上上线了自家乐天世界冒险乐园的其中一个园区——“魔法岛”,这意味着用户可以通过Zepeto App进入虚拟世界里的乐天世界,体验包括魔法城堡、陀螺仪降落伞、亚特兰蒂斯冒险过山车等经典项目。

如果说乐天只是“简单粗暴”地在元宇宙里打造一个主题公园,那迪士尼对元宇宙的战略布局则要更为复杂且宏远。

去年,迪士尼CEO Bob Chapek就宣布迪士尼将建立自己的元宇宙。在任命新高管专门负责公司的元宇宙业务之际,迪士尼也在积极为元宇宙与现实世界的融合做技术准备。

据悉,本月迪士尼公布了一项AR技术专利,该技术使用计算机视觉来跟踪用户的眼睛,并从他们的角度投射呈现3D的虚拟场景。这项新技术可用于迪士尼主题公园游乐设施,为客人提供身临其境的虚拟体验。

虽然迪士尼也有发行相关的NFT产品,但将元宇宙技术融入主题公园的运营中,也能看出目前迪士尼对待元宇宙的逻辑:通过线上技术与线下内容相结合,提升用户的体验,从而使得用户的粘性更高。

03

转型的背后是公园赚钱乏力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主题公园们大力发展元宇宙的原因,多少与主营业务乏力有关。

以华强方特为例,今年上半年在主题公园业务方面的收入仅有13.05亿元,同比下降27.09%,而营业成本高达10.75亿元,同比增长4.92%;特别主题公园运营这一细分板块的收入只占7.21亿元,同比减少43.78%,但其营业成本接近10亿元,经计算毛利率为-38.43%。

与上海迪士尼、北京环球影城等分布在一线城市的主题公园不同,华强方特的主题公园主要分布在二线城市以及下沉市场,有意避开外来的“洪水猛兽”。

但华强方特的大举进攻是否能撬动下沉市场的消费力也被打上了问号。一方面,疫情限制民众的出游需求,使得华强方特乐园能覆盖的市场进一步缩小,同时因疫情因素部分乐园也不得不配合闭园;另一方面,全球性的通胀正在拖累民众的收入以及消费能力,这也会导致用户减少非必要的文娱类消费。

因此,现在国内的主题公园与其靠着稀少的客流量来获得微薄的收入,不如当地政府给予政策补贴来得直接。

根据华强方特在2019年-2021年的年报显示,其在近三年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3.12亿元、3.84亿元及3.22亿元,特别是在疫情后,政府补助在华强方特的利润表里显得更加突出。以今年上半年为例,该期华强方特的净亏损为1.29亿元,但在扣除了包括1.95亿元在内的非经常性损益后,其净亏损则达到了2.99亿元。

华强方特如此,像欢乐谷以及海昌海洋公园等其他本土主题公园的命运亦没有那么乐观。根据华侨城今年上半年的财报,受疫情影响,欢乐谷所隶属的华侨城旅游板块共实现收入105.5亿元,同比降低44%。而海昌海洋公园更是于去年年底出售旗下主题公园以套现65.3亿元来回血,可见主题公园们为了自救而绞尽脑汁。

实际上,这又回到老生常谈的弊病上:背靠地产行业而兴起的中国主题公园难以逃避重资产的问题。在疫情导致客流大幅度减少的背景下,主题公园资产对于这些文旅企业来说犹如千斤重负。而国内本土主题公园转型元宇宙,无非是想摆脱重资产的束缚,转型轻资产盘活企业发展。

虽然当下元宇宙的确能给公园们带来一些噱头与眼球,但要想真正成为国内主题公园们的“救命稻草”,最终还是要回归到用户体验上。通过富有创意、友好的且能为用户带来沉浸式体验的IP内容,结合技术,强化用户体验从而使其产生共情与粘性,这才是主题公园们发展元宇宙的正确思路。

不过,相较于国际一线主题公园,IP创作及运营始终是国内主题公园的弱项之一。像是被称为“中国迪士尼”的华强方特,目前旗下也只有“熊出没”能在大荧幕上获得关注,近些年来华强方特有意孵化“俑之城”“奇迹少女”等IP,但均未能掀起波澜。而海昌海洋公园则请“外援”来弥补IP空缺,在去年宣布引入“奥特曼”IP后,市值至今翻了超过10倍。

由此看来,国内主题公园们还尚未迎来原创IP的“井喷”潮,而脱离了内容、只靠技术的元宇宙项目注定站不住脚。这也意味着主题公园们的元宇宙转型之路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张齐
张齐

环球旅讯

交流请加微信

cheungchaiCN
ben@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83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豆汁儿咖啡老王

上个时代,米老鼠、唐老鸭、helloKitty们通过电影成长为IP,

下个时代,无聊猿,无聊龟,Miro是通过元宇宙和数字藏品成长为IP?

本质没变化,社交属性更强了?

2022-09-27
0

豆汁儿咖啡老王

给主题公园们(尤其是环球影城)提个建议:

客流量不大的日子或者时间段,可以把排队的长长的栅栏缩短或取消,这样可以避免体力的浪费。

2022-09-22
0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使用微信扫一扫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