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评论资讯>>>
×

对话王正华:内循环是个大市场,但春秋航空还要飞得更远 | 旅见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 2022-07-25 07:52

“和年轻人交朋友,春秋这艘一万多人的小船才能往前走。”

2005年7月18日,王正华拿着春秋旅游创业积累下来的全部家当,将春秋航空的第一架飞机送上云霄。这一年,王正华61岁。

在同龄人准备退休颐养天年时,王正华创立了春秋航空,把美国西南航空的低成本航空(LCC)的业务模式引进中国,直到2017年才正式退居二线,由王煜接任春秋航空董事长一职。

如今,春秋航空成为中国民航业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2019年,春秋航空全年平均客座率超过90%,收入利润率为14.86%, 为国内上市航司之首;而截止于2022年3月,春秋航空共运营116架A320,即便本土疫情深刻影响了民航出行需求,但春秋航空的资金储备量超过70亿元,资产负债率约为66%,仍有稳健的抗风险能力。

春秋航空位于上海虹桥的总部大楼,由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宾馆改建而成,没有豪华装修,处处体现了简约、够用就好的哲学,如今也处处可见艰苦创业的痕迹。

王正华的办公室更是十分朴素,墙面上贴着他深爱的太极海报,飞机发烧友们视作珍宝的机模放在储物柜的上方,桌面上放着一台黑色笔记本电脑,看款式也有十几年了,办公桌对面一张小小的用了20多年的沙发上整齐地放着一个毛巾被,是王正华午休时用的。

虽年届古稀,将至耄耋,王正华精神矍铄,折腾着研究景区业务、区块链、元宇宙还有春秋航空下一步的出海计划,“但做不做是我儿子们的事情了,我已经把美妙的前景描绘给他们听了。”

近期,在环球旅讯「旅见」栏目上,作为中国低成本航空的领军人物,春秋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王正华与环球旅讯CEO李超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对话。

01

创业:曾经的国内旅游第一不值得骄傲

李超:2017年王煜总担任春秋航空董事长之后,您是不是有更多的精力思考战略方面的事情?

王正华:我从做企业开始,基本上不冲在第一线,哪怕是一个两平方米的小亭子的时候。我把自己定位叫社长,前面有一个经理。2017年以后,我儿子接了班,我就把更多精力放在战略思考上。

春秋发展到今天,不快,但非常平稳,历年发展速度几乎可以画成一条直线,平均在12%-15%这个幅度里。这里的根本,是有符合未来市场发展的业态。

春秋旅游在1994年时做到中国国内旅游第一的时候,公司员工都非常高兴,原来两平方米时谁都瞧不起,现在扬眉吐气了。我当时没有召开庆祝大会,而是把公司主要干部和员工召集起来,把全世界做得最好、年收入一两千亿元的旅行社给大家展示了一下,当时春秋旅游的年收入大概是2-3亿元。我说,现在已经是地球村了,对比全球其他旅行社,我们很小,没什么好庆祝。

所以大家马上就把精力投入到研究下一个制高点。我一开始想对标美国运通,但这是银行,金融业务,当时不可能让民企做。然后开始做会展,做了一两年,但是很多事情走不通。最后我选了在当时欧洲非常流行的包机旅游公司。

李超:像TUI,Thomas Cook。

王正华:这和我们有点接近,但我没停留在包机旅游上。我跑了十几家传统的大的航空公司,又跑了旅游包机公司,大概在1998-1999年间, 确定了要对标美国西南航空,做LCC,低成本航空。

今天回过头来看,这个战略思考太重要了,我儿子们也说,直到今天还在吃父辈们定位的行业红利,还在充分发挥LCC高客座率、低价的优势。这些年做下来,春秋航空总体服务不比别人差,安全、准点都做到了最好,但是价格实惠。后来这个模式有很多人学着做。

李超:今年是春秋集团成立 40 周年。40 年前您辞官下海做旅行社,当时为什么毅然决然做这么不起眼的生意?

王正华:当时改革开放,我比较善于学习,就研究怎样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我发现一个规律——交通是经济的先行官。实际上一开始我做了五个项目:第一是造汽车;第二是大流量的客运,譬如公路客运,从上海到扬州;第三是货运;第四是市内出租车;第五是旅行社。前面四个很快就开始盈利了。

我在1982-1983年间造了一台汽车卖出去,上面的领导压力比我大,问谁批准我造汽车。我说造汽车是市场需要,他说现在大家都靠永久、凤凰牌自行车,我胡说八道,让我写检讨。

我这个人直来直去,适合做企业。当时前面几个项目两三年后就赚钱了,就旅行社不赚钱。为什么?人们说旅行是地主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

在这种情况下,我非辞职不可。当时区里的领导都来找我谈,还好老伴支持我。出来后干了八九年,春秋就是国内旅游第一了,反而最早赚钱的那几个项目后来都不知道去哪儿了。说到底这世界上没有轻轻松松就能办好的事情,也没有办不好的事情,关键是有没有用心。

02

LCC:走一条中国机票直销之路?

李超:在春秋航空创立的时候,也有其他的民营航司创立,比如最早也是包机出身的吉祥航空选择全服务模式。春秋航空当时身处上海这个中国的经济发展前沿阵地,为什么选LCC的路子?

王正华:美国西南航空在当时80年代末、90年代初,连年盈利。只要美西南到的地方,传统航司就很难盈利。

LCC的发展是一种规律,不单看人们经济收入的好坏。我曾在上海的一个国际论坛上问过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是否坐过LCC,他说当然坐过。在欧洲LCC非常普遍,皇室成员出门都会坐。在中国,LCC正还处在发展的起步阶段。

在LCC的模式下,春秋航空在过去12年里单机利润始终排全国第一,我们是空客A320、A321机队,他们有的还是跨洋的双通道飞机。到现在春秋航空的经营状态都保持良好,当然2020年账面上没有完全盈利,去年也只是微利。

李超:我一直非常钦佩春秋集团的IT能力,1994年我在春秋三亚分公司就看过春秋开发的“收团-目的地拼团”系统。从2000年开始,携程等互联网开始起步,听闻携程团队创业时也曾经跟您沟通过合作。过去20年OTA的发展风起云涌,春秋旅游现在还是一家线下旅行社,成为集团发展战略的重要补充。回顾这些年,您觉得自己错过了互联网发展的好时机吗?

王正华:不完全。当时我在全中国布了4000 台电脑,旅游生意生机勃勃、遥遥领先。新世纪开始以后,我的战略往航空上转,当时民航局的杨元元局长提出中国要办民营航司,后来又正好点名了我。

到底该怎么办?我把主要的IT精力放到航空系统领域,自己做了拥有知识产权的分销系统、离港系统等一系列系统,探索中国机票直销道路。这也是后来春秋航空B2C线上直销比例能做到90%以上的基础。

春秋航空在机票直销上确实不错。当然,携程也有很多优势,全中国的航司都在那里卖机票。

李超:民航总局一直支持民营航空向LCC发展。但目前来看,LCC在中国民航市场总量中还处于个位数。您认为影响中国LCC发展的因素是什么?

王正华:现在中国大量航司是传统的全服务航司,不像国外,卡梅伦都坐LCC,这需要一个过程。

坐飞机的过程很快,一两个小时,LCC的安全、准点以及价格优势,尽显无遗。把机票省下来的钱订五星级酒店还有多余,所以坐LCC太好了。

长途的、隔洋的、超过1万公里以上的飞行,比较适合跨洋飞机,所以国际航线上全服务航司还是大有前途,因为符合人的生理需求。

03

出海:深入亚欧大陆

李超:春秋航空在 2012 年在日本成立了春秋日本,这两年受疫情影响,最后和日航JAL进行合并。若疫情结束在春秋航空在出海方面会有新的计划吗?

王正华:我的眼光肯定是向外发展,但飞机一定是单一机型,不做双通道的大飞机。因此我的空间距离基本就是3-4小时航程,最远5小时。

春秋航空出海之初,我专门提出了日本战略,因为在我能飞的航程上,日本是最发达的市场。我们2012年去日本建公司,但是航空方面政策管制太多,发展并不容易。

相比较之下日航和春秋日本还处得比较和谐,所以我们和日航合作,招牌挂在那里,以日航为主,那么和日本航空局谈航权航线会方便得多。

李超:春秋航空未来的国际化发展还是要依托中国的客源市场吗?有没有可能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去欧洲投资LCC,做欧洲内陆的生意?

王正华:中国国内大循环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同时我也千方百计要发展境外市场,不仅是日本,还包括韩国、东南亚、中亚、西亚、东欧。我现在在想办法打进中欧市场。

和A320同一机型的A321在研发配置第三个油箱的飞机,油箱放在飞机的货舱里,可以让飞机多飞4000公里。我们想办法把基地设在新疆,然后飞机就可以往中亚、东欧、中欧飞。而是否要去欧洲做一个LCC,这有难度,全世界都没有成功的。但不是说有难度我们就不去想,我也会去试验,当然也要看我的儿子的决策。

李超:这个计划什么时候能够实现?

王正华:预计2025年,有第三个油箱的飞机才能出来。到那时,做不做是我儿子们的事情了,我已经参与过了,也把战略的东西描绘给他们听了,他们愿意听最好。我已经退居二线了,有时候我也很矛盾,希望自己的声音有效,又希望不要太有效,未来毕竟是年轻一代的。

04

未来:和年轻人交朋友

李超:2020年 5 月您参与了春秋航空的直播,去年4月开始春秋航空也做了脱口秀专场的营销活动。这些是春秋航空向年轻群体靠近的一些举措吗?

王正华:未来是年轻人的,而且LCC更适合年轻人。所以我理应适应年轻人的思想,平时除了同龄人,我平时更喜欢和年轻人交流。

我这一路走过来,几乎都是跟着年轻人的脚步在前进。包括最早的电脑的使用,1983年大家都把电脑当成打字机,我把它用作商务需要。后来做 PPT、发展新的销售方式,我也是自己先学,到现在为止仍然如此。

说到底,时代前进得顺着潮流,不断地学习年轻人、了解年轻人、和年轻人交朋友,春秋这艘一万多人的小船才能往前走。

李超:疫情对这个行业造成了很大影响,但目前也在缓慢恢复,您对行业的发展有哪些预判?

王正华:企业的主要领导人要把眼光放在战略上,放在未来。

尽管疫情之后倒掉了不少旅行社,但是春秋旅游活得还行,有了航空之后优势就更突出,未来会在景区业务上多下点功夫。

我在学习和研究携程的过程中,也在研究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平台,集团专门抽调了一些干部研究区块链、元宇宙这些概念,紧跟年轻人的潮流。

航空上,现在集中在东部沿海,要想办法往西部下沉。下沉市场非常大,春秋航空除了上海基地以外,兰州是第二大基地了。尽管现在还没有北京航线,但我到兰州也能活得好,有可能的话我去新疆做基地,再跑到中亚、西亚发展。

我们必须要准备未来,转型不转行,不要乱转行。就算现在疫情也没大关系,春秋还是能够勉强打成平手,未来形势好了当然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李超:王煜总刚刚当董事长时,您给他说过,“不要急于创新,不要急于做大”。对于未来春秋航空的做大做强,您有哪些标准或者目标?

王正华:我始终认为要把 LCC做到底,不仅是年轻人喜爱,也是社会潮流。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

TravelDaily

欢迎关注环球旅讯官方微信订阅号(ID:traveldaily),第一时间收获旅游业热点事件、意见领袖辣评,以及最值得关注的行业趋势洞察。

traveldaily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李超

半年前的一次采访,和老王总的对话非常痛快,有问必答,直戳要点。78岁的人,每天依然在关注直播、元宇宙这些最新最好玩的东西,令人敬佩[抱拳][抱拳][抱拳]

2022-07-25
1

李超

1995年在海航工作的时候,曾经到春秋三亚公司参观,发现他们已经开发出了目的地拼团的系统,并使用电脑专线连接各家分公司,这也是春秋进入航空领域后,独立开发订座和离港系统的根基和底气所在。如果春秋当年不进入航空领域,而是进入OTA领域,那他们同样可以成为一家巨头型的公司。

到春秋去采访,令人感受最深的就是“简朴”,找遍整个公司,就找出了会议室内这个略显陈旧的背景来录制视频。老王总的办公室也是仅仅几个平米,外间的董事长办公室,5,6个工作人员也是挤在几平米的办公室里,但春秋航空高管的待遇在民航业内则是名列前茅,这就是一名企业家的胸怀和格局。

2022-07-25
1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