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文旅&目的地资讯>>>
×

景区“一房难求”、马都不够用了,今年新疆旅游真的特别火吗?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殷宴 2022-07-20 11:15

今年新疆跟团游“以小团为主”,包括家庭、朋友、企业团建等。

夏季是新疆旅游的传统旺季。加之今年6月以来,一系列疫情防控精准化措施出台,旅行限制相对放松,新疆游热度迅速上升,成为全国最受欢迎的目的地之一。

途牛旅游网数据显示,今年端午假期后,新疆地区热度开始上升,6-7月基本持平,热门景点包括伊犁的草原和薰衣草花海、南疆的喀什及独库公路。热门客源地包括广东、浙江、江苏、四川,其中亲子家庭占比30%左右。

同时,今年前往新疆的游客出游天数有所增加,往年多为8-10天,今年行程在10天以上的游客占比超六成,行程8-9天的占比25%。

携程数据也显示,今年6月,新疆跟团游产品订单量环比5月增长357%,新疆高星酒店预订量环比增长近九成。7月5日-12日,新疆暑期订单量环比上周增长30%,相比2019年同期反超25%,酒店的订单量环比上周增长70%。新疆游机票价格在全国所有地区中高居榜首,达到1610元。

一些热门景区甚至出现了“一房难求”的现象。据澎湃新闻报道,新疆部分草原景区餐厅、门票站、区间车等都需要排队,连马匹都“供不应求”。

中青旅新疆公司总经理梁畅红告诉界面新闻,“6月底的时候,赛里木湖临湖的房间一晚价格高到五、六千元,喀纳斯、禾木有些房子甚至要一万多。现在伊犁在办天马节,根本订不上房,有些(自驾)游客就睡在车里。”

“6月27号开始预订量慢慢就多了,到了7月5号以后就开始大批量上来了。”乌鲁木齐锦江国际酒店总经理冯奕对界面新闻介绍。截至7月15日,乌鲁木齐锦江国际酒店的入住率在85%左右。

不过,他也强调,新疆的旅游旺季本来就是7月到10月,今年和往年的态势差不多,相比去年7月底南京疫情爆发前的状态还差一点,“2021年3月新疆(旅游)就开始反弹了,而且速度很快,3、4、5月。”

冯奕表示,其实今年春节以后,新疆旅游也一度出现回暖,但3、4月份上海疫情爆发,乌鲁木齐也有新增病例,导致旅游市场再次封冻。直到6月下旬,《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九版)》等利好政策发布,新疆也进入最佳旅游季节,游客才真正开始涌入。

此外,与往年相比,今年几乎没有大型旅游团,多为私人定制的小团,“可能几个好朋友或者几个家庭一起来,剩下的基本都是散客或者是商务接待。”冯奕说。在酒店的各类房型中,适合家庭的大床房目前最受欢迎,大团游青睐的双床房销售相对较少。

途牛旅游网新疆地区的数据也显示,选择跟团游的客人占比约84%,其中以家庭为单位出游的4-6人小包团受欢迎度更高,尤其是追求高品质出游的亲子家庭,对定制游需求较为成熟。

梁畅红也观察到,今年新疆跟团游“以小团为主”,包括家庭、朋友、企业团建等。

还有许多游客选择自驾。“因为新疆这几年一直都在宣传自驾旅行,独库公路、伊昭公路、219国道等等,让游客感觉新疆就是自驾的天堂,选择自驾的越来越多了。”有些游客甚至会向旅行社咨询旅游路线后,跳过旅行社自驾出行。

自驾游增多,也使“一房难求”现象更加凸显。“自驾经常遇到订房难的问题,有些游客自驾途中随意性比较大,今天多开一点或者少开一点,就临时在哪里停留。在新疆的旺季,你临时停留是订不上房的。”梁畅红分析。

另一个新趋势,是预先安排出行的周期缩短。冯奕表示,目前多数客人仅提前1-2天预订客房,只有少数计划性较强的旅游达人,会提前一周到半个月左右预订房源。

携程平台的数据也显示,受去年暑运因疫情爆发戛然而止的影响,今年暑假购票呈现规划和出行更紧凑的现象。截至7月10日,用户提前1-5天购票的占比较2019年增加16%,较2021年增加7%。

由于疫情持续反复,旅游出行仍有较大的不确定性。梁畅红告诉界面新闻,7月中旬以来,随着安徽、成都、上海、广西等多地出现局部疫情,新疆旅游“反而进入一个小低潮。”

冯奕也表示,最近郑州、广东等地一些旅行团取消了订单。

由于未来市场的不确定性,加上疫情以来持续承压、资金极度紧张,虽然眼下新疆旅游市场热度较高,当地旅游企业仍然不敢太乐观。

冯奕表示,酒店为了控制人力成本,一直没有实现满编。随着旺季来临,人力日益紧张,但考虑到经营压力,“还是要慎重,暂时不会扩招。”

梁畅红也称,“目前新疆的接待能力非常有限,很多导游、旅游车司机都改行了,现有的从业人员接待一下子涌入的大量游客有难度,我们也经常遇到找不到车和导游的情况。”

途牛方面向界面新闻分析,去年7月下旬疫情的反复,使往年持续到10-11月的新疆旅游旺季提前结束,对当地旅游行业造成重大打击,因此今年新疆游回暖后,相关的旅游资源出现一定短缺,加剧了 “供不应求”的火热现象。

途牛方面认为,目前新疆导游、司机等从业人员仅恢复到正常情况的六七成水平。

“现在跟19年肯定比不了,19年是最好的,”冯奕说。他表示,疫情前除了旅游,还有会议客人,现在会议非常少,对会议人数也有限制。

梁畅红也感叹,“现在比19年还是差远了。”她告诉界面新闻,疫情以来,新疆酒店、车辆等旅游资源价格大幅上涨,客人不仅减少了,而且更加挑剔,“以前的客人可能价格差不多就来了,现在会比价,因为当时价格确实比现在低。”

界面新闻,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