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控股“摘星”

何雯静 环球旅讯 何雯静 2022-05-20 19:34

有人离场,但未知还有很多。

5月18日,海航控股发布公告称,自5月19日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并继续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海航控股 A 股股票简称由“*ST海航”变更为“ST海航”;B股股票简称由“*ST海航B”变更为“ST海航B”。

回到2021年2月19日,当时正在进行破产重组的海航控股被正式实施退市风险警示。随着破产重组的顺利完成,时隔1年3个月,海航控股顺利“摘星”。

不过对依然带着ST帽子的海航控股来说,不论是经营还是内部管理依然面临着动荡和挑战。

01

“摘星”背后

2021年12月31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海航控股重整计划执行完毕。根据重整计划,公司确认债转股收益120.82亿元,确认债务重组留债收益47.45亿元;另外公司重整期间确认债务豁免利得9.76亿元。

随后在2022年1月7日,海航控股便公告称,因公司被海南高院裁定受理重整而触及的“退市风险警示”的相应情形已消除,公司将按照相关规定向上海证券交易所提出撤销相应的“退市风险警示”申请。

而在具体的经营业绩上,重整后的海航控股在2021年度实现了大幅扭亏为盈。

海航控股2021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实现收入340.02亿元,同比上升15.6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7.21亿元,同比扭亏;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84.9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8亿元,相比于2020年的-5.07亿元,涨幅超过200%。

去年9月13日,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组长顾刚曾在海航生产经营例会上提及:重整完成后,以前高额的航空主业财务总费用预计将大幅下降80%以上,飞机租赁成本大幅下降,经营性历史欠款得到全面清偿,账面可保留充足现金。

而在“摘星”后要进一步实现“脱帽”,海航控股还需满足最近一年会计年度公司净利润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仍为正值,也就是实现盈利。

但从2022年一季度来看,受多地疫情影响,海航控股实现营收63.71亿元,同比下降17.6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35.99亿元。

4月运营数据也不理想,海航控股运营公告显示实现载客人数64.88万人,环比下降51.12%,同比下降86.28%;货运及邮运量为1.71万吨,环比下降21.56%,同比下降54.65%;客座率为54.85%,环比下降8.75个百分点,同比下降27.24个百分点。

在出行受限、航油成本抬高的情况下,接下来海航控股要实现盈利,挑战不可谓小。

02

方大“入主”不到半年

多名高层离任

值得一提的是,海航控股2021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已有9位高层管理人员离任。

图源:海航控股2021年年度报告

而在5月12日,海航控股公告称,海航独立董事徐经长、张英、林泽明申请辞去公司独立董事、董事会下属专门委员会委员职务。

这距离方大入主海航控股不到半年时间。

2021年12月8日,海航控股的经营管理实际控制权利正式移交至战略投资者方大集团。方大集团董事局主席方威曾在海航航空干部员工大会上表示:“海航发展要靠现有的干部、员工,就是海航人去管理海航,连一个财务人员、出纳我也不派,就相信大家、去尊重大家。”

随后,包括海航控股在内的航空板块整体任命了由老海航人组成的新的领导班子。根据公开资料,当时董事长包启发主持海航航空集团全局工作,负责整体战略规划设计;总裁王英明和执行总裁刘璐负责日常生产经营管理工作;三位副总裁分别负责下属企业的运行服务品质提升,安全体系建设等工作。

新领导班子任命刚过一周,2021年12月23日,张志刚便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和董事会下属专门委员会成员、副总裁职务,同时一并辞去其在公司控股子公司海航航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

不久后,在海航集团工作超过28年,曾在长安航空、金鹏航空、海口美兰机场、海航机场集团等企业担任要职的刘璐,也因个人原因提交辞呈。

旧人离去,新人入场。虽然目前海航控股的管理团队依然由老海航人为主力,一些新鲜的血液也逐步补充进来。

5月17日,海航控股发布的董事会决议公告,称同意聘任王雁飞为公司副总裁。

公开资料显示,王雁飞历任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计划处科员、运力处副处长、网络收益部副总经理,西藏航空有限公司营销委副总经理等职务,在航空公司市场营销、企业运营管理等方面拥有30年的丰富经验。

而此番三位独立董事离任后,海航控股的独立董事人数将少于董事会成员的三分之一,并且独立董事中也没有了会计专业人士,方大集团提名了朱慈蕴、戴新民、郭润夏为海航第九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其中,会计专业出身的戴新民为方大集团的独立董事,5月18日,方大集团的《2022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披露,戴新民不再担任方大集团独立董事。

管理层的稳定和健康发展对于方大重振海航控股而言无疑具有重要意义。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方大的管理理念和整个海航控股的管理、运转仍在磨合期中。

此前,根据海航控股公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方大在战投协议的框架下,依规行使其大股东权利,同时海航将融合方大的管理理念与机制,以公司利润为导向逐步落实、推行包括但不限于精细化管理、日成本核算以及“赛马”机制。

从具体的管理措施和效果来看,据媒体报道,结合民航业特点,海航控股依法依规新增和修订下发18个业务体系1357项管理制度,依法依规处置“吃空饷”人员;开展堵塞“跑冒滴漏”专项整治,完成整治项目391个,正在推进项目623个,梳理采购合同11892份,累计节约成本9686万元,预计全年节约成本超过10亿元。

方大给海航控股定下的目标,是三五年后海南航空机队规模达到1000架,三十年后打造成为安全服务利润世界第一对航空公司。

海航控股要实现这一目标,重塑一个更加专业、高效的海航控股,是必经之路,也必然充满挑战。

何雯静
何雯静

环球旅讯

商业世界的温度,来自于对人和事的观察

已发表文章 74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使用微信扫一扫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