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VS长沙,谁将角逐中部高端酒店第一城

空间秘探 席以新 2022-03-23 10:37

无论是武汉还是长沙,都已进入了城市更新的时代新节点。

近日,空间秘探通过企查查了解到,武汉城市风貌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阿丽拉东湖酒店已注册成立,这意味着,作为武汉首家奢华度假酒店的阿丽拉武汉东湖酒店离开业已经不远。武汉的高端酒店市场,正在大踏步前进,大有与相邻不远的长沙一起,角逐中部高端酒店第一城的意思。

01

两湖之地,酒店风云再起

中国的中部地区,自北向南囊括了山西、河南、安徽、湖北、江西、湖南六个相邻省份,在这六个省份的重要城市中,武汉、长沙无疑位于前列。在2021年度全国地级市GDP排名,两市分别位于第9与第15位。

在高端酒店领域,武汉与长沙同样占据鳌头。根据Hotelbot“中国城市国际酒店指数”显示,长沙为82分,排名19,武汉70分,排名21,远高于其他四省省会。

近两年,武汉与长沙在酒店开业数量上,也颇为密集。亚洲旅宿大数据研究院对比两地的高端酒店市场发现,2020年至今,武汉新开高端酒店6家,长沙则新开9家。这其中,武汉的开业节奏较为恒定,以一年3家的速度逐渐构筑自己的高端酒店王国;长沙则在2021年迎来高端酒店的“爆发”,7店连开,其中不乏希尔顿、W酒店、朗豪等品牌。

若我们将目光放到未来,从待开业的国际高端酒店中,武汉与长沙同样在你追我赶。预计到2023年,武汉将新开6家酒店,包括前文提到的阿丽拉以及君悦、威斯汀等;长沙则将新开7间酒店,JW万豪、柏悦等奢华品牌也将首次入驻。

在中部地区,有三个新一线城市,分别为郑州、武汉和长沙,不过,在《洲际“迟到”10年,河南高端酒店市场为何慢热?》一文中,我们曾有过比较,“虽然与相邻省份比较,河南高端酒店市场动作并不慢,但是以中部地区核心省份的省份横向比较,河南的高端酒店市场称不上‘激进派’。”

因此,率先进入中部高端酒店第一城角逐圈的城市,落在了两湖之地的武汉与长沙。

02

江城与星城,同步60年

武汉与长沙,均拥有独特的别称。武汉的“江城”,源自李白诗句中的“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长沙的“星城”,则来自天上星宿中的“长沙星”。

这两个别称,也暗示着两座大城市的历史悠久、人文丰厚,更因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并未错过酒店业发展的任何一个节点。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随着建国后外交活动的增多,各地都建起了国营饭店,以满足当时的外交膳宿需求,武汉与长沙也不例外。

1953年,武汉东湖宾馆开业,这一坐落于东湖畔的酒店,曾被称为“湖北国宾馆”,半个世纪以来,接待过许多国内外领导人及贵宾。即使到今日,武汉东湖宾馆依然见证着诸多历史的诞生。

1956年,为解决当时苏联经济及文化建设成就展览会办展、观展人员的食宿问题,汉口饭店得以诞生,并成为当时最为高档的酒店之一。不过,这家酒店如今已消失于时代变迁中。

武汉洪山宾馆于1957年开业,第二年的秋天,这里就举办了八届六中全会,成为大事件的见证者。

几乎与此同时,长沙的国营宾馆也迈开了脚步。1959年始建,1962年正式营业的湖南宾馆,是湖南省历史最早的宾馆,这一酒店是当时湖南政府接待贵宾的重要场所。紧随其后,九所宾馆、蓉园宾馆陆续开业,同样成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湖南最为顶级的酒店。

时间来到了改革开放后,尽管身处内陆,但在国家“每个省至少建立一家星级酒店”的指令下,武汉与长沙均及时抓住了新潮流。

1984年启用的晴川饭店,是武汉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高楼”。这一酒店位于长江与汉水交汇处,紧邻晴川阁,也成为国内最早一批涉外饭店之一。在许多老武汉人心目中,只有晴川饭店、长江大桥、黄鹤楼及龟山电视塔一同出现的画面,才算得上是完整的武汉江景。

在当时,全国最火的4家饭店,除了广州的白天鹅饭店、南京的金陵饭店、四川的岷山饭店,还有就是晴川饭店。晴川饭店被誉为“武汉改革开放的最早标志”,迅速成为湖北的主要涉外接待酒店之一。1999年,晴川饭店加入洲际酒店集团,更名为武汉晴川假日酒店,此为后话。

长沙的步伐也迈得足够快。据曾任湖南旅游饭店星评委郑宪春介绍,到上世纪80年代末期,长沙已有50家旅游涉外宾馆。当时的长沙高端酒店,几乎层出不穷。1997年开业的华天大酒店总店,是湖南第一家五星级酒店;1999年开业的佳程,是省内第一家港资五星酒店;1997年与1998年陆续开业的,长沙神农大酒店与长沙通程国际大酒店,分别斥资5000万、7000万,打造当地五星级酒店。

在本土“混战”后,国际酒店集团也开始大举加入战场。1999年,武汉香格里拉大酒店落户汉口商业中心区域,成为武汉首家国际五星级酒店。紧随其后,华美达、豪生、威斯汀等酒店品牌也陆续进入武汉。

2007年,喜来登落子长沙,业内人士评价运达喜来登“从不掩饰其国际顶尖品牌的高调与张扬”。此后温德姆、皇冠假日等国际品牌的入局,让长沙的酒店竞争变得尤为激烈。

在当下的新时期,高端酒店纷纷加快了进入这两片土地的速度,这其中,除了品类日益奢华的国际酒店品牌之外,本土新兴的高端酒店,同样在大有可为的两湖之地,寻找机会。

03

中部第一城,花落谁家?

从酒店发展的节奏来看,武汉与长沙这两座于地缘上极为相近的城市,有着诸多相似之处,且几乎常常被放在同样的发展战略之中。中部高端第一城到底花落谁家,以下“五争”,或许能给出答案。

/ 历史之争

从酒店发展的历史来看,武汉虽与长沙同步了60年,但在此之前,武汉曾有过一批具备百年历史的老酒店。

1919年,由法籍犹太人史德生夫妇设计的江汉(原德明)饭店,在京汉铁路毗邻的地块建成开业,店名“德明”是英文“TERMINUS”的音译,而这一单词,是“终点”的意思,寓意为京汉铁路以汉口为终点,四海旅客以“德明”为“终点”。这一座典型法式风格的建筑,一时风头无两。

当时有人说,在西贡有著名的洲际酒店的酒吧,在索尔兹伯里有奎尔俱乐部,在贝鲁特有考曼德酒店,在中国的汉口则有德明饭店。

1931年开业的璇宫饭店,是湖北省历史最悠久的欧洲古典建筑风格的饭店,曾轰动亚洲建筑界。其奢华指出,寥寥几句描述便可勾勒“璇宫饭店的每个房间都有小阳台,每一块砖都是德国来的;进口的床下面一层弹簧,上面还有一层席梦思;每个房间都有卫生间、三菱的窗式空调、5000一台的三洋电视、柜式冰箱、地毯......只要有新的设备,都会在这里。”

遗憾的是,与城市共同经历过辉煌的百年老店们,都因改革失败而歇业,成为城市酒店史中浓重的一笔。但这些老酒店,无疑为未来的酒店提供了追问未来的可能。正如一位曾经的经理人所说“这是一个清晰的路标。”

/ 数量之争

根据亚洲旅宿大数据研究院的数据,从高端酒店的数量上来看,武汉为50家,长沙为52家,两者区别并不算大。不过值得关注的是,武汉自2013年以来开始加速,且每年开业数量都较为平均,几乎是一年3家的速度;长沙则更倾向于爆发式增长,2014年、2018年与2021年,均有一年6家以上的爆发式开业。

两地在高端酒店开业数量上几乎不分上下,匀速式增长与爆发式增长,哪一种模式会笑到最后,仍需时间给出结果。

/ 品牌之争

值得注意的是,武汉高端酒店在具体分级上,略逊于长沙。根据Hotelbot对国际高端酒店的分级统计,长沙拥有奢华酒店瑞吉、准奢华酒店W,以及豪华五星级酒店5家与标准五星级酒店3家。与之相对的武汉,却并没有奢华与准奢华酒店,豪华五星级酒店与标准五星级酒店,分别为2家与7家。

一座城市的高端酒店市场,往往更关注其“天花板”所在的高度。从这一点来看,武汉确实需要阿丽拉武汉东湖酒店的开业,来进一步提升高端酒店的天花板。

/ 经济之争

从2021年GDP发展来看,两市虽都跻身前15,但武汉要比长沙多出近4000多亿元,这一数字,相当于湖南省岳阳市的全年GDP。

从整个城市的GDP来看,对高端服务业的需求越来越高的武汉无疑值得关注。但值得关注的是,武汉与长沙的人均GDP却不相上下,过去几年,甚至有反超的态势。这为两地高端酒店市场未来的发展,提供了更具想象力的可能。

/ 热度之争

在2021网红城市百强榜上,武汉与长沙一前一后,位列前十。不过,从小红书搜索数据中,“武汉”关键词有239万+篇笔记,“长沙”则有240万+篇笔记,但如果搜索“长沙旅游”,有16万+篇笔记,“武汉旅游”则只有8万+篇笔记。

“网红城市”的打造,大大提升了城市的旅游收入,在网红概念最如火如荼的2019年,长沙旅游总收入为2028.97亿元,武汉旅游收入则为3570.79亿元,从人均消费来看,长沙则高于武汉。

在热度之争上,两市同样暗中“较量”,彼此提升,在吸引高端酒店上,加足马力。

04

高端酒店,

如何把握角逐之机?

在城市的彼此角逐中,高端酒店也需抓住城市自我提升的契机,找准布局机会。以下三点,或许,已被不少酒店所实践,或许能成为诸多高端酒店切入“两湖”市场的关键点。

/ 城市更新

无论是武汉还是长沙,都已进入了城市更新的时代新节点。去年年底,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第一批城市更新试点工作的通知”,其中便包括长沙。长沙预计以5年时间,完成8大片区的城市更新。

武汉城市更新开始得更早,已经过十多年的旧城改造。就在这两天,位于汉口老城核心区的武汉汉口历史风貌区改造提速,纳入了在原红旗大楼基础上改造的安坻酒店,以及巴公房子、茑屋书店、民众乐园及原市档案馆等其他改造项目。

于高端酒店来说,更多地段优越的旧物业释出,成为入局的绝佳时期。

如今年年初焕新启幕的武汉新华voco酒店,这一华中区第一家voco酒店,对2002年开业的老牌五星级酒店新华大饭店进行了长达17个月的改造。焕新后的武汉新华voco酒店更加年轻化,带来了更多Z世代客流。

/ 首店经济

首店经济是首店品牌与区域的价值耦合,酒店抓住“首店”,意味着酒店能够率先吃到当地的资源优势,包括了经济发展程度、人流量、消费能力等,而酒店“首店”对地区产生的消费提升,激发的活力,最终也能反哺到自身。

武汉与长沙作为正在上升阶段的新一线城市,需要“首店”的加持,而作为需要扩张与变化的酒店品牌,尚未饱和而又充满活力的新市场,充满诱惑。

华中地区首家瑞吉、W酒店、朗豪纷纷落址长沙,首家洲际、费尔蒙则选择了武汉。未来,还会有更多“首店”,出现于这片热土。

/ 文化寻踪

酒店日益注重在地文化的当下,从当地文化中寻找只言片语的碎片,加入酒店空间中几乎成为惯例,但旅行者更想看到的,是对于一条完整文化脉络的把握。

长沙W在城市文化的灵感汲取与穿插,颇为惊艳。酒店设计灵感取自“天上一颗长沙星,地上一座长沙城”的星宿之说,以星河之名,操刀设计了一场星沙宇宙之旅。绚耀奇幻的“星沙宇宙”之旅中,“星星”被投射到空间的各处,即使是房间,也以太空舱为灵感,床头背板则描绘着星座,床头柜上,则放着宇航员。

武汉与长沙,一南一北,隔湖而望。在这两座比较不断而又彼此共生共长的城市中,我们探知了城市酒店新与旧的交替,也看见了新时代下,酒店不断探向新城市的脚步!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More

武汉优势太明显了

2022-03-23
0

豆汁儿咖啡 老王

武汉国企太多…

2022-03-23
0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