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黑夜:中美航空巨头地位稳固,低成本“黑马”崭露头角

中国和美国的大型航空公司将会最先实现盈利。

环球旅讯】疫情之下,全球航空公司受到无情鞭打。2020年,整个航空业的收入客公里同比骤减66%。国际航协(IATA)预计这一业绩衡量指标今年仍然会比疫情之前低57%。

国际航协预期2021年全球航空运输业将亏损477亿美元(净利率下降10.4%),与2020年行业预期净亏1,264亿美元(净利率下降33.9%)相比,亏损有所收窄。

很多航空公司烧钱的速度都快赶上了燃油的速度。不少航空公司能够存活下来,还得感谢政府的纾困资金。

隐藏的差异

如果只看整个行业的图景,就会掩盖每家航空公司之间的差异。有些航空公司虽然采取了削减成本、缩减机队、增加贷款等措施,但仍在苦苦挣扎。有些航空公司则充满信心。

中国和美国的大型航空公司因为有强大内需的支持,而且国内疫情控制良好,将会最先实现盈利。而对于依赖高额利润长途航线的航空公司,如果商务旅客不回来,它们的生存境况依然堪忧。在新冠疫情依然肆虐的地方,如印度和拉美,区域性航空公司岌岌可危。大赢家和淘汰者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航空公司的“贫富差距“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大多数航空公司的投资回报率都不高。IATA表示,从现有数据来看,2008-2018这十年间,只有3/7的航空公司获得了利润。航空数据公司Cirium的全球咨询负责人Rob Morris表示,航空公司要维持运营,自身要有强大的盈利能力,或是有财力雄厚的母公司支持。

政府的支持

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显示,过去50年里,虽然航空公司受到的管制有所放松,但是直到2019年底,在100家老牌上市航空公司中,有29家依然受到政府控制或是政府持有大部分股权。政府支持处于亏损状态的航空公司,将它们视作关键基础设施,更是一种民族自豪。

这种“大家长”作风在疫情期间体现得极为明显。根据IATA的测算,自疫情暴发到今年3月份,政府对全球航空业的支持已经超过2250亿美元。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2020年如此艰难的形势之下,只有43家航空公司破产。Cirium的数据显示,这一数字甚至低于2018年的56家和2019年的46家。

国内需求增长成为全服务航司发展的东风

在充满不确定的环境下,有两类航空公司将繁荣发展。第一类是全服务航空公司,它们同时运营长途和短途航线,而且有强大内需支撑。第二类是低成本航空公司,拥有多条区域航线,运营灵活,创收能力强。

中国和美国航空公司因为有强劲的内需支持,因而率先复苏。去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运力最大的国内市场,今年也已经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航班管家7月初发布的《2021年暑运预期数据报告》显示,2021年全民航暑运计划航班总量967745架次,同比2019年提升2.88%,同比2020年提升近38.07%。

管理咨询公司Oliver Wyman预计,美国国内航班占其总数的60%,而欧洲、中东和非洲的国内航班仅为10%左右。美国仍然稍落后于中国。欧洲的短途航班数量依然不足疫情之前的一半(45%)。

美联航CEO Scott Kirby表示,差旅和国际长途航线的需求达到疫情之前的65%,美联航才能勉强实现收支平衡。不过,这对于美联航及其竞争对手美国航空、达美航空和西南航空来说,似乎不是太难实现的目标。

咨询公司Aviation Advocacy的高管Andrew Charlton表示,得益于国内市场复苏带来的现金流以及较早退出政府援助项目,中国和美国航空公司的竞争力也进一步提升。6月29日,美联航宣布了该公司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飞机采购计划,将从波音和空客共计采购270架窄体客机,以迎接疫情后攀升的飞行需求。达美航空和西南航空也一直在购买飞机。

低成本航空公司也将顺风飞翔

短途国际旅行的复苏将帮助低成本航空公司恢复盈利,尤其是疫苗接种率高、边境重新开放且防疫规定放松的地区的航空公司。欧洲航空公司将受益于上升的度假和探亲需求。欧洲80%的休闲旅客都会乘坐瑞安航空和维兹航空,选择汉莎航空和法荷航的不超过70%。

在欧洲,由于没有形成垄断,而且疫情导致老牌航空公司大幅削减短途航线,低成本航空公司反而获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证券公司Bernstein预计,瑞安航空和维兹航空由于债务少且现金充足,未来几年将击败欧洲竞争对手。投资者也同样看好这两家航空公司。与此同时,瑞安航空和维兹航空当前的市值都超过了疫情之前。

航空市场里的“黑马”

有些航空公司似乎实力更强,但复苏之路却并不平坦。达美航空和美联航要恢复到疫情之前的市值,还需要一段时间。其他几个赢家可能会出现。Bernstein认为,其中一个不太被看好的是英国航空。英国航空的母公司IAG迅速进行了成本削减,淘汰老旧机型,推迟交付新飞机,而且归还了有许多没人预订的高级座位的租赁飞机。一旦国际旅行复苏,像新加坡航空这样财务状况尚可的航空公司可能会再次冲入云霄。7月5日,包括IFM Investors在内的财团提出以170亿美元收购悉尼机场,他们相信长途旅行就要复苏。

咨询公司Aviation Strategy的Keith McMullan表示,美国三大低成本航空公司Allegiant、Frontier和Spirit可能也会给美国带来惊喜。在过去五年里,这三家航空公司的市场份额翻了一番达到10%,而且2020年的亏损总额不到10亿美元,而美国航空公司的亏损总额达到450亿美元。

尽管迷雾重重,一些新兴航空公司走上了复苏之路。例如穿梭于美国小城市之间的Breeze和连接加州的Avelo,虽然一度被忽视,如今却利用低价飞机、充足的飞行员和航段的优势加快发展。赶上雄心勃勃的美国和中国航司巨头或是欧洲备受欢迎的低成本航空公司,并非不可能,不过需要完善的策略。

*本文综合编译自Economist和环球旅讯早前的报道

王瑶
王瑶

环球旅讯 编译

发 现 身 边 的 美 好

已发表文章 402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