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网红转型记:在线授课、充电转业,还有“试范”旅行

网红们一度感到恐惧:不仅因为生活受影响,还因为他们原先的职业生涯基本葬送了。

【环球旅讯】在芬兰时,Catarina Mello第一次意识到,新冠可能会对她的生活产生巨大影响。

Mello今年30岁,家在旧金山,她习惯了生活充满意外与曲折。2017年,她一直在谷歌兢兢业业地做市场营销,但她发现自己感到不安。去印度尼西亚旅行之后,她创建了自己的Instagram账号@professionaltraveler,决心重燃生活中的激情。

从她印尼之旅的第一个Instagram帖子开始,她就下定决心要把自己的页面变成一项盈利的业务。

她利用自己在市场营销和技术方面的经验,从发布经过精心编辑、摆出完美姿势的希腊和博拉博拉岛旅行照片开始。她利用算法,开始向一些品牌推销自己,争取合作。

两年半后,当她的Instagram收入超过了她的谷歌工资时,她辞掉了那份工作去周游世界。她现在管理着一个五人团队,他们制作关于如何在社交媒体上培育一个品牌的在线课程,同时运营她的账户。 

当Mello第一次听说新冠病毒时,她认为事情没那么严重。

随着事态在2020年3月中旬升级,Mello还在来回奔波,想要完成和一些酒店品牌围绕芬兰旅行的工作,但她越来越担心自己可能会被困在那里。最后,她决定及时撤退。

她说:“我们赶在了所有边境关闭、所有航班取消之前离开了芬兰并在德国转机。”

事实证明,即使是数字游民也会被一场全球疫情迅速带回现实。

2020年,旅游博主和我们所有人一样,都被禁足了,只能呆在家里,不知如何继续经营自己的业务。他们的合作关系被取消了,他们不得不努力创新以维持生计。许多人彻夜未眠,想知道如何才能活下来。当他们试图恢复旅行时,除了对安全的担忧外,一些人还面对了来自粉丝的旅行羞辱甚至仇恨。

34岁的Whitney Haldeman经营着Instagram账户@Blonde_Atlas。去年3月,当全球新冠病例开始增加时,她正在加勒比航海。

2015年,从广告业下岗后,她开始了自己的“成人留学”之旅。多年来,她把自己对旅游的热情发展成了一门生意,她去过40个国家的175多个城市,在Instagram上有超过6万名粉丝,还创办了一家做团队定制游的公司。

Haldeman说,她是一个乐观的人,所以当她听说新冠时,她选择往好的方面想。

但当现实慢慢在她眼前铺开时,她感到畏惧。

她说:“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事业从马不停蹄到戛然而止。我估计我至少有95%的收入都完全停滞了。”

网红们在疫情早期感受到了恐惧:不仅仅是因为疫情对生活的影响,还因为他们的职业生涯基本上蒸发了。

Carmen Sognonvi和丈夫Serge于2016年创立了豪华家庭旅游品牌Top Flight family。2018年,这已经成为她的全职工作。

转眼间,全家的生活发生了变化。这对夫妇和他们的两个女儿从坐着喷气式飞机周游世界,到几个月来除了出门采购以外,再也没有离开过布鲁克林的家。她说,在疫情之前,付费旅游营销活动占其业务收入的一半左右,但到了2020年,这一比例仅为7%左右,不过他们得以通过增加消费品牌业务收入来弥补。

2020年本应该是Mello最高光的旅行年。疫情暴发后,她不得不取消或推迟数十次品牌旅行和广告活动,她估计自己由此直接损失了大约3万美元。未来让人害怕。

26岁的Jessica Serna已经连续四年在自己的账号@MyCurlyAdventures上发布旅行经历。和Mello一样,2020年应该是她最活跃的旅行年,但突然间,她和丈夫却要挣扎着维持生意。据她估计,在疫情爆发的最初三到四个月里,她的网红收入减少了约20%。

Serna和其他人没有坐等世界重开的选择。他们必须要另辟蹊径。

虽然这在当时是一个挑战,但这些网红说,这最终让他们比以前更强大。 

Mello认为,虽然封锁给网红行业带来了许多挑战,但它也加速了一些趋势,比如对在线课程的需求,对社交媒体上更真实的内容的需求,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来谈论各种社会议题的责任,零售电商的转变,向短视频内容的转变,等等。

困在家里,Mello“被迫”想办法保全生意并跳出固有的思维模式。

她开设在线课程,帮助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发展业务,并制作更多短视频内容。

Haldeman也在尝试新事物,她说:“我尽可能多地学习,提高我的技能和业务能力。”她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完成了葡萄酒与烈酒教育信托基金会的课程,以及国际旅游和活动管理认证课程。

“我只是尽我所能地创造积极的一面,”她说。

随着封锁的继续,Mello意识到她有一个优势。

她说:“各大品牌很快意识到,他们现在尤其需要利用创作者来触及目标人群,因为现在没有人会去商店,也没有人会去看城市里的广告牌。虽然之前的所有合同都被取消了,但几个月后我又一下子拿到了很多新合同。”

Mello说,有了新合同和在线课程的销售,2020年实际上是她迄今为止最赚钱的一年,她称之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很快,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他们应该什么时候重新上路去旅行?

所有网红都表示对重返旅行的想法很纠结。他们不仅担心安全问题,也担心自己会显得与外界脱节,即使他们遵守了所有当地的安全条例,并表示愿意接受别人可能无法接受的风险。

Sognonvi观察到:“博主们对疫情的反应各不相同,有些人选择不去旅行,一些人只做自驾游,一些人则只做国内游。但我发现,无论他们采取什么方式,总是有人在评论区批评他们。”

去年7月,Sognonvi和家人慢慢开始外出,他们先是在曼哈顿宅度假,然后去了威廉斯堡殖民地历史遗迹。

在去年秋天的帖子中,她告诉人们可以如何旅行,并给粉丝提供了一些建议,比如选择有安全措施的酒店和航班。

她在9月份的帖子里写道:“应该认真讨论如何以安全、负责任的方式旅行了,而不是一直假装没人在旅行。” 

尽管如此,她的帖子还是招致了一些人的严厉批评,在她发布马尔代夫旅游的抖音视频后,一些人指责她把病毒带到那里,还有人说“发帖也不安全”。

Serna则和丈夫在当地户外旅行,因为人们都取消了外地的蜜月或纪念日活动、转而关注本地,他们创作的内容受到了人们的追捧。2020年底,Serna说这一年是他们最繁忙的年份之一。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网红都重新开始旅行,比如Haldeman。为了维持生计,她开发了在线课程,教人们如何解决旅行过程中的移民问题,如何成为数字游民等等。完成WSET认证后,她还与葡萄酒公司签订了品牌协议。

她说:“我的使命是帮助人们成为更好的旅行者,真正引导人们远离任何不负责任或麻木不仁的旅行,所以我尽最大努力继续倡导这一理念。”

Mello在六个月后决定再次旅行时,也准备好了接受批评。但令她惊讶的是,她的粉丝大多支持她的决定。

她说:“我收到了成千上万的私信,人们说他们非常需要新鲜的旅游内容,度过封锁和隔离的日子。这让他们有了盼头,给了他们希望,让他们感觉也许世界会很快恢复正常。”

Serna则表示自己的内容帮到了人们,且收到的反馈大多是积极的。

随着疫苗在提高旅行安全指数,人们似乎又准备好登机了。一项《冠状病毒旅游情绪指数报告》的研究数据显示,半数美国游客“表示对近期旅游感到激动”。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目前的指南建议,旅行者应在完全接种疫苗后再旅行,并继续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佩戴口罩。

Mello认为,旅游网红可以向消费者展示如何负责任地旅游,并帮助重振许多人所依赖的行业。

她说:“我相信,通过接受检测、佩戴口罩和遵循保持社交距离的指导方针,安全出行是可能的。”

Sognonvi对此表示赞同:“过去我们给人们打开了奢华生活的一扇窗,现在我们也可以向人们展示如何安全旅行、让他们感到安心。人们希望看到我们是怎么做的,从而了解整个过程和体验。”

对Haldeman来说,这次疫情只会让她更加坚定决心,与更多的人分享她对旅行的热爱,让所有人都能旅行。

“没有人跟我说这次疫情让他们明白了自己是多么喜欢衣服或者其他物质的东西,相反,对大多数人来说,真正重要的仍然是一起外出旅行,在其中加强联系、增进感情。只是这次,大家都会倍加珍惜。”

*本文编译自BuzzFeed News

陈聪
陈聪

环球旅讯 编译

Make things happen

已发表文章 187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