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目的地“缺席”,海南惊艳了外侨 :是昙花一现,还是扎下根来?

东南亚目的地的独特吸引力是其不同的文化、精品购物和当地美食。

【环球旅讯】在国际旅游封锁解除之前,旅华外侨无法前往东南亚或其他地区度假,这让海南三亚成为了“新宠”。

Meliosa Gormley说:“在(疫情暴发)之前,我们哪里都去,而现在,我们只需要一个逃离现实、充电和放松的地方,而三亚绝对符合这个条件。”

Gormley一家喜欢去中国各地旅行,或探索他们的“家乡”——北京,但同时每年必去海外海滩度假。当中国于2020年3月关闭边境时,这个爱尔兰家庭发现了三亚这个有着超过20公里海滩、能够提供一系列家庭活动的地方。

像Gormley这样的人还有很多。根据三亚旅游发展局的数据,2020年三亚凤凰国际机场的旅客人数超过1500万,低于2019年的2016万,但在饱受疫情肆虐的一年里,这已经是一个健康的数字。2021年头三天就有40.7万人到访。今年2月春节期间,海南接待了450万名游客,这与海南省十四五规划中提出的到2025年旅游业占海南GDP12%的目标是一致的。 

英语导游杂志《That's Sanya》的编辑Vanessa Jencks认为,这次疫情给了海南莫大的机会。

她说:“中国的超级富人通常会出国旅游,现在他们终于开始探索中国。”当地调查数据显示,自疫情开始、国际边境关闭以来,三亚70%的游客是第一次或10年来第一次来这里。

外国人只是这一趋势中的一小部分,但他们来三亚的原因与中国游客大致相同:远离城市。

Watts一家也住在北京,他们去过甘肃住寺庙,去过内蒙古喝新鲜牦牛奶,去过江西骑自行车赏鸟,也去过河北露营。

Sally Watt说,他们很怀念度假的感觉,但由于不能出境,他们便去了三亚这个热情而轻松的海滩目的地。

Bespoke Travel的首席执行官Sarah Keenlyside说:“疫情之前,许多(外国)人对这个目的地嗤之以鼻,知道这里比不上巴厘岛、泰国或越南。但别无选择去了之后,他们发现三亚许多度假村的服务水平和食物都超出了预期,有些甚至比他们在北京或上海住的同品牌酒店还要好。”

数据显示,受外国游客欢迎的酒店和度假村包括艾迪逊酒店、丽思卡尔顿酒店、柏悦酒店,以及适合冲浪爱好者的艾美酒店。不过,Gormley和Watt一家都选择了住在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 

Gormley说:“Club Med有大量针对成人和儿童的运动和休闲项目,我们可以划皮艇、帆船、骑自行车、荡秋千和打太极,而我们的孩子则可以享受各种各样的儿童俱乐部活动。” 

他们在四月去三亚度假的过程中,偶遇了其他相识的北京人,然后大人跟大人一起,小孩跟小孩一起玩。

Philip Khokhar是另一个狂热的三亚“皈依者”。这位丹麦新闻记者渴望逃离上海,过去一年里,他去了三亚三次。

Khokhar说:“我一直听说三亚的旅游和商业气息太浓,但这里的葱茏植被和自然美景让我想起了东南亚,所以来这里感觉有点像出国。”

除了这种海外感,海南的卖点还包括良好的防疫状况:900万人口中仅报告了188例病例和6例死亡。另外,为了鼓励购物,2020年6月,政府将每位旅客的免税购买限额从3万人民币提高到了10万人民币。

而Daniela Cassmer一家则被三亚悠闲的派对气氛所吸引,他们与北京另外五个外籍家庭去了三亚迎接新年。

这些家庭在三亚都玩得很开心。

Jencks一家索性搬去了三亚。

Watt一家则表示,一旦中国开放国际边境后,他们就不会再去海南了。

而Khokhar虽然渴望去国外,但他表示,隔离措施似乎短期内还不会结束,所以他不排除再去三亚。

Cassmer一家也决定今年夏天再去三亚。

Daniela Cassmer 说:“我们会先去湖南,看看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然后再来一次轻松的家庭海滩度假。”

在等待国际边境开放的期间,三亚已经向许多富有的旅华外侨证明了它的价值。

Keenlyside 说:“不过,外侨们也很现实,东南亚目的地的很大一部分吸引力是其不同的文化、精品购物机会和当地美食。不管三亚给了他们多少惊喜,在这些方面它仍然无法匹敌,所以一旦中国边境重新开放,三亚可能就会失去吸引力。”

*本文编译自 SCMP

陈聪
陈聪

环球旅讯 编译

Make things happen

已发表文章 118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