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普及率仅5.5%,旅客何时才能在飞机上实现上网自由?

黄书阳 环球旅讯 黄书阳 2021-10-13 08:02

机上Wi-Fi,价值几何?

【环球旅讯】MU5101,机型B777-300ER,始发地上海,目的地北京。

作为商旅出行常客,李牧已经不是第一次乘坐搭载机上Wi-Fi的航班。

曾经驱动李牧花费时间输入网址或等待自动弹出页面,再输入身份证、手机号、航班号等信息的理由,是为了不漏掉社交软件的消息提醒。

大多数情况下,李牧更愿意闭上眼睛睡一觉,反正也就是2小时左右的航程。日前其乘坐的搭载了机上Wi-Fi航班却有所不同,相较于过往类似于2G网络的网速,此次他成功在飞机上实现了在线视频会议、在线追剧等功能。

“目前,在国内的部分航班上有设置和搭载空中Wi-Fi网络信号,不过,此次MU5101航班有所不同。它是中国首个搭载最新KU频段高通量卫星,可进行空中高速上网体验的商用航班。”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以下简称“东航”)、中国电信、均瑶集团共同设立的空地互联公司总经理张弛介绍到。

在此次MU5101航班飞行中,东航采用了中国电信提供的亚太6D高通量通信卫星网络及合作伙伴提供的机载卫星通信解决方案,系统速度最高超过220Mbps。

不过,大部分的机舱如今还仍是远离互联网的最后一片净土。制约空地互联业务发展的并不仅仅是Wi-Fi的流畅度。一个产业能否有序发展,更重要是革新技术和明晰商业模式。

而今,腾讯投资空地互联企业飞享互联航空,全球最大通讯卫星服务商Intelsat以4亿美金收购北美头部空地互联企业GoGo,空地互联市场的风儿似乎甚是喧嚣。

01

8年的普及率5.5%

国内空地互联网市场发展“慢”

波音公司曾公开表明中国是全球唯一万亿美元级别的民用飞机市场,且预测在未来20年之内,中国国内航空市场规模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范围内国内市场规模最大的一个国家。

与航空市场规模发展直接相关的空地互联技术及其应用,在业内人士眼中就是一块等待挖掘的“金矿”。空地互联网在未来不仅是航司差异化竞争的产品,甚至可能逐步成为所有航司数字化转型标配的声音不绝于耳。

但事实上,空地互联网在中国发展相当缓慢。早在2011年,国内就传言航司正在探索空地互联网,旅客未来可连接机上Wi-Fi在飞机上实现“冲浪”。但到了2014年7月,当东方航空MU5101,从上海飞抵北京,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国内第一架搭载机上Wi-Fi航班。

据民航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20年底,国内20家航空公司有654架飞机能够为旅客提供客舱网络服务(三分之二为局域网服务)。真正提供在空中接入互联网能力,目前统计有11家航空公司的213架飞机,其中东航、吉祥航空合起来占据了一半有余。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国内大陆地区的飞机合计3903架。也就是说,跑了8年,国内空地互联网的普及率仅为5.5%。平均下来,每年的普及率不到1%。

反观北美市场,张弛指出北美市场的空地互联网起于2009年,2013年左右开始蓬勃发展。由此推断,同样的7-8年时间。相较于北国市场,国内空地互联网的普及率有着十倍左右的差距。

据中金研究院数据,早在2016年,美国达美航空、美国航空和美联航机队的空中上网设备覆盖率分别达93%,71%和48%。主要的低成本航空,美国西南航空和捷蓝航空,机队覆盖率也分别达到了80%和61%。


图源中金研究院

张弛总结两者悬殊的差额来源于国内玩家们起步晚、基建差。“实际上,国内的空地互联公司最早也是从2015年开始出现,现在大家的服务方案并未成熟。乐观来看,国内市场的普及率低也可看作行业未来的发展空间。”

02

技术突破,需服务商整合上下游资源

2020的新冠疫情虽狠狠重创航空市场,却也在背后推动了空地互联网的发展。张弛给出的一组数据,2020年前半年国内机上Wi-Fi的人均连网率所使用的流量超过2019年同期使用情况。

诚然,休闲出行游客大量减少,商旅人士可能更需要空地互联网。不过,疫情确切地在改变人们的生活习惯,大量系统软件线上化也倒逼了航空业追求数字化生态。

数字化时代到来,航空市场接入互联网是迈向新世界大门必不可少的一大步。

资本市场之所以重新注视到空地互联产业亦是看中其未来的前景,但技术储备力量与商业带宽资源不足、成本高额是空地互联市场发展不快的原因。所幸,张弛认为这样的场景会在下半年或是明年得到解决。

2021年4月底,中国卫星网络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张弛认为卫星的基建完善,商业使用放开,会带动航空互联市场更快速的发展,“空中互联网的带宽会逐步提升,成本下降,用户体验也会提高。”

次月,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了《中国民航新一代航空宽带通信技术路线图》指出到了2035年,中国将彻底进入新一代的航空宽带通信系统。新一代航空宽带通信系统的建设应用,是构建智慧民航系统的重要基础和技术支撑。

另一大空地互联技术ATG(地面基站模式)也正在迎来变革,在北美成熟市场中,一直存在卫星互联技术与ATG互联技术的较量,在最近10年的发展过程中,ATG在北美市场占据了主流份额,但卫星技术的覆盖也逐步呈现出意欲逐步替代传统ATG技术的势头。

当下,新的5G ATG技术也在入局市场,全新的5G ATG技术,无论从波段、频率、覆盖等方面也逐步提升旅客的上网体验,是否能重新赢回市场,也值得期待。

总体而言,政策、资本和资源等多因素的利好,航空互联市场或将迎来新一轮进击。

03

商业模式破冰

还需更多验证

2018年,民航局放开了飞行过程中的旅客使用手机的限制,允许乘客们开机。但“低头族”的需求没有止境,这刺激了空地互联网的发展。

不过,一个成熟的产业的天平两端,一边是为消费者提供服务质量,另一边放着的是投资经济回报,产业供需平衡二者。

可空地互联产业的盈利平衡点如今还隐藏在迷雾中,国内外空地互联市场还未探索出一条清晰的商业模式道路都还未跑通。

而摆在这眼前的是,空地互联网的投资成本并不低。ATG、卫星通讯体系的接入对于服务商而言仅可能需要的是入口,但通道费和后续流量产生的资费能否从运营中得到盈利还有待考量。

此外,飞机也需配备联网设备,根据不同的技术方案,硬件成本存有差异,平均每架飞机的改造成本在200-300万人民币不等,这导致即便如今大部分的机型都可以配备机上Wi-Fi,但因为没有很好的投资回报率模型,最终很难决策承担这个高昂改装成本的一方,进而国内飞机的机上网络改装进展十分缓慢。

投资回报本质上看得是商业模式能否运作,张弛曾在演讲中指出,国外航空公司的空地互联服务有三种商业模式:一是航司自建体系,为旅客提供付费服务和免费服务两种。部分航司在建设空地互联网体系的过程会招商引资,通过第三方合作分担建设成本。

其中的免费服务以捷蓝航空为例,通过与亚马逊互联网公司合作,由亚马逊出资建设航空机上网络基础设施,换取亚马逊高端会员在捷蓝航空的航班上拥有免费使用网络的特权,除却特殊会员,大部分旅客需看完相关广告信息方可使用机上Wi-Fi。

第二种商业模式是旅客直接付费购买航空上网服务,这种模式以美国航空为例,旅客以单次、月卡等形式购买机上Wi-Fi服务,由航司直接收取费用,且根据不同服务价格提供不同带宽的机上Wi-Fi流量包服务。

此外,第三种商业模式是航空公司直接将机上WiFi服务外包给一家服务商,服务商直接面向旅客提供收费的上网服务,第三方外包服务商将承担机上Wi-Fi的全额成本,同时获得机上WiFi服务收益,航司则获取航旅服务上的增值效益。

但第三方服务商似乎很难通过服务经营获取充足的利润,用以覆盖其高昂的建设和运营成本。从公开的财报数据看,在2018年,美国三大空地互联服务企业PAC松下航电、GEE全球鹰娱乐、Gogo等公司均未能实现经营盈利,而其中作为北美空地互联网头部企业的Gogo公司更是已经连续亏损了10年之久。

Gogo更是在2020年新冠疫情的打击之下业绩落入泥土中。其指出,人们出行意愿的大规模受挫,旅客基数下降,服务商整体连网数量也大幅度下降,其在2020年第二季度经营亏损超8600万美元。

04

免费思维深入人心

各方仍需“突围”

“起步早、基建好”的北美成熟市场玩家都还没成功持续盈利。在国内玩家们面前,还有“免费经济”思维这一道大坎。互联网催生的免费经济思维养“刁”了国民的用户习惯,张弛认为目前国内免费概念深入人心,空地互联网的合理营收模式还是卡住市场发展的一道难关。

航司一方面小心试探旅客的市场需求,运用预约体验等方式培育用户习惯。另一方面东航、南航等航司也试图从免费向付费方向拓展。南航将经济舱的免费上网体验转变成通过里程兑换的形式。


图源南航官网

东航除了有里程兑换之外,从9月底开始,又推出了现金付费上网服务。经济舱旅客可以在东航官网、APP渠道,选择“WIFI优享产品”,据环球旅讯了解,选择该产品可以赠送一次国内全航程上网服务产品,售价也比单机票价格贵30元。同时,东航还推出了现金付费的上网产品,具体售价是国内及日韩航班每个航班50元人民币,国际航班每个航班150元人民币。这也是国内航司首次推出真正意义上的付费上网产品。

而头等舱,公务舱旅客无需支付即可直接体验机上互联网服务(仅限首台设备),使用规则等同于积分支付机上互联网服务。

张弛指出,当下航司除了使用网络付费之外,未来可以参考境外航司的一些商业模式,接通网络后进行增值产品销售。举个例子,旅客到机场后,在飞机上就可以对到达目的地后的订车,酒店,旅游景点进行预订。而在使用Wi-Fi的过程中,可以增添广告位的销售。不过,增值产品的商业价值根源在于用户流量基数,需求的是市场航空互联的普及度和规模的进一步扩大。

迄今为止,空地互联的商业模式尚未跑通,国内市场规模也还没有扩大到足以撑起规模二字。在当下,ATG技术和卫星技术的建设部署的成本高昂,除满足商务舱、头等舱客人更好的服务,未来航司也需在商业模式的拓展上深入思考、在测试中进行试点经营,寻找符合国情的商业模式。

黄书阳
黄书阳

环球旅讯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爆料和交流请联系patrick@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63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