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的百亿美元困境:内外交困、辉煌已失,是速推新机还是静待变革?

一连串的危机掩盖了波音商用客机业务更深远的风险。

【环球旅讯】业内人士称,波音公司CEO Dave Calhoun正面临一个涉及数十亿美元的困境:如何重建其核心客机的销售业务?这个问题已经引发了内部争论,并危及着这家美国最大出口商的未来。

在737 MAX客机坠毁和疫情造成的航空旅行崩溃之后,波音公司遭受了一场安全丑闻的打击。这些危机掩盖了公司商用客机业务面临的更深层、更长期的风险。

据Agency Partners等分析师称,在单通道客机市场,波音与空客处于全球双头垄断地位。但在737 MAX长时间停飞后,波音在单通道客机市场的份额已从10年前的约50%下降至约35%。

空客的单通道A321neo在最近蓬勃发展的一个市场领域赢得了数十亿美元的订单,连最大的MAX机型也难以匹敌。

分析师警告说,如果波音无法适时加入新产品,美国就有可能将很大一部分飞机市场拱手让给欧洲:据业内评估,接下来20年里,这部分市场价值约为3.5万亿美元。

但几名了解情况的人士表示,波音尚未决定开发一种新飞机以对抗A321neo,不管是现在还是稍后进行,这一举措都存在财务和战略风险。

今年4月波音赢得新的MAX订单时,Calhoun表示:“我有信心,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将回到我们的目标位置,我对这条产品线有信心。”

当被问及公司开发新飞机的计划时,波音发言人未予置评。

有限的选项

实力削弱的波音几乎没有犯错的余地,尤其是它还要应对拖累其他飞机的工业问题。

波音的第一个选择是相对快速地出击,在2029年左右将一款5000英里里程、燃油效率提高约10%的单通道飞机推向市场,这样就可以在2023年开始接到订单。

分析师表示:“要重塑形象,没有比现在投资未来更好的方法了,就这么简单。”

一款新的单通道喷气式飞机将取代停产的757,填补MAX和更大的787之间的空白,证实了路透社去年4月报道的波音中端市场计划的变化。这一想法在疫情初期被搁置,之后才重新受到关注。

它还将成为波音最终彻底淘汰737家族的一个支柱。

另一种选择是等待发动机技术的下一次飞跃,这预计到21世纪30年代初才会出现。届时,混合使用传统涡轮机和电力推进系统、带有可见叶片的开放式转子发动机可能问世。

分析师称,波音不愿让短期产品决策驱动战略,因此公司也在优先进行更深入的投资或业务变革,以重夺第一的位置。

尴尬的节点

这两种方法都有风险。如果行动太快,波音可能会面临一个相当直接的反制措施。

欧洲消息人士称,空客的优先选择是什么都不做,保持良好的现状。但多年来,它一直在研究代号为“A321neo-plus-plus”或“A321 Ultimate”的飞机以抵御商业攻击,这些飞机座位更多、机翼使用复合材料。

这样的升级可能要花费空客20-30亿美元,但远低于波音在新飞机上花费的150亿美元。

对波音来说,一次不成熟的对抗行动可能只会让它原地踏步。

然而,如果进展太慢,投资者可能不得不在该行业利润巨大的单通道机型市场中,承受长达十年的低份额的风险。

内部人士表示,那些力主克制策略的人,包括即将离任的首席财务官Greg Smith,理由也很简单。

波音债务堆积如山,在一次次危机中已经烧了200亿美元。

一位内部人士表示:“世界已经大不同了,一款新飞机,怎么可能呢?”

然而,在经历了105年历史上最糟糕的时期后,波音西雅图商务区的一些工程师迫切要求公司采取大胆举措,以重新确立其在工程领域的主导地位。

波音前航空电子工程师Tom McCarty说:“波音目前的首要任务,应该是重回先进技术的明确领导地位。”

引擎是关键

业内消息人士称,波音在权衡何时采取行动之际,已向发动机制造商劳斯莱斯、普惠以及通用电气-赛峰、CFM国际寻求初步技术数据。 

他们预计在一年乃至更长时间内不会出现激烈的竞争,这表明波音有所束缚。在重新进入利润丰厚的单通道飞机市场的过程中,劳斯莱斯获益最大。该公司上月表示,已准备好推出新产品。

中国国有制造商中国商飞(COMAC)正在研发C919窄体客机,这可能对摇钱树737和A320构成挑战。

分析师称,坐拥70亿美元的净现金和后发优势的空客似乎是最舒服的,不过它也面临着一些工业难题。

日益增长的环境压力是所有飞机制造商的优先事项之一。

空客承诺将在2035年推出第一架氢动力小型商用飞机。

“零排放”议程反映了波音CEO的信念,即颠覆性技术将在下一代飞机中发挥作用。业内人士表示,基于环保考虑,波音公司未必会仓促推出一款飞机。

波音强调从可持续航空燃料(SAF)中更快获得收益。知情人士说,任何新型757型喷气式飞机都有100%在SAF上运行的能力。

尽管波音出于技术原因支持使用替代燃料,但它也给自己留下了足够的空间,波音认为相对较早期的新型飞机仍将符合航空业的环保目标。

与此同时,空客公司提出在四年内将单通道飞机产量提高近一倍,对波音公司造成了进一步压力。

尽管一些供应商质疑空客这一计划的实现速度,但一位业内高管指出,该计划发出了"空客以第一的身份走出危机,并打算继续保持第一的信息"。

空客并不希望波音推出新的喷气式飞机,但这个似有意抢占市场份额的姿态,却可能引发这个风险。

当被问及空客的扩张计划是否会促使波音推出一款新飞机时,空客CEO Guillaume Faury淡化了航空业新一轮军备竞赛的可能性。

“如果他们认为MAX能够满足目前的单通道飞机需求,那么他们应当不会急于取代MAX。其他情况就另当别论了。”

*本文编译自 Reuters

陈聪
陈聪

环球旅讯 编译

Make things happen

已发表文章 187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