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A380重回京广航线,“空中巨无霸”命运曲折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薛冰冰 2021-05-28 10:57

事实上,由于疫情影响,全球的A380飞机都面临困境,许多航空公司已将机队中的A380封存。

时隔一年多,南航“空中巨无霸”A380客机重回京广航线。自7月9日起,南航将开始使用A380客机执飞广州往返北京大兴航班,班期为每日一班。5月19日,南航低调运营CZ3115航班,执飞机型正是A380-841。

界面新闻记者查询南航APP发现,7月9日的CZ3000航班折扣公务舱售价2560元、折扣经济舱1880元,余票数量均大于9张。

所有民航客机中,空客A380因体型庞大、拥有世界最大载客量,有“空中巨无霸”之称。在国内,唯一一家运营该机型的航空公司为南方航空,南航也是全球首批运营空客A380的航空公司。早在2005年,南航就订购了5架A380,2011至2013年间陆续交付完成,截至目前无退出计划,5架A380均在服役当中。

将A380收入囊中后,南航对其寄予厚望,奈何投放不到理想航线,深陷烧钱的困局,2012年亏损金额达1.5亿至2亿元,2015年开始才艰难盈利。疫情爆发后,国内国际航空需求锐减,国际航线复苏尚不明朗,南航A380客机将何去何从?

“大材小用”的A380

据南航方面介绍,旗下A380机型是目前世界最大的F类民航客机机型,飞机长度73米、翼展79米、装配4台发动机;两层客舱总面积达到550平方米,相当于3个网球场,共设506个座位,最大飞行距离可达15000公里。

界面新闻通过航班管家了解到,南航拥有的五架A380注册号分别为B6136、B6137、B6138、B6139、B6140。新冠疫情出现以前,A380同时执飞国内国际航线,其中国内航线主要是京广和京深两条。

其实,对于A380这样的机型来说,由于航程远、可载客数量大,客座率高的长途洲际航线与之最为匹配,执飞国内航线多少有些“大材小用”。

10年前南航斥巨资引进A380,本意也是投放到枢纽至枢纽的远程干线,尤其是北京飞往欧洲的黄金航线。

然而,南航国际航线以广州为主要出发点,国际旅客特别是高端旅客较少。据南航洛杉矶办事处人士透露,疫情前,广州=洛杉矶往返航班经济舱票价为5000元左右,只有每年7、8月暑期旺季可以赚钱,其他时间都在亏损。

另一方面,在北京民航市场竞争中,南航又争取不到欧美黄金航线权。A380得不到充分利用,只能栖身于京广、京深等国内航线上。

2019年投运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本应给南航A380带来更多客流。南航是大兴机场最大的主基地公司,运力份额达40%,这意味着南航A380将有更为广阔的“用武之地”——执飞更多北京始发的优质国际航线。

大兴机场开航时,南航股份地服部副总经理在媒体采访中也表示,南航在大兴机场的国际航线布局以欧美航线为主,广州枢纽主要覆盖澳洲、东南亚、南亚等航线,大兴机场远期也会填补澳洲、东南亚等航线。

谁也没有料到的是,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来袭,南航的“双枢纽”战略刚起步就遭到打击。

根据北京疫情防控工作的要求,直到今天,大兴机场国际进出港航班服务依然停摆。南航最新发布的国际航班计划中,始发点也只有广州、深圳、沈阳等城市,北京大兴出发的国际航班数量为零。

国际航线受阻,南航只有将运力集中投放至国内航线。4月27日,南航继续发力京广航线,将北京大兴往返广州、深圳航线分别升级为“京广快线”、“京深快线”,航班频次加密,三地每日往返共62班,且多由空客A350和波音B787等宽体机执飞。如今,最大宽体机A380也宣布重回国内执飞京广航线。

但是,对于A380这种“大块头”来说,执飞起降频繁、油耗高的国内短途航线,经济效益并不理想。一位南航机长告诉界面新闻,A380国内航线“票价卖到7折以上才可能赚钱”,而疫情背景下机票价格普遍承压,显然对A380运营不利。

以7月10日A380执飞的大兴-白云航班为例,公务舱折扣低至3.1折,特价经济舱为5.4折,折扣经济舱为6.4折。此外,这样一趟航班的客座率能达到多高也是未知数。

民航数据分析师李瀚明向界面新闻分析称,如果南航看好国内暑运市场、认为暑假旺季可以赚钱,自7月起将A380投放到京广航线运营,这一做法未尝不可,“总好过放着不飞”。

疫情期间A380去哪了?

尽管去年的疫情给民航业带来有史以来最为严峻的挑战,但南航旗下五架A380客机并未离开万米高空,一直在开展商业航班服务。

一名知情的南航机长告诉界面新闻,自民航局发布“五个一”政策以来,南航便将A380调离国内航线,悉数投放到国际航线,同时把其他机型的乘客集中到A380,以提高A380客机的航班客座率。

他表示,去年,A380执飞的几条国际航线上,航班旅客几乎是全满。今年以来,广州=洛杉矶航线载客量仍接近全满,其他几条航线相对差一些。Simple Flying引用RadarBox.com的数据也显示,过去12个月里,南航5架A380平均每月使用时间都超过100小时。

在艰难的疫情期间,这几架A380飞机反而给南航带来了可观的利润。由于国际航班量骤减,回国机票“一票难求”,供需失衡下,票价相比正常年份翻了数倍。疫情严重时,一张经济舱票价可达50000元以上。

今年以来,回国票价明显回落,但仍远高于疫情前。以洛杉矶-广州的CZ328航班为例,界面新闻记者查询到,7月16日以前的机票均已售罄,7月16日当天的该航班仅剩头等舱,售价89728元;9月12日的CZ328航班头等舱售价89728元,公务舱48358元,经济舱16638元。

根据南航公布的A380舱位分布图,A380的头等舱座位数为8个、公务舱座位数70个、经济舱座位428个,座位总数为506,依据目前的票价粗略计算,在近乎满座的情况下,一趟航班可实现客票收入约1122万元,还不包括货运收入及其他附加服务收入。

前述机长也表示,现在一趟航班的净利润比疫情前增加了数百万至千万元。

那么,南航为何又将A380调回京广航线?

该机长解释,这是由于A380国际航线的排班量减少了,空余时间便用于执飞京广航线。

另一名南航机长向界面新闻补充,现在多国以“航权对等”为由,要求增加外国航空公司赴华航班,中国航空公司运营的国际航班同时减少。

以中国-加拿大往返航班为例,记者注意到,今年5月份开始,在加拿大提出“加、中两国航权对等”的背景下,东航、南航、厦航等均宣布取消部分飞往加拿大的航班。目前,中国航空公司运营的赴加航班从原来的每周12班减少到每周6班,加拿大航空由原先的每周2班增加到每周4班。

“个人认为重新执飞国内航线实属无奈之举,停场不飞带来的损失更大,”这位机长表示。

A380或将退役?

事实上,由于疫情影响,全球的A380飞机都面临困境,许多航空公司已将机队中的A380封存。

去年6月份,澳航集团首席执行官艾伦·乔伊斯公开表示:“我们决定将A380停放至少3年。”澳航预测,其国际航线网络在2021-2022财年仅能恢复疫情前的50%,因此,机队中的A380都将进入封存状态,预期至2023年才能解封。

7月份,卡塔尔航空宣布,至少会将10架A380飞机封存到2021年,而且不排除完全不启用的可能性。

一些航空公司甚至已经退役或者考虑退役A380。2020年5月,法航荷航集团正式对外宣布,受全球新冠疫情影响,法航10架空客A380机队全部退役。

9月份,汉莎航空表示将永久退役6架空客A380飞机,首席执行官卡斯滕施波尔在多个场合称,未来很有可能不再运营A380。

今年5月初,马来西亚航空CEO表示,已经向董事会建议,年内将所有六架A380退出现役。目前马航正在考虑以何种方式处置这批A380,预计将很快公布具体信息。

尽管南航一直保持A380商业运营,但今年也表现出犹豫:4月中旬,南航国际与企业关系高级副总裁吴国翔在CAPA现场活动上表示,由于国际航空旅行复苏的不确定性,南航正在重新评估其空客A380机队的未来。

吴国翔称,因为A380太大了,运营成本非常高,而从国际航线需求来看,未来几年仍然没有显著的复苏信号。“我们需要重组机队,包括退役老旧飞机和部分宽体机,削减一些新飞机的交付以及调整融资租赁结构”。

目前,关于A380的最终决定还没有做出,吴国翔仅表示,南航将提前归还一些租赁的宽体飞机,这当中很可能包括A380和A330飞机。南航2020年年报则显示,2021年计划退出5架A330,A380暂无退出计划。


图片来源:南航2020年年报

界面新闻,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已发表文章 237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