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人,与其抱怨不如修炼

酒店评论 酒店评论 方世宏 2021-04-22 10:07

酒店行业的迭代和进步都是从否定自我开始的。

*本文作者职务系 江苏九洲环宇商务广场有限公司总经理

回想过去的2020年,酒店行业的市场表现就像一部跌宕起伏的电影,像极了《你好,李焕英》,有悲痛、有喜悦、有拯救、有结局。但是无论剧情如何,大家终究走过了2020。酒店行业这一年异常的痛苦,苦于疫情期间的营收停止、员工待岗、行业陷入停顿。但这一年也让人感动,无数的酒店人为了抗击疫情履行社会责任,他们努力把好每道关,呈现了许许多多温情的画面,他们无数次默默的坚守,成为了社会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凡是那些让我们感到痛苦的,最终一定能够推动行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疫情之年的中国酒店市场少了很多喧嚣,赞美中国酒店未来的文章也少了很多。全球新冠疫情这一酒店史上最大的黑天鹅事件的降临,给2019年雄心勃勃的酒店市场来了一个休止符。酒店行业直接被疫情KO,几乎躺了三四个月后才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与订单快速恢复的制造业工厂相比,她是如此的弱不禁风。因为工作关系,去年下半年也出差去看过不同区域的一些酒店,管理者脸上的愁容与可怜的入住率和包厢上座率相呼应,与行业外人士(投资者、业主)大谈酒店情怀反差极大。

一个他(酒店从业者)为了工资能否正常发放而忧心,一个他(投资方)为了钱投向何方而闹心,两者共同点是都有一颗忧心。不同的是酒店从业者开始抱怨,想逃离这个行业的人员比例急速上升;另一方面,利用这个大好时机进行抄底的投资客开始摩拳擦掌,到处打听好的酒店物业。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如此两幅不同的景象,形成了巨大的视觉差异。

前段时间,参加部分“倔强”(特指疫情好转一些还抓紧召开的行业会议)论坛。论坛一个分专题内容变成了星评制度的抨击大会,有同志请我说说星评标准的不足之处,我对着话筒咽了一大口口水后说道:“星评制度挺好的,推进了中国酒店的发展,大家还是应该拥护并积极申请上星。”全场愕然!作为星评员队伍的一员,对内向领导提出星级评定标准的不足,这是职责所在;对外拥护星级评定标准,这更是发自内心的。

自从酒店行业变成一个低门槛(除投资门槛之外的门槛)行业之后,习惯性抱怨成了酒店行业的通病,而且病的不轻。2020年的疫情打击了酒店行业,造成了大量亏损。丘吉尔说:“不要浪费一场好危机”。我们应该沉下心思考行业现状,危机让管理者明白:行业从业人员需要刻苦才能不痛苦,学会享受与自己的行业一起浮沉,这叫热爱。危机让盲目的投资者开始思考:忠于自己的投资,别让它偏离轨道。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霉运的高峰或许是好运的开端,接受霉运也是一种能力。时代已经发生变化,适应新形势的星评标准正呼之欲出,机器人、自助服务在酒店已开始广泛运用,新工艺、新设计、新业态也在孵化破壳。中国酒店行业缺少百年老店固然和中国近现代的社会进程有关,更为重要的是,这与中国酒店行业缺少定力和平和的心态,以及缺乏踏实做事不忘初心的态度有关。

真正的酒店人应该是当别人不想从事这个行业时,自己选择躬身入局。

当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不愿意进入,有远见的人可以入局垂范,这个行业的民生性质和社会配套属性一定会长期稳定存在的,她是一个不能被标准工业化完全替代的行业。坚定的选择自己的道路并踏实走下去,这才是真正的酒店人。

可以想象的是,2021年及以后的N年,酒店行业一定还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如卫生、人员短缺、品牌风口、发展不均衡问题等…… 这些都是必然的。疫情对行业的打击不仅仅是经营收益,更可怕的是对酒店行业自信和信仰的摧残。前者可以快速反弹,后者如果不能及时调整,则行业发展将受到“次生灾害”的降维打击。接纳一切,才是酒店从业者的强者之心。文章写到这里,又要开始谈苦练内功的重要性了,抓卫生、提工资、加强行业指导、提高行业社会地位……等等。如果没有与行业共进退的决心和勇气,如果连信心都已消失,那么再练内功也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罢了。

对于投资人来说,修炼投资目的就是重拾行业初心的过程。

热爱行业应该是投资酒店的前提,商业逻辑思维比情怀更加重要,酒店本质上是面对消费者的,疫情之后,不能再让酒店变成政府的“面子”工程、变成地产开发的“附属”产品、变成资本手中的“融资”工具,不关注消费者的酒店投资都是盲目且不负责任的,只有修炼投资初心方得酒店生命周期始终。

对于酒店人来说,修炼意味着坚守产品责任。

行业内的“毛巾门”事件屡被曝光,这其中有从业人员短缺的客观原因,更有紧守行业产品责任底线的使命。从行业角度来说,办法总比困难多,加强责任心教育,加强科技智能赋能(如杭州酒店试点床品抹布装芯片,混擦马桶会自动“报警”)。

对于经营和管理模式来说,修炼意味着颠覆。

无论酒店星级高低、无论传统还是非标、无论社会餐饮还是星级餐饮,本质上都是面对市场,在这样一个多变且个性化的互联网时代,可以思考引入跨行业的经营和管理模式,管理扁平化、社交化、经营的边界正在快速模糊化,五星级酒店做盒饭和外卖可以成为常态,社会餐饮接待高档婚宴也可以是一种营收增长方式,这些大家不要感到惊讶。

今天这样的局面正在打开——快递小哥已经延伸到五星级酒店的客房,打车软件已经干掉了酒店成本奇高的车队,社会洗衣店使星级酒店配置齐全的洗衣房的亏损越来越大,配套坪效不高的酒店健身房、商务中心甚至行政酒廊慢慢变成了鸡肋,95后、00后消费群体的个性化选择正在让一些“名牌”酒店陷入沉思,他(她)们有一套自己的评价体系……,这就是经营模式和管理方式的修炼。酒店行业的迭代和进步都是从否定自我开始的,提高运营效率,重新思考SOP、星级标准和行业规范,用崭新的视角和方式来应对今天我们行业面对的各种挑战,为业主获得最大的投资回报。如此种种,与其抱怨变化,不如修炼自我。

疫情后的2021年,行业从业者要修炼自我,投资者也要修炼自我。

想到了抖音上用的比较多的一段配音文字——生活总会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当初那些受过的伤日后一定会让我们变得更强壮。

愿大家心态平和、踏实做事、不忘初心,迎接行业更好的未来!

中国住宿业思想与行动传播平台

已发表文章 95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