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本地社区:后疫情时代酒店设计的思考

酒店如能与当地进行更深入丰富的对话,社区或许能得到重生。

【环球旅讯】当你问别人,一旦封锁解除,他们希望去哪个地方,你可能会听到各种各样的答案:可能是去当地的哪个酒吧或咖啡厅,也可能是去健身房,他们可能盼望着再次看比赛,或者拜访朋友。

唯独,他们不太可能提到去酒店。

这也情有可原,因为酒店通常不是为当地社区而设计的。可以说,它们是为除了当地社区以外的所有人设计的:各路游客、商务旅行者等等。

与人来人往的交通枢纽不同,酒店是介于一个特定场所和更广阔世界之间的单向界面。能与之相比的交通枢纽,似乎只有UFO坞站了。

这种观点符合人们对酒店的传统认知,但无疑地,它忽略了酒店实际上还可以有更广泛的用途。

多数酒店并不仅仅是住宿场所,它们可以包括酒吧、餐厅、会议中心、水疗中心等等。人们下意识地认为这些设施是针对酒店客人提供的增值服务,但它们其实也能为当地人所使用。

进一步探索这些可能性,会让你对酒店有一个全新的认识。酒店不是住宅或办公楼这样边界清晰的半私人场地,而会变得具有渗透性,与社区融为一体,其空间由周围环境和当地风味定义,也由游客定义。

这种做法可以扭转酒店不受欢迎的刻板形象,使其成为一个社区跳动的心脏,造福所有人。

例如,建筑设计公司ADP最近在苏格兰的一个前工业基地上开发了一个项目。七八十年代几家工厂关闭导致数百名当地工人失去了工作,该地区也失去了人们赖以生存的关键场所。

这就是后工业社会,它一直在等待真正有益的重建,提供造福现有社区的场所,而不是把它们排除在外。因此,在那里设计一个新的酒店,也就呈现了一个为当地居民和企业创造真正价值的机会。

ADP的公众征询结果证实了这一点:许多当地人表达了他们的担忧,认为传统的酒店可能会有损社区,需要采取一种完全不同的方法。

ADP询问公众什么设施对他们有用,并据此设计了一个酒店方案,它既是一个酒店,也是一个社区中心。该方案包括一系列对社区开放的场所,如健身房、餐厅和酒吧。公共区域也是设计的关键,它们应当能够吸引当地居民,赋予酒店环境一种开放、亲近且与场地周边的河岸微妙互动的感觉。  

这种方式十分灵活,适用于任何地区和社区的酒店设计。

乌克兰基辅的丽笙酒店采取开放式设计,包括一个混合休息室/咖啡/餐厅,酒店对周围社区的开放程度更高。通过打破不同类型场所之间的界限,并将酒店首层作为一个模糊区域,可以促进酒店与社区的自然互动、改善共享空间,从而促进社区发展。

当然,在当地建酒店不仅仅是建筑师和工程师的事。营销团队必须在推广酒店品牌和呼应当地气质之间谨慎取得平衡,即营造可以定义社区的独特“氛围”。

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使灵活性成为品牌的核心,比如洲际旗下的英迪格酒店,很好地利用了所在城市的景象和声音来赋予酒店从公共空间到客人房间的每一个细节以灵气。丽笙和希尔顿等酒店旗下也有类似的“生活方式”品牌。  

这里的风险是,酒店设计可能只是简单地模仿当地环境,沦为一个拼凑品,而无法真正反映环境。

酒店与社区的互动是关键。要了解纽卡斯尔、马拉喀什、悉尼或纽约这些城市的特别之处,必须从当地人着手。

法国石竹酒店及其所在的重建过的牛津城堡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酒店反映了牛津的一部分文化和历史,也与当地酒吧、餐厅、商店和访客中心融合在了一起,但与更为著名的牛津大学并无太多互动。

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注意细节,并采取整体方法。员工不只是酒店品牌大使,他们也是社区大使,接受过当地知识的培训,为那些寻找当地乐趣的客人提供真正价值。

本地招聘政策则更进一步,可以确保酒店员工真正了解当地环境,同时创造就业机会,支持该地区的经济。

可预订的商务空间和本地供应链则可成为点睛之笔,真正将一个舶来的场所变成一个独特的地方,让当地的血液流淌其中。

在过去的一年里,“保持local”被赋予了全新的含义,在未来的很多年里,这个概念将持续引起我们的共鸣。

通过让酒店与当地进行更深入、更丰富的对话,那些在疫情封锁下遭受重创的社区或许能得到重生。这也可以真正保护酒店行业不过度依赖旅行,让这个行业变得更强大,适应性更强,能够更好地应对不确定的未来。

*本文编译自hoteldesigns.net

陈聪
陈聪

环球旅讯 编译

Make things happen

已发表文章 28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