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营收同比增36%,融创文旅正“慢慢高潮”?

空间秘探 雷布同 2021-03-18 10:08

以文化为轻资产输出的载体,或将是未来文旅企业在轻资产市场上最响亮的发声之本。

凭借着一份数字亮眼的年报,融创中国被称为快速降杠杆的“模范生”。其中,最吸睛的是在“地产+”战略下的资本结构改善,尤其是营收增长了 36%的文旅板块。孙宏斌口中的“诗与远方”,开始为融创的营收数字增长献上一份力。各方面数据显示,融创文旅板块正在“慢慢高潮”。2021年,融创对文旅板块有了更具象化的目标,除了业绩目标,还将继续扩大轻资产管理输出的拓展力度。

1

一路“买买买”

融创文旅2020年赚钱了!

3月12日,融创中国披露2020年全年业绩。财报显示,融创中国2020年全年实现收入约2305.9亿元, 同比增长约36.2%。在整体营收中,文旅城建设及运营收入为38.8亿元,与2019年相比,文旅城建设及运营收入为28.5亿元,营收数字增长了36%,而且2020年管理利润达约6.27亿元,同比大幅增长311%。

尽管过去的一年是公认的文旅行业低谷年,但融创文旅没有让融创失望。亮眼的不止是融创文旅的营收利润等数据,还有遍地开花的文旅项目和再创新高的客流量。

据官方公布,截至2020年12月,融创全国共布局13座文旅城,5 个旅游度假区,近30个文旅小镇,其中包括50余座乐园,近90个商业和近150家高端酒店,尤其是已营业文旅城的全年客流量已超1亿人次。相比2019年,增加了3座文旅城,1个旅游度假区、6个文旅小镇、9座主题乐园、64个商业和近50家高端酒店。

此外,融创冰雪也完成了市场的提前卡位,目前已布局全国18个城市,规划18个滑雪场,其中7个滑雪场已开业,总接待333万人次。至此,融创已成为国内最大的室内冰雪运营商。

在业内人士看来,融创文旅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离不开这三个原因:一是过去几年融创文旅的一路“买买买”和项目接盘,从438亿买下的13个万达文旅项目到去年刚接盘的山水六旗公园,所积淀的诸多文旅项目成就了亮眼的营收数字;二是伴随着文旅版图的扩张,新增的64个商业。尽管营收数据尚未公布,但是其在现金流营收方面的贡献不可否认;三是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过去一年频繁为文旅的“站台”。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孙宏斌的行程图之中,当地政府与其近31次的会面中就文旅产业的合作发展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至此,融创文旅才算稍微松一口气。自从438亿元买下万达13个文旅项目之后,融创近年来频繁加码文旅板块,并将其视为未来发展的第二曲线。利弊同行,高起点的入局点也一直让融创文旅“备受压力”。在诸多融创文旅出现的公开场合,营收情况常常被问及。融创中国行政总裁汪孟德更是直接发话,“文旅的重要意义会在5-10年后逐步显现,融创并不看重文旅集团的短期回报,会坚持长期运营的思路,长期支持文旅集团的成长和发展。”换言之,融创文旅短时间内的确营收数字不会太漂亮,但是未来还是值得期待。

基于此,孙宏斌也不止一次放出豪言,“文旅是非常好的生意!我们要把文旅做得更好,今年的目标会员要从1000万做到1亿,未来将会达到2个亿!”

2

2021年,融创文旅找到了新的“生财之道”

为了实现老板定下的会员目标,也为了呈现更好看的营收数字,融创文旅目前的发展进度显然还需要新的引擎来带动。具备风险低、收益不错、扩展品牌效益、加速市场渗透与占领等诸多优势的轻资产输出,就这么被选中了。据年报公告,2021年,融创文旅将继续扩大轻资产管理输出的拓展力度。

其实,这并不是融创文旅首次提出轻资产。2020年,融创文旅就已经开始围绕产品设计、建设、运营三大专业服务体系,成功开启了轻资产管理服务输出,提供文旅项目获取、规划研策、投资咨询、建设、运营、管理等全方位的产品服务。

首个体系外轻资产项目,是2020年5月融创文旅集团与淮安国联集团合作的融创广场。该项目总投资50亿元,在传统的超市购物、餐饮、教育、电影院线的基础上,通过升级品牌规划和配置新型体验业态,采用屋顶花园、下沉式广场等多种手段提升自身竞争力,打造城市新型消费模式,为当地带来不一般的商业文旅体验。

按照融创文旅目前指定的发展方向,2021年或许会有更多的“融创广场”在全国各地涌现。商业之外,融创文旅旗下还有文旅城、旅游度假区、文旅小镇、主题乐园以及高端酒店等产品。其中,什么产品最适合以轻资产形式对外输出?空间秘探调研发现,主要是融创文旅城和商业。

融创文化旅游城

——理想的政企合作类文旅产品

从体量、投资、综合运营能力等诸多角度而言,文旅城最理想的组合模式是地产企业+当地政府。融创文旅城也正是这么做的,从3月刚签约的融创·周庄太史淀国际文旅城项目为例,该项目是由昆山市政府与融创集团共同合作,总投资超200亿元,总规划面积超2000亩。

尽管投资金额大,但营收也是直观可见。以无锡融创文旅城为例,据无锡市旅游局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旅游收入为1906.02亿元。在无锡融创文旅城开业后的2019 年,全年旅游收入达到2062.90亿元,比上年增长 5.7%,融创文旅城的贡献可见一斑。

从运营角度而言,融创文旅城配套的融创茂、融创水世界、融创雪世界、融创海世界、度假酒店群、演艺甚至还有会展以及文旅小镇项目都能帮助丰富文旅城的内容。这样一来,于融创而言,实现了文旅产业链的综合输出;于合作方而言,优质的文旅项目能够让文旅城的运营服务创出佳绩。不仅如此,标杆项目的存在,让合作方能够享受到品牌的溢价效应以及大IP带动下的旅游发展效应。

因此融创文旅城的项目获取、规划研策、投资咨询、建设、运营、管理等全方位产品服务,适合一些想要实现资产结构调整的地产企业,更适合一些想要发展当地文旅产业及第三产业的地方政府。不仅如此,大型文旅项目对周边经济和当地旅游产业的连带效应同样能够起到打动地方政府的功效。

融创商业

——门槛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商业之所以能够成为融创文旅首个体系外的轻资产输出项目,是投资门槛低以及相对完善的文旅商业配套共同作用的结果。以上文提及的坐落于淮安的融创广场为例,50亿元的投资与融创·周庄太史淀国际文旅城200亿元的投资,差距不言而喻。

尽管融创在商业方面有些“稚嫩”,但是在文旅基因的加持下,融创商业可以通过空间、品牌等方面的创新体验,打造城市购物娱乐综合体和全天候娱乐生活体验中心。

因此,融创商业适合一些想要拓展文商旅商业市场,但是苦于自身运营功力不足的中小型地产企业。同样,商业的配套对于这类地产企业的其他房地产资源而言,能够起到连带效应。填补了所在区域商业配套的同时,还提升了所在地块的商业价值。

上述亮点之外,除去可复制的部分文旅设备之外,融创文旅轻资产输出的价值点之一还有其文化IP的不可复制性。以无锡融创文旅城为例,因地制宜的“江南元素”,贯穿主题乐园、剧场以及酒店配套,甚至在设计上都融合了浓郁的吴地文化风韵。以其中的度假酒店群为例,融创万达文华酒店、融创万达嘉华酒店、融创皇冠假日酒店均以传统江南水乡和经典园林建筑为蓝本,江南深厚历史文脉得以传承。当然,这样的IP实力背后离不开擅长超级IP长链运营的融创文化的支持。

3

轻资产输出,能不能成为文旅企业的依靠?

早在融创文旅开启轻资产输出的征途之前,不少文旅企业,如华强方特和宋城演艺已经开始收获轻资产输出的果实了。

华强方特自2012年起凭借合作投资的轻资产模式,实现了在全国二三四线城市的迅速扩张。而宋城演艺自2016年6月起先后输出宁乡炭河千古情、明月千古情、黄帝千古情三个轻资产项目。

但是轻资产有所建树的背后,不仅仅是将文旅产业运营产业链的整体打包,更重要的是这些文旅企业特有的立身之本的输出。

于华强方特而言,文化内容产品是其立身之本。作为主要主题公园集团之余,华强方特还是拥有国内优秀原创动漫 IP 的文化产业龙头企业之一。坐拥一套特种电影的产品专利,各地建项目都要购买华强方特的特种电影设备、机器,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品牌的影响力和渗透力。

于宋城演艺而言,高品牌溢价、高毛利润、成熟的复制模式是这家老牌文旅演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据空间秘探了解,文旅相关的演艺公司近10年吊销注销量也在逐年攀升,2020年达2418家,为历年最高。与此同时,据道略文旅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宋城 “千古情系列”在主题公园演艺的票房占比为67%。一家独大这样的字眼来形容这家演艺公司的实力并不为过。

但是,在轻资产输出的路上折戟的玩家也不在少数。

以2020年融创文旅接盘的浙江海盐山水六旗乐园为例,其就是美国六旗在中国的首个主题公园。据媒体报道,曾被业内称作与迪士尼、环球并列世界三大主题乐园品牌的美国六旗,其与山水文园签约合作的11个乐园项目都可能化为泡影,其在中国的轻资产扩张之路前景难料。

仅有一家自有自营景区的曲江文旅,一直以来采用的都是轻资产模式。近年来,这种模式却导致了公司受托管理景区的管理酬金被拖欠。截至2020年6月末,曲江文旅应收账款前5名中的管理酬金共计5.34亿元。巨额的管理酬金拖欠,导致了曲江文旅业绩的大滑坡。

可见,轻资产并非总是能一本万利。

其一,仅输出品牌价值而不掌握土地使用权,势必会失去土地升值带来的益处。这也是部分国外文旅企业如迪士尼进入中国市场后宁愿选择合营,但也不愿放弃土地可预期的升值红利。尤其是一二线城市的核心文旅地块资源,长期持有亦是投资的形式之一。

其二,单一的轻资产模式,看似减轻了企业的固定资产负担,但是在无形中为现金流的稳定增加了风险。将营收数字的波动全部寄托于管理酬金,“旱涝保收”的心态在文旅行业显然行不通。曲江文旅的业绩大滑坡便是如此。

其三,轻资产输出不是“万金油”,更不具备“起死回生”的功效。即便是在轻资产输出成绩斐然的宋城演艺,在云南石林、泰山、武夷山景区等景区的复制演艺也并不成功,2015年-2016年净利润仅为360万、361万,宋城演艺随后宣布终止该项目。

“带刺的玫瑰”,或许更能形容轻资产输出于文旅企业的意义。能依靠,但是要小心上面的“刺”,手有余香的同时,注意别扎了轻资产输出合作方。

4

3点提醒,拔掉轻资产身上的“刺”

轻资产输出要不要做?自然要。那么如何 “拔掉”轻资产身上的“刺”,或者是小心避开然后让项目方能够轻嗅其中的芬芳?空间秘探认为,作为轻资产的输出方需要警惕以下3点。

01 服务不要稀碎,要提供一揽子的解决方案

当前文旅行业品牌输出存在三个瓶颈:第一、绝大部分企业不熟悉旅游和演艺全过程产业链;第二没有形成品牌输出龙头企业;第三、商业模式不理想,投入精力大,收益低。这也就导致了如前文曲江文旅一般单一的轻资产营收或是如六旗娱乐一般高昂以及收费项目诸多略显杂乱的输出服务。

越来越多的文旅主体会对轻资产输出有更系统化的要求。老牌轻资产输出玩家,宋城在这方面的经验可借参考,提供一揽子的解决方案。无论是为政府、企业、景区、主题公园、演艺,宋城都能依靠创意、管理、品牌优势,向合作方提供品牌授权、规划设计、导演编创、托管运营等,实现了轻资产输出的闭环服务。

02 商业开发不要盲目,要抓住时间、延长时间和利用时间

文旅产业从来不是简单粗暴的圈地造城。尽管有不少的地产公司打着文旅的名头完成勾地的目的,但是对于心怀“诗与远方”的企业而言,这种行为无异于“加速自杀”。尤其是文旅型商业的开发不能盲目,需要根据景区的特点进行详细的定位与分析。

那么什么样的商业配套既能提升文旅轻资产输出营收数字,又能满足项目的文旅价值?那些能够抓住时间、延长时间和利用时间才是关键。如酒店民宿业态、美学会展空间以及文创零售业态都是可能的方向。以酒店民宿为例,拈花湾的民宿收益占到年整体营业额的70%,超越门票和商业租金收益2倍。这样的商业业态与一些“义乌版”当地特产一对比,高下立现。

03 IP不要缺失,轻资产最好的载体是文化

在景域(驴妈妈)集团华中大区总经理陈亚洲看来, IP是文旅项目最好的表达,文化才是轻资产最好的载体。对IP的投入是对轻资产保值增值的良好路径,IP的投资成本未来通过运营都可以变成营收。

轻资产模式的前提是企业文化IP较强。尽管融创文旅目前已有了轻资产输出的项目,但是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核心内容上的短板也决定了其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想要脱颖而出的难度很大。好在,融创文旅的背后有着融创文化的支撑。融创文化在真人电影、真人剧集、动画电影、动画番剧、短视频五大赛道持续发力,并在影视领域实现头部内容项目的稳定输出,旗下Base首部原创动画电影《许愿神龙》2021年1月上映后收获超1.6亿票房。因此,华强方特的发展路径,对于融创文旅轻资产输出也有一些借鉴之处。

因此,以文化为轻资产输出的载体,或将是未来文旅企业在轻资产市场上最响亮的发声之本。

很久之前,孙宏斌曾说,文化是诗,旅游就是远方,我们投资的是诗和远方。基于此,他做出了融创转型做文旅项目的战略大判断。多年以后,我们惊喜的发现,融创文旅确实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正在“慢慢高潮”,但远未到顶峰。对于未来可能达到10万亿级别的文旅市场而言,融创文旅还有许多路要走,至于融创和更多文旅企业的轻资产输出战略,是否也能如这个判断一般获得时代和市场的肯定,3-5年后,答案自会揭晓。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旅讯老王校长

这个标题 太出乎我意料了

2021-03-18
0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