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平移到异地重建,酒店们“搬家”图什么?

空间秘探 雷布同 2021-02-24 10:00

酒店的“搬家”破坏的是过往既有的选址标准,构建的是另类的住宿文化堡垒。

离海岸线足有500米、进入酒店只能靠船、一次只接待一组客人,四周没有其他建筑物,完全像是漂浮在海上的“孤岛”,这就是国内首家漂浮酒店HI SEA·海席的全貌。然而这样一座遗世独立的酒店,近日却因为“迁徙”付出了意想不到的代价。

据报道,海席近日因非法占用海域面积约600平方米,以及未取得海域使用权证书而被罚,责令其退还非法占用的海域,并处罚款1万余人民币的行政处罚。出于对固定地理位置的反抗与“出走”,却成了牵绊海席发展的阻碍。庆幸的是,同样是不愿“屈从”于地理位置的限定,有些酒店不远万里也要“搬家”,却意外成就了自身的文化堡垒。

一、主动和被动“搬家”的酒店们

从最初的沿河而居,水源曾经主导着人类最初的迁徙话语权。随着工业化进度的不断推进,城市成了人类流动的指向标。作为人类文明高度发展的产物,酒店的分布同样不曾例外,择市井繁华之地,于人间烟火生动之间安身。

但是,随着城市景观千城一面情况的加剧,以及以李子柒为代表的东方美学式田园生活理念的传播,远离都市,隐世而居成了越来越多旅行者的出行心愿。据《2019中国文旅产业用户调研报告》显示,放松快乐成为当代旅游客群出行的主要动机,其中过半用户希望能在旅行途中亲近大自然。为了满足这些人的旅行住宿要求,酒店不惜从安稳的地理位置“出走”,甚至“搬家”,在城市之外,旷野之中,奔赴更具想象空间的热土。

文章开头便提及的海席酒店,一度以独特的地理优势和设计风格吸引了众多游客前去打卡,还带动了东山岛及当地旅游业的发展。据悉,该酒店每晚房价约在7000元之上,旺季更是一房难求。

原本是自由漂泊的状态,但是当下海席处于被动“搬家”的状态。原因是类似于这种漂浮酒店与海洋的共存,目前尚无先例,是否能做到酒店经营与环境和谐共处,仍需要打上一个问号。因此,后续该如何经营,包括海域的环保问题、污水排放以及生态系统问题都是酒店不得不思考并解决的难题。

与海席不同的是,有些酒店在“搬家”这件事情上是主动的姿态。

武义璟园蝶来望境酒店便是其中之一。酒店所在的璟园古民居景区之中的古建筑群,完美诠释了一种浪漫而艰难的收集癖。因为园里的每一座古民居,都不是从这片土地上长出来的,它们来自江浙皖的各处,义乌、兰溪、皖南、福州……从四方而来,奔赴一场跋涉千里的重生。经历了在原址上被小心拆解编号,从建筑变回木头,再运输到璟园,重新搭建,一砖一瓦门庭院落皆保留着原始的样貌。透过草木花纹的木窗看到的远山,或许都是蝶来望境对岁月旧物万里而来的一种坚毅肯定。

与蝶来望境怀有同样小心思的还有上海养云安缦酒店。

穿越3个省市700公里的距离,从江西抚州迁移数十栋明清徽派老宅院落脚于上海闵行马桥镇旗忠村。2018年1月8日,这片极富神秘色彩的“世外桃源”,正式以“养云安缦”的名号,正式世人敞开大门。为了更好地“唤醒”这些明清老宅院,安缦邀请了当年一批负责迁徙的资深工匠参与其中,完成对传统老宅空间组织逻辑的提炼,并恰如其分地呈现地域文化的时代真实性。

海席的海洋漂浮,可以视为酒店对固定地理方位明目张胆的“挑衅”,而蝶来望境与养云安缦的“千里奔赴”,则是酒店对于品质与调性的极致追求……主动或是被动,酒店的“搬家”基因,总有其来处。

二、从平移到异地重建,酒店们“搬家”是图啥?

大至整体建筑的平移,小至把玩旧物的挪动,酒店们的“搬家”尽管存在不同。但是,与人类的迁徙有所不同,酒店建筑的迁徙势必要付出巨额的成本与一定时间段内的营业暂停。一如上文所提及的养云安缦所在地的迁徙,背后是15年的坚持不懈。所以,酒店们“搬家”究竟图啥?

01 对城市历史文化的呵护

不同于古建筑中的木质结构,现代酒店常用的水泥建筑无法满足拆除之后能完整保存零件,之后在新址上重建而成。因此,平移成了昂贵且唯一选择。已有67年历史的湘江宾馆在2018年就完成了这样的“不可能挑战”。

2018年12月28日10时36分,“好,平移到位!”随着施工指挥人员的口令,总重量约500吨、面积3800平方米的湘江宾馆中栋建筑,经过40多个小时的紧张施工后,成功向北平移35.56米,实现了国内砖柱独立基础最大古建筑平移的纪录。

为了拉动湘江宾馆,相关专家组早在2010年就展开了专题讨论并进行了可行性的相关研究。最终采用了推拉结合的方式,使用了15个千斤顶,其力量相当于3000人同时向前拉引,最终完成了这座长沙最早的三星级宾馆的平移。

建于1954年,红砖清水墙,琉璃瓦屋面,东西两头高耸出檐,雕梁画栋,檐下设有斗拱,具有典型的中苏合璧建筑特色,半个多世纪来,一度是长沙的标志性建筑……至此,这座宾馆搬家的原因已然明了。诸多的文化符号让这座宾馆成了必须保护的文物,平移是现代化城市对其最温柔的呵护。

02 帮助现代建筑与自然对话

对于年轻的建筑物甚至是配建而言,与自然对话,是它们前往山川湖海的最强动力。

北纬29°17′11″ ,东经96°51′7″,海拔4200米,站在这里可以看到6条海洋性冰川,这样的自然景观在中国甚至在世界上都绝无仅有。这样壮美至绝的景色,是松赞来古山居日日可见的景观。但也正因为如此,来古山居所处的海拔高度,意味着其大部分结构无法在当地完成。

所以在本地完成地基和石墙外立面之后,来古山居的设计团队STUDIO QI设计并完成了43个生态模块,整装从上海模块装配工厂出发,穿行3500公里,因滇藏线山体桥洞原因,必须绕行青藏线,途径拉萨,反向到达来古基地,足足跨越了半个中国,共用了将近两个月时间,最终组成整个建筑。

最终,酒店建筑通过与悬崖相咬合的剖面关系,分别应对了两种地理和文化条件:不大的入口对着村庄,开阔的正立面朝向冰川。这样的结构完成了酒店建筑与自然的一种必然的对话,创造了自然与人造建筑之间的共生可能。

03 对传统地域文化的当代新表述

再过不了多久,绍兴会嵇山下的春花即将繁茂,穿过宛委山山谷盛放的樱花林,竹林掩映之下,50余幢粉墙黛瓦的马头墙宅邸次第展开,宛若一幅生动的山水画。为了“描绘”这幅盛世美景,它的缔造者、古建收藏家秦同千在30多年时间里,跑遍全国,寻找面临拆迁的古民居400余座,最终通过迁移、修缮、重建,活化成了这片桃花源——绍兴·兰亭安麓酒店。

将古建筑零件进行异地复建,为了达到修旧如旧的效果,秦同千费了很多功夫找来老工匠,还请来古建保护专家阮仪三进行指导,哪怕是一个小部件,如果年代上和整体建筑不符,也要重新到市场上搜罗。最终他收藏的白果厅、雕花楼、盐商官厅、戏台,在这座山窝中成了符合中式审美的餐厅、阅览室、咖啡厅、酒店、艺术馆等公共设施。

像这般通过对结构、器物的重新调整,渲染着一种过去的记忆,又大胆地加入新的意图。不同的古建筑零件在“搬家”之后成了不同的字节,通过排列组合,共同铸就了对传统地域文化的当代新表述,形成了一种新的传统文化表达话语体系。

三、“搬家”之外,酒店们对文化自然的另类“求索”

“搬家”是表象,酒店地理位置的迁徙更多的是出于对文化或自然资源的“求索”。近年来应运而生的野奢酒店,其诞生之初便是出于对自然的“渴望”。放弃各类配套齐全的城市与景区,而是选择在最意想不到的荒郊野外,打造出令人惊叹的住宿条件,完成环境与酒店建筑之间的双向渗透,打造出“有雨趣而无淋漓之苦”的度假意境。一如位于世界文化遗产“红河哈尼梯田”之畔的“石头寨”,就是以村寨遗址为基,凭“考古探秘风”行走于世。

这类市场的发展前景更是呈现利好的局面,根据Grand View Research的报告显示,2018年野奢酒店所属的全球精致露营市场规模为21亿美元,预计从2019年到2025年将以12.5%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亚太地区预计年增长率更为显著。也从侧面证实了,酒店们对自然文化的另类探索是符合旅游消费市场所需的。

因此,酒店地理位置的搬迁或是对部分拥有“搬家”基因地址的偏好,实际上是出于对旅游资源选择的更迭,从最初的城市景观延展至荒野、古建筑群……因此,空间秘探认为,未来酒店的“搬家”或许会专注于这3个方向,不断打破边界、突破局限,从物质和精神两个层面上满足人们对返璞归真的极致向往。

01 汲取养分,与世界文化遗产为邻

与世界文化遗产相拥,已然成为不少酒店从人类高度文明汲取能量的途径之一。毕竟重要的世界文化遗产,至少包含两层面的意思,其一是它代表着人类所能够达到的某种共同成绩,以及开启了某种未来的可能性;其二是它已成为一种世界性地标,通过当地文化的影响和投射,辐射到了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甚至被其他文化所吸收,成为文化构成的一部分。

对酒店而言,正是如此,与世界文化遗产为邻,大多从中受益颇多。地处颐和园东门的北京颐和安缦酒店,毗邻皇家园林,保留了庭院的传统布局、材质及布料。为了更好地融入圆明园的环境,酒店的园艺师还和颐和园的专家团队合作,在酒店内种植了不少和颐和园相同的树木,以保持两方的融合有和谐之美。

02 重视体验,掌握前往的乌托邦钥匙

对于大多数都市人群而言,出游成了他们的短期乌托邦,一个灌满了幸福的彼端,能让其重回孩童时期的安心和新奇。这就要求酒店在搬向在自然和文化资源更丰富的“新家”之际,还需要不断打造各类体验活动,以帮助旅行者们隔离现实生活中的所有痛苦和艰辛。而这也是乌镇操盘手陈向宏一直所强调的,做了一个壳,然后往壳里装新东西。

体验二字,同样是酒店“搬家”的参考指数之一。对于孤立于北美和欧亚大陆交汇处附近的冰岛ION酒店而言,孤独从来不曾困扰过前往此处的住客,因为此处是冰岛看极光的最佳之处,如果运气好,躺在床上就能看到极光。这般极致的体验,才是酒店成为乌托邦的钥匙。

03 回归城市,度假酒店的“殊途”

有往有来,当一些酒店从城市奔向旷野之外时,也有一些度假酒店逆向而行,从山野之间回归城市。度假酒店不再满足于在郊区的小隐隐于野,转而有了“结庐在人境”的城市野心。在《城市里的度假酒店,做得起来吗?》一文中,空间秘探曾提及,随着旅游城市功能不断的完善,世界旅游已进入城市主导阶段。相比起特定的旅游目的地,各方面功能设施都更便捷的旅游城市,显然成为游客们的出行首选。

也正是因此,去年底,知名度假品牌安缦新店将在明年亮相纽约,刷新城市度假的新高度,而在国内,一向选址于景区的花间堂,也在上海外滩开出了其第二间城市酒店,将城市度假与海派文化融合,展现别样的“花”式度假美学。

四、酒店未来“搬家”的3大关键动力

这些异类的“求索”一方面反映出了酒店“搬家”动力的多样性,另一方面展示了酒店对各类资源的取舍情况。从城市到自然资源以及文化资源的择取,决定了这些酒店是否需要花费巨额资金,完成对地理位置固有约束的反抗。正因如此,酒店“搬家”这样的变化大多是出于主动择取,并且会根据当下的城市发展以及旅游消费市场的变化而不断更迭,因此空间秘探推测未来这3点或将成为酒店“搬家”的关键动力。

01 城市定夺:先锋代表,挖掘湾区和秘境的魅力

对于酒店而言,时代性与先锋性是其身上必不可少的标签。因此,酒店的“搬家”亦或是选址,都需要更长远的审视眼光,以保证未来能够成为“先锋代表”。

湾区和秘境便是两个可参考的方向。无论是在科技、文化、生活等各方面,引领城市甚至是时代的潮流的湾区或是近年来因为对小众目的地加速挖掘而走红的秘境,都将成为酒店“搬家”的新动力。毕竟,经过2020年一整年的动荡,旅游业早已发生了质变,一些老旧的旅行目的地已经在历史中逐渐消声,产生的市场空缺必须有新的玩家补位。

02 自然择取:野奢之外,零距自然生活

很多人问到底什么才是奢侈?安缦有一句话时常被提起,“奢侈应该是一种无法在世界其它地方找到和复制的经历。”自然资源便是其中之一,无论是极光、瀑布、非洲大草原等等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可复制的。而酒店与自然资源结合的最终目的,就是通过缩短住客与自然之间的距离,从中获取独特的居住体验,并满足人们返璞归真的小成本生活状态变更。

“零距自然生活”的旅游需求,催生了野奢酒店的增长,也影响越来越多的酒店将自然生态引入其中。前不久西塘良壤酒店在其生态园建造了一座精品木质鸡舍,在网上引起热议。酒店对自然生态的主动靠近,可能牵引酒店“搬家”自然的动力来源。

03 文化从简:化整为零,文化符号先行

在品牌打造的过程中,酒店往往需要寻找一些文化符号,它们可以快速标记酒店的自然文化特色,同时也会将这种符号进行自然化,以便让人们相信事情本应如此。松赞酒店的一双布鞋,泰国度假酒店的鸡蛋花环,尽管是小物件,却能在第一时间以符号的形象将酒店自然文化特色尽显无余。

陈向宏也曾这般珍视文化符号。2001年,安徽浙江拆了老街、老桥、老房子,线人第一时间通知陈向宏,他就派人派车运过来。编好号,后来全用在乌镇的西栅。2016年初,乌镇国际艺术节上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代表作大黄鸭)粉红鱼停靠的地方——水剧场的断桥就是他移花接木而来。所以文化符号的作用不容小觑,能够帮助并催促部分中小型酒店实现低成本“搬家”。

在打造乌镇之初,陈向宏曾思考怎么才能通过做内容让它在一堆古镇里卓尔不群?怎么才能不断地激发人们对它的激情甚至是对它的迷恋。他的答案是,用我们周围已经存在的事物制造出某种全新的东西,用一种“破坏性行为”,让工匠们背对历史开始了一段充满发明创造与光明的全新旅程,然后构建自己的文化堡垒。

酒店的“搬家”初衷同上,去到人迹罕至之地,高原、海底、山巅甚至是沙漠。破坏的是过往既有的选址标准,构建的是另类的住宿文化堡垒,以助力其在为住客们提供一种无法在世界其它地方找到和复制的经历,成为文旅住宿业的先锋代表。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