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度预亏,走不通的多元化道路,宋城演艺只能有“演艺”?

黄书阳 环球旅讯 黄书阳 2021-02-08 18:33

这是一个“门槛在门里面”的行业。

【环球旅讯】六年前埋的雷,宋城演艺终于引爆了。

日前,宋城演艺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宋城演艺”)发布的2020 年度业绩预告透露:2020年全年,宋城演艺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亏损达16.2亿元至19.2亿元。

净亏损源自投资的六间房带来的巨额商誉损失,后续六间房和花椒直播重组合并的公司花房科技也计提长期投资减值约11亿。此次大额亏损后,宋城演艺也将把过往收购六间房的“商誉隐患”彻底清除。

自我排雷对于宋城演艺而言是刮骨疗伤,但同样引来监管部门的追问。2021年2月2月,深交所向宋城演艺发布《关注函》。

业内人士指出这则关注函的核心在于提出三个问题:

一是为何是当下实施长期股权投资减值;

二是过往财报显示花房科技的业绩处于增长状况,此时的减值是否符合当下现状;

三是宋城演艺是否存在依托此项操作,提前转移资产,进而谋利。

其中,第三项推断源自此前宋城演艺的高管和实控人分别于2020年8月19日和11月20日减持宋城演艺公司股票两次,合计套现金额为17.57亿元。

2021年2月5日,宋城演艺发布公告函回应,环球旅讯整理后,其大意为:2018年重组后,直播行业由风口时代进入高强度竞争阶段,移动化加剧、流量成本提高、流量变现难度加大。

以及重组后,2019年-2020年六间房部分的收入与成本构成与重组时的计划有一定差距。但,花房科技整体处于增长,所以未出现商誉减值。

然而,在直播业务板块,花房科技预测六间房部分整体营收将与重组时的预测差额继续扩大。而这部分的差额更多是依靠2020年开拓虚拟偶像市场和推出海外即时视频软件弥补。宋城演艺在评估风险,认为于2020年年末已构成商誉减值,所以发布公告宣布此事。

而股东在商誉减值出现后套现之事则是子虚乌有。

回望宋城演艺发展历程,自诞生起依托“主题公园+演艺”的模式高歌猛进,即便作为中国演艺第一股,但单一的高歌也难以唱得持久。过去十年间,宋城演艺通过收购、投资、自主成立公司的方式,拓展多元化生态,但至少到如今依旧收效甚微。

剥离六间房,宋城演艺刮骨疗伤

宋城演艺有着独特的一套商业模式,依托多年持续深耕“主题公园+演艺”,其在自身周围挖掘出深不见底的护城河,但宋城演艺被护城河围住的“演艺城池”并不大。中国演艺协会数据称2018年中国演艺市场规模仅514亿元人民币。

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也表示:“国内的演艺市场规模本就不大,全国范围内适合演艺的大流量旅游目的地数量有限。宋城演艺在演艺行业深耕20多年,适合大型旅游演艺的目的地早已开拓布局,未来在这个市场领域扩张能力有限。”

即便是在2020年,中国的中产阶级规模增长,消费水平也不断提升,但是用户对于景区演艺等二消产品的认知度还未足够,文旅从业者林海(化名)指出:“景区消费市场的用户还需要培养和教化,这导致文旅二消存在明显的天花板。”


数据源自财报

作为行业内龙头企业,宋城演艺在此次业绩预告前一直保持盈利,但早在2015年前后,宋城演艺营收规模增速逐年放缓,净利润的增长率也逐步放缓。此外,据《商界》报道:宋城演艺的观众渠道来源有85%来自于团客;为持续绑定团客,宋城采取高票价高返佣策略,为旅行社等渠道方支付了高昂的返点,平均200~300元的终端票价,在财报中实际录得不到100元。

寻求演艺之外的增长模式成为一直困扰宋城演艺的难题。宋城演艺创始人黄巧灵曾向钱江晚报透露,未来宋城演艺还可能在演艺、影视、游戏等领域加大投资并购力度。

2015年3月,宋城演艺斥资26亿对视频直播互联网企业六间房发起收购,打造被其命名为“互联网演艺”的衍生生态,但彼时六间房账面净资产仅为3778.4万元,此次超68倍的收购,引起行业震动。

在金融规则下,超高溢价的收购有个弊端,收购方会形成极大的商誉隐患,一旦收购标的业绩不达标,将遭受巨额损失,而宋城演艺此次收购带来商誉隐患可达23.7亿元。商誉隐患成为宋城演艺头顶上“达摩克利斯之剑”,这或许是其后续业绩存疑的原因。

六间房与宋城演艺的业绩承诺为:2015-2018年之间六间房分别需达到1.51亿元、2.11亿元、2.75亿元和3.57亿元的净利润。

通过宋城演艺2018年报,六间房看似完成业绩承诺,净利润分别为1.62亿元、2.30亿元、2.85亿元、4.08亿元。但2018年深交所发问询函表示:2017年六间房并未实现业绩承诺,2017年,扣除六间房子公司北京灵动时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0.41亿元的净利润后,六间房的净利润低于业绩承诺的2.75亿元。

深交所拉开了宋城演艺试图掩盖业绩承诺失败的幕布,但宋城演艺的反应迅速,于2018年6月28日发布公告称,六间房将和花椒直播运营主体——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进行重组,将“问题”资产踢出财务报表。

宋城演艺通过施展“财技”的方式暂时转移风险。从2月5日宋城演艺发布的回应函可以发现,六间房借由重组,重组后的花房科技估值为 85 亿元,宋城演艺占股37.06%。整体估值提升让其转危为安不过,但这也仅是将左手的雷放到右手上,延长导火线罢了。

可以发现,虽在重组第一年净利润达到4亿元,反超重组前预测的3亿元,但后续花房科技的六间房部分的业务数据逐年下降,2019年-2020年,预测净利润应为3.44亿元、3.86亿元,但实际情况则为2.4亿元、1.41亿元,净利润大幅下跌。


图源2月5日宋城演艺回应函

这个投资决策失误的“雷”再也掩盖不住,此次趁疫情期间自我引爆,财报一次性出现高额亏损,于宋城演艺而言可算是“刮骨疗伤”,解决问题资产。

不过,如今看来花房科技和宋城演艺基本上没有协同作用,这也意味着长达6年的26亿投资几乎投了个寂寞。

演艺加互联网直播就是个伪命题?

回归到宋城演艺为何收购六间房。

宋城演艺曾在收购六间房后对媒体称收购的意图有三:一是结合互联网演艺,拓宽公司边界,提升公司成长空间;二是业务和品牌等方面高度协同,结合互联网思维,线上线下有效融合,提升双方的品牌和资源实力;三是彼此借鉴改善乃至颠覆宋城演艺的线下运营和扩张策略。

但宋城演艺真的与六间房匹配吗?或者往更深处思索,互联网直播方式的演艺真得和旅游业内的线下传统演艺匹配吗?

六间房的直播模式是秀场直播,大部分是利用美女主播刺激观看者的荷尔蒙,使其打赏,从中获得高额利润。六间房创始人刘岩也曾直言:“此种模式太赚钱了。”但腌臜之地总会受到监管,六间房曾因直播尺度问题遭工信部问责。

反观宋城演艺的业务收入,主营收来自售卖门票,其面向的用户群体是旅游人群转化而来的游客,林海认为:“两者的受众、收益方式都大相径庭。”

从整体上看,线上秀场直播或短视频内容高度碎片化、缺乏艺术性,而旅游演艺一般演出时间在1个小时左右,是表演与当地文化的融合产物,两者完全没有交集和可比性。周鸣岐还指出:“互联网直播与传统演艺在用户体验感方面带来的价值完全不一样,线上视频直播方式带不来现场体验感,针对客群也完全不同。”

从成本角度来看,大型演艺的剧目排演远高于秀场直播,致使演艺的剧目场景大多丰富度不足,重复的演出并不适合在互联网直播上播放。林海还以宋城演艺旗下“千古情”系列举例,各地“千古情”的剧目差异性并不大,虽通过剧本二次创作,但主线内核并无变化,并且在演艺形式的设计上,VR、无人机以及前沿设备技术统一应用也需考究,甚至存在部分消费者认为千古情各地的表演内容大同小异。

为丰富演艺形态,宋城演艺也在实行多层次剧目创作,三亚、丽江、西安、张家界等项目正在加紧筹备“爱在”系列演出,预计将于2021年推向市场。但这种多年一更新的速度难以匹配互联网的日新月异。

2020年,在疫情的催化下直播带货、云旅游大热,但宋城演艺似乎也没有相应的动作,林海对此分析到,当下的直播本质更多是卖货,推进产品促销,六间房的主营方向是秀场直播,两者方向不同,宋城演艺若要发力直播带货选择微信小程序、抖音、快手等平台或更合适,流量口子更大,受众也更精确。

“你需要一辆宝马,难道要做一个宝马生产线?”林海表示,如果单纯做线上售卖门票,并不需要宋城演艺自主经营互联网直播平台。

宋城演艺的轻运营,核心还是在用户体验

从宋城演艺2020年度业绩预告上可以发现,如果剥离商誉减值,宋城演艺依旧能实现盈利。

盈利主要归结于两方面,一方面有别于长隆、方特等主题公园建设过程中内部游乐硬件设施的高成本,以及后续的高运维成本,宋城演艺的“主题公园+演艺”的模式无疑建设成本较低、毛利率更高。

事实也是如此,华强方特2019年财报显示营业成本占营业收入43.58%,毛利率为56.42%,而宋城演艺剔除互联网演艺带来的收入,毛利率高达74.62%。

另一方面则是宋城演艺在轻资产运营上颇有建树。2020年宋城演艺通过与陕西太乙农业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延安千古情项目总协议书》。陕西太乙集团将为此向宋城演艺方支付2.6亿元,并按项目年经营收入的20%缴纳基本管理费。

宋城演艺提供品牌授权、规划设计、导演编创、托管运营等服务输出品牌。在前三季度设计策划费实现营收1.78亿元,同比增长82.23%,毛利率达98.83%。

除此之外,宋城演艺轻资产输出的项目有《宁乡炭河千古情》、《明月千古情》和《黄帝千古情》。在2020年黑天鹅全面降临旅游业,宋城演艺休园之际对各个景区进行全方位整改提升,新增10个室内剧院、7个户外剧院,同时开拓了30多个户外表演场地,解决疫情持久下存在室内剧院运营受限制的情况。

高品牌溢价、高毛利润、成熟的复制模式是宋城演艺的核心竞争力。

值得一提的是,宋城演艺的演艺产品虽能向多地进行复制,但可复制并不代表就会成功,宋城演艺在云南石林、泰山、武夷山景区等景区的复制演艺并不成功,其中,泰山千古情2015年-2016年净利润仅为360万、361万,宋城演艺随后宣布终止该项目。

此外,在2016年11月宋城演艺试图将商业触角伸向海外的澳大利亚黄金海岸,拟投资20亿建设澳大利亚传奇王国项目,至今尚无开园信息,据业内人士透露如今项目或已停滞。2017年,宋城演艺透露将投入200亿重金打造西塘•中国演艺小镇项目,加码“地产+演艺”的生态运作,但尚无开业信息。

海外版图拓展不明,演艺小镇处在建设中、互联网直播、影视等多元化生态也折戟沉沙,宋城演艺未来多元化的道路方向目前还处在迷雾中。

黄书阳
黄书阳

环球旅讯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爆料和交流请联系patrick@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38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