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酒店发展将形成一个小高潮?

酒店评论 酒店评论 2021-01-21 11:17

华住执行副总裁夏农表示,高端酒店的风口时大时小,微风会在不同的细分市场里推波助澜

*本文作者及职务:酒店评论记者高善萍、王云静、张佳舵、吴琼瑶

最近几年,相比中低端酒店,高端酒店市场持续升温,一些统计数字显示出中国高端酒店消费需求正在崛起。据称,中国的中产阶级人口数量已达到4亿,几乎与美国的人口总数相当,这也是中国高端酒店产品有可能成为未来风口的最大动力。

那么,未来引领潮流的高端酒店应该是什么样?客房产品、餐饮、娱乐设施应具备哪些特征?为此,昨天酒店评论以“探索未来引领潮流的高端酒店”为主题开展线上沙龙活动,这是一场关注高端酒店的业内人士的精彩对话,酒店评论特整理于此,以飨广大读者。

参会嘉宾

张润钢:中瑞酒店管理学院首席顾问、酒店业研究中心主任

严庆光:凯悦集团亚太区发展及业主关系资深副总裁

夏农:华住执行副总裁暨全球高端酒店事业部首席执行官

张勇:凤悦酒店及度假村副总裁、希尔顿惠庭(中国)战略决策委员会副主任

戴雪英:浩华管理顾问公司执行董事

周海斌:多彩投合伙人

王京:环球旅讯首席商务官

王昊天:酒店圈儿创始人、云禧旅行创始人兼CEO

汪诗原:樊森的酒店Lab主理人、酒店作家

张润钢

研讨高端酒店问题与整个行业走势有关。从2019年起高端酒店发展势头有一些恢复的迹象。去年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发布的报告里有一个数据,2019年经济型和中端品牌发展放缓,高端品牌又恢复到了第一的位置,前几年基本是经济型和中端酒店的天下,这是一个信号。

另外,可能大家也注意到了迈点发布的一个消息,2020年尽管赶上新冠疫情,但是全年高端酒店共有129家开业,在之前的若干年,平均每年每个季度大约是20家,全年也就是80家左右。分季度看,一季度一共有8家酒店开业,到了二季度是32家,三季度已经是创记录的达到了50家,高端酒店开业四季度也不少,为39家。

上述迹象让我们发现,高端酒店确实在这两年已经成为值得行业关注的一个话题。我也注意到,统计说去年开业的这些酒店主要集中在华东和西南,华东是52家,西南是24家。

另外开业的129家高端酒店里,前5位都是国际品牌,万豪、洲际、希尔顿、雅高和凯悦。5个饭店集团占整个开业酒店整体规模的56%。这个数据不一定准确,但可作为参考。

酒店评论一直在追踪行业的新趋势,因此特别召开这次会议,邀请各方专家共同研讨这一现象。参会嘉宾中,有在高端酒店做运营的;也有独立的观察家和评论家;有国际品牌的,也有本土这些年发展不错的品牌。总体都处在行业最前沿,有较高的思想性和宽阔的眼界,是目前中国高端酒店群体里的中坚力量。

我想请各位嘉宾围绕如何预估未来高端酒店发展的基本走势、将呈现哪些特点以及国际品牌和非常优秀的本土品牌,在引领性示范性这方面会发挥怎样的作用谈谈各自的看法。

汪诗原:“人”对高端酒店的重要性不可替代

高端酒店一直处在风口并且呈现的方式日益丰富和多元。尤其是近10年来,人们的生活品质不断提升、体验不断丰富、更加追求精神层面的享受,因而需要更多体验化的高质量酒店产品。而“人”对于高端酒店来讲,永远是重要并不可被替代的。因为高端酒店承载了服务方面的匠人精神,包括对客人的关怀和体贴,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对服务需求的悟性预知,都需要靠人来做。

未来引领潮流的高端酒店在客房的空间上将更加的务实、融合和灵活。比如,浴室拒绝“傻大空”,注重人的感官。不会刻意区分起居和用餐区域,可能一个稍高的圆形桌子,能够满足客人在不同场景下的需求。另外,酒店应更注重保护客人隐私和提供高质量的空气、水源和清洁服务等。

在餐饮方面,追求排场和恢弘感的高级食府会逐渐消退,功能划分不会过于明确,不再过分追崇摆盘和创意,更注重食物本身。提供健康膳食,可满足客人定制化需求,甚至对地方风味和街头美食有所挖掘。总之,未来的高端酒店在打法上更加崇尚原创,鼓励革新,产品形态将更融合、更多元、更亲近社区。

王京:回归理性和更高追求的消费者更青睐高品质的住宿产品

从消费者和观察者的角度分享一些个人观点:

第一,旅行的目的越来越个性化,而个人的生活方式也正在形成。消费者对个人旅行的目的越来越清晰化,这种清晰化会影响到消费者每一次旅行,每一次住宿,每一次餐饮的期望值和消费者如何来评估这件事。酒店是一次旅行中最重要的三环节之一,其他分别是交通包括飞机、高铁或者自驾以及当地玩乐。而酒店又是其中耗时相对比较长的一个生活空间,因此对旅行的影响特别大。

第二,消费者更注重文化、尊重服务,酒店需要用更加真诚的方式,营造文化氛围。人们常说,贵族和暴发户的很大差别是在文化修养上。当然,贵族的培养要有几代人的积淀,文化的提高也是一个逐步的过程。京城那些提笼架鸟的纨绔子弟对于生活方式的讲究也是一种态度。面对新贵族和成长起来的暴发户,酒店应该在音乐、绘画等方面进行深入思考和研究,如运用真迹的名画。

第三,客房简约但极致,公区特色鲜明,提供新奇体验。让消费者打开房门,看到的、摸到的、闻到的、听到的都是他日常生活中很难接触到的。

第四,服务个性化。需要数据的收集和应用,但数据也不是万能的,人才是最重要的。服务人员在具备了很好的职业素养和执行力的前提下,能够根据现场情况审时度势。眼神的接触是有温度的,而顾客总是能以各种方式给出一些线索让服务人员能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包括用与时俱进的思维和方式为新一代消费者提供满意周到的服务。

第五,关注被消费者逐渐青睐和遗忘的角落。我一直在寻找酒店里最孤独的角落,以前是商务中心,逐渐消失了,那么下一个会是什么?

第六,酒店成为连接顾客与本地的桥梁,酒店是HUB(核心接口)。 less  hotel centric but more destination centric. go local.(旅行很少以酒店为中心,多以目的地。去当地。) 让住客能够在有限的时间中,高效的去接触当地有趣的东西,酒店可以升级成当地和客人之间的文化的桥头堡,提供一些接触这些文化的入口,让客人明白这大概是怎么回事,对一座城市有了基本的认识。

第七,以前台为代表的,通过数字化变革提升效率,提高速度。

张润钢:高端酒店发展会不会形成一个小高潮?

各位就高端酒店整体发展的趋势能否有个判断?会不会形成一个小高潮?相对于2000年以后的经济型酒店和后来中端酒店均有近10年左右的发展高峰期,那么高端酒店在未来会不会有持续10年的发展机会?

需要说明的是,所谓高端酒店的发展势头超越经济型酒店和中端酒店,不是指在数量的层面上,它永远不会达到经济型和中端酒店的数量,但是现象级的新的产品业态、新的商业模式、新的盈利模式等会不会涌现?我提到的所谓的风口不是单独的量的风口,而是指许多新的现象引起了我们行业乃至社会的注意。

 严庆光:疫情刺激了中国对高端酒店的市场需求

高端酒店投资一直以来都备受投资者青睐,由于疫情等多种因素叠加,更刺激了中国高端酒店的投资需求。

从消费趋势看,疫情之后宾客更注重健康和安全。高端酒店给人带来更大的信任感,让人觉得更有保障。凯悦位于宁波、三亚和安吉等度假胜地的高端酒店和度假村,从2020年4月起入住率便与2019年同期持平,2020年5月到8月期间,入住率更是超过了2019年同期。其次,中产阶级人群消费潜力大,除了住宿之外,对酒店体验的需求越来越多样化。高端酒店拥有完备的设施和服务,可以满足人们出游的需求。随着“居家度假”潮流的兴起,酒店不仅是给宾客提供歇宿和饮食的场所,也被越来越多人视为小型旅游目的地。从凯悦自身的发展来看,凯悦一直致力于打造奢华和生活方式的酒店体验,旗下拥有众多高端酒店品牌如柏悦、君悦、安达仕、阿丽拉等等。未来五年,凯悦计划将安达仕、阿丽拉、凯悦尚萃等奢华和生活方式品牌带到昆明、东澳岛等更多目的地。但是高端酒店在发展过程中同时要注意在硬件、概念和品牌等方面的创新。客人即使身处熟悉的城市,也会希望通过当地游获得新鲜的体验。同时酒店将需要创造一种新的平衡,通过酒店设计、客房产品、餐饮、娱乐设施等方面的调整,让本地、外地甚至外国游客,都能感受到惊喜。凯悦也会不断思考,让每一家酒店都能真正为住客带来宾至如归的感受。

张润钢:本土高端酒店排名与基本排序变化大

国际品牌谈过了,回到本土品牌。参加讨论会的两家本土集团一个是华住一个是凤悦。大家对凤悦可能不太熟悉。

去年饭店协会公布的报告除了基本排位以外,如果把有限服务的那些酒店剥离掉,全服务的数量规模排序有非常明显的变化。

如果说国际和本土品牌要放在一起的话,前10位的集团分别是洲际、温德姆、雅高、希尔顿、开元、君澜、凤悦、锦江、四川旅投、首旅,如再把国际品牌拿掉,就中国本土品牌来讲,前几位第一是开元,第二是君澜,第三是凤悦,锦江排在第4位,首旅排在第6位。请凤悦张勇总和华住夏农总谈谈。

张勇:高端度假酒店的热潮来了

高端酒店的风口一直存在,但业主越来越理性。一直以来,高端酒店都是由大型开发商在推动,这一点没变,变化的是投资主体越来越理性。以前,大型开发商都热衷于投资非常高端的国际五星品牌,但现在趋于理性。以洲际、万豪这样的国际酒店集团为例,在2020年所签署的项目里,30%-40%是五星,60%-70%还是在类似福朋喜来登这样档次的品牌。民营开发商主要投资的还是国际四星类的中高端品牌,国企和央企投资国际五星项目的比重较大一些。

高端度假型酒店的热潮来了。从凯悦收购阿丽拉、洲际收购六善以及开元做的森泊等度假品牌等来看,国内高端度假酒店的热潮确实是来了。凤悦酒店及度假村近期将和安纳塔拉的母公司美诺国际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开发国内的度假酒店市场。凤悦管理的很多项目处于城市近郊,有些占据了较好的旅游资源,在疫情影响之下,带有城市休闲度假功能的酒店反而恢复比较快,具有较好的发展空间,这个也给我们带来对于度假酒店的思考。

三四线城市高端酒店还有机会。因为碧桂园在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布局,我在过去的一年多也调研了很多三四线的城市,得出以下结论:三四线城市甚至更加低线的城市,人口在40万以上,建筑面积大概2-2.5万平方米左右,150-200间客房,把餐饮宴会、会议等配套设施做好,这样一个国际四星标准的酒店模型还是有机会的。

夏农:好的高端酒店应该让从业者觉得有尊严和自豪感

华住虽然是一个大公司,但是在高端品牌方面,我们算是后浪。所以,今天我更多地是从一个追赶者的角度来思考高端品牌的事。我现在所在的部门正是华住的高端事业部,之所以做高端品牌是因为华住的会员一直在成长,满足他们的需求是我们的初心。最近华住内部也成立了一个高端品牌研习会,对高端酒店的产品、市场和商业模式在做各种研究。

高端酒店的风口时大时小,未来台风肯定不再有,但微风会在不同的细分市场里推波助澜。有人说从开业数量等数据上来看,2020年是高端酒店的一个风口。我的判断不太一样。2018年是过去的10年里,高端品牌的酒店业绩最好的一年,2019年比2018年差一些。也有一句话说,2019年可能是已经过去的10年中最差的一年,但是是未来10年中最好的一年。从2020年的角度来看,确实是这样。因为高端酒店的开发大多是新建酒店,有一定的时间滞后性,2020年可能是一个高端酒店短暂的、偶然的爆发性现象,不一定能说明2020年之后高端酒店的开业或者签约数量有一个急速的增加。

随着消费需求的多元化,高端酒店的产品也将更为多元化。生活方式类酒店、小而美的酒店、设计感强的酒店、带有文创生活美学的酒店、主打国潮等中国文化的酒店都是新的高端酒店物种。

高端酒店面临着许多挑战,但这些挑战的另一面就是机会。第一,成本的压力,包括土地成本、建设成本和人力资源成本在不断增加。而高端酒店的价格除了个别品牌以外,几乎没有增长。因此,从投资回报的角度来看,做高端酒店是比较难的。第二,企业的消费降级。受疫情影响,很多企业的预算下降,差旅标准不如从前,存在消费降级的可能,这会对高端酒店的生意产生很大影响。第三,中小型会议和部分差旅需求被线上视频会议取代。虽然,新的生活方式度假酒店有很大的机会,但是这些需求的增长是否足以取代因消费降级和网络视频会议代替的商旅需求还待观察。

真正意义上好的高端酒店应该是让从业者觉得有尊严、感到自豪的。现在的酒店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价格不高,于是减少成本,然后克扣人力成本,然后员工的素质下降,服务质量差,最后价格越低。所以,未来的高端酒店,我认为应该通过技术将硬件成本进一步降低,但是要不断提高对人的投入。包括用技术提高工作效率,提升人的生产力,从而提供收入,提高尊严感。只有吸引更多更好的人才,提供有尊严感的让人自豪的工作岗位,高端品牌未来才有更多的发展机会。

总之,作为后浪,我们非常期待在高端品牌的领域里,通过技术、创新,打造一些新的品类、新的设计、新的商业模式,能够尽快在高端酒店细分市场领域有所建树。

张润钢:国际品牌还能继续发挥引领作用吗?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特别想提给凯悦的严庆光总,也包括夏农总,他有丰富的国际品牌工作经验,在下一步高端酒店发展的进程中,国际品牌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这是业界普遍关注的问题。毫无疑问行业发展的初期,国际品牌从数量到品质都处于比较前端的位置。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在服务模式、商业模式和创新方面,国际品牌在下一个发展周期中,是否还能够给中国酒店业再提供经验借鉴和标杆?这个问题不是不怀好意,我是代表业界一部分人提出来的,能否请严总夏总回答?

严庆光:国际酒店品牌应继续保持领先地位

国际酒店品牌在过去几十年中国酒店行业的发展过程中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在高端酒店的新一轮发展过程中,国际酒店品牌在商业模式、服务模式等方面应继续保持创新,巩固在行业中的领先地位。

每一个酒店集团的发展特点不尽相同,凯悦并不一味地追求发展速度,而是更加注重品牌的质量与创新,旗下柏悦和安达仕等高端品牌以创新为重点,并获得了良好的市场反馈,表明消费者愿意为高端酒店消费买单,侧面印证了中国高端酒店市场的需求是存在的。

 夏农:希望高端国际品牌坚守行业良心、原则和标准

看浩华董事蒋海峰的一条朋友圈很有感触,内容大概是:高端服务业和低端服务业的区别是什么?高端服务业是你为人家做他们做不了的事儿,低端服务业是你为人家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儿。但是现在的高端酒店有一个问题,就是所谓的劣币驱逐良币,在一个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一个好的产品不一定能卖出好的价钱。而且高端酒店产品越来越趋同,标准越来越低。以前国际品牌可能引领了整个高端品牌的方向和标准,但是现在因为快速的扩张,加上市场的压力,很多国际酒店坚守的这些原则和标准降低了。我希望看到国际品牌能够坚守标准,继续在服务上做别人做不了的事情,继续挑战更高水准的服务和标准。

戴雪英:在够“宽”的高端酒店赛道,创造令人惊喜的差异化产品

趋势一:投资增速,平均客房数量收窄,房价的“天花板”不断被突破。根据浩华发布的《2020上半年中国大陆地区中档及以上品牌酒店签约报告》显示,中高端及高端酒店签约量明显增长,增速达到了25%和30%。此外,在高档层级,150间客房以下的小体量酒店的签约量呈现增长态势,占比从2018年上半年的6%提升到2020年上半年的12%,而300间客房以上的酒店签约量从29%缩减为23%,这仅仅是两年的变化。因此,除非是做一些城市配套型的产品,投资方会选择比较中大型的酒店,现在一般都倾向于投放一个更中小规模的产品,尤其是选择处于高端酒店市场顶端的这些品牌。中国的高端酒店市场,从定位来看包括从入门五星级一直到奢华酒店,房价区间在600元至5000元。因此该市场拥有非常大的一个宽度,可以容纳各种不同的产品,通过产品创新可以不断突破房价的“天花板”,这是高端市场在中国巨大的前景和机遇。

数据来源:浩华发布的《中国中档及以上酒店签约报告》

趋势二:产品塑造难度加大,寻找差异性。产品的定价能力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市场选址和产品的独特性,而独特性依赖差异性定位,这对产品的塑造者提出很高的要求。一些国际品牌引入更注重内容驱动的一些软品牌,弱化硬件表面上的标准,正是呼应了这一趋势。当然品牌内壳的标准还是很重要的,比如机电、建筑的质量、整个空间的尺度等,只是产品外在的表达,尤其对消费者端的产品表达会越来越多一些差异性。

趋势三:通过对“本地专家”的培育和获取,提升服务的内涵和表现形式。“本地专家”拥有对人性的洞察能力,可以通过消费者的面部表情判断他们到底要什么,然后可以进行很多惊喜感动等瞬间情感场景的营造。所以如果高端酒店要往极致的产品去发展的话,需要更高素质的一批人来精耕细作,包括本地专家的培育,或者去获得本地专家的资源,以及对服务方面的管理,这些都需要更高的专业门槛,而不是简单的SOP。

趋势四:存量市场的更新改造将会有更多惊喜产品出现。在一二线城市中心里面,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存量市场更新,一方面是一些老酒店的更新,但更大的一部分机会可能是来自于一些老街区的更新,像北京胡同的更新,这里面会蕴藏着一些特色的碎片化的住宿产品,浩华也在参与这样的项目,可能会带来一些精彩的产品。

趋势五:中国的度假市场,还有长足的发展空间。散客方面,中国人的支付力还是很强劲的。所以长线目的地海南、西南、西北、东北这些地方,都会出现更多有意思的产品,甚至出现可能定义这个市场新的房价高度的一些产品。云南的资源多样性是其最大的优势。也因此孕育了许多特色住宿+体验性产品,比如康腾的野奢帐篷营地、松赞的滇藏线深度游、腾冲悦榕庄及温泉度假、凯悦的石头记等,这些产品规模都不大,但具备强劲的定价能力。

大都市圈的近郊度假产品会进入活跃的投资周期。更多还是会围绕三大都市圈(环渤海片区、长三角、大湾区)去展开。但这类产品基本需要依托目的地整体打造以及本底资源来获得吸引力。

在旅游城市中心打造都市休闲风格酒店,则是在繁华闹市中营造反差感强烈的休闲方式放松氛围,这类产品也是越来越受到追捧。我们或许可以把它称作城市微度假。

趋势六:出现一种碎片化的混合不同功能的城市空间。像共享器,包括北京的自如空间,它里面也有客房,但是客房量很小,可能就是5间甚至10间客房。还有一些历史文化名城,比如景德镇,通过对工业瓷厂进行工业遗产再造,植入现代生活方式类业态,大量兴建博物馆和艺术中心,把城市的文化标签做足,这类型城市,将有机会通过强势导入的优质产品,直接把城市能级从4-5线小县城出落成为一座精致现代的古瓷都再复兴的文化精品城市。所以,依托遗产空间、遗产地、老建筑等特殊资源,打造出的新型住宿和休闲体验空间,也将带动新型高档精品住宿体验的发展。所以我觉得未来高端市场的边界是模糊的,它更多是一种内容的驱动,它的产品会更碎片化,变成一种新的城市空间,混合了很多不同的需求功能。

趋势七:生活方式酒店其实本质上是它的差异性和细分化。它可能更强调主体人对文化的理解和对生活方式的追求。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个新词汇FITS,改变未来线下空间的力量。F就是finance,指的是资本,资本其实是决定产品未来发展方向的最大的一个力量,所以钱在商业不动产里面是很重要的力量;I是icon,可能更多是一种IP,一个精神性的东西,某种内容或空间。在线下场景里有没有这样的一个引领性的东西,形成产品的精神高度,或者形成内容的高度;T是technology,技术将来可能在所有线下场景里面都是很重要的;最后s就是service服务,怎么样做好洞察人性的服务,在适当的时候把这个服务传递给客人,能够让客人感知到温度和专业度,感知到你的人文关怀。

总体来讲,我还是非常看好高端市场的发展,中国地域辽阔有足够的经济片区,都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需要一些针对各自发展阶段的产品去投放。

张润钢:国际品牌在不同等级城市表现不同

我个人的看法,国际品牌在中国的一线城市毫无疑问处于领先地位,提供了很多值得借鉴的案例和模式。

在二线城市运行的也还可以,问题比较多的是在三线以下城市。这几年我在三线以下城市入住国际品牌酒店,发现存在不少问题,比如房间灯关不上,最后是工程部的人扛着梯子来关灯;比如在某省会城市一家酒店地漏反味,与一些小旅馆的水平基本一致;再比如在另外一个城市入住一家很知名的国际品牌酒店,吃完早餐服务员就到我的房间里强行锁冰箱,我打开冰箱一看里边不过只有两瓶可乐两瓶雪碧。因此我觉得有必要深入分析一个问题:国际品牌在中国三线以下城市的发展策略是否需要重新评估和调整?个人认为受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和人力资源的制约,国际品牌现有这套东西在大部分三线以下城市基本没有生存的市场。

毕竟在2020年开业的129家酒店里,65%都是国际品牌,所以国际品牌开业的水平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中国高端酒店的整体水平,实际是关乎到中国高端酒店在未来发展走势问题。

严庆光:三线及以下城市当下发展高端酒店时机尚不成熟

中国市场永远是一个机遇大于挑战的市场,但是目前三线及以下城市酒店市场主要侧重于服务质量和经济适用。包括凯悦在内的国际酒店集团的高端品牌主要还是分布在一二线城市,三线及以下城市暂不是高端酒店发展的重点市场。

戴雪英:非经济圈的三线以下城市,存在较大的投资风险

在大经济圈内的三线以下市场,比如长三角区域,可容纳五星级酒店的数量较少,投入2至3座入门级的高端酒店产品,可能市场压力就比较大。在非经济圈的三四线市场,最多可容纳1至2座入门级的高端酒店产品。如果投放数量过度,就容易造成整个运营模式的扭曲。

在浩华的《中国饭店业务统计》中,三四线城市酒店每间房分摊的建筑面积达到了180平米以上,这个数据在一线城市酒店也就是100至120平米之间,所以越往三四线下沉,整个投资越缺乏理性,不够成熟。另外一个问题是房价过低,平均在500块至600块钱,使得整个客房的收入偏低,再加上空间配置过大,所以就不得不去抓一些会议和宴会市场。总体来讲,非经济圈里面的三四线城市,高端酒店的整体盈利模式堪忧。

张润钢:碎片化和小而美的高端酒店将处于中国高端酒店发展的前沿位置?

请注意我说的是处于前沿位置,而不是说它完全是一种趋势,因为前沿位置和引领潮流和趋势,我觉得还是有区别的。

前沿位置就是处于前沿,但如果说是一种趋势的话,可能就要带动中国近千家高端酒店的发展。中国地区差距很大,而且所谓高端酒店也有很多层级,不可能所有的高端酒店都朝着碎片化和小而美走,但房价最高的最受消费者青睐的酒店,可能有一定的示范作用。前一段发言过程中,我注意到王京校长不断在写东西,而且中间还关了几次视频,王京有什么问题要提?

王京:请问华住夏农总,最近开元动作频频,华住和开元在高端酒店上的竞争会在哪个层面上更激烈?华住的优势是什么?

夏农:华住在高端酒店上的旅程才刚刚开始,无论从产品、服务,还是适用于高端酒店的技术,我们其实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具体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第一,传承,要传承华住会员加系统加创业精神的模式;第二,学习国际品牌,借鉴和引入国际品牌在服务业上的标准和原则;第三,将这两部分融合,做一个在高端品牌上的创新模型。这也是我们做高端品牌研习会的目的。

关于和开元的竞争问题,我认为华住将来更大的竞争对手其实并非行业内的这些国际国内品牌,因为市场足够大,容得下不同的品牌和不同的商业模式。其实,华住更多关注如何赢得年轻的消费者,关注新一代消费者对高端品牌的认知,关注如何能够赢得他们的心智。

华住更希望在产品、品牌、服务、技术、会员各方面做一些创新。众所周知,在高端品牌方面,华住引进了德国品牌DH,也有自己的度假品牌花间堂,未来如有合适的机会,华住也可能会通过自创或者收购的方式去获取更多的品牌。我认为高端品牌一定是一个多元化的、品牌矩阵式的模式,针对不同细分市场有不同的产品来满足。当然,最核心的还是高端品牌的服务能力,无论对于加盟商投资者、业主还是C端的消费者,我们都希望成为一个价值创造的主体。片

周海斌:康养和养老酒店或成为高端酒店未来发展热点

关于什么是高端酒店,星级酒店评定标准、STR数据划分、中国城市国际酒店指数和OTA评级等都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个人认为按照“地方人均GDP*地方级别*百分比(有消费高端酒店能力的人群占比)”定出的房价或许可以作为高端酒店的评定标准。

改革开放40年,房地产拉动经济的效果显著,而国内高端酒店的发展得益于房地产的发展。高端酒店作为住宅及商业的“标配”,对拉升住房价格起到了关键作用。这些地产商实际上成为了整个高端酒店很重要的一个购买方或者是投资方。房地产市场依然是整个社会的底层资产,尤其是在大的乡村振兴战略下,集体土地入市等利好政策出台,释放了物理空间,度假类高端酒店成为文旅地产的抓手。

康养和养老酒店或成为高端酒店未来发展热点。未来30年内高端酒店市场或将会向乡村转变,康养型酒店将成为重点,因为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未来老龄化的趋势会越来越严重,未来的15年中国的老龄化的人口将占到总人口的1/3,所以说如果是站在当下的时间节点,个人认为未来高端酒店会和康养或者是养老型酒店有一个很好的结合。

王昊天:垂直细分市场和用户画像将成为高端酒店新的关注点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出境游暂停,国内游的消费频次和客单价都有明显的上升。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高端酒店的重要性和稀缺性凸显。

从体验方面讲,未来的高端酒店应更注重垂直细分市场和用户画像细分。留意高端酒店的目标消费群体以及消费习惯的变化,如何输出中国文化的概念、服务至上的概念。举个例子,同样是讲“茶文化”,可能每个单体酒店的诠释和呈现也会不尽相同,但是这些呈现是否真的还原了文化的核心?这可能是酒店需要思考的问题。

酒店本身是宾客出行体验当中非常重要的环节之一,酒店不是单纯的住宿单元,所以需要在有限的空间内满足目标用户群体的住宿习惯。客人入住房间想要的是归属感,每一个细节,比如家具的陈列、备品的摆放、醒来后的景观、写字台的舒适程度,都会影响住宿体验,这些细节需要细心设计。

同时,高端酒店需要有更多的活动和公共空间延伸,以延长客人平均停留时长,增加客人的消费场景。今年我们很欣喜在高端(奢华)市场上能看到深圳Andaz、南京丽思卡尔顿等这样能创市场ADR新高的酒店开业,但毕竟这样的好产品还是少数,由于国内供需关系的改变,市场上还是出现了部分酒店/民宿等产品价格虚高的现象,酒店市场产品和服务最终需要进行匹配,酒店的SOP执行到什么程度?品牌的目标是否被强化或者做到位了?这些都是酒店行业尤其是高端酒店需要认真审视的问题。

张润钢:蓄势迎接新一轮发展

这次会议信息量很大,而且出现了不少思想和观点,有一些还有碰撞,大家也形成了一些判断,研讨会的质量还是比较高的,这有赖于各位参与嘉宾的专业功底和平常对业务的思考,向大家表示感谢。

会议结束之前我刚收到了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发布的消息,跟大家分享一下:

最新的《世界旅游晴雨表》显示,2020年前10个月,全球国际游客人数较2019年同期减少9亿,下降72%,造成经济损失9350亿美金。预计2020全年的国际游客人数将减少约11亿,下降70%至75%,倒退整整30年。

目前来看,旅游市场的总体需求仍然疲软,消费者信心仍然较低,国际旅行限制依然存在,预计全球国际游客人数需要2.5至4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但我们也应看到积极的一面。以中国为代表的部分国家,境内游正在快速复苏。部分国家的入境游也有了复苏的迹象。加强全球协作是旅游业复苏的关键。

刚才我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数字,就是虽然2020年那么差,全面开业的高端酒店居然高于2019年和2018年,当然这里面也有其他一些原因。总而言之,大家还是要有信心,2021年年中也就是再有半年的时间,全球疫情有望出现拐点,所以我们蓄势等待下半年整个行业出现好转,然后再迎接新一轮发展。

中国住宿业思想与行动传播平台

已发表文章 69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