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难频发,印尼航空如何成了业界的“差生”?

印尼因空难死亡人数已逾1300人。

日前,印度尼西亚航空业再起波澜,一起机毁人亡的悲剧引发全球关注。

当地时间1月9日下午14时36分,印尼三佛齐航空公司(Sriwijaya Air)一架编号为SJ182的航班在起飞4分钟后失联,被发现坠毁于雅加达附近海域,机上共62人。目前搜救最新进展为,已确定航空失事客机黑匣子的位置,但具体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

在此次空难前,印尼就曾因发生了一系列空难,上了欧洲监管机构的黑名单。印尼航空公司屡次成为航空届的“差生”,空难频发的背后是必然还是偶然?

印尼因空难死亡人数已逾1300人

1997年,从国营航空公司鹰航(Garuda)起飞的一架飞机在棉兰市附近坠毁,造成234人死亡。 2014年,亚航从泗水市飞往新加坡的航班坠入爪哇海,造成162人死亡。

2018年,由于飞机防失速系统发生故障,一架印尼狮航(Lion Air)737 Max飞机突然坠入爪哇海,机上18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因此丧生。几个月后,另一架装有相同防失速软件的737 Max在埃塞俄比亚坠毁,接连两起空难导致全球所有737 Max机队停飞到20年年底。

据航空安全网(Aviation Safety Network)统计数据,1945年以来,印尼已经发生104起民用客机事故,死亡人数超过1300人,成为亚洲飞行最危险的地方。

2007年至2016年,美国禁止印尼航空公司在该国运营,因为它们“在技术专长、受过培训的人员、记录保存或检查程序等一个或多个方面存在缺陷”。欧盟从2007年到2018年也有类似的禁令。

安全管理未跟进航空发展速度

从地理位置来看,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拥有从东向西延伸5150公里(3200英里)的17,000个岛屿,对发展公路、铁路等陆上交通基础设施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航空则成为当地旅行最快的方式,因此,印尼拥有仅次于中国的世界第二快速增长的航空市场。

与此同时,印度尼西亚依赖旅游业和国际贸易业务的不断增长,也带动了航空业的发展。

不过,交通运输部航空安全总监坦言,由于遵循标准作业程序(SOP)的人员,技术和服从性有限,使得印度尼西亚的飞机安全系统落后。

业内人士也持相同观点,他们认为,印尼航空业迅猛发展,随之的安全和运营标准却并未能跟上步伐,这或许为印度频发空难埋下的一大隐患。

民航专家綦琦向界面新闻分析称,东南亚地区很多民航事务主管部门对航空安全重视不足是该区域频发空难的根本原因。

“维持航空安全需要客观上支付高额成本,航空公司从经济利益出发往往会维持本国民航局对安全要求的最低标准或稍高水平运营。各国民航局制定和执行的航空安全标准水平就是该国航空安全裕度。”綦琦说。

他解释称,标准越高,裕度越大越安全,但运营成本越高;裕度越小隐患越大,但利润空间大。东南亚地区某些国家民航当局没有处理好安全和发展的关系,以快速发展为导向冒然降低或者执行了较低的航空安全标准,从而给航空运输乘客的生命安全带来的极大风险。

运力不足或导致飞行员技术生疏

此前,印尼空难事故调查原因归咎于飞行员培训不力、机械故障、空中交通管制不当以及飞机维护不善等问题。对于此次空难,有专家指出,恶劣天气是导致失事原因之一,但也不排除飞机状况和人为因素。

三佛齐航空公司1月9日失事飞机,其机龄长达近27年,曾先后服役于美国大陆航空、美联航,2012年被美联航转让给印尼三佛齐航空公司。路透社报道称,三佛齐的成功得益于其以低廉价格购买老旧飞机,并专注为竞争对手所忽略的航线提供服务的商业战略。

“东南亚一些国家经济实力较弱,当地航空公司出于成本考虑主要购买二手、三手乃至多手飞机。而这些飞机服役时间已长、机龄大,零部件逐渐老化。”国内一名民航机长告诉界面新闻,机龄大的飞机由于状态老旧,更需要各方面的保障维护、定期检查工作等做到位,而有些航空公司为了节约开支,尽量把维护检修的时间往后拖。

此外,他还表示,正常情况下20多年机龄的飞机是没问题的,国内不少在飞的货机都处在这个机龄范围内。“飞行安全是一个系统工程,单一看机龄显然不合适,影响飞行安全的因素多种多样,即使是机龄很新的飞机也有出飞行事故的记录。”

除了上述原因,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背景也不容忽视。

疫情致使航空业需求持续低迷,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此前发布数据,2020年11月全球旅客需求大幅下降,以营收旅客公里数计算,与2019年同期相比下降了70%。

对于利润率极低的印尼航空公司而言,因疫情受到的冲击力度更大,大流行期间的客运量下降尤其严重,大范围飞机因此惨遭停飞。

飞机停飞以后,直接导致飞机员飞行次数和时长相应降低。据外媒报道,就在去年9月15日,一架载有307名乘客和11名机组人员的印尼航班飞往北部城市棉兰,着陆后立即偏离跑道。该事件经运输安全管理人员的调查后发现,飞行员在过去90天内飞行时间不到三个小时,且自从2月1日以来,该航班副驾驶没有任何飞行驾驶记录。

雅加达航空分析师Soejatman对此分析:“由于疫情大流行造成的减薪,飞行员士气低下,而且每月工作时间短,对飞行员飞行时间缺乏的担忧可能在这里得到了体现。”

有印尼的飞行员称,由于新冠病毒引起客运量下降,即使航空公司提供了模拟器培训,要保持专业飞行水准仍有难度。

点击阅读原文

界面新闻,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已发表文章 123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